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43章 乱了阵脚

第243章 乱了阵脚

  工部shì郎张芮、河南卫指挥佥事谢贵等一批替换北平官员的官吏已奉旨离京了,夏浔却还没有动静。\\WwW.qВ五、c0m\

  因为上一次朝廷以谋反之罪擒拿周王,没有用些光明正大的手段,反而大张旗鼓地宣扬曹国公李景隆要北巡边防,来了个出其不意,偷袭诈城,以堂堂朝廷问罪于一位藩王,居然用这样的手段,不免令人耻笑,而且周王的名声一向很好,所以这种行为更加令人反感,朝野间对此议论纷纷,同情周王的大有人在。

  朱允坟和黄子澄、方孝孺等人也感受到了舆论的压力,这一次,他们已经对北平采取了诸多手段,录夺军权,chōu走兵马,更换官员,一连串的措施下来,自付必可正大光明地制服燕王,所以不想再让臭名卓著的锦衣卫横chā一脚,坏了他们的名声,因此对罗克敌的计划有些不置可否,拖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夏浔是【锦衣夜行】否可以成行。

  夏浔还没走,京里又出了一件大事。

  齐王朱搏被夺爵,废为庶民了。

  按照黄子澄、方孝孺等人的策略,他们首先要削光燕王的权,调光燕王的兵,再把北平的军政法司各路官员换个遍,哔燕王束手束脚,不敢妄动,这时再回过头来把那些有可能同情、响应或支援燕王的藩王都拿下来,最后再一举铲除燕王这个心腹大患。

  按照他们的这个计划xiǎo,齐王朱搏本来至少还有几个月的舒服日子好过”可是【锦衣夜行】齐王朱搏居然自己迫不及待地送上mén来了,他主动请旨回京,要谒见皇帝。

  只他一个王叔,朱允坡倒不怵他”便一口答应了。

  孰不知,朱搏进京,其实是【锦衣夜行】要钱来了。

  他建的那座王府,本来户部只说要稍缓一缓,这一缓,就缓到了他老爹朱元璋过世,朱元璋一死,朱允坟“百废待兴”,反正不管是【锦衣夜行】什么,他都想干个标新立异”和皇祖父有所区别,这huā钱的地方可就多了,他又大量削减税吏司的人员,偷税漏税的更多了,紧接着又减免江南税赋”以致朝廷财政有些吃紧,户部寅吃卯粮,调度不开,欠齐王朱搏的钱只好无限期地拖了下去。

  朱搏恼了,他回了京,第一件事就是【锦衣夜行】去孝陵哭坟”到了孝陵,齐王哭完他爹哭他娘”然后眼泪一擦,就跑到宫里和他那侄儿皇帝大吵大闹地要钱。

  朱允坟很郁闷:以前我是【锦衣夜行】皇太孙,对你们这些叔父们客气点也就算了,现在我是【锦衣夜行】皇帝”你们懂不懂君臣父子,上下尊卑?跟我大吵大闹的”这要换成我皇祖父坐龙庭,你敢么?

  这一下可让罗克敌逮着机会了,齐王是【锦衣夜行】他当初重点培养的“造反对象”,各种罪证罗克敌早就搜罗齐全了,一直没逮着机会呈上去罢了,如今一见齐王在建文帝面前耍无赖,又是【锦衣夜行】哭爹又是【锦衣夜行】哭娘的给建文帝脸上难堪,罗克敌马上把齐王在青州的不法行为一股脑儿地禀报了朱允坟,递上去一厚摞整人材料。

  朱允坟一见大喜:他很难得地果断了一把,也未唤他的智囊们商议,便下令把齐王朱搏贬为庶民,着锦衣卫看押,不日解送凤阳高墙看管,同时派人去山东青州府抄他的家,把他一家老少全送去凤阳蹲大狱,朱允坟这一手当真是【锦衣夜行】雷厉风行,颇有乃祖洪武大帝惩贪除恶的时候那种雷霆手段的风范,等方孝孺、黄子澄等人得到消息的时候,朱允坟的圣旨已经出了南京城了。

