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135章 杨家的反扑

第135章 杨家的反扑

  院子里,匠人们正在忙碌着。//WwW.qb5、COm\主屋的大梁已经上好了。本来上大梁是【锦衣夜行】一件大事,寻常人家要请来左邻右舍青壮的汉子,扶帮上梁,然后大开酒宴庆祝感谢的,可夏浔现如今在秣陵镇地位未定,属于没人敢惹也没人敢沾的人,请街坊邻居自然不用想。

  上了大梁,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上边以糯米汁搅拌黄泥稻草敷抹屋顶,室内自有能工巧匠搭建承尘,然后一片片鲜艳艳的红瓦自屋脊开始一片片鱼鳞状搭下来,亮亮堂堂的主屋就成形了,主屋四棵梁柱都已涂了亮漆,院子里挥洒着一股淡淡的油漆味儿。

  小荻和彭梓祺蹲在后院儿里,这里有一亩见方的面积,原本和普通农家一样,是【锦衣夜行】杨家的后院儿菜地,再后来被当成了牛棚子,现在已经平整出来,在规划中有粮仓、磨房、内宅楼阁等建筑的设计,不过还有很大地方暂时空着。

  小荻把红裙子搂在怀里,兴致勃勃地道:“姐姐,在这儿建个小亭子怎么样?再养几丛竹子,建个好大的浴室,外边养些花。”

  彭梓祺笑道:“你呀,想把青州的家搬过来么?这座院子比不得青州那边,小了些,好象这边的房屋院落都不像那边,圈地百亩,随意建筑,地方小,设计就得精心了。”

  小荻道:“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彭梓祺道:“我也没有,我在家时,叔叔伯伯、堂兄堂弟泱泱的,那么多男人,哪用得着我出头操心这些事,除了练武、读书,再被逼着做做女红,基本就没我甚么事了。”

  小荻乌溜溜的眼珠一转,忽又喜道:“那看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Cn……在这儿挖个池子,旁边堆个假山怎么样?这边堆一座,那边堆一座,中间的池子挖大一些,上边搭一座曲桥。”

  彭梓祺笑道:“好啊,听起来一定很漂亮。”

  王木匠耳朵上夹着炭笔,正从旁边经过,一听这话忍不住笑着接口:“夫人,小荻姑娘,那可使不得,建制规矩,朝廷自有法制。老爷如今的身份,府上花池若是【锦衣夜行】建了双山,那就违制了,是【锦衣夜行】要抄家杀头的。”

  彭梓祺吐吐舌头,小声道:“好麻烦,人家哪懂这些,差点闯了塌天大祸。”

  小荻也有些气闷,便道:“那算了,不要假山了,只建个池子怎么样?”

  彭梓祺想了想道:“还是【锦衣夜行】不要了。咱家不算很大,如果建个水池的话,太占地方。再说……再说……,将来……咱们家总要有小孩子的嘛,跑来跑去的,万一掉到水里怎么办?太不安全了。”

  小荻便吃吃地笑起来:“彭姐姐,看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Cn想得好周到喔。”

  忽然,她的眼睛瞪圆了,然后很兴奋地看着彭梓祺:“姐姐,你……你不会有了小孩儿了吧?”

  彭梓祺撅撅小嘴道:“哪儿有呀,我倒想……”

  小荻摸摸她的肚子,羡慕地舔舔嘴唇:“喔,反正早晚会有的,嘻嘻,养个小宝宝,一定很好玩吧?”

  彭梓祺看了她一眼,发现她那目光……恰如她抱着小狗狗时候的表情,登时戒备起来:“喂喂喂,小孩子可不是【锦衣夜行】小狗狗,不许你抱去玩。”

  小荻道:“我才不会呢。”紧接着又马上预订:“不过,等你和少爷有了小宝宝,一定要让我抱,嗯,每天都给我抱。”

  两人正说着,下人引了一个直掇青巾的中年男人进来,彭梓祺见他来过几次,认得是【锦衣夜行】个牙行的人,忙与小荻站了起来。

  “哎哟,夫人您在这儿呐。”

  那牙行的人未语先笑,点头哈腰:“夫人,贵府的肖管事委托小的给贵府寻摸块田地,小的这几天一直没闲着,到处的打听,可巧啊,恰好有一位官员放了外任,要举家搬走,本地的房舍田地都急着出手,小的赶紧登门时,其他牙行的人都去了好几拨儿了。

  小的好说歹说,那位官人听说贵府杨老爷是【锦衣夜行】位生员,都是【锦衣夜行】读书人,不禁大生好感,便答应把地卖给贵府了。小的侃了好久的价儿,那位官人答应将他府上的二十亩上好水田,全部转卖与贵府,一亩上等水田十贯钞,夫人您看,可还使得么?”

  “土地交易?”

  持家理财,这可是【锦衣夜行】彭梓祺的弱项,她哪懂得这些东西,转眼求助似的去看小荻,小获也是【锦衣夜行】两眼茫然,彭梓祺不禁迟疑起来:“十贯钞一亩水田,贵还是【锦衣夜行】不贵?这牙行的人说的话是【锦衣夜行】否有不实不尽之处?”

  那牙行的人见她迟疑,便道:“夫人呐,人家这二十亩水田,可是【锦衣夜行】许多人抢着要呐。不瞒您说,就是【锦衣夜行】小的手上,都有三户人家要买呢,只不过他们每家儿都不能一口气儿吃下二十亩地,我要把地转给他们,得拆开了卖,麻烦。可您要是【锦衣夜行】不赶紧拿主意,那我就把地先卖给他们。回头再给您寻摸合适的地块儿。”

  牙行的人说着,拱拱手就要告辞,彭梓祺有些着急了,忙道:“且慢!这水田……当真是【锦衣夜行】上等水田?签订契约的时候,我们可是【锦衣夜行】要去亲自看看的。十贯钞一亩,这价钱可还公允么?”

