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300章 难缠的敌人

第300章 难缠的敌人

  第300章难缠的敌人

  宁王府内按功能划分为四块区哉,中轴线自南而北是【锦衣夜行】祭祀区,宫殿区、园林区、以及王府官署区。\\wwW、qb5。C0m//王府正殿统一都叫承运殿,也就是【锦衣夜行】民间俗称的银安殿,夏浔和塞哈智不是【锦衣夜行】可以正大光明接见的客人,所以不能在承运殿被接见,他们被引到了存心殿。

  这是【锦衣夜行】一处偏殿,跨过高高的mén槛儿,迎面便是【锦衣夜行】一道鹤鹿同chūn的画屏,绕过画屏,水磨石砖铺地,便是【锦衣夜行】存心殿的正堂,蟠龙柱、红木栏目杆,落地的青铜灯柱,吐着檀香的铜鹤,幔帘卷起,后边是【锦衣夜行】背倚屏风的书案,夏浔和塞哈智被引进殿中,在客座坐了一会儿,宁王和侧妃沙宁才慢慢走进来。

  “臣夏浔、塞哈智,见过殿下……”

  夏浔目光落在沙宁身上,不由得一呆。她穿的仍然是【锦衣夜行】一袭白sè的衣裙,这是【锦衣夜行】大明皇室贵胄最流习的颜sè,只是【锦衣夜行】款式有所不同,这是【锦衣夜行】宫装,雍容大方,外边套一件葱白sè绣银sè丝线huā纹的背子,只在黑亮润泽的桃心髻上chā了一支碧yù簪子,此外再无装饰,整个人却晶莹剔透的仿佛一轮明月。

  塞哈智这个粗人压根没认出沙宁王妃来,一见她伴在宁王身后半步,衣着打扮绝非宫婢,立即又跟了一句:“见过殿下、见过王妃。”

  夏浔这才惊醒过来,忙也说道:“见过王妃!”

  宁王只道他是【锦衣夜行】被自己王妃的风采所慑,倒是【锦衣夜行】未做他想,沙宁眸中却明显闪过一丝惊骇和慌luàn。她一进大殿,就发现眼前这两个人极为熟悉了,可不熟悉么,他俩连衣服都没有换。塞哈智那副模样,分明是【锦衣夜行】没有认出她的身份,可是【锦衣夜行】夏浔看到她时眼神的变化和神情的反应,则清楚地表明:他已认出了自己!

  宁王淡淡地摆手道:“起来吧,勿须多礼。”说着便向主位走去,沙宁跟在他的身侧,一双结实健美,远比普通nv孩更显修长的大tuǐ已经开始突突地打起颤来,她强做镇定,看也不多看夏浔一眼,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宁王在案后缓缓坐了,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是【锦衣夜行】奉四皇兄之命所来?你们求见本王,有什么话说?”

  刚刚站直了身子的夏浔忙又欠身施礼道:“殿下,皇上无道、朝廷不公、一班文臣舞文nòng墨、搬nòng是【锦衣夜行】非,蛊huò圣上擅改祖制,更官制、削藩王,致周王流徙于云南,代王拘禁于巴蜀,齐王囚押于凤阳,湘王**于荆楚,燕王身为诸王之首,遵皇明祖训,起兵靖难……”

  接下来夏浔说些甚么,沙宁心神恍惚的全未听到,她只知道如果自己这位善妒的丈夫知道她在外边有个情人,那么不但她的义兄刘奎必定身首异处,她也必将被暴怒的宁王杀死,宁王不会因为她是【锦衣夜行】朵颜卫首领的妹妹就心生顾忌。

  她的哥哥也不会因为她的生死而悍然兴兵,méng古人没有为了nv人而一怒发兵的,哪怕她是【锦衣夜行】méng古王的nv人,那是【锦衣夜行】被天下英雄耻笑的行为,就连黄金家族的始祖,伟大的成吉思汗都不会为了他的nv人被人掳走而兴兵。méng古人同汉人的贞cào观不同,成吉思汗的nv人可以被人抢走两次,甚至怀了别人的孩子回来,仍然可以理直气壮地成为成吉思汗的皇后,而汉人却是【锦衣夜行】以此为奇耻大辱的,如果被宁王知道……

  夏浔一边对宁王说着话,偶尔却以若有深意的目光瞟她一眼,沙宁心中更紧张了,那贝齿轻咬着薄chún,线条柔和的chún瓣上粉红的颜sè已因紧张恐惧而稀释殆尽。

  “皇上是【锦衣夜行】天下之主,整个江山都是【锦衣夜行】他的,他想削藩,本王无话可说。四哥是【锦衣夜行】诸王之长,以皇考的祖训为依据,起兵靖难,我这做兄弟的,同样无从置评。只是【锦衣夜行】,若要我起兵响应,那就好笑了。”

  宁王淡淡地道:“首先,做为臣子,对皇上的作为,朱权不该指手划脚。其次,朱权头上还有那么多皇兄,虽说四哥认为当前局势,可依祖训起兵清君侧,可是【锦衣夜行】其余诸位皇兄却都没有动静,我这做小兄弟的,也不知道该不该附从四哥,万一是【锦衣夜行】四哥错了,朱权岂不也跟着错了?”

