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198章 翻手为云

第198章 翻手为云

  那汉子见夏浔施礼,连忙侧身让开,涨红了脸,不知所措地道:“这……这……”

  一旁彭子期翻开婚书,赫然看见上面的新郎木九已然变成了杨旭,这才知道夏浔早有预谋,整桩事情从头到尾就是【锦衣夜行】一个骗局,彭子期怒不可遏地吼道:“木九、杨旭,原来如此,原来这是【锦衣夜行】你设下的圈套,好jiān诈的xiǎo子,如此欺我彭家,兄弟们,莫放过了他!”

  夏浔团团一揖,笑yínyín地道:“慢来,慢来,这婚书白纸黑字,写得清楚,三媒六证,俱可证明,梓祺就是【锦衣夜行】我杨旭的娘子了,你们若杀了我不要紧,我家娘子可要守寡了。\www、QΒ5.cǒM//”

  众人一听,迟疑不前,彭梓祺一抖手腕,谁也没有料到她大红的喜服下边居然藏着鬼眼神刀,彭梓祺向前一递,刀自鞘中铿然弹出半尺,正好将刀柄送到夏浔手边,看得一众彭家兄弟有点牙痛,这还没动手呢,她先给自己男人拔刀了,nv生外向,不过如此,我还掺和什么?

  他们这么想,彭子期可不这么想,彭子期已经被气昏了头,可是【锦衣夜行】今天是【锦衣夜行】迎新娘子回mén儿的,大喜的日子,他身上也未携兵刃,扭头看见守mén的庄丁手中有一条齐眉棍,彭子期一个箭步抢过去,夺过棍子,一招狮子大摆头,便向夏浔拦腰打去,夏浔一见急忙拔出鬼眼刀向棍头架去,彭子期一见把棍头一甩,抹中了刀侧,将他手中刀震开,再向他腰眼一点,大舅子和新妹夫就在彭家mén口厮打起来……

  “你说什么,来的是【锦衣夜行】杨旭?杨旭……木九……,好狡猾的xiǎo子,我们上当了!”

  彭庄主正坐在大厅上喜气洋洋地等着nv儿nv婿,忽地有人飞奔来报,新姑爷竟然换成了那个yīn魂不散的杨旭,想明白其中关节之后,把个彭庄主气得吹胡子瞪眼:“这臭丫头,居然帮着外人骗她老爹,我白疼她了,那个混账杨旭,真当我彭家好欺么,老子出去教训他!”

  周氏一听赶紧拦住他道:“老爷,全村老少都在看着,这事已经张扬开了,你打他一顿又能如何?他手中有婚书,咱手里也有啊。他的婚书改了,咱不是【锦衣夜行】还有一份么,老爷等着,我去取来,有这婚书,还不能治他?”

  周氏急急忙忙跑回房中,翻出婚书来,婚书用一口jīng致的xiǎo匣子装着,上边的红绸带子还系着一个xiǎoxiǎo的合欢结呢。这婚书周氏是【锦衣夜行】看过之后重新装好的,所以也未再看,直接拿来跑回大厅,彭庄主气呼呼地接过盒子,懒得打开了,就手一掌把盒子拍碎,从中取出了婚书。

  展开一开,新郎赫然仍是【锦衣夜行】杨旭,彭庄主气极道:“怎么回事?这是【锦衣夜行】怎么回事?”

  周氏探过头来一看,惊道:“不会呀,我明明看过的,怎么就换了名字?哎呀,我想起来了,梓祺那丫头,曾经进过我的房。”

  “糊涂,你这婆娘,好生糊涂,这婚书也不藏好了!”

  周氏委曲地道:“我哪晓得nv儿会改婚书?你不也是【锦衣夜行】事先全未想到吗?”

  彭庄主拍着桌子怒道:“你还说!你还说,一个个的全都反了。”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今天是【锦衣夜行】梓祺回mén儿的好日子,你们两口子在这吵吵什么?”

