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106章 偷天换日

第106章 偷天换日

  第106章偷天换日

  “夏浔要见我?”

  谢雨霏惊奇地再一次向南飞飞问。\\WwW.qВ⑤、coМ//

  南飞飞点头:“嗯,他说,在上次咱们说话的那条巷子里等你,有十万火急的事,要你马上去一趟。”

  “来了,来了,我就知道,他哪有那么好心,肯宽宏大量的放过我,哼他当初故示大方,就是【锦衣夜行】为了今天呀,一听到谢传忠要广召友朋,正式认祖,他就来敲榨我了,这个混蛋”

  谢雨霏咬牙切齿地说着,忽然心中一动,疑道:“不对呀,飞飞,他是【锦衣夜行】通过谢府家人传消息给咱们的?”

  南飞飞摇摇头,略显慌张地道:“唔……,不是【锦衣夜行】呀。”

  “嗯?”谢雨霏怀疑地看着她。

  南飞飞迟疑了一下,红着脸道:“其实……是【锦衣夜行】高升让我转告你的。”

  “高升?他那个油嘴滑舌的朋友?”

  谢雨霏恍然大悟:“飞飞,你……和他搞在一起了?”

  南飞飞道:“什么叫搞在一起呀,好难听。”

  谢雨霏顿足道:“没想到,你……,真是【锦衣夜行】的,咱们是【锦衣夜行】骗人的,怎么骗来骗去,反倒叫人家骗上手了,你……没让他占了你的便宜吧?”

  南飞飞晕着脸颊嗔道:“你胡说甚么呀,哪有被人占什么便宜。再说,咱们骗人,也是【锦衣夜行】不得已而为之,又不是【锦衣夜行】甚么人都骗,那个高升……其实挺好的。”

  谢雨霏瞪了她半晌,才泄气道:“罢了罢了,我不管你。”

  南飞飞道:“那夏浔要见你,你见是【锦衣夜行】不见呐?”

  谢雨霏没好气地道:“果真是【锦衣夜行】女生外向哈,咱们俩从小长大的朋友,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帮着那高升的朋友说话啦?”

  南飞飞嘀咕道:“我这不是【锦衣夜行】怕他坏了咱们的好事嘛。”

  谢雨霏沉思有顷,把**一挺,悲壮地道:“见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我看他姓夏的有些什么鬼花样儿”

  还是【锦衣夜行】那条小巷,自那日之后常常私相见面的西门庆和南飞飞躲到侧巷里去说悄悄话了,夏浔则和谢雨霏对面而立。

  夏浔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又道:“这件事关系重大,我已确定,他们一定在图谋一件对我汉人极为不利的大事,既然知道了,若不想办法挫败他们,那怎么成?可眼下要解开这个迷题,非得有个人冒充娜仁托娅不可,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扮好这样一个角色,去完成这样一件大事,夏某想来想去,普天之下只有姑娘你才能行了。”

  谢雨霏瞪着一双杏眼道:“你这是【锦衣夜行】要挟我为你做事了?”

  夏浔诚恳地道:“不,我是【锦衣夜行】在请求,在向姑娘求助,绝对没有挟私要挟的想法。”

  谢雨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泪渐渐溢了出来:“可你有没有替我着想过?我对那个娜什么仁托什么娅的一点都不熟悉,很可能会露了马脚,那些人都是【锦衣夜行】杀人不眨眼的大恶人,我一个小小弱女子,一定会死的,说不定临死之前还会被他们给污辱了,你忍心把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送入狼口吗,我只是【锦衣夜行】混口饭吃而已,你就用此要挟,送我入虎口吗……”

  说着说着,两行热泪已扑簌簌地流下她的脸颊,夏浔无奈地道:“姑娘,你演的有点过了……”

  谢雨霏眼泪刷地一收,很无辜地道:“你看,我连你都骗不过,还叫我去骗别人?”

  夏浔翻了个白眼道:“废话,你还没答应呢,我又没绑着你去,至于哭成这样吗?白痴也知道你在装了。”

  “是【锦衣夜行】这样吗?”谢雨霏眨眨眼道:“好像是【锦衣夜行】演的过了点儿。”

  她嘻嘻一笑,忽然又变了一副模样,说道:“叫我帮你也成,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没有报酬的事,我是【锦衣夜行】不会做的。”

  夏浔道:“什么事?”

  谢雨霏道:“我还没想好,不过,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想起来了,向你提出来,你不得拒绝。”

  夏浔叫道:“这怎么可……”

  谢雨霏抢着道:“你放心,我既不叫你杀人放火触犯王法,也不会叫你欺压良善丧尽天良。”

  夏浔现在心急如火,人去得稍晚一些,恐那些人就要疑心大起,恨不得谢雨霏马上答应下来,立即点头道:“成,我答应你。”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好”

  谢大小姐阴森森地一笑:“夏公子,你想让我从他们那儿,骗点什么回来呢?”

