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289章 连环第一计

第289章 连环第一计

  第第一计

  “报!燕王夜攻雄县,卑职奉杨将军所命前来,请将军马上发兵赴援!”

  自雄县赶到顾成驻地的杨松亲兵气喘吁吁地禀报道,顾成一身戎装,似乎早就等在那儿,听了那亲兵的话,顾成森然道:“好!你回去告诉杨将军,本将军马上出兵!”

  那亲兵松了口气,抱拳道:“多谢顾都督,卑职马上回报杨将军。wWW。qВ5、c0M”

  “啊!”

  刚刚转过身去的那名亲兵一声惨叫,头颅斜斜摔到地上,血溅了顾成一脸,他也不去擦拭一下,只是【锦衣夜行】缓缓收回染血的钢刀,淡淡地吩咐道:“出发!”

  莫州,潘忠面前,一队显然是【锦衣夜行】经过一番血战才突出重围的明军正向他禀报着消息,说话的是【锦衣夜行】个大胡子,叫夏浔,这位夏校尉是【锦衣夜行】杨松的心腹亲兵,一脸的络腮胡子从鬓角直到下巴,衬得他那张本就英武的脸庞更加威风凛人。

  “潘将军,燕逆夜袭雄州,杨松将军正率军苦战,拖住了燕王,将军派我来通知将军,请潘将军速速派兵相助,杨将军业已派人知会顾成都督,咱们三路大军合兵一处,燕逆今日必能丧命于雄县城下,将军,事不迟宜,卑职知道一条近路,可直抵雄县城下。”

  “好,你且稍候,本将军立即发兵,赴援雄县。”

  想到可以一战而败燕王,立下不世之功,潘忠心头一热,立即发出军令,号角声声,三军集合,明初军队的战斗力相当强大,被燕王派来北伐的军队更是【锦衣夜行】其中翘楚,素来训练有素,军纪严明,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三军便集合完毕,黑压压站满了校场,刀枪林立,杀气盈宵。

  潘忠顶盔挂甲,跨上战马,威风凛凛地道:“夏浔,头前带路,直扑雄县!”

  “遵命!”

  夏浔一拨战马,率先驰出辕mén。

  莫州距雄县五十里地,潘忠一路急行军,至三更时分便到了月漾桥。月漾桥在雄县之南十二里处,接近丘县,又名易阳桥,一桥飞架,如同彩虹横跨河上。

  大明刚刚立国三十年,将智兵勇,无一庸者。潘忠用兵,也是【锦衣夜行】极有章法的人,虽是【锦衣夜行】赴援救人,却也不是【锦衣夜行】一味的盲目急行,他观察地形,眼见月漾桥独悬水上,桥这边约两里地外一片山坡,桥对面月sè之下目力也不及远,恐燕王设有埋伏,来个半渡而击,因此先命一路人马过河,在对岸稳下阵脚,中军大队这才过河。

  潘忠过了河便勒住了坐骑,候着后边的人马继续过来,潘忠麾下三万大军,留守莫州的约有一万人,其余两万俱都被他带了出来,大军浩浩dàngdàng,眼看过去大半,派去探听消息的探马突然飞驰来报,雄县城外扎下营盘无数,俱是【锦衣夜行】燕字大旗,远远望去,但见雄县城头隐隐有灯火,并不见一点厮杀声。

  潘忠大疑,唤过那报讯的雄县将官问道:“夏浔,你来见本将军时,城中情形如何?”

  夏浔抱拳道:“回将军,当时燕王正在攻势,杀声jī烈,沸反盈天。”

  潘忠思索了一下,又问自己派出的探马:“尔等所观情形如何?”

