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180章 大排查
  第180章大排查

  提刑按察使衙门,曹大人高高上坐,脖子上系着一条布带,悬着他的伤臂,他怒不可遏地拍案道:“教匪猖狂,猖狂已极,现在竟已公然袭击本官了,此与造反何异?那些刺客虽然méng了面,但他们言谈之间,可以听出是外乡口音,想必是白莲教首牛不野雇佣来的亡命之徒。wWw、qВ5.cǒM/立即贴出告示,命巡检捕快,对全城所有操外乡口音者进行调查。

  命令所有里甲盘查街坊,所有商号、客栈、车行,店铺负责对其人员自查,对近日到济南的所有外地口音的人逐一进行甄别。操外乡口音者务必找出保人,有两人以上者证明他昨夜所在,便只造册上报,留个记录,否则,必须到按察司衙门听候质询。如有包庇、弄虚作假者,一经发现,与教匪同罪论处”

  明朝的里甲制,源于春秋时期的什伍制,当时十家为什,五家为伍,什有什长,伍有伍长,负责闾里治安,一旦发现形迹可疑者要及时上报,使得奔亡者无所匿,迁徙者无所容,其功能就相当于我们现代的居委会,真要发动起来,作用很大。

  提刑按察使大人遇刺,他手下的治安官们个个灰头土脸,神sè惶恐,曹大人吩咐一句,他们便答应一声,待得曹其广吩咐完毕,立即一轰而散,整个济南城的清剿教匪力度进一步升级了。

  待得人都散了,曹大人向夏浔做个手势,邀他后堂叙话,两人离开大堂进了后宅,曹大人便笑吟吟地道:“杨大人,这场苦肉计,我可是依照你的主意做了,本官‘遇刺’,可是令得我济南府声名大损,如果最后劳而无功,那可是弄巧成拙,得不偿失啊。”

  夏浔微笑道:“大人提刑山东府,于刑狱一道,乃是下官的前辈,经验老道,远非下官所能及,下官这一计若是行不得,相信大人也不会采纳了。”

  曹其广哈哈大笑,竟尔抬起那条伤臂,很俐落地拍拍他的肩膀:“老夫与你说笑罢了。教匪匿于民间,潜藏深沉,本官就是把济南府搅个天翻地覆,怕也挖不出这些藏在洞里的老鼠。杨大人这招打草惊蛇、瞒天过海用得妙呀。

  若是咱们直接去查陕西口音的,那金刚奴若真的潜来济南,必然心生警觉,逃之夭夭。如今有了这档子事儿,咱们再大张旗鼓地盘查所有外乡口音者,便不致于让他狗急跳墙了。可咱们来上这一出,他们之间必然又要因为是谁出的手、目的何在而疑神疑鬼,这样咱们就有机可趁了。”

  他叹息一声道:“打草惊蛇,要看怎么打,打得好,能把蛇吓出来,打不好,反而给它示警,让它藏起来。运用之妙,存乎一心,难怪杨大人年纪轻轻,便任职都察院,被朝廷委以重任,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夏浔自到济南府,这是第二次听到人赞他后生可畏了,前番出自黄御使之口,只是顺口胡诌,这一番却是出自一省按察使之口,夏浔也不禁微微lù出得sè。

  说到对会道门的认识,夏浔可不逊sè于这位曹按察使,甚至犹有过之。他曾经学过的知识中,就有对猖獗一时的一贯道的调查、抓捕、打击的全过程的详尽分析。

  他了解这些会道门的优点和长处,它们普及和深入民间。遍布许多城镇和村落,有自己大大小小的据点,时隐时现,各个据点可以联结成线,然后扩大为面,失败时又可以化面为点,可进可退,可整可零,可以在一个地方生根结果,也可以转移他方插柳成荫。对付它们,比对付拿刀拿枪的正面之敌更令人头痛。

  反观明初的这些官员们,对会道门的认识就远不及夏浔深刻,虽然他们自立国初就开始打击白莲教。白莲教是元朝时候迅速壮大起来的,因为元朝初期并不禁止这些民间教派,使得它们迅速繁殖起来,以致遍布全国,等到元朝发现不妙开始禁止的时候,已经没有力量扑灭它们了。

  朱元璋不是明教中人,虽然他参加的队伍是靠明教起家的。可明教造反的时候,朱元璋还是个苦命的放牛娃。那一年,一场大瘟疫夺走了他父亲、母亲、大哥和大哥的儿子的生命,只留下他和二哥相依为命。

  当时他们身无分文,只好用门板抬了草席裹着的亲人去掩埋,正值天降暴雨,绳子断了。两人只好去借绳子,转回来的时候发现山土崩塌把亲人埋在了一个新的山包之下。朱元璋大哭一场,插木为碑,为了活路继续奔bō。

