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57章 孟姜女哭长城

第257章 孟姜女哭长城

  第257章孟姜nv哭长城

  “停车!”

  车到孝陵前的下马坊,朱棣突然一声厉喝,随即起身,也不待人放下脚蹬,便一步跃下车去。wWw、qВ5.cǒM/安王慌忙起身跟了下去。

  朱棣眼望钟山,紧抿嘴chún,脸上的线条好象刀削斧刻的一般,渐渐凝重起来,聚拢到安王身边的那些皇室宗亲都有些茫然,彼此窃窃sī语着,不知道燕王倒底要干什么。

  燕王忽然摘下了王冠、扯开yù带、解下蟒袍,顺手弃与地上,就在钟山脚下,褪去了准备入朝见驾的一身隆重袍服,里边赫然lù出一身洁白如雪的麻布衣衫,他又取出一条白布,往额上一系,便成了一身扶灵出殡时才穿戴的麻服重孝。朱棣目中漾着泪光,沉声喝道:“走,随俺祭拜先帝!”

  “遵命!”

  燕王府随行而来的shì卫们轰然一喏,唬得皇帝派来的仪仗官兵尽皆一愣,就见他们齐刷刷扯去冠戴衣袍,里边赫然竟都是【锦衣夜行】一身重孝,紧接着就见他们从袖中取出白绫,一个个系在头上,然后紧随燕王身后,头也不回,浩浩dàngdàng直奔朱元璋陵寝而去。

  皇帝派来接迎燕王的仪仗官兵们俱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安王一身隆重而华丽的朝服,这副样子颇不自在,可四哥已经上山了,安王无可奈何,只好拔足追去,一众皇族和仪仗shì卫见状,忙也跟在后边,一起向上涌去。

  神道两旁,洁白的巨石雕就的狮子、獬豸、骆驼、大象、麒麟,还有骏马,俱都两跪两立,夹道迎shì,默默地注视着赶向朱元璋陵寝的朱棣。朱棣的步伐越来越快,后边的燕王府shì卫们紧紧相随,再后边的安王等皇室宗亲只能提着袍裾一溜儿xiǎo跑了。

  “父皇、母后!父皇啊,母后啊,不孝儿朱棣,回来啦!”

  安王朱楹气喘吁吁地赶到“宝城”前面,就见朱棣长跪于地,正放声大哭,后边齐刷刷地跪着燕王府shì卫,安王一见这般架势,连气儿都没喘匀,忙也追上去,紧贴着朱棣,跪倒在朱元璋和马皇后的合葬墓前,随之叩头……

  ※※※※※※※※※※※※※※※※※※※※※※

  “什么?燕王去了孝陵!他竟去了孝陵!”

  朱允炆听罢禀报,看看愣在一旁的方孝孺、黄子澄等人,脸sè先是【锦衣夜行】刷地一红,犹如泼了一层jī血,随即又变得铁青,额头青筋都绷了起来,看着实在有些骇人,一旁shì立的xiǎo林子公公见了禁不住双tuǐ哆嗦起来。

  朱允炆使劲一拍御案,一声巨响,震得手掌都麻了,气愤之中的他却似全无所觉,只是【锦衣夜行】厉声吼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当儿子的回了京,去祭扫先帝陵寝,这没错!应该!可是【锦衣夜行】你用不用这么急呀,你这当臣子的就不能先见见我这当皇帝的,然后由我这个当孙子的陪着你这个当儿子的一起去祭拜,也好给天下人一个一家和睦、尊尊亲亲的印象?

  当今皇帝你还没见,就先跑去哭陵!我这个侄儿皇帝到底让你们受了多大的委曲,齐王是【锦衣夜行】这样,你燕王也是【锦衣夜行】这样,你们一个个的一回京就跑去向先帝哭诉冤屈?真是【锦衣夜行】欺人太甚了!

  朱允炆脸上火辣辣的,只觉自己受了莫大的屈辱,全然忘了当初他不准人家儿子回京奔丧,对别人又是【锦衣夜行】一种怎样的屈辱。

  孝陵,朱元璋和马皇后的合葬墓前,朱棣声泪俱下,泣不成声地道:“昔日元人窃主中原,皇纲覆坠,神州陆沉,中原板dàng,灵秀之胄,杂以腥膻,种族几乎沦亡,幸有父皇应时崛起,廓清中土,日月重明,河山再造,光复大义,重塑汉人江山。”