  那牙行的人笑道:“那是【锦衣夜行】自然,那是【锦衣夜行】自然。夫人您想也知道,人家本来是【锦衣夜行】位官老爷,不是【锦衣夜行】上等好田,人家会耕种么?至于十贯钞一亩地,小的给您透个底了,这价不低,咱们江南地方,上等水亩十贯钞,算是【锦衣夜行】高的了,最肥沃的上等水田,也不过卖个十二三贯的钞,可人家这地正是【锦衣夜行】最上等的好地,临着水源又近,因为想一下脱手,这才给了您十贯的价儿,要不然也得高些。您要是【锦衣夜行】零碎着买,也不是【锦衣夜行】不能买到比这便宜的地,可是【锦衣夜行】……您府上也希望地片相连吧?管理着方便不是【锦衣夜行】,还能东村两亩,西村一亩半的零打碎敲?”

  彭梓祺听他说的诚恳,话中又透着理儿,便迟疑着颔首道:“老爷和管事都不在,这样的话,我先和你订下来……”

  “十贯钞,还是【锦衣夜行】一买二十亩,这可不便宜!”

  夏浔和肖管事从外边走了进来,肖管事对夏浔耳语几句,夏浔便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彭梓祺一喜,顿时轻松下来,唤道:“官人。”

  小荻则直接跑了过去,迫不及待地问道:“少爷,可见着了少夫人?”

  夏浔拍拍她的小手,对那牙侩道:“劳你往来奔波,着实辛苦了。杨某是【锦衣夜行】诚心要买地,只要价钱公道,那是【锦衣夜行】一定出手的,当然,你们从中辛苦,你们的好处,我自然也不能短了。不过他这二十水亩,且不论是【锦衣夜行】否真是【锦衣夜行】上等的好田……”

  那牙侩拍着胸脯,赌咒发誓地道:“杨老爷,这可差不了。干我们这一行儿的,当然是【锦衣夜行】刀切豆腐两面光,处处使巧弄嘴的主儿,可有些话儿可不敢瞎说。那地好不好,您去了一瞧,左右再一打听,根本就瞒不得人,小的再蠢,哪敢在这上面耍花样。”

  夏浔一笑:“你别急,这一点,我也相信你说的是【锦衣夜行】实话,不过一亩地十贯钞,并不算太便宜,何况我一气儿吃下二十亩,他该更便宜些才对。你也看到了,我刚回乡,家里大兴土木,手头有些拮据,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持家当节俭,一亩地要是【锦衣夜行】能省下两贯钱,那就是【锦衣夜行】四十贯,一位七品正堂县太爷一年的俸禄呢,你懂我的意思?”

  那牙侩方才见那主妇不擅理财,假意说对方急着出手,钓起她购买的**,三言两语便把她绕了进去,本来正开心大赚了一笔,一听夏浔这么说,便知碰上了硬碴儿,不禁暗呼晦气:“若他晚回来些……”

  牙侩犹不死心,又道:“可……人家只肯以十贯一亩的价儿出手,小的已经尽了力了。这位官老爷放的是【锦衣夜行】外官,马上就要上任,只怕……”

  夏浔笑道:“我也不急呀。你瞧瞧,我这家里全收拾妥当了,怎么也得到八月初吧,那时候还能种些甚么?我有一年的时候,你大可慢慢寻访,这家要是【锦衣夜行】不合适,那就另找别家,你是【锦衣夜行】经营牙行的,不会一年就做一档买卖吧?呵呵,我相信你总能找到一块合适的田地的。”

  牙侩苦着脸答应一声,灰溜溜地退了出去。他已经知道夏浔的底限了,上等好田二十亩,每亩八贯钞,如果不是【锦衣夜行】特殊好的条件,最好不要在价钱上超出这个价格。

  彭梓祺拍拍胸口,欣然笑道:“官人,幸好你回来了,我从未打理过这些事情,人家怎么说,听着都是【锦衣夜行】理儿,刚才听他说的急,生怕地被别人买走了,差点一口答应。现在想想,可不是【锦衣夜行】要被他诳了。”

  夏浔安慰道:“人有所长,必有所短,哪有无所不能的人物?我虽知道土地价格,可这江南地方的水亩行情,其实也不是【锦衣夜行】非常明白的,还是【锦衣夜行】老肖方才提醒了我。”

  彭梓祺见他并不怪责自己乱拿主意,不禁甜甜一笑,又问:“官人,出行顺利么?可已……可已见到了她?”

  夏浔眉头微微一锁,正琢磨该如何对梓祺说明其中情形,背后一个阴阳怪气儿的声音道:“杨旭,你私人的事再忙,族里的事也不能一点不关心呐!今儿早上我就满大街的嚷嚷,就算你没听到,你府上这么多人,就没一个听到的?可不能置若罔闻呐。”

  夏浔一回身,就见杨羽带着杨文武,正站在那里。夏浔有些厌恶地道:“你来干什么?”

  杨羽道:“干什么?促请你这位大忙人呗,族里有大事要商议,各房都出了人,早就集中在咱杨家祠堂了,现如今族长、族老、各房的长辈,都在恭候您杨秀才的大驾呐!”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牧神记  男性健康  tplink  大学生必备网  作文大全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小学生作文  减肥方法  房贷计算器  明朝败家子  最强特种兵王  极品家丁  五代梦  史上最强重生者  民国谍影  伏天氏  南方财富网  娱乐大头条  九重武神  花都最强医圣  超强吸妖器  大魏宫廷  中世纪崛起  铸天之景  极限保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