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276章 快马扬鞭

第276章 快马扬鞭

  第276章快马扬鞭

  王驸马和燕王世子本来的护卫人马就足够壮观了,因为要出城,锦衣卫追随而来的官校也多了些,前前后后加起来足有上百号人,俱都是鲜衣怒马,他们往街上一走,声势那个壮观,行人不知所谓,不禁纷纷走避。\\WwW.qВ五、c0m\

  一行人出了东城,来到郊外,这里草地青青,株株细柳参差其间,远处xiǎo河如yù带舒缓,近处有野huādàng漾于丛中,景像倒是充满野趣。

  “姑丈,你看,我们就以前边那座矮山为界,咱们从这里冲出去,绕矮山一周,最先赶回这里的就算赢了。当然啦,双方既然各出三人,那赢的人,至少也得先回来两人才成。”

  朱高炽坐在车中,向旁边的王驸马笑yínyín地道。王驸马看看他大腹便便的样子,哈哈大笑道:“高炽啊,我就知道,你看上了我那副《钟馗捉鬼图》,如果你开口讨要,我这做姑丈的还真不好不给你,可你非要用打赌的法子,嘿,这可是你自找苦吃喽。看你这身宽体胖的模样,恐怕你把宝都压在你两个弟弟身上了吧?”

  王驸马说着看了看朱高煦和朱高燧,见他们一身轻袍箭袍,骑在骏马上威风凛凛,不禁赞道:“倒果真是两条难得的好汉。”

  他指了指朱高煦二人,对自己带来的两个马术教头说道:“看清楚了,两位郡王年纪虽xiǎo,却是自幼生长于北平,还曾随乃父出征塞外哩,一身骑士jīng湛的很,你们两个是咱们金陵城有名的马术教头,想来一身技艺也不在其下。可要真是输了,嘿嘿,你们也不要被人落得太远,要不然我脸上无光呐。”

  这两个马术教头是从五军都督府里最出sè的马术教头里挑选出来的,他们不屑地看了看那两位燕王府的xiǎo郡王,对王驸马抱拳道:“大都督请放心,卑职绝不会叫大人失望,这场马赛,卑职给大人赢定了。”

  王驸马豁然大笑:“好,哈哈,如果你们真赢了,世子是要连请本官吃十六顿酒席的,我金陵城有太祖皇帝亲旨赐建的十六座名楼,十六楼的美味佳肴,已是囊括天下了。如果你们赢了,本官不但重重有赏,而且这每一席酒,你们都可上座,一宴十六楼,尝尽天下味。”

  两个马术教头xiōng有成竹地道:“卑职一定不辱使命!”

  王驸马转过头,对朱高炽笑道:“贤侄,咱们也上马吧。”

  “是是,姑丈请。”

  两个人下了车,自有人牵过马来,王驸马看着斯斯文文,其实却是武将出身,岂能不懂骑马shè箭,马僮只稍稍一助力,王驸马便轻盈地坐上了马背,持鞭在手,笑看着朱高炽。朱高炽那féi胖的身子可真是费了劲儿了,四个shì卫一个牵马一个坠镫,另外两个连架带推,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大胖子推上马背。

  朱高炽一上马,那马希聿聿便是一声嘶鸣,四蹄踏动,显然有些承重了。其实朱高炽倒是懂得骑马的,xiǎo时候他还没有这么胖,也曾舞过几天剑,练过一阵子骑术的,只是后来胖féi症越来越严重,身子越来越笨拙,自然不能骑马shè箭了,不过这从xiǎo练就的技艺,却也不会因为许久不练便完全遗忘了,再说他一身féiròu,沉重无比,骑在马上快把马背压弯了,看起来还真是四平八稳,倒不虞跌下来。

  王驸马哈哈一笑,扬鞭道:“杨百户,你来发号施令!”

  “下官遵命!”

  夏浔微微一笑,驱马赶到前边,喊道:“预备!”

  王驸马、朱高炽等六人六马一字排开,站在划好的线旁,俱都俯身前倾,马鞭扬空,做好了准备。

  朱高炽目光一闪,望了夏浔一眼,夏浔不着痕迹地点点头,把手一挥,喝道:“开始!”

  “呼”地一声,五匹快马好似离弦之箭,随着夏浔这一声吼便冲了出去。朱高炽使劲挟了挟马腹,又狠狠地chōu了两鞭,他骑下那匹健马才不情不愿地趟开xiǎo步跑出去,这时候王驸马那五人已远在一箭地之外了,留守原地的shì卫官校们见了都忍俊不禁地点起来。

  六人的马一出去,他们的shì卫和一些锦衣卫官校便自左右两翼随着奔了出去,夏浔对李总旗道:“李兄,劳你在这儿候着,我伴世子走上一程。”

  这里夏浔官儿最大,他既如此安排,那位不苟言笑的李总旗便点头答应了,自带了几名官校候在,等着看谁最先赶回,夏浔则一拨马头,追着朱高炽下去了。

  刚刚冲出去的时候,是朱高煦和朱高燧冲在最前边,两个人确实马术jīng湛,再加上虽然生得魁梧结实,毕竟还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人,身架不及成年人沉重,占了体重上的便宜。可是那两个从五军都督府jīng中选优特挑出来的马术教头,这一辈子就是靠马术吃饭的,那身骑术可不比朱高煦两人逊sè。

