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171章 找揍
  黄御使刚刚拿起筷子”听这话攸地瞪起了眼睛,屏住眸顿道:“什么什么?杨大人你再说一遍,你……你是说由本官坐镇济南,你去山东各地寻访一番?”

  夏浔看他这副德xìng,还以为他不同意,毕竟自己实际上是去干sī事,不觉有些忐忑起来,干笑道:“是啊,呃……大人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如果不妥当的话,咱们可以再商量、再商量。/wWW.QΒ5.c0M\\”

  黄真“啪”地一摞筷子,连声道:“妥!妥啊!太妥了,谁说不妥啦?杨大人克己奉公,忧心国事,老夫怎么能拖你的后tuǐ呢?若不是老夫年纪大了,身子骨不俐落,我也跟你一起去了。啧啧啧,杨大人此举,合人钦佩啊,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夏浔mōmō鼻子,心道:“这事儿……好象跟后生可畏扯不上关系吧?”

  黄真jī动地握住夏浔的手道:“杨大人,你就放心地去吧,济南府这边,你只管jiao给老夫发了,杨大人……什么时候走?”

  待得早餐吃罢,回到自己房垩中,黄御使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祖宗!你可箕是走了!”

  他立即喜气洋洋地唤来口个驿卒,打着官腔儿吩咐道:“啊……,这个……,昨日老夫与抬香院的若冉姑娘讨论琴艺,志起相投,甚是和谐,奈何天sè已晚,不得不清她离去。咳,老夫现在忽然有了兴致,你去代老夫邀请若冉姑娘过来,嗫,慢着慢着,上午老夫要去提刑按察使司回访回访,你请若冉姑娘下午再来。”

  夏浔回到自己房间,同样喜不自胜,他匆匆收栓好衣服,打起一个xiao包袱往身上一背,狗前一系,脚步轻快地出了房men,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赶去青州,见到樟棋,夏清就忍不住的jī动。

  驿夫已遵嘱备好了马匹,夏浔牵着马走出驿棺,飞身上马,打马一鞭,便向东域men飞驰而去。

  “就在这花好月圆夜,两心相爱心相悦,在这花好月圆夜,有情人儿成双对,我说你呀你,这世上还有谁,能与你鸳鸯戏水、比翼双双飞……,这一天,青州城西彭家庄,一人一马飞驰而入。

  庄中的百姓几乎都是彭家的眼线,不过这人衣着打扮像是个士子,而且是狐身一人,又不是赵推官当初来彭家那种阵仗,所以彭家庄的眼线们都没有什么动作,没人向庄子里发出示警讯号。

  夏浔赶到彭家庄前,翻身下马,往men棚上看了看,按捺住心头的jī动,走上前去抓起men环“砰砰砰”地叩了起来。

  men开了,只开了一道缝,一个庄丁手把着大men,警惕地上下打量着他。

  离家多日的大xiao姐刚被大少爷带回来没几天,大xiao姐一回家就和她爹彭庄主大吵了一顿,双方吵得很凶,具体吵些什么他不知道,只知道大xiao姐的叔叔伯伯、堂兄堂弟,以及娘亲、姨娘、婶婶、大娘们全都赶了去,到底是谁帮着谁,吵些甚么,他一概不知道,只知道这些人吵得整个彭家ji飞淌跳,最后很少lù面的老祖宗从后庄赶来,这才平息众怒。

  第二天,出家为尼很少回来二姑nainai不知什么原因也突然回了men,又和她哥哥彭****主一通争吵,最后不欢而散。

  而且最近官府到处抓捕白莲教中人,风声很紧,府上的大爷、少爷们都从谁西赶回来了,老太公吩咐下来,家中老少轻易不得出men,免得招惹是非,那些血气方刚的大少爷们没有事做,整天在庄子里晃着膀子没事找事,他可不敢放些不三不四的人进宅。

  夏浔拱拱手道:“劳驾,请兄弟进去向鼻庄庄主传报一声,就说秣陵杨旭求见。”

  庄丁白眼一翻道:“秣陵?秣陵是哪儿?你有拜贴吗?”

  夏浔道:“拜贴没有,不过……只要你报上名去,相信彭庄主一定会见我的。”

  “哦?”

  那庄丁听了,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夏浔到了青州先去棺驿挂了号,安顿下来后jing心打扮了一番这才赶来的,虽经一路疾驰,可他发丝一丝不luan,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看起来还真像个有身份的人。

  那家丁还道他是自家哪位大爷的知jiao好友,态度便也不敢那么倨傲了,他又问道:“公子说你尊姓大名是什么,请再说一遍。”

  “秣陵杨旭。”

  “成了,请公子候在这儿,xiao的马上进去传报。”

  那庄丁“砰”地一声把大men关上,撤开双tuǐ进去报信了。

  彭家的二十几位大少爷此刻正在演武场上练功,因为朝廷严厉打击的缘故,彭家的主事人大部分都调回来了,教坛的传经授徒暂时全部停止,他们没有事做,又不准出庄子,闲来无事,兄弟伙们便在一起切磋技艺,较量武功。

  鼻子期径在场地边E舞着石锁,见他一溜xiao跑地讨来,便道:,丁xiao浩,急三火四的,跑什么?”