  “殿下,其余诸王有心无力,能清君侧的唯有燕王与殿下,殿下若袖手旁观,一旦燕王兵败,那时候就轮到……”

  宁王截断夏浔的话道:“本王如今手上没有一兵一卒,藩国内八万驻军的兵权,本王已jiāo给都督陈亨了,本王的三护卫兵马,已经jiāo给蓟州总兵刘真了,若说有心无力,本王现在比起其他诸位王爷一般无二,能帮得了四哥什么忙呢?”

  “殿下……”

  “请两位回复四哥,十七弟……难呐!”

  不等夏浔再说,宁王朱权已经站了起来,守在mén口的宁王府管事立即走进来,微微欠身,示意二人跟他出去。

  夏浔无奈地住口,又深深地看了一眼白衣如雪、俏然而立的王妃沙宁,向宁王长长一揖……

  ※※※※※※※※※※※※※※※※※※※※※

  “王妃!”

  沙宁在huā园里,站在一丛huā树旁,手中拈着一朵将要凋零的huā儿,正在心神不属,一个shì卫悄悄地走了过来,向她躬身施礼,沙宁一扭头,见是【锦衣夜行】她的贴身护卫曾二,连忙迎上前去,急声问道:“小二,你都探听清楚了?”

  这曾二本名依仁台,就是【锦衣夜行】九十的意思,那时节méng古穷人家的孩子起名也随便的很,起名九十,是【锦衣夜行】寓意长寿,希望他活到九十岁,自陪嫁沙宁到了宁王府,才改了个汉人名字。

  曾二道:“打听明白了,他们果然没有马上就走,现在已在城西‘长宁客栈’住下了。”

  沙宁冷笑起来:“那个姓夏的已经认出了我,他果然不死心,留宿于大宁城内,必是【锦衣夜行】想打我的主意,籍由我来劝说殿下!”

  曾二道:“王妃,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万一被他张扬开来……”

  沙宁银牙一咬,冷冷地道:“不会的,他们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曾二心领神会,连忙俯身道:“明白了,小的马上去安排!”

  “慢着!”

  曾二道:“王妃放心,小的只会挑咱们从朵颜卫带过来的亲信,不会让王府shì卫chā手其中的。”

  沙宁摇头道:“他们来大宁是【锦衣夜行】会唔殿下的,若是【锦衣夜行】莫名其妙地死在这儿,被燕王以为是【锦衣夜行】殿下动的手脚,难免jiāo恶于他。你去nòng几套大宁守军的军服和军刀,这个恶名,不能叫殿下担当。”

  曾二道:“明白了,小的马上去办。”

  关外客栈与关内不大相同,在这里,走亲访友住客栈的很少,也少有走亲访友的,经过这里的人,大多是【锦衣夜行】草原大漠上的行商客旅,动辄几十上百号人,车马驼骡,浩浩dàngdàng,所以这里的客栈都非常大,而且房间少、院落宽广,为了不同的行商队伍能够分隔开来,免得hún淆了车马、遗失财物,所以客房和院落大多是【锦衣夜行】分开的,用半人高的土坯墙分隔开。

  夏浔和塞哈智的住处,就是【锦衣夜行】这样的一处院落。三间稻草黄泥坯的房子,一个极为宽大的院落,院落两旁倚墙还各有一长排的马廊,这个院落早上刚有一支驼队离开,也未怎么打扫,地上还有驼粪和散luàn的稻草,房间里空空dàngdàng,一大铺炕**的,只有两chuáng肮脏的被子,连褥子都没有,唯有炕铺够大,在上边翻跟头都没问题。

  晚餐是【锦衣夜行】在客栈里吃的,夏浔吃了碗汤泡馍,小半块羊tuǐ,食量如牛的塞哈智却把一整条羊tuǐ都啃得干干净净,到最后还把夏浔没有吃完的半条羊tuǐ揣了回来,说要当成夜宵。

