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108章 危在旦夕

第108章 危在旦夕

  第108章危在旦夕

  因为被个凡夫俗子打上门来,弄得整个燕王府一团糟的朱棣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时候被人当成了隐形人一般的西门庆却在吃惊地看着在他看来真正属于隐形人的那个人,突然鬼魅一般出现在夏浔背后的那个人。wWw.qВ五、C0m/

  若是寻常人挥动手掌也能带起微风,头部又是极敏感的所在,是个人就能有所察觉,可那人疾如星火的一掌,偏偏不带一丝烟火气,这一掌堪堪击到夏浔后脑了,夏浔竟然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这样的掌法,必是将掌力练到了阴柔极致,可以一掌隔着豆腐拍碎青砖而豆腐完好无损的那种境界。

  他这一掌若是击实了,夏浔脑外看来毫无异样,脑髓必已烂成一锅粥,当即死亡,绝无生理。这人的武功竟然高明到了如此地步西门庆把他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一时只觉后脑勺儿直冒冷风。

  这人穿一双青面布靴,穿一身内宦的白袍,年不过三旬,身材高大,方面重眉,面色黧黑,眉弓略高,双眼微陷,一双眼仁炯炯有神,颌下光溜溜的却无胡须。他收回了手掌,却并不离开夏浔左右,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

  夏浔面无惧色,只把方才他对守门的侍卫所说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只是那守门的军校不肯相信草民的话,这事又实在耽搁不得,草民迫于无奈,只得出此下策,还请王爷恕罪,请郡主娘娘恕罪。”

  徐茗儿眨眨眼,心中只想:“这个家伙这回说的是真是假?”

  朱棣听罢,暴怒的神色立即消失不见,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知道夏浔的身份,看夏浔现在的模样,神志清醒、口齿伶俐,也绝不像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他在殿中缓缓踱了片刻,转首看向妻子。

  徐妃道:“王爷,事关重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朱棣点点头,沉声道:“朱能,你都听到了?”

  朱千户全身甲胄,抱拳行礼:“卑职听到了。”

  朱棣道:“很好,你跟他去,立刻把那些人缉押起来,同时通知提刑按察使司,严查此案。”

  虽说事情紧急,朱棣出动了自己的人马,但是此刻并非战时,北平的一切军政司法自有地方官府治理,他这个王爷也不好越俎代疱,在这一点上,他一向非常注意,从不倚仗王爷势力压人,以免授人把柄,因此这事儿说不得还要通知提刑按察司,由他们依法审理。

  朱棣所指的人是西门庆,朱能答应一声,见西门庆还在那儿发愣,便一把扯住他的手臂,向殿外拖去。

  夏浔问道:“王爷,那草民呢?”

  朱棣沉沉一笑:“你么,就先留在本王府中吧,此事若查证属实,有功,当赏;若是子虚乌有,谎报军情,有罪,当罚三宝,把他带下去先关起来。”

  朱棣话音一落,立即有两名虎贲之士大步向夏浔走来,夏浔身后那个内宦向朱棣微微躬身,用带着些南方口音的声音道:“是。”

  夏浔这才觉察身后有人,不禁吓了一跳。惊吓之余,倒没想到这个名字是何等的如雷贯耳。

  ※※※※※※※※※※※※※※※※※※※※※※※※※

  “燕王府奉命拿人,里边的人打开门,依次走出,不得有误”

  一处民宅被团团围住,门外金戈铁马,在絮絮扬扬的夜雪中透出一片肃杀之气。

  隐在远处的白莲教中人见此情景对彭梓祺道:“彭公子,官兵已经出面了,我们不便在此久留,得马上撤出去。”

  希日巴日的人发觉消息泄露后来不及抱怨,立即开始行动,提前通知所有人员转移位置。可是事实上离了拉克申,他们在北平根本就寸步难行。就算是戴裕彬也只在幼年时在北平待过,这么多年下来北平形貌已改,他们在本地又别无可以援助的人,哪里都去不成,再加上天色已晚,这里是边城,城门关得早,关城之后还要宵禁,到时就只能束手待毙了。

  逃走没有希望,也根本没有退路。希日巴日已经砸烂了瓶瓶罐罐,随时准备轻装投奔蒙古大汗了别人是未虑胜先虑败,他则是背水一战,不留余地。如果就这么回去,他这个头人恐怕要被走投无路的族众给乱刀砍死了。

  因此狗急跳墙的希日巴日和戴裕彬一商议,决心冒险潜入燕王府,如今也只有成功地炸掉燕王府,制造整个北平的大动乱,他们才不会白来一趟,才有机会趁着城中混乱逃回去。于是他们立即赶到皮货铺子,带了养得稍稍有了些精神的席日勾力格匆匆离开。

  白莲教在北平的组织只是一个民间帮派组织,要他们公开拿刀拿枪的与人作战他们是不敢的,且不说他们有没有那个能力,就算有那个本事,而且这次是帮助官府官兵擒拿外虏,事成之后他们也必然要进入官方视线,所以他们只能暗中缀着。

  彭梓祺也没有出手,对方人多势众,她一个人根本控制不过来,所以她只暗中跟着这些人,想探明他们的去处,等官兵一到,自然手到擒来,不想这些人越走越偏僻,到了西城一处荒凉的水洼附近,俯下身也不知道弄些什么,一会儿竟不见了踪影。