  朱棣痛哭道:“父皇啊,你深知创业维艰,守业更难,故而封建诸子,藩屏天下。儿臣不肖,承父皇委以重任,定藩北平,戍土守边,唯一憾者,从此不能尽孝父皇膝前,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儿臣唯有将孝心尽忠于国事,自风华少年而两鬓斑斑,驻守北平,数度领兵扫dàng漠北,殚jīng竭虑,不敢稍有疏忽……”

  朱棣这通哭,既有真,也要假,要说真,对父亲和母亲,他的确有很深的感情,如今到了父母灵前,那种悲伤是【锦衣夜行】发自内心的。同时,他也是【锦衣夜行】在发泄委曲、悲愤的情绪。此外,他也是【锦衣夜行】故意哭给皇恰窘跻乱剐小孔国戚、众多的shì卫随从们看的,这么多人看着,消息一定会传出去。

  即便没有人传,他也早已安排了人,会把发生在这里一切,包括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散布到大街xiǎo巷。现在外边已经有传言说他早有反心,说他在王府里打造兵器,这些漏dòng百出的谣言,却已渐渐置他于不利的局面,他知道朝廷在制造舆论,一俟民心所向,就会对他骤下杀手,他今日所为,打得就是【锦衣夜行】一场舆论争夺战。

  安王等人陪跪在一旁,哭也不是【锦衣夜行】,不哭也不是【锦衣夜行】,只好默默低头,时不时地拭一拭眼角,也不知是【锦衣夜行】真哭还是【锦衣夜行】假哭。朱棣却是【锦衣夜行】哭得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他以手捶地,涕泪俱流地道:“儿臣亦知,天道无常,人寿有尽,惜父皇骤去,儿臣终不能一谒慈颜,至今深抱憾恨。父皇啊,儿臣何能承此伤痛啊!儿在北平,梦寐萦回,念念不忘的,便是【锦衣夜行】再也没有机会尽孝于膝前,儿不孝、儿臣不孝啊!”

  接下来,朱棣说的话却是【锦衣夜行】让这些皇恰窘跻乱剐小孔国戚目瞪口呆、人人惊骇,再也无法在那儿陪着哭天抹泪了,因为朱棣开始骂人了。可是【锦衣夜行】灵前所跪诸人,以朱棣位份最尊、年岁最长,一时间哪里有人敢上前制止他,就听朱棣慷慨陈辞,寂寂山陵之上,无人不闻。

  “父皇啊,你盛德弘施,知人善任,外攘内安。御宇乾坤,历三十一载,始有今日,政和人兴,国泰民安。不料父皇尸骨未寒,朝中便有宵xiǎo作luàn,他们立跻显要,玷列卿行,播nòng是【锦衣夜行】非,葛籐不断,蛊huò今上,钳制百官,构陷藩王,颠覆父皇遗制……”

  安王朱楹听得冷汗涔涔,却又不敢制止,唬得跪在那儿,只是【锦衣夜行】簌簌发抖,夏浔听见朱棣这番言辞,不由暗暗吃惊,心道:“燕王这是【锦衣夜行】怎么了?他刚回京,就痛骂方孝孺、黄子澄之流,这不是【锦衣夜行】作死吗?他不会是【锦衣夜行】觉得如此下去,伸头一刀,缩头也是【锦衣夜行】一刀,干脆痛痛快快地找死吧?不对呀,历史上,他可没死,莫非史书记载有误,燕王从这个时候就要开始装疯了?”

  夏浔正在寻思,朱棣却是【锦衣夜行】越骂越痛快,这位王爷不愧是【锦衣夜行】在战场上熬炼出来的人物,嗓mén真是【锦衣夜行】够大,也不用麦克风,大概是【锦衣夜行】“宝城”周围的建筑本来就有聚音的效果,人人听得清楚。

  就听朱棣破口大骂道:“这些jiān佞之徒指鹿为马、钩党诛连、广开告讦、残害忠良!父皇在时,严于臣子,宽与百姓,是【锦衣夜行】故上下太平,中外守法;而今这些jiān佞把持朝政,不图报国,专事钻营,先皇在日,未之有也。以先皇之明、先皇之威,先皇在日,此等宵xiǎo安敢胡为……”

  这番话虽未明着指责朱允炆,却是【锦衣夜行】连他也骂进去了,安王朱楹脸sè苍白,轻轻扯住他的衣袖,颤声哀求道:“王兄,王兄慎言,王兄慎言呐。”

  朱棣大概也是【锦衣夜行】骂够了,声音停顿了片刻,忽又转为悲伤的哭声,再度伏地道:“母后啊!母后您慈亲茹苦,泼墨难书,惜乎体弱命薄,未曾多享儿nv之福,即辞世而去。人言母慈子孝。母固慈也,儿何称孝?母后赐我生命、衣食、品行、教养。儿未曾进母一饭一粟一丝一缕,慈母哺儿三餐,儿何曾报母一羹?而今生死隔于两界,子yù养而亲不待。人生悲痛,莫过于斯……”