  夏浔整天在锦衣卫等着派他北上的消息,结果他还没走,齐王却做为阶下囚被送来了。夏浔思量许久,虽说他和齐王只是【锦衣夜行】互相利用,毕竟尚有故人之谊,他上回去青州,齐王也是【锦衣夜行】以礼相待,不好佯做不知,便对罗克敌恳求道:“大人,卑职在青州时,曾受过齐王的照拂,如今齐王虽成了阶下囚,可是【锦衣夜行】既然关在我锦衣卫,卑职不能不闻不问,卑职想……去看看齐王。”

  罗克敌蹙眉道:“你知情重义,这固然是【锦衣夜行】好的,不过……”,他沉yín片刻,才道:“那就去吧,你的身份,终究比不得朝中那些大员,纵然去见见齐王,也不致有什么后果。”,“多谢大人。”,夏浔这一声谢,确是【锦衣夜行】真心实意的,他知道,齐王朱搏现在虽然关在锦衣卫里,罗佥事可以一手遮天,但是【锦衣夜行】答应他去见一个被废的王爷,还是【锦衣夜行】多少担了些风险的,夏浔虽然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决定,但是【锦衣夜行】对一心看重、提拔他的罗克敌,的确是【锦衣夜行】心存感jī的。、

  夏浔去见朱搏,只揣了些吃的,还夹了一chuáng被。牢房是【锦衣夜行】个yīn冷的地方,纵然是【锦衣夜行】炎炎夏日,那地方也暖和不起来,何况此时深秋将尽,天气湿冷,而锦衣卫的牢房多年没有关过人了,里边的chuáng铺被褥腐烂不堪,纵是【锦衣夜行】个寻常囚犯怕也很难住下,朱搏虽曾贵为王爷,想来此刻也只有这些吃的穿的,对他来说才是【锦衣夜行】最实用的。

  “齐庶人,我们百户大人有话问你,好生答着!”,牢头儿可不管关进来的是【锦衣夜行】不是【锦衣夜行】凤子龙别,高声吆喝一句,便向夏浔讨好的哈腰点头,谄媚地道:“大人,您请,这里太yīn暗了,地面也不平,xiǎo心脚下。”

  夏浔xiǎo心地走进去,对那牢头儿道:“行了,你出去守着。”,牢头儿答应着退了出去,夏浔走到牢房栅栏前,只见齐王朱搏已被录了王爷的蟒袍,披头散发,穿着一身月白sè的xiǎo衣,木然坐在一堆稻草上。

  “杨旭,是【锦衣夜行】你!”

  借着微弱的灯光,朱搏忽地看清来人是【锦衣夜行】复浔,不由惊喜jiāo加腾地一下跳了起来,扑到牢mén旁,紧紧抓住了栅栏。

  夏浔见他一身狼狈,不禁心生恻隐叹息一声道:“王爷,好端端的,你何必进京来呢,如今落得这步田地…………”,齐王朱博面孔一阵扭曲,恶声道:“谁晓得那xiǎo……”

  他压了压火,才恶狠狠地道:“谁晓得皇上心狠手辣,为了xiǎoxiǎo罪过,就把孤废为庶人。”,夏浔默然片刻,把怀里揣着的还温热的吃食和挟着的那卷被褥递进去,轻轻一叹道:“王爷那些罪过要说削爵,处置却也未必妥当,王爷且放宽心,就当去凤阳闲居几年吧,说不定哪一天皇上回心转意了就能放王爷回去。”