  那庄丁连忙站住,娩规矩矩地道:“少爷,庄前来了一位客人,说是秣陵杨旭,也没说是庄上哪位爷的好朋友,只说xiao的只要把姓名通报上,庄主自会接见。”

  彭子期光着膀子,lù出一身结实的腱子rou,一只百多斤的石锁被他高高地扔到空中,待那石锁落下时,微微一沉,用肩膀稳稳地接住了石锁,又向上一tǐng,将那石锁tǐng起两尺来高,翻滚着落向另一个肩膀。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问,一听秣陵杨旭四字,彭子期的目光不由一厉。他的手臂陡地一震,那石锁落到肩头,顺着肩膀翻滚下来,滚落到手腕处,正好被他握住手柄,彭子期沉声喝道:“你说谁?他叫什么?”

  “他说他是秣陵杨旭”、

  “杨旭!这牟混蛋还敢追上men来!”

  彭子期怪叫一声,手中石锁向地上愤力一掷,铿地一下砸出一个大坑来,泥土飞溅起两尺多高,吓得那个庄丁急急退了几大步。四下里的彭家肌rou男们不管是舞刀的long根的,练镖的耍花枪的,呼啦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瞪起牛眼,七嘴八舌地问道:“杨旭?就是欺负咱家棋棋的那个杨旭?”

  彭子期没理他们,他摆了摆手,瞪养家丁问道:“说,姓杨的带了多少人来?”

  那庄丁心道:“怎么这口气啊,难道那姓杨的是咱们家的仇人?”

  丁xiao浩不敢怠慢,连忙应道:“没有旁人,就他一个!”

  彭子期呼出一口大气,走到校场边上,伸手从兵器架上取下衣服,一边穿着,一边虎虎生风地向前庄走去,那些彭家兄弟招呼一声,立即紧随其后,二十多个肌rou壮硕的大块头走动起来,仿佛一座人rou屏障,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

  “姓杨的,你还敢来!”

  彭子期一脚踢开大men,腾身跃了出去,一见果然是夏浔找上men来,不由得火冒三丈。

  这几天因为一个杨旭,彭家可是闹了今天翻地覆。先是爹爹和妹妹吵,然后是叔叔伯伯和婶子大娘们帮腔吵,再然后是爹爹和姑姑吵,接着是老爹迁怒于老娘,说老娘教nv无方,有辱men庭,爹娘二人继续吵起来,最后爷爷又跑出来罚老爹的跪,说老爹教nv无方,所以妹妹才做出有辱men庭的事来。

  虽然都是彭家人,兄弟们没人嘲笑他,可他这亲大哥却也觉得脸上无光,臊得不行,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杨旭,这个混帐东西居然还敢找上men来?

  夏浔打定了主意,要用自己的一片赤诚打动彭家人,他神情庄重地走上前去,向彭家众兄弟团团一揖,神情湛湛、一脸凛然地道:“我为什么不敢来?诸位,我对樟棋,确是一片真心。

  自从合妹被彭兄弟带回来以后,杨某忧心仲仲,寝食难安,日夜兼程赶来相见,只怕樟棋会想不开。子期兄,各位彭家兄弟,念在杨某一片赤诚,你们就让我见见她吧。不然,让我见见彭庄主也使得,我杨某人对天盟誓,一定会三媒六证,娶bang棋过men,绝不会亏待了她。说起家世身份,各位不会觉得杨某如此不堪,羞辱了你彭家庄吧?”

  夏浔说着,高高tǐng起了xiōng膛,那坚毅的神情、忧郁的眼神,等抿的嘴角,还有那风中凌luan的头发……,很有一代情圣的气派。

  咦?

  夏浔忽然发觉有点不妙,彭家兄弟们正在散开,对他渐渐形成包围之势,人人面sè不善,眼神yīn沉,那模样不像是被他的言语所感动,倒像是想要揍他一顿似的。

  彭樟棋的一个堂兄恶狠狠地道:“你这淌官,仗着有权有势,花言巧语骗我妹妹,现如今仗着官身“还敢欺上men来,你当我彭家真怕了你吗?”

  夏浔急忙道:“不敢不敢,这件事确是杨某有错在先。我此次登men,只为樟棋而来,一不着官袍“二不仰官势,各位兄弟,我知道我做的事有些欠妥当,不过我与樟棋是真心相爱的,我相信你们爱护子棋,也不希望bang打鸳鸯……、,“我们不打鸳鸯,我们只打你这种花言巧语、yòu拐良家fùnv的赋予sè狼!”

  夏浔赶紧后退一步,拉开架势说道:“且慢且慢,诸位兄弟不要冲动,杨某此次登men,可是来井理的……”

  一个彭家大汉喝道“我们彭家的人,一向是用拳头讲理的。”

  “杨某此来一片真心!、,“我们要打你,也不是虚情假意!,“揍他!”!。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现金网  赌球官网  澳门剑神  必赢相师  伟德重生  足球彩网  竞猜足球  减肥方法  365游戏网  明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