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031章 推还是【锦衣夜行】不推?

第031章 推还是【锦衣夜行】不推?

  在杨家作坊用过午膳之后,王掌柜把东家亲自送出了门外。离开作坊,站在十字街头,夏浔心中一阵犹豫:“这个时间……,快到妙弋姑娘约我相见的时辰了,我去,还是【锦衣夜行】不去?”

  从本心里来说,夏浔不想见她,那日短短的接触中,夏浔已经察觉到,庚家这对母女和杨文轩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现在他唯一还没有搞清楚的只是【锦衣夜行】这对母女是【锦衣夜行】否知道彼此的存在,以及……孙家小姐和杨文轩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至于那位孙夫人……,不用说了,想起她那副饥渴难捺的模样,夏浔便暗暗打了一个冷战,瞎子都能感觉出来他们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了何种地步,这个杨文轩啊,还真是【锦衣夜行】……

  如果有可能,夏浔希望自己一辈子都不要和这对母女再有任何瓜葛,可是【锦衣夜行】眼下庚员外的嫌疑越来越重,要找出那个潜在的威胁,先要查清此人的根底,正面着手不易突破,从孙夫人那里着手,百分百得与那妇人发生关系,或许从孙小姐处下手会奏奇效……

  见,亦或不见?很难决定啊。

  彭梓祺有些狐疑地问道:“你不会连要去哪儿都没想好吧?”

  “应付不了孙夫人那种熟透了的妩媚妇人,还应付不了一个妙龄少女么?伸头一头,缩头也是【锦衣夜行】一刀,拼了!”

  夏浔吸了口气,挺起胸膛道:“走,去玉皇庙。”

  彭梓祺晒然道:“你们读书人不去拜孔庙,拜玉帝做甚么?”

  夏浔叹道:“只是【锦衣夜行】有一个不想见,却又不得不见的人在那里等我罢了。”

  彭梓祺正想再问个清楚,夏浔已举步向前走去。

  城南玉皇庙,香火并不十分兴旺,山门处进出的信徒游客稀稀落落,夏浔带着彭梓祺赶到玉皇庙前,抬头看了看那高大的山门匾额,正要走进去,一旁忽有人叫道:“啊,原来杨公子在此。”

  夏浔伫足看去,就见右侧碑廊后面闪出一个青衣老者,笑容可掬地迎过来,向他深施一礼道:“小老儿朱洞,见过杨公子。”

  夏浔瞧这人一身家仆打扮,容貌有些面熟,微微错愕道:“你是【锦衣夜行】……”

  老人笑道:“小老儿是【锦衣夜行】朱府管家。前两日在十字街头,我家公子与人起了冲突,公子曾经从中斡旋劝和……”

  “啊!”他这一说,夏浔便想了起来,拍拍额头道:“对对对,我记起来了,老管家今儿怎么也到这来了?”

  朱洞道:“哦,我家小姐到庙里上香,小老儿陪同前来,年纪大了,不中用,路走多了就会气喘,所以候在这庙外面,小老儿正在廊下歇凉,恰好看见公子,便来打个招呼,再致谢意。”

  说着,他瞟了眼站在夏浔身侧比大姑娘还俊俏几分的伴当,笑道:“公子也来庙里进香?”

  “呃……,是【锦衣夜行】啊,正好走到这儿,便到庙中拜拜,这便进去了,老管家回见。”

  答对完了朱府管家,夏浔向彭梓祺微一颔首,举步进了山门,继而再入仪门,过了成汤殿,绕过献亭、玉皇殿,忽见左庑二十八宿殿里两个人影有些熟悉,夏浔定睛一看,只见虚目鼠神像下面,站着一对男女。男的眉清目秀,女的娟丽俊俏,竟然是【锦衣夜行】朱家小姐朱善碧和前两日刚刚结识的崔元烈。

  眼见二人谈笑甚欢,一个谈笑风生、神采飞扬,一个眉目传情,掩唇嫣然,竟似彼此有了几分情意,夏浔不觉微笑起来:“才短短几日功夫,他们竟然……,这还真是【锦衣夜行】缘到自然来啊。”

  彭梓祺一旁看着,说道:“你不上前打声招呼么?”