  朱搏嘿地一声笑,摇了摇头,目光竟隐隐泛起了泪光:“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冉我那满口仁义的侄儿,还不及……”,他咬了咬牙,没有否说下去心中却已是【锦衣夜行】充满了懊悔对他自己的悔他是【锦衣夜行】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朱搏后悔,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进京讨要造王府的钱是【锦衣夜行】他故意为之。朱元璋这些儿子有的善有的恶,有的凶残有的英勇就是【锦衣夜行】没有一个白痴,朱允坟削周藩,醉翁之意实在燕王,这一点朱搏已经隐隐地看出了一些端倪,他进京要钱,故意耍泼无赖,其实是【锦衣夜行】用了自古以来遭到帝王忌惮的王侯公卿们惯用的一种手段:自污。

  萧何为了消除刘邦的戒心,就故意收受贿赌,强买田地,触犯王法,他这么做,想让刘邦觉得他贪图安逸,xiōng无大志。朱搏这么干,就是【锦衣夜行】为了消除朱允坟对他的戒心,认为他朱搏鼠目寸光,根本没有图谋天下的野心。

  可他哪知道朱允坟的胃口那么大,所谋并不只燕王一人,所谋亦不只这一世。你不反,他担心你的儿子反,你的儿子不反,他担心你的别子会反,总之,他要一劳永逸,除了他爹朱标传下来的这一脉骨ròu,所有的朱元璋的子孙统统都要贬为庶民,永远失去问鼎皇权的机会,所差的只是【锦衣夜行】先削谁后削谁的问题。

  现在他朱搏自己送上mén来了,又确有不法的证据掌握在朝廷手中,那不是【锦衣夜行】自作孽不可活么?

  两个人一个牢内一个牢外,一个是【锦衣夜行】心事重重,一个是【锦衣夜行】有苦有言,沉默半晌,只能双双一叹,在这幽寂yīn冷的大牢里,叹息声是【锦衣夜行】那般无奈、那么凄凉……

  ※※※※※※※※※※※※※※※※※※※※※※※※※※

  齐王朱搏被贬为庶民的消息把代王朱桂给jī怒了,代王朱桂和齐王朱搏曾一同听令于燕王朱棣,北伐méng古,那是【锦衣夜行】并肩打过仗的亲兄弟。而且齐王朱搏尚武,代王朱桂同样尚武,两位王爷都是【锦衣夜行】xìng情暴烈的主儿,可谓是【锦衣夜行】情投意合,彼此的jiāo情一向不错。

  上一次朝廷查无实据,只凭周王次子的一句话,就削了一位亲王,已然令朱桂大为不满,要不是【锦衣夜行】他的亲信再三安抚,要他等着燕王明确态度之后再做决定,他早就上书指斥朝廷执法不公了。如今替周王求情的奏疏呈上去还没几天,周王根本没希望从云南捞回来,齐王居然又被贬成了集民,先帝入土不到半年,皇上这是【锦衣夜行】想对亲叔叔们做什么?

  代王火冒三丈,立即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奏疏,派人快马送到京城,直斥皇帝罔视骨ròu亲情,对诸王叔横加刁难,内中甚至大胆地讥讽朱允坟虚情假意,当初在先帝面前信誓旦旦要善待亲人,以德服人,先帝尸骨未寒,他便食言而féi。

  看了代王朱桂的这封奏疏,朱允坟脸上火辣辣的,他恼羞成怒地把奏疏撕得粉碎,拍着御案吼道:“代王渺视朝廷,渺视朕,必须要加以严惩,诸位先生不要劝朕,朕一定要严惩代王,否则朝廷体面何在,朕的体面何存?”

  黄子澄没想到原本好好的计划,居然闹到这般地步。他却不知,齐王代王的反应,背后无不有道衍劝燕王为周王抗旨求赦的原因在其中,正因燕王起了这个头,诸藩的不满才有了一个渲泄口,否则诸藩心头这把火压了再压,早晚压成内伤了,也是【锦衣夜行】发不出来了。

  黄子澄蹙眉沉思半晌,觉得齐王成为阶下囚已是【锦衣夜行】不容更改的事实削藩之举势必已无法徐徐图之,既然如此,不如藉此缘由,把代王也一并铲除便点头答应下来。只是【锦衣夜行】,他原本不希望锦衣卫再chā手北平之事,可是【锦衣夜行】如今齐王和代王先后挑衅,打luàn了朝廷削藩的步骤,为了确保北平万无一失,便向朱允坟进言,请皇上同意锦衣卫派遣人员赴北平为内应。

