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54章 有备而去

第254章 有备而去

  第254章有备而去

  朱棣颔首道:“朱棣来寻大师,本就是【锦衣夜行】想要大师拾遗补缺,看看朱棣所思,还有什么不够圆满之处的。\\WwW.qВ⑤、coМ//大师有话但讲无妨。”

  道衍和尚道:“殿下既已决定进京,贫僧也不阻你,但是【锦衣夜行】殿下必须答应贫僧,殿下若进京,三位王子就必须留在北平,殿下若留在北平,三位王子方可进京。殿下与王子,绝对不能共赴南京!”

  朱棣蹙起眉头道:“大师,俺此去金陵,是【锦衣夜行】向皇上示以忠诚的,若留三子于北平,恐方、黄之流又要借题发挥,间进谗言了。”

  道衍冷笑道:“若殿下孤身入虎xùe,还是【锦衣夜行】得不到皇上的信任,那展下携三子同去,人家可真是【锦衣夜行】连一点顾忌都没有了。殿下统兵多年,当知未虑胜、先虑败,预留退路,才是【锦衣夜行】正道!”

  朱棣思忖良久,却也不忍让儿子随自己一同冒险,于是【锦衣夜行】勉强点头道:“好吧,就依大师所言,炽儿他们留下,俺一人进京。”

  道衍这才有点放心,又问:“那么殿下进京后,打算怎么做?”

  朱棣苦笑道:“还能怎样?自然是【锦衣夜行】对皇上极尽恭驯温顺,唤醒皇上叔侄亲情,再见见太后,尽叙天伦,请太后为朱棣美言一番。朱棣在朝中也有许多勋戚故旧做好友的,到时候再恳请他们一同向皇上进言,对皇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想必这么多人,总能抵消方黄之流向皇上所进的谗言,打消皇上的杀机。”

  道衍大师冷笑道:“殿下真是【锦衣夜行】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如果殿下真的这么做,那殿下是【锦衣夜行】绝对离不开南京城了,罢罢罢,殿下只管去吧,道衍这厢马上就为殿下准备。”

  朱棣奇道:“大师为朱棣准备甚么?”

  道衍道:“准备为殿下超度亡魂。”

  朱棣大吃一惊,赶紧问道:“大师何出此言?朱棣此去是【锦衣夜行】向皇上示之忠诚恭驯,劝皇上打消对诸王赶尽杀绝之念的,朱棣这么做,有甚么不妥吗?”

  道衍没好气地道:“殿下以为很妥当吗?殿下在北平,皇上尚惧你三分,一旦殿下进京,那就是【锦衣夜行】人为刀俎、我为鱼ròu,由得他人摆布了。任殿下如何恭顺,就算皇上信了,方、黄、齐澄之流也绝不会相信,到时候他们只消说进言说殿下伪作忠诚假意恭训,故意麻痹天子,殿下有机会辩白么?人嘴两张片,还不由得他们说去,到时候他们只要随便怂恿几个善于揣摩上意的言官上本弹劾殿下,殿下还担心他们编不出治你罪名来么?”

  朱棣眉máo一挑,不服地道:“言官三言两语,便可削俺一方亲王么?纵然他们编排出万千不是【锦衣夜行】,查不出点半实据,能奈我何?”

  道衍打个哈哈道:“周王谋反,可有实据?yù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朱棣的脸sè登时yīn沉下来,道衍又道:“殿下,周王就是【锦衣夜行】殿下的前车之鉴啊,殿下怎么还心存侥幸呢!如果皇上碍于言论,不敢依据言官们弹劾殿下的一道奏章就定殿下的罪,只要以此为理由,先把殿下软禁在京中,令人查证这些罪名的真假,殿下也就成了笼中之鸟,再也飞不回来了。

  接下来,就算皇上不杀你,方黄之流也必yù置殿下于死地,殿下也说,葛诚此番归来,言辞含糊,恐怕是【锦衣夜行】已经皇上收买,成为安chā在殿下身边的一个耳目。到那时候,只要皇上杀心一动,葛诚这边接到授意,立即上书揭发殿下谋反,那可不就是【锦衣夜行】周王次子告举其父谋反的故事重演了么?”

  朱棣听得耸然动容,连忙拱手道:“朱棣受教了,那么……依大师所言,俺朱棣该怎么做,才能避此奇祸呢?”

  道衍盘膝端坐,一颗一颗地捻着手中的佛珠,chún边渐渐逸出一丝安详的笑意,缓声道:“人心难测,殿下此去,能否劝得皇上回心转意,贫僧作不得准,这得皇上自己来决定。正如贫僧方才所言,一个装睡的人,你是【锦衣夜行】永远也唤不醒他的,除非他自己愿意‘醒’来。不过殿下若想安然而去,安然而返,贫僧倒是【锦衣夜行】有七成的把握。”

  朱棣肃然道:“大师请教,朱棣洗耳恭听。”

  道衍和尚道:“殿下此去,若能‘请’得两位贵人相助,有他们的护佑,殿下当可毫发无伤,从容往返!”

  朱棣讶然道:“两位贵人?不知大师所言,俺这贵人是【锦衣夜行】谁?”