  彭梓祺大吃一惊,赶紧掠身过去一看,才发现这是一条臭烘烘的排水管道,这肮脏的地方要她一个女孩儿家钻进去可真是难为了她,再说她身上又没带火具,根本不能钻进这黑咕隆咚的洞穴,无奈之下她又飞快地赶回,监视住那些因为希日巴日走得匆忙,来不及通知赶来汇合的部下。

  等西门庆率官兵一到,彭梓祺立即向他们说明情况,终于对这几处蒙人的匿居点来了个瓮中作鳖。

  院子里黑漆漆的,房中本来还亮着的一盏灯也熄灭了,那小旗官连喊三遍,院中不见应答,他立即把手一挥,火把飞甩入院,紧跟着紧挟枪,持盾握刀的士卒便如波涛一般汹涌而入。燕王朱棣带出来的兵,善守更善攻,杀气腾腾,哪还给你第二次机会。

  房中的人终于做出了表示,持着各种简易的武器开始反抗,冲进去的官兵有条不紊,开始有秩序地杀人,他们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尽管他们一个个勇悍绝伦,刀枪锐不可当,但是他们的确是非常冷静的。

  短兵相接之际,自己来不及抵挡格架的武器,他们视若无睹,对战友给予了充分信任,绝不后退半步,以免己方阵形出现破绽,自己手中的兵器只管冷酷地往敌人的要害处招呼,这样的厮杀通常三招两式间就判定生死。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燕王侍卫开始打扫战场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首体抬出来,藏在屋中的蒙人没有一个活口,希日巴日亲自挑选的这些人的确做到了死士的标准,宁死不降,绝不屈服。

  同样的场面在另一处宅院上演着,不同的是,这一处地方是藏匿在房中的蒙人按捺不住主动攻击的,他们的主动攻击对严阵以待的燕王侍卫们来说正是求之不得,在空旷的地方,他们更容易发挥配合作战的优势。

  狂野的刀光在火把的照耀下犹如一道道流萤闪烁,人影可怖地闪动,铿锵的金铁交呜,传来利刃切割人体的声音和按捺不住的痛呼惨嚎声。一个被大盾架开凳腿,长枪搠中大腿,紧接着被单刀破开胸腹,五腑六脏挤出出来的蒙人打着转,惨嚎着,无情地被包铁的盾牌狠狠砸在头上,砸得脑瓜稀烂,卟嗵一声栽到地上。

  稳定有力的脚步踏着他的尸体,井然有序地移动,再度对下一个人实施了包围式攻击。当这里的战斗结束时,燕王府侍卫活捉了三个人,其中两个重伤,一个轻伤被及时擒获。

  ※※※※※※※※※※※※※※※※※※※※※※※※※

  戴裕彬他们很幸运,燕王府的排水管渠仍然是元朝时候建造的,没有做过丝毫改动,他们穿着皮衣皮裤钉鞋,又用木杖飞抓辅助,举着火把穿梭于**洞一般的地下世界,居然没有迷路。

  这个几十年上百年不曾有人来过的地方其实也不乏生物,老鼠、蟑螂、臭虫,各色的垃圾,虽然这条管道主要是排放雨水而非生活用水的管道,其肮脏度也可想而知,他们脸上蒙着厚厚的毛巾也能闻到那臭烘烘的味道,幸好现在是冬季,穿得这般严密,也不至于把他们闷晕过去。

  “这里,往这边走……”

  戴裕彬在火把下看看图纸,又对照着墙壁上用特出堆砌突出的石头标志看了一番,指着四条幽深的洞穴的其中一条说道。

  燕王府,一条条消息急报回来,从这些人脏俱获的消息来看,夏浔所言果然不假。

  朱棣喃喃地道:“没想到,没想到,俺竟然在火药堆上睡了十好几年,元人临走,居然在宫室下面埋了这么一个大祸患。”

  闻讯赶来的燕王三卫左护卫指挥使张玉道:“王爷,卑职的人马已按王爷的吩咐,包围了整座宫城,并亲自挑选了最精锐的一队人马进驻了宫城。”

  “咦?原来那个臭家伙这回说的是真的呀。”一直在旁边听消息的茗儿眼珠转了转,悄悄走了出去。

  徐妃没有注意妹妹的离开,关切地对丈夫道:“王爷,那夏浔的朋友传回的消息说,已经有一队蒙人钻进了排水管渠,难保他们不能成功,这里太危险了,王爷还是应该把王府人员全都集中起来,先到布政使衙门暂住一时,等捉住了这伙歹人才好。”

  朱棣颔首道:“爱妃所言有理,马上令后宫所有人等全部撤离。”他心中一动,忽又想到一件事,吩咐张玉道:“那个娜仁托娅是前左殿的宫女吧?左殿加强戒备,重点安排人手,记着,把人手安排在暗处,在他们启动机关之后再出手拿人。”

  张玉诧异地道:“王爷,这是何故?”

  朱棣沉沉地道:“得利用他们,找出那秘道的入口,不然,就算杀了他们,祸患不除,俺又岂得安生?”

  PS:求推荐票、月票本月最后一周的第一天,升起战旗,最后冲锋吧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金沙国际  bet188激光  九亿观帝师  澳门足球商  伟德微信头像  银河国际  2020欧洲杯  华宇娱乐  bet188人  小鱼儿2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