  那探马道:“将军,因那燕军营外有游哨巡兵,因此卑职不敢靠的太近,卑职下了马,悄悄潜近了去,只隐约听到营中有谈笑声起,又见一些营帐恰窘跻乱剐小堪燃起堆堆篝火,似在煮食进餐,便急急赶回来禀报了。”

  潘忠听了,伫马原地,以马鞭轻击马鞍,陷入沉思当中。

  雄县城中,杨松熄了灯火,由两扇大盾护着,扶着碟墙悄悄打量城下动静,有些莫名其妙:“北城城mén还在燕王手里,全靠瓮城的利箭不要钱似的泼出去,才硬生生堵住了他的攻势,燕王怎么突然不攻了?他在城外安营扎寨,生火煮饭的,这是【锦衣夜行】要干什么?”

  听说战事稍歇,提心吊胆赶到城头探望杨松的魏知府和许县令看着城外动静也有些莫名其妙,两个人凑到一块儿嘀咕半晌,才向杨松进言道:“将军,攻城不易,困城却不为难,莫非燕王是【锦衣夜行】想把咱们雄县生生地困死?”

  杨松哑然失笑:“怎么可能?燕逆既无援军、又无粮草,他想取我的雄县,唯有速战速决,在这里扎营困城?真是【锦衣夜行】岂有此理!朝廷大军倾刻便至,燕王就算傻了,难道他手下的将领统统都傻了?疯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魏知府紧张地道:“那么,燕逆必是【锦衣夜行】有什么yīn险的毒计了,将军千万要xiǎo心。”

  杨松眉头一皱,又轻轻舒展,说道:“燕逆举止,有悖常理,本将军也觉得,其中必定有诈。只不过……,哼!不去理他,本将军以不变应万变,待援兵一到,燕逆纵是【锦衣夜行】智计百出,蚍蜉怎撼大树?传令下去,严密戒备,静候援军!”

  ※※※※※※※※※※※※※※※※※※※※※※※※

  “潘将军,我家杨将军千叮咛万嘱咐,说燕王集中三万大军强攻雄县,城中仅不足万人,恐难支撑良久,将军怎么能驻足不前拥军不发呢,救兵如救火啊将军!”

  因为潘忠伫马不前,夏浔单膝跪在潘忠面前,痛词陈情,一副心忧主帅、心急火燎的样子,潘忠目光炯然,沉声道:“雄县不必救了,观此情形,雄县必已落入燕王手中,燕王新胜,士气如虹,且兵将众于本将,方今之计,唯有先行返回莫州,再做定议。”

  夏浔“大惊失sè”,连忙道:“将军,那我家杨将军怎么办?”

  潘忠回望雄县方向,淡淡地道:“杨将军若不曾突围逃走,此刻怕已是【锦衣夜行】以身殉国了,我们走!”

  “将军不能走哇!”

  夏浔跳起来一把拉住他的马缰绳,苦苦哀求道:“将军,趁着燕军立足未稳,此刻突然杀将过去,说不定能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救出我家将军!”

  “放屁!”

  潘忠副将于之乐用马鞭一指夏浔,大喝道:“人家连营都扎下了,饭都煮上了,你还说立足未稳?”

  于副将转向潘忠,说道:“大人,雄县已失,我军不及敌众,还是【锦衣夜行】回保莫州吧,不然失了根本,恐怕大人也要受耿大将军处治。”

  潘忠颔首道:“于将军所言甚是【锦衣夜行】,传令,速速退回莫州!”

  号令传下,潘忠大军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队,开始回师莫州。虽说这支军队训练有素,可是【锦衣夜行】一路急行军赶到这儿,突然之间又往回走,军队调动,前后转换,也不由得一阵húnluàn,尤其是【锦衣夜行】兵士们听说雄县已失,将军不战而返,士气不免低落。

  正luàn做一团的当口儿,陡听一声号炮,来时岸边不远处那片山坡林中突然杀出无数人马,直向桥边截来,潘忠大惊失sè:“不好!有埋伏,过河,快过河!”

