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315章 燕山雪
  燕山雪,大如席。\\WWw。qΒ⑤、com

  明军冒雪攻城,红的血白的雪,渲染大地,一片凄yànmí离。

  都督翟能的两个儿子率领两千名士半攻打张掖mén,城内建材大都将要用光,加高垒壁材料也已不足,擂石滚木告磐,箭矢也是零零星星,已经无法对城下撞mén的明军实施有效打击,那座饱受蹂躏的城mén在士兵们抱着撞城木无数次的反复冲击下,终于轰然暴裂,明军士气大振,欢呼声四起。

  翟能大喜,立即亲自挥刀加入战团,将自己身边的三百名将校全部投入战斗,同时命人立即快马通知在郑村坝遥控指挥战斗的曹国公李景隆,请李大将军马上增兵。

  燕军也知一旦城破,万无幸理,蜂拥到城méndòng下,与明军殊死ròu搏起来,一时间地上死尸无数,双方士兵就踏着那些血ròu模糊的尸体,拼命地挥刀、举枪,一刻不敢停歇,更无半点花式,杀!杀!杀!他们用生命扩大着或阻滞着破城的时间。

  鲜红的血,涂满了大地。

  骤急的耍,倾刻间掩去。

  须臾,苍茫的白sè再度被鲜红涂染……

  李景隆听说张掖mén已破,不由大喜若狂。

  天气越来越冷了,朱高煦那个小兔崽子率领游骑兵不断地龚击明军补给线,nòng得军中缺衣少粮,现在大军连御寒的冬服都没有,一到晚上,士兵们只能抱在一起取暖,现在五十万大军中已经有许多人生了冻疮,军心士气乃至战斗力都大打折扣,再不攻下北平城,李景隆真不知道该如何让这五十万人在北平城下安然过冬了。

  北平城中的敌人虽然骁勇,可是比起严冬这今天敌,显然更加叫人惧怕。李景隆还真没想到在士兵大量非正常减员的情况下,翟能靠着那么点兵力,居然可以攻破城mén,由此可见,城中守军也是越来越少,已经无力守护全城了。

  李景隆大喜上马,立即下令召集七卫兵马,随他增援,将令刚下,李景隆心中攸然一动:“不妥,我在郑村坝”距张掖mén还有二十来里路,万一等我到了,曾能已攻进城去,这破城首办…………”

  李景隆眼神一动,立即吩咐亲兵道:“速速通知翟都督,他兵微将寡,万勿深入”只许守在城mén外,不得妄进一步,待本国公大军齐至,再攻入城去,这是本国公军令,不得违抚,快去!”

  那信使得了将令,急急驱马赶回报信,李景隆这里急三火四召集兵马,足足用了大半个时辰,才把那些士兵自帐蓬中都赶出来,一个个穿着秋衣”站在大雪中瑟瑟发抖,因为活动太少,手脚都冻得僵硬了,连枪都拿不稳,只能挟在肋下。

  李景隆这时候也顾不得再讲究军容军貌,只管喝令他们全部跑步前进,增援张掖mén,大队人马呼啦啦地向着张掖mén赶去。

  翟能得到李景隆的将令后,气得几乎一头撞死在张掖mén下,奈何军令如山,李景隆的亲兵手持金批令箭在那虎视眈眈的看着呢,只得收拢人马,将兵力收缩到城méndòng下,与燕军在此苦战。聊可自慰的是,那城mén已被撞得四分五裂,燕军就算夺回城mén,也不可能像上一次夺回丽正mén时一样把它关上了。

  听说张掖mén失守,徐妃和世子高炽惊慌失sè,慌忙赶赴张掖mén,王妃和世子身边,衣甲齐全者不足百人,还有些杂sè衣赏的民壮,luàn烘烘地跟着,城中的兵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守城的主力军已经成了北平百姓、老弱妇孺,也难怪狸能数千兵就能破城,要不是明军连冻带饿,也是战力大减,这千疮百孔的北平城早就守不住了。

  “张掖mén破了,这北平终于守不住了么?我终于没有等到夫君回援。”

  徐妃的战甲上也满是血污,已经看不出那明盔明甲的本来颜sè,她提着一口刀,一边跑,一边看着左右那些老弱残兵,不由得鼻子一酸,眼睛已被泪水润湿,本来大雪茫茫,这时看去,更是朦胧一片了。

  “哎锋!”世子朱高炽一声叫,整个人都滑了出去,扶着他的两个人被这大胖子一带,也随着他一齐摔了出去。原来那地上有一汪积水,已经冻结成冰,冰上又下了雪,朱高炽一脚踏去,站立不稳,整个人打着横儿就滑了出去,这一跤滑出两丈多远,撞得他晕头转向。

  “炽儿!”

  徐妃回头叫,朱高炽晕头转向地爬起,大叫道:“母亲不要管我,夺回张掖mén要紧!”

  徐王妃咬咬牙,一摆手便带着人马向前跑去,朱高炽让那两个亲兵把他拉起来,四下一找,自己的刀都不知道甩到哪儿去了,地上积雪甚厚,可不好找。朱高炽拍拍冻得红通通的好象胡罗卜似的大手,吼道:“不找了,去城mén!”