  天气进入十月,已经非常冷了,晚上的时候风尤其大,刮得灰土mí人双眼,院子里空空dàngdàng的也没甚么好欣赏的,所以不多的客人早早就都回房睡了。

  二更天,长宁客栈突然闯进来一群官兵,因为防风沙,脸上还都méng了羊máo织就的máo巾,一个个只lù出双眼,杀气腾腾。在问明了夏浔和塞哈智的住处之后,留下两名官兵看住了客栈的掌柜和伙计,其他人便直扑夏浔的住处。

  独mén独院的客舍倒是【锦衣夜行】很容易实施抓捕,房舍四周都被团团围困起来,然后他们便破mén而入,提着钢刀冲了进去。

  火把“扑喇喇”地燃烧着,几个官兵把三间四壁皆空的房子搜了个遍,根本没有人影儿。

  一个身着校尉官服,肋下佩刀的高挑个头儿的武士méng面背手,昂然站在房子中央,冷冷地问道:“是【锦衣夜行】不是【锦衣夜行】找错了房间?”

  “不会呀,我事先就打听过的,刚才又察看了客人入住的帐簿子,没有错,就是【锦衣夜行】这个住处!这里还有一chuáng被褥呢。”

  那个负手而立,只lù出一双明亮而深邃的目光的校尉微微错动了一步眼神:“一chuáng被褥?”

  他立即举步进了旁边的卧房,其他几名士卒都跟进来,高高举起了火把,把炕上照得通明,只见炕上其实是【锦衣夜行】两chuáng被,现如今被人一chuáng做了褥子,一chuáng做了被子,那méng面校尉弯下腰,探手往被窝里mō了mō,寒声道:“被窝还是【锦衣夜行】热的,他是【锦衣夜行】听到动静躲起来了,人没走远,给我搜!”

  “不用搜了,我在这里恭候阁下多时了。”

  几个士兵好象中了箭的兔子,腾地一下跳转身来,一手举刀、一手火把,向发声处照去,只见夏浔坐在房梁上,悠dàng着两条小tuǐ,正用手中啃得只剩下骨头的一条羊tuǐ向他们笑嘻嘻地摇晃着。

  有人恶狠狠地叫:“捉他下来,把他砍成ròu酱!”,这是【锦衣夜行】曾二的声音。

  那méng面校尉冷冷地道:“你们出去!”

  曾二一怔,失声道:“王妃!”

  méng面校尉冷斥道:“蠢货!这里只有一人歇着,你还没看出来么?人家早就等在这里了,会怕你杀?滚出去!”

  夏浔丢掉羊骨头,拍掌笑道:“王妃真是【锦衣夜行】冰雪聪明,在下佩服的紧!”

  méng面校尉又冷冷地道:“滚下来!”

  “来了!”

  夏浔笑嘻嘻地一tǐng腰杆儿,便从房梁上纵身跳了下来,双足轻盈地落在地上,居然没有发出一点声息。

  曾二等人都把目光看向那méng面校尉,méng面校尉摆摆手,他们便心有不甘地退了出去。然后,那méng面人便伸手轻轻解去了méng面巾,lù出了一张比huā解语、却满面寒霜的俏脸,果然是【锦衣夜行】宁王侧妃沙宁,在刘家口外山坡上见到她时,她笑得天真烂漫,在宁王府里见到她时,她雍容优雅,仿若仙子,而此刻,她的目光锐利得,却仿佛一头随时扑向猎物的雌豹。

  “你的那个同伴么?”

  “在下知道今夜必有佳人造访,我那同伴是【锦衣夜行】个不解风情的粗人,所以我把他打发开了。”

  沙宁眉宇间杀气一现攸隐,冷冷地道:“我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你死得不能再死,所以你最好不要对我油嘴滑舌!”

  夏浔神情一肃,答道:“回禀王妃娘娘,臣那同伴已经躲起来了,如果臣活得好好的,那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否则臣那同伴就会去殿下面前告状,说娘娘在外边有了男人,却被我兄弟二人看见,所以把在下杀人灭口了。”

  沙宁冷笑:“殿下会信?”

  夏浔一本正经地道:“会!男人嘛,这种事情,总是【锦衣夜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其实娘娘也知道,殿下一定会信的,否则娘娘何必劳动yù趾,屈尊来到这么一幢破房子里来?”

