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23章 跳河洗不清,那就跳海吧!

第223章 跳河洗不清,那就跳海吧!

  第223章跳河洗不清,那就跳海吧!

  苏颖等人伏在岸边,眼见火势已一发而不可收拾,夏浔便劝苏颖道:“这些船救不得了,你们还是【锦衣夜行】去躲一躲吧,这岛上dòng窟奇多,只有你们最为熟悉,随便找个山dòng一藏,他们便找不到你们,只要许大当家能及时返回,塞海之举势难成功。wWW。qВ5、c0M”

  苏颖对两个海盗吩咐道:“你们寻一条xiǎo船,马上出海,去陈钱岛,请大当家马上回来,快去我双屿能否保住,就看你们的了。”

  两个海盗不敢怠慢,立即答应一声,沿着海岸跑开了。

  苏颖这才一摆手道:“我们走”

  有人问道:“三当家,他呢?”

  苏颖看看夏浔,说道:“放了他。”

  有人急道:“三当家,咱们可是【锦衣夜行】留在岛上帮他们打楚米帮的,现在可好,咱们还有许多兄弟在官兵手里搬石头呢,他们被押回陆地去,纵不砍头,也得充军发配,老死他乡了,就这么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苏颖道:“不管他说的是【锦衣夜行】真是【锦衣夜行】假,我们已经答应了的话,就要做到。官兵不讲信义,我们若也不讲信义,岂非和官兵成了一路货sè?放了他”

  夏浔脸上一热,可是【锦衣夜行】自己这一伙儿干的事确实不地道,他也无话可说。两个海盗把他恨恨地一推,随着苏颖便向山坡上奔去。

  “他们在这里,岛上还有漏网之鱼”

  因为海上船只烧得烈焰焚天,到处一片光明,本来奉命上船救火的乐百户一帮人燎得给烟熏兔似的,两眼红通通地从船上忙不迭逃上岸来,恰看见正沿山坡逃向山上的苏颖一伙人,立即追赶了上去。

  紧接着奉戴千户之命赶来的另一队人马也发现了苏颖等人,火光把岛屿上映得通明一片,不亚于白昼,根本无法隐藏身形,他们立即夹攻上来,苏颖等人逃跑不及,只得返身与他们战在一起。夏浔本来正想遁了身影,见此情形不禁暗叫糟糕,赶紧又返了回来。

  此时官兵与海盗已战在一起,码头上,被官兵严密看管的海盗们都往这边看来,远远的虽看不清具体情形,隐约也能晓得这是【锦衣夜行】岛上有幸免于难的同伙给官兵制造麻烦,都屏息看着,希望能有机会制造更大húnluàn,让自己逃脱。

  戴千户自然不敢大意,如果因这一luàn,让已经就擒的海盗再散落满岛,最终如何可就谁也不知道了,所以他不敢擅离,只是【锦衣夜行】令人看紧了人犯,生怕因xiǎo失大。

  这是【锦衣夜行】一片陡峭的山坡,只是【锦衣夜行】攀登已是【锦衣夜行】不易,何况还要执着兵刃战斗,官兵与海盗们战成一团,海盗们居高临下,人数虽少,却占些便宜。夏浔已扯掉了méng面巾,他为了掩饰身分,穿的是【锦衣夜行】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忙luàn之中,哪有人去看他是【锦衣夜行】谁,只知道这也是【锦衣夜行】自家官兵,纷纷从他身边超越过去寻海盗一战,根本不曾认真看他一眼。

  苏颖见这样下去,自己带回来的这点儿人就要全军覆没,便把心一横,手舞夺来的两柄钢刀,左劈右砍,疾若旋风,守在山道一处突起的岩石上,硬生生堵住去路,向其他盗伙高声喝道:“上山,上山,自寻dòng窟隐匿,等大当家的一到,咱们便安全了,快走”

  苏颖一面喊,一面守住了岩石旁的这处山道,一fù当关,双刀为闸,饶是【锦衣夜行】官兵勇猛,竟是【锦衣夜行】冲不过去。

  旁边俱是【锦衣夜行】倾余的礁石或密集的草木,要绕过这片地方,道路就在十余丈外了,乐百户心中发急,只是【锦衣夜行】催促士卒向前,可一连被苏颖砍伤了五六人,在她luàn披风一般的利刃之下,竟是【锦衣夜行】无人得以靠近。

  夏浔捡起把缨枪来,也装模作样的hún进了人群,眼见官兵上不得山,苏颖也脱不得身,不禁暗自焦急。他对这些海盗并无敌意,而且有着深深的歉疚,朝廷既然答应了人家,却背信弃义,这令他这个牵线搭桥的人夹在中间很是【锦衣夜行】为难。

  其实他也料到李景隆此人不太可靠,可他预估对李景隆来说,最大的功劳莫如擒住陈祖义,而对付双屿帮,未必能把他们一网打尽,李景隆急于返京,是【锦衣夜行】不会在这里纠缠过甚的,所以他翻脸收拾双屿帮的可能并不大。

  可是【锦衣夜行】夏浔却忘了那位一贯给人一种方正呆板的形象的铁铉了。铁鼎石虽然方正,其实可一点也不呆板,该动心机该用手段的时候,他丝毫不弱于人,而且恰恰因为他方正呆板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所以他一动心机,很容易就叫人上当。

  朱棣并不是【锦衣夜行】个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可铁铉守济南,一说要投降,请朱棣进城受降,朱棣马上就信了,而且兴高采烈毫无疑心,骑着高头大马第一个进城,差点儿被诈降的铁铉用千斤闸给活活砸死。老实人骗人,才是【锦衣夜行】最叫人防不胜防的,因为他不需要什么高明的骗术,他平时的言行就是【锦衣夜行】最好的掩饰。