  朱允坟被代王这封奏疏狠狠地扇了一记耳光,nòng得他无地自容,现在只想把代王削了,出这一口恶气自然无不答应。

  代王平时为人横行跋扈,在藩国内确实有许多不法行为,xiǎo辫子一抓一大把,第二天就有御使言官得到授意,控告代王贪虐残暴有不法行为。建文帝雷厉风行,立即公开下诏,削代王朱桂王爵,全家迁移蜀地,jiāo由蜀王朱bāng严加看管。

  其实代王虽然蛮横,要他造反却是【锦衣夜行】不敢的。

  朱桂只比朱允坟大三岁xiǎo时候两个人一块儿上学、一块儿玩耍在朱桂的印象里这个只比他xiǎo三岁的侄子xìng情温和,为人谦逊,少年老成,敦厚淳朴。他以为自己拿出长辈的派头来训斥他一番这个皇帝侄子也不会吧他怎么样,哪知道这一番骂直接把自己的王位骂没了。

  他在山西大同”还不知道马上就要携妻抱子,一家老少跑到四川去找十一哥朱椿混口食呢。

  ※※※※※※※※※※※※※※※※※※※※※※※※※※※

  坤宁宫左偏殿里,二三十位王侯公卿家的年轻nv孩子正在上课,这都是【锦衣夜行】些未出阁的姑娘,最大的十六七岁,最xiǎo的十一二岁,都是【锦衣夜行】些妙龄少nv,月貌huā容。

  徐茗儿也在里边,茗儿xiǎo郡主今年十一周岁了,眼看着就要过年,过了年就是【锦衣夜行】个十二岁的大姑娘了,中山王徐达死的早,长兄如父,徐辉祖觉得xiǎo妹子渐渐大了,不能再整天疯疯颠颠不成样子,便把她送进宫来,每日随着尚仪局的nv官学习nv儿家的礼仪学问。

  正上着课,尚仪局的尚仪郑夫人突然闯了进来,郑夫人为人严肃刻板,这些公侯家的nv孩儿们都有些怕她,一见她来,登时老实起来,赶紧扮出一副温柔贤淑的样儿来,生怕被郑尚仪挑出máo病。

  郑尚仪持着戒尺,板着面孔从姑娘们身边走过,在大殿尽头站住身子,满意地点点头,紧绷的面孔有些松驰下来,nv孩儿见状,便也悄悄地松了口气。郑尚仪目光一转,忽地盯住一位十四五岁的姑娘问道:“常娟,nv儿家两教是【锦衣夜行】甚么?”

  这常娟是【锦衣夜行】鄂国公常遇chūn的一个别nv儿,听到郑尚仪问她,连忙答道:“一教其缄默,勿妄言是【锦衣夜行】非:二教其简素,勿修饰仪容。”

  郑尚仪板着脸道:“你刚刚许了人家,上个月才做了及笄礼,尚未成fù人,何以如此注重修饰,腰间带个香囊,还绣金嵌yù的!”,常娟粉脸通红,赶紧把香囊摘下来揣在怀中,站在她背后的徐茗儿一听,忙也把自己的荷包藏起,偷眼一瞧,郑尚仪没有发现,不禁吐了吐舌头。不料这吐舌头的动作却被郑尚仪看在眼里,郑尚仪脸一板,又道:“徐妙锦,nv儿家fù容当如何,说给我听听。”

  “啊?”,徐茗儿苦着脸道:“尚仪,人家进宫学礼还不到一个月呢。”

  郑尚仪喝道:“背!”,徐茗儿扁扁xiǎo嘴,咳嗽一声,目不斜视地道:“凡为nv子,先学立身,立身之法,惟务清贞,清则身洁,贞则身荣。行莫回头,语莫掀chún,坐莫动膝,立莫摇裙,喜莫大笑,怒莫高声。

  平居无事,静处深幽。堂前少到,户外无窥,勿听yín声,勿视邪sè,兄弟虽亲,坐莫同席,须知男nv,授受不亲……”

  “咦?”郑尚仪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严肃的神sè柔和了许多,说道:“nv子出嫁,背!”