  夏浔莞尔摇头:“不要了吧,这个时候,还是【锦衣夜行】不要打扰的好。”

  正说着,就见崔元烈和朱姑娘说了几句什么,顺手掏出一张宝钞,递给朱姑娘的贴身小婢,似乎要她去买什么东西。小丫环接了宝钞欢欢喜喜地离开了,崔元烈则向朱姑娘束手揖让,朱姑娘含羞点头,两人相傍着转向了殿宇深处,一边走崔元烈一边指指点点,似乎给她介绍着庙中神仙的传说故事。

  夏浔微微一笑,转向了另外一侧的庑殿:“走吧,咱们走这边,莫要惊扰了人家这对有情人。”

  彭梓祺跟着他行去,回头看了一眼,故意说道:“那位朱姑娘很漂亮啊,若是【锦衣夜行】当日你便有意接近她,凭你家世相貌,说不定她的一颗芳心就属于你了。”

  夏浔道:“天下美人何止万千,难道只要美丽的,我就要想方设法弄到手么?”

  “难道你不就是【锦衣夜行】这样的人么?”

  夏浔意味深长地一笑:“缘如风,风不定。云聚是【锦衣夜行】缘,云散是【锦衣夜行】缘。缘是【锦衣夜行】不可求的,只能候其自来,来也是【锦衣夜行】缘,去也是【锦衣夜行】缘。已得是【锦衣夜行】缘,未得亦是【锦衣夜行】缘,我要的人,一定要和我有缘才行。我是【锦衣夜行】什么样的人,你真的了解吗?”

  彭梓祺冷哼一声道:“装神弄鬼,打什么机锋!”

  夏浔笑道:“自与公子相识,听你说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锦衣夜行】‘哼’,你说咱们这是【锦衣夜行】什么缘?”

  彭梓祺脱口说道:“孽缘!”

  夏浔击掌笑道:“有道理!太有道理了,哈哈哈……”

  夏浔大笑而去,彭梓祺这才省觉此话大有语病,欲待分辩,夏浔已转入十二辰殿,只得恨恨一跺脚,红着脸追了上去。

  “啊,彭公子,有劳你在这里相候,我去见一个人。”

  过了关帝殿,见到不太起眼的蚕神殿匾额之后,夏浔突然止步,对彭梓祺道。

  彭梓祺狐疑地道:“你要见什么人?”

  夏浔道:“这人么,要和我谈一笔很大的生意,所以实在不方便有人在侧。”

  彭梓祺眨眨眼道:“不需我护在左右?你不怕那刺客出现害你么?”

  夏浔道:“怕,当然怕,不过我这一天来行踪不定,那刺客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不成?再说,我就去那蚕神殿与之一唔,并不往别处去,呵呵,请公子在此稍候。”

  “鬼鬼祟祟的,见的一定是【锦衣夜行】女人!你若真是【锦衣夜行】与女人在此幽会,却要本姑娘给你望门把风,我绝饶不了你,一柱香,我就等你一柱香时间,到时你不出来……,哼!哼哼!”

  彭梓祺暗暗想着,往石阶上一坐,横刀于膝,冷笑等候。

  夏浔走到蚕神殿前,鬼鬼祟祟地左右一看,飘身闪进殿去

  蚕神殿并不大,单独供奉着蚕神娘娘,玉皇庙香火本来就不旺盛,青州地面上蚕桑之业不够兴旺,拜蚕神的更是【锦衣夜行】寥寥无几,此时小殿中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锦衣夜行】头梳双丫髻的小侍婢,年约十二三,长相清秀,另一个正是【锦衣夜行】孙家小姐妙弋。

  “咳!孙姑娘,小生……”

  “文轩哥哥,你可来了!”

  一见夏浔,孙妙弋喜出望外,纵身便扑到他的怀里,软绵绵的少女娇躯,又兼夏日穿得单薄,夏浔可以感觉得到她肌体的弹性和柔软,乃至由内而外的青春活力,唬得他连忙双手高举,说道:“孙姑娘,请住手,这里……这里……”

  “啊!”