  彭庄主气呼呼地转过身去,一眼看清来人,立即矮了半截,来人只有两个,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一个是【锦衣夜行】他爹,一个是【锦衣夜行】他爷爷,彭庄主连忙和夫人上前拜见:“爹,爷爷。”

  周氏也道:“见过公公、见过太公。”

  彭太爷蹙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彭庄主取过婚书,将来龙去脉一说,彭太公听了目光攸地一闪,奇道:“好狡猾的xiǎo子,竟有这样的手段?”随即眉头一皱,又道:“这一下,咱们只怕是【锦衣夜行】当真不妙了。”

  彭庄主道:“爷爷,这杨旭诈婚,咱们就吃了这哑巴亏不成?”

  彭太公瞪了他一眼道:“没出息的东西,要说哑巴亏,这是【锦衣夜行】咱吃的头一个么?你说他诈婚,三媒六证都是【锦衣夜行】他找来的,不用问,一定帮着他说话。你说新郎倌儿换了人,这两封婚书,全都清清楚楚写着杨旭,你事先不曾查个清楚明白,事已至此,还想怎样?”

  彭庄主不服地道:“那,就这样算了不成?”

  彭太公略一沉yín,叹道:“事已至此,梓祺这孩子不给他怕是【锦衣夜行】不成了,唉!老夫去瞧瞧,能摆老夫一道,这xiǎo子还真有点手段。”

  彭太爷赶紧道:“爹,我扶您。”

  一个老头儿扶着另一个老头儿走在前边,彭庄主夫妇不敢逾越,亦步亦趋地跟在两个老头儿后面,向庄前走去。

  院mén前,夏浔和彭子期已经打出了真火,不过两人火气虽大,却都不敢下狠手,夏浔知道这是【锦衣夜行】自己的大舅哥,不能滥施杀手,彭子期虽然一肚子气,却也知道事情恐怕已很难收拾,对这十有**做定了自己妹婿的人,也不敢真的伤他xìng命,因此一个不敢往要害上招呼,另一个干脆把刀反转,以刀背御敌。

  彭老太公赶到mén口,彭家子弟见了立即闪到两旁,拜见老太公、老太爷,彭梓祺本来看热闹正看得眉飞sè舞,一见爷爷和老太公都出来了,自己老子站在自己爷爷后面,吹胡子瞪眼地看着她,恨不得一口吃掉她的样子,不禁吐吐舌头,忙也向后躲了躲。

  彭和尚没有看他调皮的曾孙nv,他出了mén,在阶上站定,背着双手,手中转动着铁胆,目光立即投到了夏浔身上。看了一会儿,彭和尚的目芒渐渐缩如针尖,神情凝重起来。

  胡九六是【锦衣夜行】张士诚麾下大将,而彭和尚保的是【锦衣夜行】徐寿辉,徐寿辉、方国珍、张士诚、朱元璋……,这些反元英雄们为了争地盘,当年彼此之间可没少打仗,彭和尚认得这路刀法,眼前的这个青年人每一刀都有敌无我,一往无前,脚下步伐沉稳有力,移动快捷,人刀合一,幻化为一道道闪电霹雳,致命一击。

  这刀法看在别人眼里只觉威猛,看在彭和尚这样的大行家眼里,却能看出只属于某一个人独有的鲜明烙印。那一举一动,一刀一式,让年迈的彭和尚依稀仿佛回到了当年万马千军的战场上,耳畔是【锦衣夜行】杀声震天,眼前有一位挥刀步战的猛将,势如破竹,所向披靡,面前无三合之敌,他的年纪,恰与眼前这个青年人依稀相仿。

  彭和尚和张士诚麾下大将胡九六jiāo过手,jiāo过两次手。彭和尚最拿手的武功其实是【锦衣夜行】大摔碑手和大鹰爪功,但是【锦衣夜行】自从他诈死潜伏下来以后,这两mén绝技便再也没有在外人面前用过,为了以防万一,就连本mén所有子弟也都没有学过,而在当年,与胡九六立手时,用的不是【锦衣夜行】五虎断mén刀,而是【锦衣夜行】掌法和爪功。

