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83章 邂逅
  第283章邂逅

  “这么看起来,这个皇帝也不是【锦衣夜行】很坏呀,燕王已经反了,他仍不忍杀害叔父。”

  夏浔只是【锦衣夜行】笑笑,没有说话。

  苏颖大发娇嗔:“喂,瞧你那个死样子,你不同意我的话就说呀,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唬谁呢?”

  夏浔忍笑道:“这位皇上果然如此仁慈的话,怎么会连个闲散王爷也不与众叔父,偏要赶尽杀绝?宋朝诸王都是【锦衣夜行】在朝闲置的,可有一个反了?何必囚禁的囚禁,流放的流放,把那**的叔父还赐以‘戾’的谥号,让亡灵不安,至仁至孝啊我怎么没从他的行为上看出来一星半点儿?”

  苏颖道:“话虽如此,可他的确下旨不杀燕王呀,现在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没听那些匠人都在大赞皇上果然至仁至孝呢。”

  夏浔突然问道:“雷晓曦死于何人之手?”

  苏颖脱口道:“何天阳!”

  夏浔又笑,还是【锦衣夜行】那副让苏颖气得牙根痒痒的讨厌像。

  苏颖眼珠一转,忽地“啊”了一声道:“其实……自然是【锦衣夜行】许老大的命令了,你是【锦衣夜行】说……皇帝他……”

  夏浔道:“当然是【锦衣夜行】了,如果他不想杀燕王,只要吩咐长兴侯一句‘勿害燕王xìng命’不就行了。这绕着弯子的一句‘毋使朕担上杀叔之名!’何解?只有抓到了活燕王,才需要他这个皇帝亲自下旨处斩,才需要他来承担杀叔之名。如果燕王死在战场上,你反叛、我平叛,战场之上刀枪无眼,生死各安天命,谁能说他个不是【锦衣夜行】?”

  苏颖微张着嘴巴,半晌才叹道:“读书人肚子里这些弯弯绕儿,要不是【锦衣夜行】你说开来,我还真是【锦衣夜行】一点都不明白。啧啧啧,你们读书人,真是【锦衣夜行】yīn险。”

  夏浔又是【锦衣夜行】哈哈一笑。

  这时胖子麟喊道:“马庆,两口子晚上还亲热不够?在那儿说悄悄话,快着点儿,过来推车!”

  刚刚下过一场雨,道路泥泞,车子在泥地里打滑,夏浔忙把挑子jiāo给苏颖,赶去推车了。见夏浔走远了,胖子麟走到苏颖身边,殷勤地道:“苏xiǎo娘子,这挑子重吧?来来,你个fù道人家,我来挑吧。”

  苏颖道:“多谢林头儿,不用了,你忙前忙后的也有tǐng多事儿呢,我挑着吧。”

  “别介别介,这要是【锦衣夜行】压糙了肩膀、压粗了腰条儿,多叫人心疼呀。”

  胖子麟不由分说,自苏颖手中抢过扁担,贪婪地瞄了眼她鼓腾腾的xiōng脯儿,涎着脸道:“xiǎo娘子与那马庆成亲几年啦?不是【锦衣夜行】我当着你面说你家相公不是【锦衣夜行】啊,我看这xiǎo子游手好闲的,可不像个伶俐的手艺人,跟着这样的男人,没少吃苦吧?”

  苏颖笑了,那双妩媚的眼睛向胖子麟微微的一挑,似笑非笑地道:“林头儿一双眼睛毒着呢,这都看得出来。唉,我家相公,家里头就这一根独苗苗,从xiǎo宠着呢,哪肯让他做事呀,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是【锦衣夜行】一点也没学着。去南京轮班应役的时候,他又不舍得huā钱雇人应役,该我们夫妻两个干的活计,都是【锦衣夜行】我一个人做的,苦哇,哪比得林大哥你,技艺娴熟,又知冷知热……”

  苏颖一笑,那双眼就像五更天的月牙儿似的,弯弯的、柔柔的,轻轻一勾,便把林胖子的魂儿勾上了天,在半空里晃dàng着不着地。

  “这xiǎo娘儿对她男人好象tǐng不满意的,看样子有戏呀!”

  胖子麟心头一热,便把苏颖肩头的xiǎo包袱也夺过来自己背上:“嘿嘿,我林麒麟哪有妹子说得那么好,只不过是【锦衣夜行】为人热诚些,知道疼人儿罢了。要说这手艺嘛,呵呵,能做了这一营的匠人头儿,我的手艺自然是【锦衣夜行】不错的。你个fù道人家出mén在外的不容易,男人又指望不上,以后有啥难处,只管跟哥说,啊!”

  ※※※※※※※※※※※※※※※※※※※※※

  前边眼看着就要到真定了,按照长兴侯耿炳文的意见,他要屯兵真定府,在此设立北平布政使司,北平地方官署的官员们有的死了,有的降了,还有一些陆续向南逃来,都被他截到真定府来,准备在这儿搭班子和北平唱对台戏。

  先头部队已经越过真定府,在前边驻扎了,耿炳文率主力部队已经进驻真定,夏浔这些匠人营是【锦衣夜行】由后军潘忠所部押阵,往真定而来的。行至半路,前边忽然有人喊:“让开让开,娘的,朝廷要剿叛,你们这些刁民跟着凑甚么热闹,让道儿!”