  ※※※※※※※※※※※※※※※※※※※※※

  拉克申的宅子。

  幸好拉克申没有安排在他的皮货店会面,否则店里那两个摆样子的小伙计,起码认得出这女人不是【锦衣夜行】他们东家的妹妹,而拉克申的私宅只是【锦衣夜行】一进三间的瓦房,外加前后两个小院儿,他一旦出门就是【锦衣夜行】铁将军把门,家里没有使唤人的。

  换穿了娜仁托娅的衣裙,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纯朴天真小丫头的谢雨霏跌跌撞撞地冲进门去,脸上犹自挂着未干的泪痕。

  希日巴日、戴裕彬等人正在拉克申家里闲坐聊天,等着拉克申把他妹妹带回来,忽然看见一个小姑娘进来,一个个迅速站起,打量着她,警觉地没有说话。

  小姑娘看着他们,未曾言语泪双流,泣不成声地道:“你们……你们就是【锦衣夜行】我哥的……朋友,来自哈剌莽来的族人么?我哥……他……唔唔唔……”

  毛伊罕急了:“姑娘,你哥是【锦衣夜行】谁呀?”

  小姑娘哭泣道:“我大哥就是【锦衣夜行】拉克申,他……他……”

  夏浔已经告诉过她,说娜仁托娅六岁多就随着哥哥流落中原,八岁入了燕王府做小侍女,蒙古话未必会说几句,可她担心这些人起了疑心会用蒙古话试他,自己刚才匆匆学来的几句话未必派得上用场,所以一直把握着主动,吸引着他们的注意力。

  “啊,你就是【锦衣夜行】托娅妹子?竟然……竟然长得这般漂亮,美若天仙呀,拉克申只说你长得俊,却没想到……”希日巴日赞叹了一番,才猛地醒觉,急忙转口道:“你哥哥怎么了?”

  谢雨霏道:“哥哥约我今日出来,说有幼时见过的族人在家里等我,要带我回来见见你们,还说有一件大事要我帮忙,我刚答应下来,就有一个泼皮抢了我送给哥哥的点心篮子,还……还轻薄于我,哥哥恼了,拔腿就追,结果那小巷中还有那泼皮的同伙接应,哥哥被他们……被他们给暗算了,争斗之中,那些人杀了哥哥逃走了,哥哥他……呜呜呜呜……”

  “什么?”几个蒙人大惊,毛伊罕顿足道:“***,一个篮子有甚要紧,何苦去追,”

  谢雨霏抹着眼泪道:“哥哥不是【锦衣夜行】为了那个篮子去追,是【锦衣夜行】因为……因为我受了那泼皮的欺负……”

  戴裕彬冷静地听着,忽然问道:“然后如何?你为何弃尸不顾,反跑回家来?”

  谢雨霏道:“是【锦衣夜行】哥哥临终前嘱咐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家见见族人,说你们有比他的生死更重要的大事叫我去做。我不敢耽搁,耽搁久了,官差赶来就会带我回衙门,那样也不知几时才能脱身,所以我就跑来了。”

  她泪眼迷离地看看几人,问道:“你们……就是【锦衣夜行】我的族人么?”

  希日巴日凑上前道:“是【锦衣夜行】啊是【锦衣夜行】啊,我是【锦衣夜行】希日巴日,你还记得我么?”

  谢雨霏退了一步,迟疑地辨认着:“啊希日巴日大人,你……你和小时候的样子差得好多啊,你不说,我根本认不出来。”

  希日巴日道:“是【锦衣夜行】啊是【锦衣夜行】啊,你的变化更大,要是【锦衣夜行】你不说,我也一样认不出来,唉,物是【锦衣夜行】……物是【锦衣夜行】……”

  他看了眼戴裕彬,看他没有提示的意思,绞尽脑汁一想,说道:“物是【锦衣夜行】非人呐。你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谢雨霏幽幽地道:“大人……大人小时候……总欺负人家……”

  这一句又让她蒙对了,她已经听夏浔说过那位娜仁托娅故娘长得非常秀丽,料她幼年时模样也不会差了,这希日巴日比她大不了几岁,幼年的男孩子也分辨得出美丑,喜欢接近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只是【锦衣夜行】他们吸引漂亮小姑娘注意的手段大抵相同:捉弄她,欺负她。

  希日巴日听了不禁哈哈大笑:“嗳,不要怕,那是【锦衣夜行】小时候嘛。”说到这里,忽地想起拉克申刚死,自己实在不宜大笑,连忙又噤声闭口。

  戴裕彬突然用蒙古话说了几句什么,谢雨霏瞅了他一眼,用结结巴巴的蒙语回答说:“我听不太懂你的话,我离开草原的时候,太小了,到了宫里,又必须学凤阳官话。哥哥说,你们有事,有什么事?用汉人的话说吧。”

  希日巴日连忙把她拉到一边,亲切地道:“托娅妹子,事情是【锦衣夜行】这样的……”