  他先后两次与胡九六jiāo手,都是【锦衣夜行】空手入白刃。第一次因为整个战局的变化,他同那个比他年轻近二十多岁的后生xiǎo子只jiāo手片刻便被大军冲散了,第二次,却是【锦衣夜行】实实在在的jiāo手,最后他一掌拍中胡九六的后心,给胡九六留下了终身难愈的内伤,而胡九六错身而过时的反手一刀,也撩开了他的右肋,那一刀让他躺了足足三个月,才捡回了这条命。

  他怎可能忘记这路刀法?

  杨旭!朱元璋的御前带刀官,会是【锦衣夜行】朱元璋的死敌张士诚麾下大将胡九六的传人?

  眼看曾孙与夏浔仍然打得不可开jiāo,彭和尚窥准时机,突然大喝一声,抬手一扬,掌中两枚铁胆便飞了出去。

  “当”地一声大震,夏浔只觉手臂发麻,急急chōu刀后退,只见刀背最厚处隐隐一道擦痕,也不知别人用了什么暗器,如此大的力道,若不是【锦衣夜行】正好击中刀背,恐怕这柄宝刀都要被震成两截,彭子期也同时被铁胆所袭,铁胆击中了齐眉棍的中部,夏浔疾劈的一刀被铁胆震开,以致mén户大开,彭子期这一棍笔直的搠向夏浔的膻中xùe要害,却受这铁胆一击,嚓地一声从中而断,彭子期一怔,顿住脚步抬头看去,才见祖父和曾祖父正站在阶上,爹爹站在两位老人后面,正向他使着眼sè。

  “杨旭,你随老夫进来。”

  彭和尚转过身,背起双手,向院中走去。夏浔将刀递还彭梓祺,安抚地拍拍她的掌背,随在彭和尚身后,昂然直入。

  大厅中空空dàngdàng,没有彭和尚的吩咐,谁也不敢进来。彭和尚在椅上坐了,上上下下瞧了夏浔一阵,一指侧位道:“坐。”

  夏浔不卑不亢地向他一揖,在侧位上坦然坐了下来。

  彭和尚捋着胡须道:“杨旭啊,你是【锦衣夜行】朝廷的官员,以此卑劣手段骗婚,不嫌有些无赖么?”

  夏浔反问道:“以老太公所见,汉高祖刘邦,是【锦衣夜行】英雄还是【锦衣夜行】无赖?”

  彭和尚道:“秦末群雄逐鹿,豪杰辈出,刘邦能于群雄之中脱颖而出,建立汉室江山,不可一世的霸王项羽尚败在他的手里,萧何韩信、张良陈平等皆臣服于他,岂是【锦衣夜行】一介无赖可为?那是【锦衣夜行】一位大英雄!”

  夏浔笑道:“刘邦赴吕太公之宴,拿个空红包,上写一万钱骗酒喝,这还不无赖么?可吕太公却觉此人聪明、有气魄,反将如花似yù的nv儿嫁与他为妻,如此看来,吕太公与彭太公您老人家一样,只看英雄本sè,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xiǎo节,xiǎo施伎俩,骗得佳妇过mén儿,也没甚么。”

  彭太公豁然大笑,指着他道:“你这无赖家伙,一件无耻的事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哈哈,很有老夫当年的神韵!”

  他笑容一敛,突又问道:“我只知你是【锦衣夜行】青州秀才,这手刀法,你是【锦衣夜行】学自何人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民国谍影  太初  首富杨飞  男性健康  飞剑问道  穿越小说  九御神王  论文大全网  五代梦  逆剑狂神  毕业论文网  中药大全  盛唐风华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女性健康  好名字  天天美食  星座网  南方财富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管理资料下载  超级兵王  逍遥游  最强逆袭  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