  ※※※※※※※※※※※※※※※※※※※※※※※※

  朝廷依着方孝孺的主张,官员改制已经开始陆续进行了,朝廷在六部设立了左右shì中,位列左右shì郎之上。改都察院为御史府,都御史为御史大夫。罢十二道为左、右两院,左为拾遗,右为补阙。改通政使司为寺,大理寺为司。

  詹事府增置资德院。翰林院复设承旨,改shì读、shì讲学士为文学博士。设文翰、文史二馆,文翰以居shì读、shì讲,文史以居修撰、编修、检讨。殿、阁大学士并去“大”字,各设学士一人。其余内外、大xiǎo诸司及品级、阶勋,悉仿《周礼》制度更定。

  文武百官开始发现,这位被皇上倚为臂膀的方学士忙不到点子上,朝廷急需解决的问题,关乎国计民生的具体事宜,他都毫不在意,他只顾钻在故纸堆里,痴mí于恢复上古时代的礼制,尽做些不切实际的倡议。原本笼罩在这位大儒身上的耀眼光环开始渐渐消退,时人失望地议论方孝孺,说他是【锦衣夜行】:“醉心复古,尽为不急之务!”

  但是【锦衣夜行】朱允炆对复周礼似乎也是【锦衣夜行】乐此不疲,他继位之初,刚刚下令合并州县,裁撤官员,做了些jīng简机构的事情,这还没几天,朝令夕改,又开始循古礼改制,增加官员了。原礼部右shì郎黄观,因为朝廷在尚书和shì郎之间又增加了左右shì中的官儿,他就顺理成章地从shì郎升为了shì中。

  此刻,黄shì中正站在谨身殿里,向皇上呈阅朝鲜国王的奏表。这谨身殿现在也已被朱允炆改了名字,现在叫正心殿,并且增设了一名正心殿学士,现在出入于朱允炆身边,与他计议讨论国事的,基本上都是【锦衣夜行】这个学士、那个学士,学风甚是【锦衣夜行】浓厚。

  “皇上,朝鲜国王李旦在奏表中说,他年老多病,想把王位传给他的次子李曔,恭请天朝天子予以恩准。”

  自两汉至明朝,一千五百多年来,中国对朝鲜半岛北部一直扔有主权,朝鲜政权的更迭,循例是【锦衣夜行】要征得中原天子的认可的。

  朱允炆听黄观一说,立即敏感地问道:“朝鲜国王为何传位于次子,他的长子呢?”

  黄观欠身道:“据臣了解,朝鲜国王长子李芳雨,原封为镇安大君,他早已过世了。”

  朱允炆还是【锦衣夜行】有些不满意,想再问问这位镇安大君有没有儿子,长子没了,就该传位于长子长孙,怎么能选择次子呢,不过转念一想,现在正要对付燕王,对朝鲜那边还是【锦衣夜行】多做安抚才好,所以便没有问出口,便道:“那么,就依太祖皇帝时的规矩,准其所请吧,诏谕朝鲜国王,仪从本俗、法守旧章,听其自为声教,今后彼国事务,亦听自为。”

  黄观听了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皇上问个没完,因为现在朝鲜那边luàn得很,所谓的朝鲜国王年老多病,yù传位于次子,其实都是【锦衣夜行】胡扯。真实情况是【锦衣夜行】,李旦长子死后,他把最宠爱的八儿子李芳硕立为了世子,在李旦立国之战中曾立下大功的五子李芳远大为不满,发动兵变,杀死世子李芳硕,软禁父亲李旦,然后拥立二哥李曔,而自己实际上才是【锦衣夜行】政权的真正掌持者。

  朱允炆现在正在削藩,如果被他知道这些情形,不免会联系到自己身上,势必不肯答应朝鲜所请,那样的话,内luàn未平,又要节外生枝了,所以见皇上没有多问,黄观赶紧答应下来。对于朱允炆的口谕,他并没有往笏板上记录,此人可是【锦衣夜行】记忆超群,有过耳不忘之能的。

  这位黄观黄澜伯乃是【锦衣夜行】大明第一位连中三元的进士,实际上他是【锦衣夜行】县考、府考、院考、乡试、会试、殿试,均为第一名,时人赞誉他是【锦衣夜行】“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那也是【锦衣夜行】一位学习型的人才。

  黄观见皇帝已经吩咐完毕,便躬身道:“是【锦衣夜行】,如果皇上没有别的吩咐,那臣就退下了。”

  刚刚说到这儿,内宦xiǎo林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往朱允炆面前一跪,双手高高捧起一封奏表,说道:“启禀皇上,北平燕藩有急奏入京,通政司急传文书房,文书房也未敢耽搁,叫奴婢马上呈与皇上,请皇上御览。”

  “北平燕藩的奏章?”

  朱允炆瞿然一惊,本来正要退下的黄观听了也是【锦衣夜行】暗暗吃惊,二个人同时看向xiǎo林子手中那份云纹封面的奏章。朱允炆迫不及待地将朱棣的奏章抢过来,展开一看,两颗眼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燕王请旨回京,要祭扫孝陵,他……居然敢回京?”

  ※※※※※※※※※※※※※※※※※※※※※※※※※※※※

  双倍月票开始了,求月票。24xiǎo时内只能投两票,诸位书友早投早安全,且莫拖到最后一天,遗忘了或者投不出,早早发力吧,拜谢!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完美世界  都市之神帝驾到  字幕库  大明元辅  春野小神医  作文大全  减肥方法  tplink  创世中文网  第一课件网  99养生网  创世中文网  情话网  大明元辅  健康报网  中国会计网  寸芒  笔下文学  娱乐大头条  好名字  穿越小说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诸天最强大咖  花都最强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