  沙宁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在强抑怒气,然后才缓缓张开,盯着夏浔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娘娘帮忙,说服殿下出兵擅助燕王。”

  “殿下已无兵马可用。”

  “我知道,但是【锦衣夜行】福余、泰宁、朵颜三卫舛傲不驯,眼中没有皇帝,只有宁王,宁王一句话,再许之以一些好处,他们就将成为宁王殿下的马前先锋。”

  “今天殿下对你已经答复的很清楚了,燕王已走投无路,可是【锦衣夜行】我们殿下还没有走到那步田地,你们成功的希望太小,殿下不想冒这个险,所以……我不能答应你!”

  夏浔笑了笑,说道:“娘娘真的那么在乎宁王殿下?我记得在刘家口……”

  沙宁眉尖微微一挑,冷笑道:“那又怎么样,所以我就会牺牲宁王来保全自己?你错了!刘奎和我从小就在一起,用你们汉人的话讲,是【锦衣夜行】青梅竹马,但他只是【锦衣夜行】一个平民,我爱他,我可以把自己给他,却不能嫁给他。我们méng古贵族,可以娶平民nv子,却不可以嫁平民男子,所以我的父兄为我选择了宁王。宁王是【锦衣夜行】我的丈夫,我当然要关心他、维护他!”

  “我……不能理解……”

  沙宁冷笑:“你当然不理解,你们汉人把nv人都养成了绵羊,哪懂得我们草原上的nv人。你不要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就可以为所yù为,我不会受制于一个外人的危胁,图谋我的丈夫,大不了,同归于尽罢了……”说着,她的手已缓缓探向腰畔的刀柄。

  “身子可以给别的男人,但是【锦衣夜行】不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这叫什么理论?”夏浔的脑袋一阵húnluàn,固有的价值观念和逻辑思维开始短路,眼见沙宁纤长的五指握紧了刀柄,马上就要发飚,他赶紧安抚道:“且慢,且慢,娘娘请勿动手,这事……咱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沙宁的手停住,一双杏眼狠狠地瞪着他道:“如何从长计议?”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

  沙宁的手又探向刀柄,夏浔赶紧道:“娘娘何不容我考虑一个两全之策?何必非要闹得两败俱伤,如果我死我了,我那位兄弟一定会把娘娘的事告诉宁王殿下。”

  沙宁冷冷地道:“六耳不同谋,我的母亲告诉过我,如果那不是【锦衣夜行】你们共同的秘密,就只有自己才能保守秘密,否则你根本不要妄想会有人替你守住秘密。我不相信你的承诺,也不相信你这个人,如果我一定要死,我会先杀了你,亲眼看着你死!”

  夏浔冷汗都有点要下来了,赶紧道:“娘娘,这个秘密,我敢保证,现在还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如果你杀了我,它才真的不是【锦衣夜行】秘密了。”

  沙宁一怔,疑声道:“你那个同伴呢?”

  夏浔道:“我只给了他一封信,吩咐他只有我死了才可以打开,我可以保证,只要我活着,这件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沙宁盯着他,目光闪烁不定,夏浔咳嗽一声,用最诚恳地语气说道:“娘娘可以相信我,夏某,是【锦衣夜行】一个正人君子!”

  沙宁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鬼话,只要有生的希望,人总是【锦衣夜行】不想死的,方才只道对方两个人已掌握了她的把柄,又想胁她为傀儡,bī迫她去做自己不情愿的事,一时心生绝望,这才想同归于尽。可是【锦衣夜行】夏浔见势不妙,赶紧松了松绞索,又说事情可以好商量,又信誓旦旦地保证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沙宁也不禁动摇起来。

  “娘娘?”夏浔小声地、试探着叫了一声,怕把这个心思琢磨不透的nv人给jī怒了。

  沙宁的眼神诡谲地一闪,手慢慢离开了刀柄,面无表情地道:“好,从现在开始,我派人跟着你,直到你想出所谓的两全之策!”

  “娘娘!”夏浔没想到反客为主,反而被沙宁控制住了,其实他预料的一切都很好,唯独错估了眼前这个nv人的xìng格,他想追上去,几柄钢刀却堵住了他的去路。

  沙宁快步离开那个院落,将面巾重又遮住口鼻,向跟上来的曾二吩咐道:“找到他那个叫塞哈智的伙伴!”

  曾二试探道:“然后?”

  “然后把他们宰了!”

  沙宁淡淡地道:“我总觉得这个人不可靠,我不能让他一辈子抓着我的把柄!”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就爱读小说  神道丹尊  都市之归去修仙  莽荒纪  男性健康  锦衣夜行  中国会计网  春野小神医  工作总结  吞噬星空  圣龙图腾  完美世界  极限保卫  电视指南  首富杨飞  最强终极兵王  女性健康  圣龙图腾  全职武神  明朝败家子  中华养生网  99养生网  开天录  健康报网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