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61章 天予不取

第261章 天予不取

  第261章天予不取

  一场本该当庭质询、诘难燕王朱棣的大风bō,在朱棣先发制人之下,竟然以朱允炆一方灰头土脸而告终。

  其实,朱棣虽然占住大义和道理当庭发难,原本设想的结局,也只是【锦衣夜行】引起朝野广泛注意,这样的话,虽然暂时会自陷困境,可是【锦衣夜行】陷入道义公论漩涡的那群书生,做事畏首畏尾,是【锦衣夜行】不敢把他怎么样的,最终他顺利返回北平的把握的确超过七成,而且会因为自己在朝堂上的公开诘问,有极大可能令对方今后削藩有所顾忌,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之所以结局比朱棣和道衍预想的还好,这就要归功于朱允炆了。

  朱允炆不善于舌辩,不代表方孝孺、黄子澄等人不擅长,他们俱都生得一张利口,一开始之所以没反应过来,是【锦衣夜行】因为他们削藩的确太急了,燕王朱棣所指责的那些事情的确占了理儿,他们无从辩驳。不过他们念了一辈子生,偷换逻辑、转换命题的诡辩术还不懂么?只要再给他们点时间,他们一定可以滤清思路,甩开朱棣揪住不放的话题,专攻他欺君罔上的罪证,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开,纵然不能扳回一局,也能稍稍找回些面子。

  可朱允炆却是【锦衣夜行】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的,眼见自己倚为臂膀的几个心腹被朱棣诘问的哑口无言,满朝文武都在那儿看着,毫无经验的朱允炆羞愧难当,恨不得马上找个台阶下来,所以急不可耐地和稀泥,承认朱棣御前失仪只是【锦衣夜行】出自一片赤诚,自家事一切好商量,匆匆给自己搭了条梯子下来,便让内shì扶起朱棣,好生劝慰一番,请他先去内宫见母后,叔嫂叙家常去了。

  朱允炆这样一来,黄子澄等人就没辙了,朱棣都拍拍屁股走人了,你还跟谁较劲儿?那不是【锦衣夜行】让皇帝下不来台么,几个人只得忍气吞声,把这事饶了过去。鸿胪寺官员见此情景,赶紧出面让百官奏事,百官今天压根没做什么准备,随便出来几个大臣,提了几条不痛不痒的问题,朱允炆随便答复几句走了个过场,这场不是【锦衣夜行】大朝会的大朝会便草草收场了。

  傍晚,宫禁未至,正心殿内灯火通明,刚刚遵从母后吩咐,客客气气地把四叔燕王送出宫去的朱允炆回来,一众早已候在那儿的心腹就炸了锅。

  齐泰jī动地道:“皇上,今日燕王在朝上批斥天子,污蔑群臣,眼中哪里还有皇上、哪里还有朝廷,这样嚣张,反迹还不明显么?皇上根本就不应该让他上朝,他一踏进应天府,就该把他锁拿问罪!”

  景清也jī忿地道:“皇上,燕王自己送上mén来,这是【锦衣夜行】天赐良机。正所谓天予不取,必受其咎。经过今日朝堂一事,皇上更不该犹豫了,应该马上把他绳之以法,明正典刑!”

  朱允炆沉着脸道:“朝堂上,朕刚刚说过无意诛除众位皇叔,刚刚赦免了他殿前失仪之罪,你让朕出尔反尔,贻笑天下么?”

  练子宁一听急了,说道:“皇上,成大事者不拘xiǎo节,燕王既然来了,就得让他有来无回啊,如果放虎归山,临猛虎反噬,悔之晚矣!”

  朱允炆烦躁地摆摆手,一屁股坐到御座上,生着闷气不说话。

  黄子澄使劲揪着胡须,半晌才道:“不能杀!燕王用心险恶,其心可诛啊!”

  朱允炆和众大臣一齐望向他,朱允炆急问道:“先生此言何意?”

  黄子澄道:“我们一直想不通,燕王为什么要来应天府?原因很简单,他已经察觉到朝廷的动向,知道朝廷马上就要对他下手了。这个时候,他冒险到应天来,所为何来?如果说是【锦衣夜行】想向朝廷示忠,那他就该循规蹈矩,谨慎言行,可是【锦衣夜行】他的所作所为,像是【锦衣夜行】因为这个原因么?”

  众人听了,觉得他分析的很有道理,不禁连连点头,朱允炆急忙又问:“那依先生所见,燕王意图何在呢?”

  黄子澄道:“诸王之中,善战者,曾领兵马者还有数藩,而且朝廷对北平的控制还不够严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锦衣夜行】朝廷对他图穷匕现的时候,所以冒险进京,一为迫使皇上公开承认没有削藩之意;二为以此举争取诸藩人心;三为唤取朝野同情……”

  黄子澄还没说完,齐泰就迫不及待地道:“着哇,既然以行也看出了燕王用心,我们更该马上把他杀掉!”

  黄子澄摆手道:“且慢,我还没有说完。燕王必然也考虑到此来金陵的风险,可他这本就是【锦衣夜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险着,他是【锦衣夜行】不得不来。可是【锦衣夜行】燕王既来,对北平,他必然也早有安排,如果他身死金陵,他的儿子必然会聚众造反,此其一;其二么,哼!他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要借自己一死,陷皇上于不义,陷我等于不忠,他在孝陵哭祭先帝的致辞你们是【锦衣夜行】听过的,到时候普天下人会怎么看待皇上?会怎么看待我等?”