  孙妙弋这才省觉自己喜极忘形,连忙脸红红地离开他的怀抱,先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又对那小丫环道:“小玉,去庙外摊子上看看,给我选个荷包儿回来。”

  “是【锦衣夜行】,小姐。”

  小丫头答应一声,瞄了夏浔一眼,只见这位爷呆头鹅一般在那儿站着,什么表示都没有,登时撅起了小嘴,很不高兴地向殿外走去,倒是【锦衣夜行】孙小姐反应快,抿嘴一笑,自袖中摸出张两百文面额的宝钞来塞给她,小姑娘这才欢天喜地的去了。

  夏浔看到这里,忽地明白了方才崔元烈使钱让那朱小姐身边小婢去买东西的用意来,崔元烈买东西是【锦衣夜行】假,十有**是【锦衣夜行】借机赏赐,让那电灯泡自己消失。

  原来那时贵介公子与大家小姐倒也不是【锦衣夜行】全不得交往,私下交往者大有人在,许多明清话本中便常说起大家闺秀后花园幽会情郎、亦或闺中少*妇与男子私相交往的风流韵事,可见风气一斑。只是【锦衣夜行】要想做成这些事儿,小姐身边的贴身丫头是【锦衣夜行】必须要使好处打点过的。

  因为贴身丫头与小姐几乎是【锦衣夜行】寸步不离,不把她们打点好了,给足了甜头,你哪有机会与她家小姐做亲密接触?所以有钱你得使钱,没钱就只好使美男计,如张生对红娘甜言蜜语的那番话儿:“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教你叠被铺床?”更有些人是【锦衣夜行】先偷了丫环,才有机会染指小姐的。

  可惜此“杨文轩”非彼杨文轩,对这种古代泡女规则全然不懂,那小玉丫头本来收惯了他的好处,见他今日如此小气,心中当然不满,若她存心使坏,也不需要张扬他们的事,只等他们两人你侬我侬、郎情妾意到了紧要关头的时候,找个借口跑来请小姐回府,那也无趣的很了。

  幸好孙家小姐机灵,还道情郎忘了带钱,自己替他掏了荷包,又搭身子又搭钱,还心甘恰窘跻乱剐小块愿欢欢喜喜的,这杨文轩勾搭女人的手段还当真高明。

  小玉丫头乖乖地出去,殿门却还敞着,孙家小姐再度扑到他的怀中,夏浔又叫:“孙姑娘,光天化日,神佛面前,人多眼杂,千万小心。”

  孙妙弋“嗤”地一笑,还以为他是【锦衣夜行】有意戏弄自己,含羞带笑地嗔道:“讨厌,好久不见人家,一见了就装佯儿,你胆子小啊?那你当初你怎么就敢……就敢……哼!”

  说着她先红了脸,气不过地在夏浔胸口捶了一记粉拳,拉起他的手道:“来!”

  蚕神殿前边有窗,后面是【锦衣夜行】山墙,左面也是【锦衣夜行】一堵墙壁,右面却有一个门口,走进去,是【锦衣夜行】一处小小的配殿,配殿空空一无所有,墙角又有一道门户,却是【锦衣夜行】锁着的,孙妙弋自怀中摸出一枚钥匙,打开门锁拉开小门儿,外边立刻有光透进来。

  孙妙弋一猫腰钻了出去,向夏浔招手道:“来!”

  夏浔莫名其妙,硬着头皮跟上去,一俟过了小门儿,就见这是【锦衣夜行】一个四面山墙形成的天井,不算很大,五尺见方的天井,里边长满了野草,高处有树干斜探过来,掩住了半角天空。东西两侧的山墙有些倾斜,因此筑了两道斜坡的砖墙,抵住了墙壁,天井便更显狭小了。

  孙小姐是【锦衣夜行】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而且居然有这个地方的钥匙,其中定有一番缘故,但是【锦衣夜行】夏浔很聪明地没有问起,这里既然是【锦衣夜行】“他”和她的幽会之所,“他”本应该知道其中缘故的,说不定就是【锦衣夜行】他使钱打点了庙中僧人,才得了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

  他正四下打量的功夫,孙姑娘已自外面锁好了门,自后面抱住了他,脸颊贴着他宽广结实的后背,昵声道:“没良心的小冤家,你说,你有多久没见人家了?人家一个闺女家,又无法跑去找你,没良心,你好没良心……”

  夏浔暗暗叫苦,只能硬着头皮道:“小姐……”

  “叫我妙妙!”

  孙姑娘不悦地捶了他一下,夏浔苦笑着改口:“妙妙,我们……我们好象并没有很久不见啊,前天我们不还见过一次么。”

  “少装,那也算呀!”

  孙妙弋娇嗔道:“我听说你从泰州买回一个妾,打从那天起,你就没登过我家的门吧?哼!当初花言巧语的,一骗了人家的身子去,你就变了模样,你说,心里头倒底有没有人家?”