  朱棣岂是【锦衣夜行】易与之辈,他当初决心攻打雄县的时候,就已明白耿炳文数路兵马互成犄角,相互扶持、互为照应,欺他兵少,攻势之中所做的防御可谓是【锦衣夜行】滴水不漏,那时他就已决定派朱能、张yù两员心腹大将各路一路兵马,分别阻击顾成、潘忠的人马,而他自己则强攻雄县,不管付出多大代价,这头一仗,必须赢!

  不料紧急关头夏浔给他送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朱棣大喜过望,立即对原订计划做了修改,他的目标已不仅仅在于雄县一城了,他要连环施计,彻底瓦解耿炳文的攻势,打得朝廷大军抱头鼠窜。

  这一来,朱棣把原本打算分与朱能阻击顾成的军队也集中到了雄县城下,以确保夺取雄县,而张yù的军队则仍然按照原定计划埋伏在月漾桥畔,他的连环计,这只是【锦衣夜行】第一环。

  潘忠中伏,又正值军队转头,准备撤回莫州的关键时刻,士气低mí、阵形húnluàn,被张yù率军一冲,立时杀了个措手不及,三军大luàn,潘忠正苦苦支撑的时候,斜刺里又杀出一支大军,火把照耀下那旗号看得分明,竟然是【锦衣夜行】本该守在鄚州的顾成兵马。

  “顾成也反了?”

  潘忠大骇之下更加无心恋战,立即向莫州方向突围,主帅一逃,一时间兵败如山倒,整个潘忠的军队都落huā流水一般奔向莫州,跑骑的、马步的,就看谁跑的快罢了,旗鼓刀枪弃了一地。

  潘忠伏在马上正自狂奔,忽地发觉身边有一匹马一直寸步不离,扭头一看,皎洁的月光下那一脸大胡子,可不正是【锦衣夜行】雄县派来搬取救兵的校尉夏浔么。

  潘忠暗叹一声,正想说点什么,忽然瞪大了眼睛,惊奇地道:“咦?夏校尉,你的胡子……”

  夏浔脸上的胡子想是【锦衣夜行】胶水松了,马跑得又快,所以被风刮开了半边,在风中抖动着,夏浔mō了一把,大笑着将胡须扯去,说道:“胡子没有粘好,倒叫潘将军见笑了。”

  潘忠大惊,脱口道:“你是【锦衣夜行】jiān细!”

  夏浔笑道:“将军真是【锦衣夜行】慧眼如炬!”

  他手臂一扬,也不知从掌心飞出一团甚么东西,潘忠就象被捆仙绳绑住了似的,双臂登时被缠得结结实实,夏浔用力一扯,潘忠就离开了马背,被夏浔摁在自己的马鞍桥上。夏浔走马擒将,潘都督就此糊里糊涂地被他生擒活捉了。

  浑身浴血的张yù看着垂头丧气被带到面前的潘忠,对顾成大笑道:“顾将军,潘忠既已生擒活捉,咱们可以拿他去莫州,召降那里的守军,搬取那里的粮草了。”

  张yù又看向夏浔,情不自禁地向他抱起双拳,心悦诚服地道:“杨兄弟大智大勇,xiōng藏韬略,胜甲兵十万,张yù衷心佩服,这连环第二计,还要有赖贤弟促成大功了!”

  夏浔还礼笑道:“张大将军何必客气,在下这就去了!”

  此时,雄县城下,已是【锦衣夜行】杀声再起!

  ps:推荐票只差四百,就能跃居推荐榜第二了,四百票,只差四百票,现在马上打电话订……,马上登录投票,四百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中药大全  修真聊天群  从全球高武开始  太初  超级无上神帝  据说娱乐网  全职法师  大学生必备网  笔趣阁  创世中文网  龙组兵王  作文吧  杀神白起  小学生作文  都市医圣妙厨  战国赵为帝  最强逆袭  作文吧  大明元辅  娱乐大头条  励志故事  第一星座网  大魏宫廷  五代梦  棉花糖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