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174章 难兄难弟

第174章 难兄难弟

  绝情师太当然不可能把她祖父拒绝与杨旭联姻的真正原因告诉他,但是也很明确地向他透露了彭家长辈们的意思:“彭家的nv儿,绝不会与他结亲”。/WWw。Qb⑤.c0m\\彭家根本不想考虑他,即使他和彭梓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夏浔这才感觉情形严重。

  好在有绝情师太这个传话筒,他知道梓祺在彭家并未受到什么虐待,好吃好喝的,除了失去自由。夏浔便请绝情师太捎话给梓祺,让她安心等待,自己无论如何,一定想办法解决来自于彭家长辈的阻力,接她过men儿。

  绝情师太是知道真正原因的,由于夏浔的锦衣卫身份,即便是她,也不敢再鼓励侄nv儿与夏浔在一起,一个不慎,这可是关乎彭家满men的大事啊。她yu言有止地叹了口气,终于点点头,返身离去。

  夏浔被她怜悯而同情的目光看得好生郁闷,他想不通,如果是纳梓祺作妾,彭家碍于面子坚决不肯答应,或还有情可原,自己分明已表态娶她为妻了,彭家怎么就不肯答应?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前任杨旭在青州落下的花花名声?

  若是为此,未尝不能。嫁人是一辈子的事,勾搭孙家母nv二人,这可是极无耻的品xing了,谁家父母舍得将nv儿嫁与这样男人。纵然二人有了夫妻之实,可明朝礼教虽严,官府也倡导守节,毕竟从一而终属于少数,否则又何须官府大力倡导?

  那明人所写的《三言两拍》中,蒋兴哥的媳妇三巧儿偷人被休,羞愤难当想要上吊自尽,她那母亲是怎样劝的?只说:“你好短见!二十多岁的人,一朵花还没有开足,怎做这没下梢的事?莫说你丈夫还有回心转意的日子,便真个休了,恁般容貌,怕投人要你?少不得别选良姻,图个下半世受用。你且放心过日子去,休得愁闷。”

  可知明人表彰提倡节妇烈妇,但民间对于再嫁之事却是相当的宽容。彭梓祺虽已与他有了夫妻之实,恐怕在彭家长辈眼中,哪怕nv儿失贞,须降低了条件择婿,给她寻个本份丈夫也好过嫁与杨旭这混帐子,可这臭名偏又是他无法辩解的。

  夏浔只道彭家坚决不肯允婚的症结就在于此,苦思冥想却无良策。将养了两日,脸上青肿未退,好歹行动无碍,夏浔便又去了一趟彭家庄,想再探探风声。

  彭家兄弟听说他来,立即杀奔出来,夏浔这回可不会傻等着挨揍了,立即上马飞奔,逃回城来。眼见有彭家那些傻大三粗的护花使者在,他连彭家长辈的面都见不着,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夏浔便想去找找那位绝情师太,也许通过她可以绕过彭家兄弟,直接与彭老庄主对话。

  可绝情师太上次来,并未说她在何处出家,夏浔只好又跑了一趟青州府衙,那时出家人都有相关的部men管理,度谍可不是随便发的。夏浔到了知府衙men,查到了绝情师太的地址,少不得与赵推官等故人还得喝茶闲聊一番,至于那脸上淤青,也随便找了借口搪塞过去。

  好不容易答对完了,天se也已晚了,此时出城去那庵堂有所不便,夏浔只得赶回驿馆。刚到驿馆,一个驿卒便迎上来,说道:“杨大人,济南府来了一位差官,有要紧的公事,等您多时了。”

  夏浔很是意外,连忙赶到会客厅中,那正捧着凉茶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的公差见他进来,连忙摞下茶杯站了起来,向他见礼。

  夏浔一看这人,却是从应天府一路随他们过来的一个都察院的差役,经常随在黄大人身边听候使唤的,想来不是心腹也是极亲近的人,隐约记得他是姓牧的。

  这人一通报身份,果然是姓牧的:“卑职牧子枫,参见采访使大人。咦?大人脸上这是……”

  夏浔道:“哦,不xiao心……撞了。你起来吧,你从济南急急赶来,有什么事?”

  牧子枫道:“山东提刑按察司经人举告,抓获了大批白莲教匪,教首牛不野现仍在通缉之中,巡按使大人和采访使大人此来山东,主要职责便是督察缉匪事,因此,提刑按察使曹大人请采访使大人马上回济南,采与审理、缉捕。”

  夏浔微微一蹙眉,不悦地道:“巡按御使黄大人,不是正在济南吗?”

  牧子枫神情有些尴尬,低声道:“黄大人……病了……”

  “病了?”

  夏浔诧异地道:“我离开济南时,黄大人还好好的,这才几天功夫,怎么就病了?”

  牧子枫吱吱唔唔地道:“黄大人他……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又经一路劳顿,所以……偶染风寒……”

  夏浔见他神se慌luan,心头疑云大起,立即把桌子一拍,厉声喝道:“胡说八道,七八月天气,染的什么风寒?黄大人代天巡狩,身负要任。黄大人若生了病,本官就得负起北巡全责,对黄大人的安危自然也要负责。你吞吞吐吐,到底有何隐瞒,若有事端,你吃罪得起么?”