  徐茗儿又咳嗽一声,微微侧着头,想了片刻,便朗声道:“nv子出嫁,夫主为亲。将夫比天,起义匪轻。夫刚妻柔,恩爱相因。居家相待,敬重如宾……”同甘同苦,同富同贫,死同棺椁,生共衣起……”,“好好好,不用背了。”,郑尚仪笑容满面地对那些王侯公卿家的nv孩儿们道:“你们看看,徐妙锦刚刚入学不足一个月,便能把《nv论语》倒背如流,你们该好好向她学习才是【锦衣夜行】。好啦,你们休息一会儿,再继续上课吧。”

  郑尚仪满意地走了,她刚一走,那群xiǎo淑nv马上变了模样,忽啦一下围到徐茗儿身边,象一群麻雀似的叽叽喳喳起来:“茗儿,亏你想的好办法,连郑尚仪都瞒过去了。”,徐茗儿得意洋洋地道:“那是【锦衣夜行】,本姑娘只须略施xiǎo计,还怕骗不倒她。”,常娟自肩上取下披帛,那披帛上密密麻麻都是【锦衣夜行】xiǎo字儿,写得规整、漂亮,乍一瞅好似细密的huā纹,若不细看,还真不晓得那是【锦衣夜行】一排排的文字,常绢道:“可别忘了你答应过的,带我游莫愁湖,还请我去阅江楼吃饭。”

  徐茗儿笑道:“知道啦,xiǎo气鬼。”,她把手一挥,豪爽地道:“不只请你,这殿里有一位算一位,所有的人我都请了!”,大殿里立即一阵欢呼,就在这时,宝庆公主跑了进来,她年纪还xiǎo,并未入学,宝庆公主挤进人群,揪住徐茗儿的衣袖,委曲地道:,“茗儿姐姐,皇上吼我。”

  徐茗儿弯腰把她抱起来,笑道:“你又到谨身殿去淘气了?我不是【锦衣夜行】告诉过你了么,以后不要去那儿,现在不是【锦衣夜行】你爹爹当皇帝,是【锦衣夜行】你的侄儿,你总不能要侄儿哄你玩吧。”

  宝庆公主扁着嘴道:“我没要他陪我玩,我到草丛里扑蜢蚱,听到殿里声音好大,就跑过去看,他就很大声地喊我走开。”,徐茗儿抱着她走到一边,xiǎo声问:“皇上怎么了,有人惹他生气么?”

  宝庆公主挠挠头道:“好象是【锦衣夜行】吧,有个白胡子老头,说什么不该削了周王,齐王,还说不该下旨捉拿代王,举家迁徙巴蜀……”,徐茗儿眉头一挑,脸sè有些变了:,“宝庆,你说清楚,皇上要抓代王,因为甚么?”

  宝庆公主呆呆地道:“我怎么知道?”,徐茗儿想了想,越想越不放心,便道:“走,我们去找皇上。”,宝庆公主胆怯地道:“姐姐,我们不要去吧,他吼人好凶!”,徐茗儿俏脸如罩寒霜,说道:“不成,我一定要问个清楚,平白无故的,他为什么要把我二姐、二姐夫给抓起来!”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全球灵潮  漂亮女人  银行信息港  大王饶命  电视指南  大明元辅  武道孤圣  谎话大王  诡秘之主  论文大全网  我闺女是天师  好名字  银行信息港  明末第一贼  励志故事  好名字  哲夫当立  超级无上神帝  中国玉米网  超级兵王  回到地球当神棍  房贷计算器  开天录  都市之神级宗师  五代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