  “得,哭完了父亲,这又哭上母亲了。”那些皇恰窘跻乱剐小孔国戚面有苦sè,悄悄看看彼此,只好继续陪跪,陪哭。

  “母后早逝,儿定藩北平,身限异乡,每逢清明洒扫,唯有思之念之,却难为母一掬坟前三尺青蓬。而今,儿回来了,儿要劝谏皇上,远xiǎo人,除jiān佞、正朝纲,若能成功,儿臣当再来告慰父皇母后在天之灵。若是【锦衣夜行】失败,儿必被jiān臣所害,五尺长绫,送一缕忠魂,穿越yīn阳,达于母后膝下。在朝,不能为国尽忠,儿便去母后膝前尽孝吧!”

  安王听得冷汗淋漓,心中暗道:“早听说四皇兄武功了得,横扫漠北,群枭胆寒,想不到四皇兄的言语也是【锦衣夜行】如刀如戟,锋利bī人,可是【锦衣夜行】……只图口舌一快又有何益呀,四皇兄这不是【锦衣夜行】引火烧身吗?”

  朱棣哭完了马皇后,挪膝面朝东方,双手扶地,又是【锦衣夜行】一声大哭,这一回,他又哭上先太子朱标了。朱标做皇太子的时候就病故了,朱允炆登基后,追封父亲朱标为大明兴宗孝康皇帝,他的陵墓就在朱元璋夫妻的陵墓东面。

  “皇兄啊,手足之爱,平生一人。四弟还记得,弟弟幼年之时,父皇征战在外,四弟幼学无师,顽劣成xìng,都是【锦衣夜行】兄长呵护怜惜,教诲带领,你我兄弟亲密无间,人之恩亲,莫如兄弟之厚啊,迄今想起皇兄壮年早逝,臣弟都痛心疾首,一腔悲情,两行热泪,痛苦涕零,难于言语……”

  朱棣声声血、字字泪,哭完了老爹哭老娘,哭完了老娘哭大哥,一众本来只是【锦衣夜行】负责接迎他回京的皇恰窘跻乱剐小孔国戚哭丧着脸跪在那儿,跪得tuǐ都麻了,还得陪着他担惊受怕的。

  朱棣这一通哭,一直哭到夕阳西下,其情也惨,其状也悲,简直都要谐美孟姜nv哭长城了。

  后来,那些皇恰窘跻乱剐小孔国戚实在忍无可忍了,挪着双膝一点点蹭向前去,蹭到安王朱楹面前,与他悄悄耳语几句,把个毫无经验的xiǎo王爷给提醒了,连忙起身招呼一众皇恰窘跻乱剐小孔上前搀扶朱棣,众人好言劝解一番,朱棣这才半推半就随他们下山,一路之上一步三回头,犹自垂泪不已。

  安王把朱棣送进皇城,皇城内务司的宦官赶来接迎,安王等人如释重负,马上一哄而散,宦官把燕王送到东直mén耳房暂且住下。迎接燕王的人中本来就有朱允炆的耳目,燕王在东直mén刚刚住下,有关他在孝陵哭祭太祖、哭祭马皇后、哭祭皇太子朱标的全部讲话,便已一字不落地送到了御前。

  朱棣那边刚刚跨进浴桶,准备洗一洗一路奔bō而来的风尘,仍然等在宫里的黄子澄等人就和朱允炆看完了他那番痛快淋漓的《哭陵骂驾致词》,捧着这篇朱棣讲话记录,在座的每个人都能找到他对号入座的地方,自朱允炆以下,所有的人都像是【锦衣夜行】去非洲hún了一把血,脸都黑了。

  孟姜nv哭长城,

  朱xiǎo四哭孝陵,

  关关只好哭月票啦!

  被爆菊啦啊兄弟们,

  关关上边是【锦衣夜行】东东,

  关关下边是【锦衣夜行】豆豆,

  紧张啊,诸友有票就请投下来吧!

  江湖救急,救急~~~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最强特种兵王  第一星座网  情话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电视指南  就爱读小说  论文大全网  中华养生网  谎话大王  诡秘之主  神道丹尊  蜡笔小说  漂亮女人  绝世邪神  修真聊天群  棉花糖小说网  个性说说  扶蜀  战国赵为帝  蜡笔小说  全本小说网  笔下文学  中学生阅读网  赘婿  都市之神帝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