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230章 剖心
  夏浔连忙捧起那副素绫的手札,展开一看,却是一份圣旨,用工整的科考般严谨的xiǎo字誊抄下的圣旨,里边一些句子旁边还划了竖线,显然是反复研读过的。\WwW.qΒ五、Com

  这是朱元璋的遗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受皇天之命,膺大命于世,定祸luàn而偃兵,安民生于市野,谨抚驭以膺天命,今三十一年矣。忧危积心。日勤不怠,专志有益于民。奈何起自寒微,无古人博志,好善恶恶,不及多矣。今年七十有一,筋力衰微,朝夕忧惧,惟恐不终,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念之有?

  皇太孙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以勤民政,中外文武臣僚同心辅佐,以福吾民,凡丧葬之仪,一如汉文勿异。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

  这段话叙述了一下朱元璋一生所为,接下来就是亘古不变的传位的那套词儿,没甚么看头,重点在下面,显然这是罗克敌手抄下来的字句,他划了竖线的句子也正在下面这些内容上。

  “一、天下臣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嫁娶饮酒皆无禁。

  二、无发民哭临宫殿中,当临者皆以旦晡,各一十五声,举哀,礼毕。非旦晡临,毋得擅哭。

  三、当给丧及哭临者,皆毋跣,绖带毋过三寸,无布车兵器。

  四、诸王各于本国哭临,不必赴京,中外官军戍守官员,毋得擅离信地,许遣人至京。

  五、王国所在文武衙mén军士,今后一听朝廷节制。护卫官军王自处分。

  六、诸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

  故兹诏示,想宜知悉。”

  这一段话,除了例行的丧事安排,有三处地方特别划了竖线,一是“天下臣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嫁娶饮酒皆无禁”,二是“诸王各于本国哭临,不必赴京”,三是“王国所在文武衙mén军士,今后一听朝廷节制”。

  夏浔看完了这段话,便闭上眼睛认真思考起来,这份遗诏如果有问题,问题一定出在这三个地方了,朱元璋临终所做的这份安排,到底是甚么意思呢?

  三日而除丧,这一点容易理解,朱元璋做百姓做苦了,做怕了,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最怕的就是当官的狐假虎威,滋扰百姓,这从他一贯的政策上就可以看出来,他平素为人就节俭的不像话,有此jiāo待实属寻常,但罗克敌把这一条也圈上,显然是有另一番解读了,这其中的含意,却不好揣测。

  至于诸王各于藩于哭丧带孝,不准赴京……,朱元璋用得着这般xiǎo心么?赴京哭丧能带几个人来?到了皇太孙的地盘,还怕他们反了天去?再说一旦有人说某皇子不轨,就会被朱元璋以离间皇亲之罪处死,这个农民出身的皇帝一向重视亲情,也极其固执地信任自己的儿子,不容任何人说三道四,连诸王赴京哭丧都不肯,这是朱元璋的xìng格为人?

  且慢!

  夏浔心中一动,忽地想起了他前世看过的那本穿越xiǎo说中,正德皇帝继位后几位大学士泡制先帝遗诏,独独漏了正德皇帝最信任的禁卫侍卫统领杨凌,结果激怒了正德皇帝,xiǎo照照因此大闹灵堂的事来,莫非……这遗诏其实是今上的主意?

  夏浔慢慢张开眼睛,看着罗克敌,yù言又止,始终不敢说出自己的看法。

  罗克敌欣然笑道:“呵呵,先帝若想做的事,除了丧事的安排,其他的在位的时候就可以做了,何必于遗诏中安排,其实自古以来,所谓遗诏,传位诏书之外的其他安排,俱都来自继位者的授意补充,咱们关起mén来说话,说之无妨。”

  这是把夏浔当成心腹培养栽培了,夏浔心中不禁有些暖意,便欠身道:“是,卑职以为,这是……今上的意思。”

  罗克敌颔首,微笑道:“先帝驾崩,讣告便已传示天下,用的是最紧急的八百里军驿传递,有些亲王现在想必已经收到消息,而这份‘先帝遗诏’却是三日之后匆匆发出,可见皇上字斟句酌,颇费思量,你看,今上话中之意到底是甚么呢?”

  “还能因为什么?想要削藩呗!”

  夏浔不用猜度建文帝在遗诏中无法掩饰的用心,就知道他的真正目的,可他不能说出来。罗元敌大概也知道夏浔仍旧是不敢直言的,便道:“内中缘由,耐人寻味呀。国丧只有三天,纵然是有先帝遗命在,一向以仁孝著称的今上若在这一条上不遵遗命,也完全没有问题,皇上为什么这么做?”