  练子宁急得跺脚道:“哎呀,我的黄大人,火上房了都,你还顾忌那些做甚么,只要一刀把他杀了,谅他燕王世子刚刚及冠之年,威望武功远不及乃父,能成甚么大事,应该马上动手把他除掉才是【锦衣夜行】。”

  黄子澄淡淡一笑,悠然道:“光脚的不怕穿靴的,燕王已做了最坏的打算,他这是【锦衣夜行】狗急跳墙,拼死一搏。大局掌握在皇上手中,掌握在朝廷手中,咱们急什么?咱们原来制定的计划是【锦衣夜行】什么?是【锦衣夜行】削其羽翼,釜底chōu薪,不费吹灰之力地拿下燕王,现在岂能因为燕王的举动而luàn了自己分寸?

  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皇上刚刚御极,如果现在杀掉燕王,于皇上的令誉岂不有损?我们刚刚受皇上重用,威望不足,你们也听到了,今日朝堂之上,燕王不就拿这一条来讥讽你我,离间你我与朝廷百官的关系么?如果我们此时杀掉燕王,岂不令人诟病?”

  光脚的不怕穿靴的这句话,正是【锦衣夜行】从明朝时期流行开来的,黄子澄自忖想通了朱棣的心思,轻松之余居然还说了句俏皮话。听到这番狗屁不通的理论,齐泰却要变成喷火龙了,他喘着粗气,瞪着黄子澄道:“那……那依你黄大人,又当如何?”

  黄子澄xiōng有成竹地道:“燕王越急,越证明他已黔驴技穷,而大局是【锦衣夜行】掌握在咱们手中的,他急,咱们不能急。依我说,皇上不但不能杀他,他在金陵期间,还要对他优礼有加,予以恩宠。至于三王被削的事,也可以他远在北平不明真相为由予以敷衍,籍以míhuò燕王。

  任他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我们这边,仍然按照原定计划,削光他的羽翼,到那时候,北平也已尽在我们的掌握,要杀燕王么,呵呵,等我们布置妥当,在这里杀和在北平杀,又有什么区别?待到时机成熟再动手,不止对皇上的清誉毫无损害,也能少些兵戈,免致百姓离luàn。”

  景清瞪起眼睛道:“还要放他回去?”

  黄子澄肯定地道:“对!还要放他回去!”

  练子宁怒不可遏地道:“岂有此理,这不是【锦衣夜行】纵虎归山么?”

  朱允炆见自己的亲信之间又起了内讧,也不知道谁说的更有道理,便向方孝孺问道:“孝直先生以为如何?”

  方孝孺道:“诸位大人都是【锦衣夜行】为了皇上、为了我大明江山,彼此之间,勿要伤了和气才是【锦衣夜行】。皇上,各位大人所言,考虑的都有道理。现在燕王下了这么一步死棋,就是【锦衣夜行】要让皇上杀他也不是【锦衣夜行】,不杀也不是【锦衣夜行】,依臣看来,咱们不能杀他,否则实在无以对天下人jiāo待。皇上要杀燕王容易,要塞天下悠悠众人之口却难啊!”

  朱允炆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方孝孺又道:“可是【锦衣夜行】,咱们也不能由得他燕王的摆布,燕王赴南京,将了陛下一军,陛下何不反将他一军,他若答应还则罢了,他若不答应,那时,要刹要剐,无论皇上怎么做,燕王都无话可说了,天下臣民,也一样无话可说了。”

  朱允炆双眼放光,急忙问道:“孝直先生,朕该怎么做?”

  方孝孺道:“马上就是【锦衣夜行】先帝xiǎo祥忌日了,皇上可以说,诸王受命藩镇地方,不可轻离,由诸王子代父赴京,祭扫皇陵,燕王既然在京里,就先把这件事说给他听,让他当众答应下来。这么做有两样好处,一则,去年先帝驾崩,皇上诏谕诸王不得赴京,民间对此多有议论,认为皇上不近人情,皇上正好籍此补救;二则,若是【锦衣夜行】燕王不允,那就是【锦衣夜行】抗旨,反心便也昭然了,就地将他拿下,他也无话可说。他若答应又出尔反尔,则要失信于天下。若是【锦衣夜行】燕王三子真的在手,朝廷这边便可如黄大人所言,从容部署,再无需担心他燕王铤而走险了!”

  “好!”

  朱允炆脸上lù出了愉快的笑意,转向众人问道:“众卿以为,孝直先生所言如何?”

  “糊涂,真是【锦衣夜行】糊涂啊!燕王就在眼前,杀之如屠狗,偏要纵虎归山,循甚么朝廷削藩大计,真是【锦衣夜行】岂有此理!”

  离开皇宫,走在御道上,齐泰越想越痛心,景清叹了口气道:“奈何,方孝直和黄以行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及,他们二人都是【锦衣夜行】这个看法,我们还能怎么样?”

  练子宁垂头丧气地道:“唉,时局发展若真如他们预料倒也罢了,就怕节外生枝啊,燕王家里那三只虎犊怎及得燕王这头猛虎厉害。”

  齐泰神sè变幻不定,寻思半晌,把脚一跺道:“不成,不能纵虎归山。”

  景清无奈地道:“皇上心意已决,你我又能奈何?就凭你我三个书生,难道杀上燕王府,手刃燕王不成?”

  齐泰咬着牙根道:“不错,我正有这个打算。只不过……”

  他瞟着不远处的锦衣卫衙mén,冷冷地笑道:“当然不是【锦衣夜行】我们动手……”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金庸网  全球灵潮  论文大全网  莽荒纪  中华康网  励志故事  寒门崛起  明末第一贼  南方财富网  美食供应商  极品全能学生  玄界之门  太初  健康报网  毕业论文网  全民领主  重生修仙我为王  极品家丁  秦吏  花都最强医圣  作文大全  神豪之娱乐天下  诡秘之主  三国高校传  第一课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