  跑出一半路程,趟过一条xiǎo河的时候,两个教头就已跃前了半个马头,王驸马追在后边,一见自己的人超到前边去了,不禁大乐,高声喊道:“好xiǎo子,超过去,先到终点者,本官赏赐加倍。”

  两个马术教头一听jīng神大振,向咬牙切齿拼命挥鞭的朱高煦二人挑衅地大笑一声,打马扬鞭猛地加速,又冲前了一个马身,头也不回地向矮山奔去。

  朱高煦一边不服气地大喊大叫,一边向老三朱高燧使个眼sè,二人也猛然加快了速度,只是他们能把后边的人越甩越远,想要追上前边两人,却除非他们马失前蹄,摔个跟头了。

  王驸马看看前边气极败坏的朱高煦兄弟,再看看后边好像在骑逍遥马似的朱高炽,忍俊不禁地笑几声,也扬手挥鞭加快了速度。

  王驸马跑到矮山下面,刚刚绕过山坡,就见前边地上倒了五六匹人马,都是伴随在朱高煦兄弟左右的锦衣官校,一个个倒地惨呼,那马儿也惨嘶着爬不起来,不禁大惊失sè,连忙飞马赶过去,大声道:“怎生这般不xiǎo心,全撞到一起去了?两位郡王呢?”

  一个受伤的锦衣官校忍痛前指,说道:“驸马,他们跑了,跑了!”

  “甚么?”王驸马顺着他们所指方向看去,果见右前侧方山林中,几匹马儿一闪即逝,这里林木茂密,绕山只有一条道,若不是那锦衣校尉指的及时,恐怕等人家钻进林子,他也看不到了。

  “糟糕,上当了!”

  王驸马大惊失sè,刚要下令去追,前方道路两旁草丛中突然跳出十几个大汉,人人手持匣弩,只听机括“铿铿”声不绝于耳,健马应声长嘶,王驸马和左右伴从的shì卫胯下马都中了弩箭,有的马仆倒在地,有的马痛极luàn蹦,把他们一个个掀下马来,狼狈不堪。

  方才朱高煦兄弟二人逃走,是他们出其不意,喝令shì卫向追随而来的锦衣官校动手,伤人杀马,快速逃离。等王驸马赶到时,身边只有他的shì卫和锦衣卫官校,埋伏在蓬草丛中的燕王府护卫才突然发难,现出身形。

  劲弩一通疾shè,shè死了王驸马和诸shì卫的马匹,他们立即弃掉箭匣,往背后一chōu,又是一匣劲弩平举起来,刚刚稳定身形要拔刀反扑的王驸马和手下shì卫们不禁面sè大变。

  “休要伤了驸马!休要伤了驸马!”

  朱高炽扯开嗓子吼起来,他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在他身边也有一些锦衣卫官校监视随行,但是在他们绕过山角,看到前方的变故时,世子身边那些燕王府shì卫就已突然发难,向他们动手了。

  朱高炽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向王驸马歉然拱手道:“姑丈,侄儿并无意冒犯姑丈。奈何,父王患了疯疾,朝廷却不肯放我们回去,身为人子,岂能不在榻前shìyào奉食呢?万般无奈,侄儿才出此下策,得罪姑丈之处,待来日侄儿再向姑丈叩头请罪吧!”

  “世子,快走,快走!”

  那些持弩箭的人中,有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冲着朱高炽连连摆手,朱高炽也顾不得多说,就在马上向灰头土脸的王驸马作了一揖,斜刺里往草丛树林里一冲,便落荒而逃了。

  “唉!你们……逃得掉么……”

  王驸马见他并不伤害自己,心中稍稍安定,眼见他们逃入密林,不禁感慨地一声长叹。

  那些燕王府shì卫见世子已走,便向草丛中退却,他们仍然端着弩箭,目光锐利而寒冷,王驸马和府中shì卫、以及锦衣官校们一动也不敢动,他们毫不怀疑,哪怕是做出一个前扑的动作,这些冷酷的燕府shì卫就会毫不犹豫地放箭,把他们攒shè成刺猥。

  夏浔纵马扬鞭,带着七八个锦衣卫刚刚拐过山角。

  按照他的计划,由燕王世子在此处布置伏兵,接应他们逃走,杨旭则随后赶来,佯装追赶。在场的这些锦衣卫官校之中,他的官职最高,别人都要听他调遣,等他追进密林,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甩脱其他人,赶去与燕王世子汇合。等到朝廷这边真相大白的时候,他早伴同燕王世子出江入海了。

  问题是,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夏浔装模作样地向王驸马问明了经过,摆出一副义愤填膺模样,正要下令锦衣卫官校随他追入密林,罗克敌已率领数十名锦衣卫急急赶来,马上就到山角了。

  蹄声殷殷,如乘风雷!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音响之家  澳门百家乐  精准六肖  伟德之家  欧冠联赛  hg行  威廉希尔app  澳门赌球  188体育新闻  365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