  他需要娜仁托娅的配合,所以整个计划的绝大部分内容就得叫她知道,等希日巴日说完了,谢雨霏紧攥双拳,用她那生疏的蒙古语坚定地说道:“好我会照做的我是【锦衣夜行】草原上的人,是【锦衣夜行】哈剌莽来部落的人,是【锦衣夜行】长生天庇佑下的人,哥哥是【锦衣夜行】被汉人杀的,我要为他报仇”

  希日巴日大喜,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递给她:“你在东侧殿做事,这是【锦衣夜行】长生天助我们成事啊,那排水管渠的出口就在那里,托娅,你回去之后,把这药下在那些人的饮食里面,今晚,我们就潜入王府,事成之后,我会带你离开,再也不用在这里干些服侍人的活儿。”

  “好”谢雨霏把药慎重地揣好,又轻轻拍拍胸口,说道:“那我回去了,官差们一时半晌的未必找到我头上,可是【锦衣夜行】回去晚了,王府那边会生疑的。我哥哥那边……”

  说到这儿,她又眩然欲滴起来,希日巴日贪婪的目光在她鼓腾腾的诱人胸膛上微微扫过,说道:“我们的身份……实也不宜出面,这样吧,我们拿些钱,托你哥哥店里那两个伙计去衙门认尸,操办后事。托娅,不要太难过了,只要你办好这件事,你哥哥在天上也会开心的。”

  “嗯”谢雨霏郑重地点点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大人,我走了。”

  希日巴日被她媚丽的目光看得骨头一软,他妻妾无数,还接收了父亲的诸多妻妾,可就没有一个如此俏丽,风情无限,若非还有大事要做,他真想把这小美人儿搂进怀里恣意怜爱一番,当下只得收住心猿意马,点点头道:“好”

  谢雨霏匆匆出了房门,暗暗地吁了口气。

  她虽然料定纵然被人识破,也绝不会马上宰了她,外边又有刚刚在她面前露过一手绝妙武功的彭梓祺暗中护佑,可要说不紧张那是【锦衣夜行】假的。可她就喜欢这种刺激,越困难的场面越喜欢,每当她用高明的表演骗过一些自以为是【锦衣夜行】的人,她就特别的兴奋。

  对面屋顶上悄悄潜伏着的彭梓祺暗暗松开了紧攥的刀柄,房中戴裕彬却是【锦衣夜行】一脸疑云:“怎么这么巧,偏偏今天出了事,拉克申也算极强壮的一个汉子,竟然被几个泼皮混混活活打死。”

  希日巴日道:“安答,你的疑心病太重了,拉克申才离开多一会儿,突然就死了,这么短的时候里,可能有人想得出这样的法子,找得出这样的人来?”

  那时节通常女人是【锦衣夜行】不在外面做事的,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这么一个办法,再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自始至终表现上又没有丝毫破绽,这的的确确是【锦衣夜行】根本办不到的事情。戴裕彬也觉得自己是【锦衣夜行】太多疑了,可是【锦衣夜行】这件事如此重大,偏又发生了这桩意外叫他心生疑窦,总是【锦衣夜行】觉得不太舒服。

  他想了想,说道:“派个人去拉克申的店里,拉上一个伙计,一起去府衙看看,看看拉克申是【锦衣夜行】否真的遇贼被杀。再派个人跟着托娅,如果她真的进了燕王府,那就证明没有问题了”

  希日巴日颇感不悦,不过仔细想想,谨慎一些也没害处,便勉强答应下来,看看围在身边的众人,挑了两个办事谨慎认真的,吩咐道:“你们两个去,按我安答的吩咐,一个带了拉克申的伙计去府衙认尸,另一个跟着托娅,不要惊动她,见她进了王府就回来。”

  “是【锦衣夜行】”两人答应一声,快步赶了出去。

  百密一疏,不管是【锦衣夜行】夏浔还是【锦衣夜行】谢雨霏,毕竟不是【锦衣夜行】算无遗策的活神仙,并未想到他们会跟踪而来。实际上就算夏浔和谢雨霏想到了也没有用,谢雨霏是【锦衣夜行】绝对不可能进入燕王府宫门的,最终还是【锦衣夜行】要被人发现破绽,现在所抢的只是【锦衣夜行】时间,发现真相后的时间。

  发现了真相的那个蒙人大惊失色,急急转回拉克申的家,同样获知了真相的夏浔和西门庆则马不停蹄地赶往燕王府,他们都在抢时间

  PS:求票求票,推荐票、月票,请多支持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南方财富网  全职法师  寒门崛起  大王饶命  中药大全  减肥方法  电脑爱好者之家  经典古诗词  男性健康  回到明朝当王爷  超级神基因  就爱读小说  笔趣阁  步步生莲  名人名言  全本小说网  经典古诗词  最强终极兵王  中世纪崛起  花都最强医圣  赘婿  穿越小说  开天录  全球高武  工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