  他下意识地压低了嗓音,向前俯身道:“还有,国丧只有三天,可以说是担心扰民。可今上幼承儒学,最重古礼,循古礼,天子七月而葬,可我大明太祖皇帝却只停灵七天便要匆匆下葬,明日就是归葬孝陵之期,历代帝王丧仪隆重,莫要说是帝王,就是大户人家,也没有这般仓促的,这岂是人伦之道?”

  夏浔目光一闪,问道:“大人的意思是?”

  罗克敌缓缓直起腰来,说道:“皇上这是急着尘埃落定呀……”

  夏浔沉默良久,说道:“皇上做皇太孙多年,天下俱知他是大明未来之主,大可不必如此迫不及待的,也未免……太不自信了些。”

  罗克敌听了这句话大为满意,他如此推心置腹,就是要换来夏浔一句真心话,夏浔如今敢在他面前非议当今皇帝,这就是真的以他的心腹自居了,有时候,招揽与投效,并不需要明明白白的言词,一个举动、一句言词,彼此便可以知肚明。

  罗克敌对夏浔放下心来,继续说着自己的看法:“遗诏之中,又说诸王各与本国祭祀,不许进京。洪武十五年孝慈皇后大行的时候,诸王可都是回京奔丧的,当时怎么不让他们各守本国,于王府祭祀?父丧子归,本是天理人伦,即便是臣子,遇到双亲亡故,尚需丁忧归家,守孝三年,何况是皇家?先帝素重孝道,岂能出此夺情之语?”

  夏浔道:“可今上此举到底何意呢?担心诸王中会有人有不轨行为么?他们回京奔丧,顶多带些亲兵侍卫,在帝都之内,都搅起甚么风làng?皇上何必担心?”

  罗克敌笑道:“此言差矣,皇上如此安排,据我看来,原因有二。一则,是给诸王一个下马威,新皇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这些做儿子的不许回来披麻带孝,连赴京祭祀亡父都没有资格,还能妄作他想么?第二,这些王爷们齐聚京师,造反肯定是不敢的,却难保他们兄弟之间不会私相往来,有所谋议,如果他们各据藩国,彼此不得见面,不知彼此态度,互通信使试探态度有所图谋的可能便大大地降低了,皇上这也是未雨绸缪。”

  夏浔皱了皱眉道:“卑职以为,不准诸王赴京临葬,并不高明。诸王也许本来没有别的意思,因着皇上这一举措,却难免心生疑虑。为人子的,连为亡父披麻带孝的资格都剥夺了,这是极大的羞辱,岂能不让他们心生怨恚?再说,这样一来,分明就是表示皇帝猜忌诸王了,诸王岂能不生自保之心?”

  罗克敌呵呵一笑,说道:“文轩多虑了,诸王或会因此而心生疑虑,可他们来不及有所举措的,你看皇上这最后一条,已是图穷匕现了!‘王国所在文武吏士,俱听朝廷节制,唯护卫官军听王’,这就是要夺了诸王节制军队的权力。

  藩王统领诸军,这是先帝所定的规矩,岂是先帝所废止?先帝如果觉得不妥,那么先帝在世时只须一纸诏书,诸王身为皇子,哪个敢不遵从父皇的命令,而且无法有一丝怨尤。先帝一世英明,岂会临终才匆匆把这个‘恶人’jiāo给今上去做?

  再者,上个月先帝还有旨意,因塞上蠢动,令西凉的庄德、张文杰两位都指挥,开平的刘真、宋晟二位都督,辽东的武定侯郭英等将领会兵一处,悉听燕王节制,防范塞上胡人入侵。这个月突然就变成王国所在文武吏士,俱听朝廷节制,唯护卫官军听王了?”

  罗克敌目光炯炯,断然道:“你看着吧,皇上,很快就要削藩了!”

  夏浔看着罗克敌,目光微微有些古怪,罗克敌注意到了他目光有些诡异,笑容不由一敛,问道:“怎么?”

  夏浔迟疑了一下,试探着说道:“大人以为,皇上削藩,一定可成么?”

  罗克敌哑然失笑道:“文轩啊,本官刚要赞你聪明,想不到你竟说出这样的蠢话来。皇上富拥四海,麾下雄狮百万,诸王只有一城一地,护卫亲军不足万人,试问,自三皇五帝到如今,天下一统,四海归心、开国之始、强干弱枝的朝代,可有一位藩王据一城一地而造反成功的先例?”

  夏浔默然片刻,欠身道:“卑职受教!”

  罗克敌满面chūn风地摆一摆手,满怀憧憬地道:“yù削诸王,少得了我锦衣卫这柄快刀?文轩啊,我锦衣卫东山再起,指日可待了!”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英体育  欧冠足球  足球吧  澳门赌球  好彩客帝  竞猜足球  六合门  365日博  足球赛事规则  伟德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