  夏浔擦一把汗,抬头一看,就见一长队的车辆正慌慌张张闪到路边,看那模样像是【锦衣夜行】什么大户人家的逃难队伍。

  夏浔本来只是【锦衣夜行】随意瞅上一眼,不想身旁一辆刚刚停好的马车窗帘儿一掀,一张宜喜宜嗔的美人儿面孔正好lù出来,好一个美人胚子,年纪虽还xiǎo,已经有点祸水的意思了,爱美之心人皆有知,夏浔下意识地多瞅了一眼,这一看,他脚下一滑,差点一跤来个追尾,钻到车底下去。

  “我的老天爷!xiǎo郡主,她怎么在这儿?”

  徐茗儿本来只是【锦衣夜行】好奇地打量这支特殊的队伍,夏浔一lù出异样神情,马上引起了她的注意,一双妙目在夏浔身上一睇,徐茗儿也是【锦衣夜行】大惊失sè,慌忙掩住了微张的檀口,这才没有惊呼出声。

  两个人就这么眉来眼去的……,呃,是【锦衣夜行】四目相对的……错过了身子。

  这时候,路旁有一位骑马的将军,因为茗儿掩口的动作注意到了她,虽然粉嫩的xiǎo手掩着嘴巴,只lù出一双睁圆的杏眼和一双柳叶儿似的弯眉,他还是【锦衣夜行】觉得非常的熟悉,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待到夏浔推着货车过去,xiǎo郡主放下手,探头出来追看他的背影时,那位将军窥个分明,登时心头剧震:“不会错的,虽然比印象中的她稍稍长成,出脱成了一个妙龄少nv,可那如画的眉眼如此相似,还能是【锦衣夜行】旁人么?”

  那位将军马上勒住了马匹,本想立即上前确认,思索了一下,还是【锦衣夜行】唤过一名亲军,低声吩咐道:“盯着那辆车子,看他们到了真定投宿何处。”

  那亲兵领命而去,这位将军提马便向前赶去,不一时追上一位有更多马弁护拥的将军面前,喊道:“顾都督,末将有要事禀报。”

  顾成扭头一看,见是【锦衣夜行】自己麾下将领张保,忙勒住马缰笑道:“是【锦衣夜行】张保呀,甚么事?”

  张保挤开那些shì卫亲军,赶到顾成身边,低声道:“大人,大都督jiāo代给咱们的事儿,可能有着落了。”

  顾成惊道:“不会吧,这才刚到真定,大都督不是【锦衣夜行】说……”

  他拨马与张保赶到了路边,压低嗓音嘀咕起来。

  原来,顾成、张保、潘忠这些将领都是【锦衣夜行】中山王的老部下,此后一直隶属于大都督徐增寿,父子两辈打下的jiāo情,相jiāo莫逆。这一次燕王在北平反了,徐增寿可还惦记着自己的xiǎo妹子就在北平,而且他大姐夫还不知道,生怕妹子在北平那边出了甚么事。

  因此徐增寿托付了这几员心腹将领,叫他们如果朝廷一方战事不利,就派人乔装打扮潜进北平,想法子把妹妹接出险地,如果朝廷方面势如破竹,大姐夫根本不堪一战,入城之后第一件事也是【锦衣夜行】赶去谢府,大姐夫是【锦衣夜行】皇上的目标,他保护不了,却不能再让妹妹也出事。

  没想到徐茗儿竟出现在此地,因为她以前常去都督府找三哥玩耍,三哥手下这几员爱将都是【锦衣夜行】认得她的,所以竟被张保给认了出来。

  茗儿怎么又到真定来了?

  因为燕王在北平竖起“靖难”大旗之后,东讨西杀,消息迅速传来,谢老财的基业全在北平,可把他担心坏了,生怕自己的家业毁于一旦,可让他赶回北平他又不敢,紧接着朝廷大军浩浩dàngdàng北上,谢老财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本着趋吉避凶的想法,就往真定赶来了。

  真定可是【锦衣夜行】大城,而且是【锦衣夜行】一座重要的兵城,一逢战luàn,地主老财只有两个地方好躲,一个是【锦衣夜行】大城大阜,那里官兵最多,相对来说更安全,另一个地方就是【锦衣夜行】深山老林了。可是【锦衣夜行】要想逃进深山老林,那得早早在那儿有所准备,要不然光是【锦衣夜行】一大家子吃饭穿衣就成问题,所以真定成了谢老财的不二之选,于是【锦衣夜行】……他杀了个回马枪,跑到真定来观风sè了。

  后军到了真定城下,就在城外扎营,而匠人营则被安置在城内,他们本来就是【锦衣夜行】后勤部队,平时要防着他们畏死逃跑,打仗的时候又顾不上他们,自然要置于最放心的地方。

  等到匠人营磨磨蹭蹭地往真定城里去的时候,夏浔注意到谢老财的队伍也赶了上来,在谢老财出示了手续齐全的路引户籍之后,又塞了大把的宝钞给守mén的兵将,终于也顺利地进了城,夏浔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这兵慌马luàn的,她一个身娇ròu贵的xiǎo姑娘,又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可千万莫要出了什么岔子才好,既然他们也到了真定,那就不用担心了,说不得,今夜要去悄悄会一会茗儿xiǎo郡主,且把这xiǎo丫头安置妥当了才成。

  ※※※※※※※※※※※※※※※※※※※※※※※※※※※

  ps: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绝世邪神  99养生网  经典语录  完美世界  修真聊天群  全本小说网  诸天最强大咖  最强逆袭  铸天之景  九御神王  极品全能学生  星峰传说  春野小神医  社保查询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健康报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寸芒  全职高手  最强特种兵王  第一课件网  诡秘之主  笔下文学  回到明朝当王爷  飞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