  夏浔千算万算,就是【锦衣夜行】没算到铁铉会在关键时刻给李景隆出了沉船堵海这么一招绝户计,结果陷双屿群盗于危难之中,令他很是【锦衣夜行】不安。而他恰恰又不是【锦衣夜行】一个从xiǎo受到忠君思想教育的这个时代的顺民,所以便凭着自己的良知,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可眼下众目睽睽之下,他要如何救下苏颖,他固然想救人,却也不能为了救人把自己搭上,给自己陷一个通匪的罪名。

  乐百户眼见苏颖一个nv子守住紧要处,自己众多手下竟然冲不过去,不禁勃然大怒,立即拔出了火铳。明初时候,铜火铳已经大量应用,而这种短火铳,也就是【锦衣夜行】手铳,一般只配备于高级军官,用作防身之用。这种手铳虽然说xiǎo,比起现代的手枪来还是【锦衣夜行】长了许多。

  这柄手铳大约长有四十厘米,前有细长的直体铳管,管口沿外加一道口箍,后接椭圆球状yào室,yào室后为铳尾,向后开有安柄的銎孔,銎孔外口较粗,内底较细,銎口沿外也加一道口箍。另在yào室前侧加两道,后加一道加固箍。铳身上刻着铭文“杭州卫水师,胜字肆佰壹号长铳,简重贰斤拾贰两。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吉日宝源造。”

  乐百户放入火yào包杵实,塞入弹丸,便顺手夺过一支火把,将手铳对准了正在挥刀做战的苏颖。

  苏颖所在的双屿帮因为只是【锦衣夜行】走sī,与官兵作战的经验并不多,她惯与人用冷兵器作战,很少接触火器,此时忙于周遭的敌人,更没再多一双眼睛观察远处情形,夏浔举着长枪做出似进不进的样子,却在寻找着帮苏颖脱身的办法,乐百户的举动正被他看在眼里。

  一见乐百户举起火铳,夏浔不禁大吃一惊,可他又不能高声叫嚷让苏颖xiǎo心,情急之下大喝一声,一个助跑,把枪头往地上狠狠一拄,身子便腾空而起,向苏颖猛扑过去。

  夏浔这一声大喝,其实是【锦衣夜行】喊给乐百户听的,乐百户见到自己同僚扑上去擒贼,总不能胡luàn开枪吧,当然,这一声大喝能否来得及制止乐百户的动作,他也没有把握,这只是【锦衣夜行】无奈之下做出的自保之举。

  可他这一声大喝,反倒提醒了苏颖,苏颖终究不是【锦衣夜行】铁打的身子,双手力战,久而疲弱,右手刀刚刚被官兵打落,就听一声大喝,有人凌空扑来,扭头一看,竟是【锦衣夜行】夏浔,真把苏颖鼻子都气歪了。

  “这个两面三刀口是【锦衣夜行】心非狼心狗肺出尔反尔的东西,见势不妙就要擒我立功了么?”

  苏颖一仰身,一记窝心tuǐ便往夏浔xiōng腹间踢去。

  “xiǎo心火铳”

  夏浔扑到近处,只来得及xiǎo声说出这一句话,就被苏颖一脚踢中,这一脚好大的力气,夏浔被踢得向上飞了起来,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

  乐百户已经举起了火枪,忽见一名士兵以长枪做撑杆,神勇无比地跃起,径直扑向那nv海盗,生怕误伤了自己人,急忙把枪口一抬……

  “砰”

  枪响了,火光一闪,一团浓烟飘过,乐百户眼睁睁地看着那名英勇无畏的士兵被那悍fù一脚踢起,准准地中了自己这“打哪指哪”的一枪,像一片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又斜斜飘落下去,不由气极败坏地跺脚:“他娘的,你早不扑,晚不扑,这不是【锦衣夜行】作死么?”

  那些正在进攻的士兵一见自己人中弹,也都傻住了,恍然大悟的苏颖顾不得懊悔,急忙一把抄起夏浔,奋力向前一纵,竟然抱起他自岩石上飞身跃下,直向大海中跳去。

  这里是【锦衣夜行】码头,水很深,苏颖带着夏浔“嗵”地一声落入大海,立即挟着他向深处潜去,一呼一吸之间,她再lù头,已在数十米外,熊熊火光映得她湿漉漉的头发一片金黄,她只稍稍一lù头,长吸一口气,立即再度潜入水下。

  水上火光熊熊,映得水下也是【锦衣夜行】一片灿烂,苏颖技巧地捂住夏浔的口鼻,双tuǐ和腰肢曼妙有力地摆动,游鱼一般潜出数十米,一俟发现夏浔气竭挣扎,立即贴过去,捏着他的鼻子,嘴对嘴儿地渡一口气,然后拖着他继续向前游,片刻功夫就脱离了火海区,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

  求推荐票、求月票。想当锦衣卫的,请加入书群20675685——锦衣夜行-木恩千户所,现在里边仅28人,除了两个xiǎoLOLI,其他都是【锦衣夜行】yin贼~,欢迎入裙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说说大全  作文大全  大族激光  扶蜀  社保查询网  全职武神  开天录  全民领主  全职法师  修真聊天群  星座网  大学生必备网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好名字  棉花糖小说网  全本小说网  99养生网  个性说说  超级兵王  全职武神  电视指南  极品最强大少  诸天最强大咖  开天录  完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