  “糟糕,杨文轩已经把人家吃掉了?”

  夏浔顿时头大无比,猛地想起了张十三嘱咐他的那番话:“若是【锦衣夜行】未曾嫁人的姑娘小姐,你还是【锦衣夜行】虚与委蛇的好,要不然,一旦她铁下心来,宁肯身败名烈,也要把奸情张扬开来,十有八久官府要判你们成亲的,若不肯成亲,那便一生一世不得再另行婚嫁。”

  杨文轩给自己留下的麻烦,还真不小啊……

  其实眼前这个“小麻烦”,长得还真是【锦衣夜行】可爱,一身翠罗衫子,青丝乌黑发亮,精致的五官,仿佛一朵清新淡雅的兰花,只要他愿意,这朵美丽的花将任由他采撷,在这隐蔽的地方,发生一场浪漫的野合。可夏浔虽非道德君子,却也有自己为人的原则。

  这位姑娘就算是【锦衣夜行】爱,爱的也是【锦衣夜行】杨文轩,而不是【锦衣夜行】形貌相同的他,两厢情愿的欢好,和利用他人的误会骗到对方的身子,那是【锦衣夜行】两码事,尤其是【锦衣夜行】自己所冒充的那个杨文轩,居然同这位姑娘的母亲也……,这已触及了夏浔的道德底限,他绝不能同这女孩儿发生关系。

  只不过,这只是【锦衣夜行】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没有得到他的回答,贴着他的后背紧紧抱着他的妙弋已幽幽地道:“冤家,我娘说,最迟明年,就要让我嫁过去了,人家好舍不得你,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没有多少了,你就不能多怜惜人家几回么?”

  “什么?这位孙姑娘还是【锦衣夜行】有了婆家的?”

  夏浔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紧接着,妙弋姑娘本来环在他胸前的小手泼辣地向下一探,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紧要之处。

  “嘶……”夏浔倒抽一口冷气,被她素手一探,登时一阵心猿意马,刚刚还信誓旦旦的决心,被小美人儿这一撩拨,竟有些动摇起来。

  推,还是【锦衣夜行】不推,这真是【锦衣夜行】个问题啊……

  PS:嗯,章节上来说,显得比较少,可是【锦衣夜行】俺一章至少四千多字,近五千字,大可如许多新书,一更两千,一日两更,那样的话章节数要翻一倍,现在就是【锦衣夜行】六十章了,而点击榜上的成绩也要翻一倍,其实对俺是【锦衣夜行】大大有利的,

  我没有这么做,是【锦衣夜行】因为哪怕早一章,晚一章,相隔只有六七个小时,还是【锦衣夜行】会令大家看的辛苦,有木有便秘的感觉?大家看书本来是【锦衣夜行】消闲娱乐来的,哪有舍本逐末反让人痛苦的道理?就好象卖水果的把大的红的皮鲜肉嫩的摆在上面,可你真要买时,他一定是【锦衣夜行】一铲子搂下去,从最底下给你掏,你得到的还是【锦衣夜行】一样的。

  当然,你也可以说那你一天更个八千九千,两章三章不就行了?大哥,我只利用晚上时间码字,而且对每段情节和文字都反复斟酌,你说我还有多少时间?

  写穿越历史文有时一段资料、一件衣服、一件首饰、甚至椅子的款式名称都要再三考证,需要符合那个年代,它不是【锦衣夜行】架空文或者玄幻文,我可以洋洋洒洒,想怎么写怎么写,想怎么编怎么编,任何年代的东西我都可以拿出来用,或者天上地下到处打怪升级,编个怪物或对手出来,我就能打它个三五章,很辛苦的呀。

  以牺牲质量换来的数量,我不要,所以只好说说苦衷,请求大家的理解,求您支持。推荐票您每天都有的,请把它投下来吧,有您的支持,我才能写出更好的文来,良性互动,天长地久,求推荐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吞噬星空  极限保卫  最强狂兵  说说大全  减肥方法  明朝败家子  娱乐大头条  开天录  赘婿  都市之神级宗师  诡秘之主  作文吧  飞剑问道  第一课件网  开天录  如意小郎君  毕业论文网  北宋大表哥  神豪之娱乐天下  天天美食  全职高手  励志名人名言  名人名言  五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