  黄真为人木讷,在都察院又不是什么得意的人物,平时也没拢住几个人为他听用。这牧子枫也只是见黄真大人成了这趟出巡的主使,有意巴结他,想着大人吃rou他喝汤,跟着捞些好处,哪有什么忠心可言。

  一见夏浔发怒,牧子枫不禁慌了,连忙卟通跪倒,叩头请罪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非是xiao人有意隐瞒,实在是……实在是……黄大人这病……,有些难以启齿……”

  他这一说,夏浔更想知道了,便沉着脸道:“此处只有你我,再无旁人,但说无妨。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本官不会说与旁人知道的。”

  “是……”

  牧子枫犹豫了一下,讪讪地道:“黄大人他……他……脱了阳……”

  夏浔没听清楚,愕然道:“偷了羊?偷羊做甚么?黄大人堂堂巡按御使,会去偷羊?荒唐!”

  牧子枫苦着脸道:“大人,不是偷羊,是……是……是脱阳……”

  “啊?”夏浔一听,也不由得呆若木ji。

  惊了半晌,夏浔才道:“咳……,这事儿,还有旁人知道吗?”

  牧子枫表情古怪,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大人啊,您想,这事儿……瞒得了人吗?只不过……知道的人都装不知道,反正没人点破就是了。”

  夏浔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说着了风寒,就是着了风寒,你那嘴,千万把紧喽……”

  ※※※※※※※※※※※※※※※※※※※※※※※※

  济南驿馆,黄真黄御使老脸腊黄,jing神萎靡地蜷缩在床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七月天,已经很是燥热了,知了在窗外的大树上没完没了的嘶鸣,叫得人昏昏yu睡,旁人都着单衣还满头大汗,可黄御使身上还盖着厚厚的棉被呢。

  一个驿卒给他端上yao来,黄御使颤巍巍地伸出嘴去,就着他的手一口口地喝着,喝完了yao便往枕上一躺,半死不活的倒气儿,yao汁儿淋到了他的胡须上,一向爱洁的黄御使也顾不上擦了,他也是实在没丵力气擦了。

  黄御使一直是个穷京官儿,没有外捞儿,所以空有花花心思,也只能守着拙妻本份度日。不过那些同僚每次出巡回来,同僚间难免会讲起自己去过哪些地方,受过什么礼遇,眉飞se舞之际,也不免讲讲哪儿的姑娘温柔,哪儿的姑娘火辣。

  黄御使是个与世无争的主儿,尽管他是想争也没得争,总之,与人无害就是了。所以没人把他当成竞争对手,也不会猜忌于他,因此这些话不怎么背着他,他在旁边总能听到些让他想入非非的yan事轶闻。

  比如这次济南官员款待他时,他故意高声赞扬那位踩画球儿的薛若冉薛姑娘,就是他从同僚那儿学来的机巧,那是在告诉接待他的人:“我看上她了。”对方心领神会,回头自然会为他安排。

  这位老兄好不容易有了出外差的机会,在京里的时候特意买了几副虎狼之yao,就盼着这趟出来能痛快一回。结果,头一晚因为夏浔坐怀不luan,赶走了令人垂涎的紫衣姑娘,黄御使也不得不正经一回,忍痛把若冉姑娘给送了回去。第二天夏浔离开了济南,没有夏浔在身边,黄大人如鱼得水,马上叫人把昨夜不曾真个**一尝美味的若冉姑娘又请了来,事前又服了一剂yao。

  结果,平时咸菜罗卜吃多了,突然给他端上一席生猛海鲜,这老哥胡吃海塞的,居然受不起,紧急关头,黄御使大吼一声,登时一泻如注,止都止不住。

  他能保住一命,还多亏了那位薛若冉薛姑娘。薛姑娘没见过这事儿却是听说过的,知道一些救命的法儿,情急之下她马上把这老马猴儿从自己身上一把推开,把他推了个四脚朝天,然后拔下头上银钗,照着他的会yin处便狠狠一簪刺去,这一下狠的,总算止了jing。

  随后馆驿里又急急long来一份独参汤给黄御使灌下去,总算把他这条老命救了回来。只是脱阳可是要命的病,他虽侥幸挣回一命,也是元气大伤,现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驿卒给黄真喂完了yao,看看他那要死不活的样儿,就忍不住想笑,他暗暗一撇嘴,心道:“面上道貌岸然,肚里男盗nv娼,死德xing,还巡按御使呢,瞧人家杨采访使,那才是公忠体国,勤劳国事。”

  驿卒端了碗一掀串珠帘儿走出去,迎面恰见一人,一手扶了大腿,一瘸一拐地向这里走来,那驿卒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瘸子,可不就是他刚刚说的那位公忠体国,勤劳国事的杨采访使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87彩店  无极小说网  现金网  一语中特  伟德机械网  择天记  皇家计算器  188直播  足球彩网  伟德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