  不久,随大瘟疫而来的大饥荒,迫得朱重八出家做了和尚,但他入的寺庙是正儿八经的寺院,与白莲教无关。他在寺里半饥不饱的hún了两个月,长老便宣布粮食已经吃光,要大家各自逃命。倒霉的朱重八便带上和尚的行头,开始了讨饭生涯。

  如此hún了几年,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才加入郭子兴的红巾军,红巾军虽是靠白莲教起家,但这时候已经成为一支正式的军队,各路豪强都在招兵买马,东征西讨,已经不需要再像当年一样用宗教去收买人心拉拢弟子,也不再弘扬什么白莲教义,念咒烧香了。

  尽管如此,因为队伍中许多老人都是白莲教徒,所以朱元璋对白莲教非常了解,深知这是影响天下太平的一个祸源,所以他当了皇帝之后便开始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严厉打击白莲教。

  但是因为经过元末大起义之后,白莲教同样积累了大量的战斗经验,大明初定,人心思稳,他们全部潜伏下来,耐心地用几年、十几年的时间休养生息,最初几年甚至完全停止了各种教务。

  因此明初打击白莲教的力度虽大,收效却甚微,各地官府打击教匪的经验很有限。几十年下来,官府的警惕xìng渐渐降低,不甘寂寞的白莲教也开始蠢蠢yù动了。现在因为陕西白莲教作乱,官府重新开始打击教匪,其实无论是这些负责刑狱的官员,还是直接执行的巡检捕快们,都没有多少这方面的经验。

  夏浔却知道,他们极富隐蔽xìng,只要他们想,很容易就可以潜伏到人群中去。做为官府,是秩序的维护者,势必不能采用剜肉割疮的法子来打击教匪,这样就得尽量擒其首脑,以斩首战术来应对,这也是现代各国对付恐怖分子惯用的有效手段。

  如今济南白莲教的会首就是牛不野,那王金刚奴虽然赫赫有名,现在毕竟是一只丧家之犬,他既然离开了根基之地,所能起的作用有限,对济南地方来说,真正的威胁仍然来自于牛不野。而且李家血案也彻底jī怒了夏浔,他发誓要抓住这位丧尽天良没有人xìng的匪盗。

  因此,夏浔向曹其根献计,先是自导自演了一场行刺,然后籍此借口对整个济南府持外地口音者进行排查。不管那晚与牛不野见面的人是不是王金刚奴,他们在李家这种特殊的场合见面,必定有所图谋,而这起没有恐怖组织认领的曹其根行刺案,就将在他们之间埋下一颗不信任的种子。

  同时,对外乡口音的人进行盘查,或许可以找出这个可疑人,又或许可以迫使其向地头蛇牛不野求助,毕竟牛不野虽是通缉犯,在本地应该还拥有很大的能量,又或者会迫使牛不野等人放弃这个浑身是刺的盟友,免得惹火烧身。

  同一桩事件,可能引起的后果是不同的,这还要看牛不野和那个神秘外乡人如何理解、如何应对,但是不管怎样,这件事一定可以于没有线索中主动制造出一些线索。

  ※※※※※※※※※※※※※※※※※※※※※※※※※

  一连几天,夏浔都早早地赶到提刑按察使衙门,他唯一的工作就是把书吏们整理出来的资料再重新看一遍。所有外乡口音者的资料都按照他们到济南府的时间先后顺序排了序,再按不同省份装入不同颜sè的封套,当然,这些都是成年人,十六岁以下及六十岁以上男子以及fù人早已提前筛选出去了。

  夏浔每天早早赶到签押房,便静下心来仔细地审阅书吏们整理出来的每一个人的资料,中午和他们一样,随便吃上一口就行。这项工作非常枯躁乏味,但是夏浔坚持下来了,而且一直非常认真,书吏们都觉得这个京官与别人大为不同,对他很是敬佩。

  夏浔知道自己的办法有些笨,但这个办法却很有效。他是警校生,同时又做过一段时间真正的警察,他知道真正的办案过程,基本上就是这样繁琐、枯躁、无聊的。没有几个人能像探案片里描写的古今神探们一样,跑到案发现场东瞧瞧西看看,马上就能发现一堆线索,然后据之推理,从大海里捞出针来。

  那些大部分是影视创作,里边那些推理所需的要素都是创作者早已埋好的,观众不知就里,扮侦探的演员们却可以xiōng有成竹,实际上这样幸运的案件虽非没有,却非常罕见。

  就算是发生在美国的那件很著名的“十五点推理破十六年疑案”案例,人们注意到的也仅仅是著名犯罪心理学专家做出的基本符实的十五点推理结果,似乎他拿出了推理结果,案子马上就破了,却没有去想一想依据这十五点推理,警方又发动了多少人力物力,经过多么长的时候,对大量的嫌疑人再次进行排查。

  真正能做事的人,要知行合一,更要耐得住寂寞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必发365战魂  伟德励志故事  澳门龙虎斗  ysb体育  澳门足球商  188直播  bv伟德开始  365娱乐  葡京  大小球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