  “慢着!”

  刚刚跑出两步,朱高炽突然站住,慢慢扭过头,直勾勾地盯着自只方才滑到的地方,眼中渐渐泛起奇异的光芒。

  这时候,远处一队灰衣僧侣提着棍子飞一般跑来,领头的正是道衍,这道衍在北平出谋画策、居中指挥、鼓舞士气,北平能坚持到现在,这位站在徐王妃和世子高炽背后的和尚出力甚巨,他正在另一道城墙上指挥防御,忽听张掖mén失守,也是大惊失sè,马上领了一队亲手调龘教的僧兵赶来。

  “世子!”

  “道衍大师!”

  朱高炽急叫:“我娘已率人赶去张掖mén,大师快快赴援!”,

  “老柚晓得了!”,

  道衍双眉一耸,一双三角眼满是凛凛的杀气,已是全无半点出家人的慈眉善目了:“世子,速速避入内城,一旦外城不保,唯有坚守内城了。”

  “不成,内城守不得长远,大师务必与我娘把明军赶出张掖mén,炽有一计,可解安危!”

  道衍惊奇地看了他一眼,这时候不是追问时候,但他知道朱高炽xìng情沉稳,如无把握,断不会做此妄语,他对这位世子也算是信任之极了,只重重一顿首,说道:“,好,老衲豁出一死,也要把明军赶出张掖mén,世子只管依计施为!”,

  说罢大袖飞舞,一阵狂风也似的卷去己

  徐妃率亲随死士杀到张掖mén下,这位“nv诸生”此刻俨然成了母老虎,手舞双刀,冲杀在前,其势锐不可挡,本来苦苦支撑在城méndòng下的燕军士气大振,拼死抵抗下竟将明军防线向后推进了数丈,翟能刚令两个儿子发动反冲锋,道衍领着一队僧兵也到了,这和尚平时都不用兵刃的,这时候也捡起一柄长刀,如狼似虎地杀进敌群。

  在一个妇人、一个和尚的带领下,这队半军半民的守军居然把霍能两牟骁勇善战的儿子赶出了城mén。

  “退后!退后!”

  已赶到城墙上的朱高炽命人高喊,城下道衍、徐妃等人闻警刚刚避到城méndòng下,城上就瓢泼大雨般泼洒下些不知甚么东西,明军恐是金汁粪汤,慌忙退却观其动静,却原来是沸水,那水溅到身上,灼痛难忍,一旦落地,热气沸腾,本来大雪漫天,地上又水气弥漫,一时如同大雾,竟然封锁了城mén,内外不能视物。

  紧接着,城下便抛下一捆捆柴禾,继而复泼热水,同时朱高炽令手下不再节省箭矢,城头守军有限的箭矢全部利用这段时间疾shè下去,shè伤许多明军。

  朱高炽用热水,本来是为了阻敌,他还担心热水不宜结冰,可又没有两全之策,心中颇为忐忑,却不知热水比冷水更容易结冰,朱高炽这一下歪打正着,那柴禾越摞越高,热水一层层泼上去,等到城头箭矢告磐,再也拿城下敌军没有办法的时候,一座冰墙已经矗立在张掖mén前,将那城mén牢牢地堵住。

  原来朱高炽幼时听父亲讲草原上的事情,曾经提到,有草原部落为了抵御寒风,曾以草捆和水冻结成墙,冬季时族人便躲在墙内背风的地方,等到chūn暖花开,部落迁徙,那冰墙也自动瓦解这种快速筑城之法,只是一直没有想到利用在北平城上,方才他滑了一跤,看到脚下薄薄的那层冰,突然就想到了这件事,没想到果然奏效。

  徐妃见儿子竟想出这般妙计,不禁又惊又喜,上了城墙向儿子匆匆问了几句,获悉事情经过,徐妃着实地夸奖了儿子几句,马上传下令去,九城俱都照此办理,一时间九城守军纷纷泼水浇城,把一座北平城变成了一座坚硬光滑、晶等别透的水晶宫。

  李景隆领着兵来了,一连跑了二十多里路,这些兵的血脉都跑开了,jīng神抖擞,“士气高昂”不过他们来了也没甚么用了。大雪mí茫中,那些南军将士眼见如此奇迹,只觉燕军似有天助,根本不可战胜,不由得大为沮丧。

  更糟糕的是:燕王朱林率十五大军已经过了孤山北河,此时堪堪迎上驻扎在郑村坝外拱御李景隆中军的外围部队:都督陈晖部。

  李景隆攻城,骑兵是最没有用武之地的,所以骑兵被他放在了最外围,这就是陈晖所部了。李景隆五十万大军,多从南来,因此步卒不少,专mén的骑兵部队就这么一支,大约两万人上下,扔在那荒郊野外“放羊”一般散养。

  今天是今冬第一场雪,而且是暴雪,许多南军一辈子还是头一回见着雪,他们袖着双手正在那哆哆嗦嗦的看“西洋景”,呢,因为大雪遮蔽了视线,所以直到燕军快冲到面前他们才发现,燕军如蚁,漫山遍野……

  PS:兄弟姐妹们,推荐票要给力!月票要给力!北平之围一解,咱就让夏浔调戏李景隆去,加油啊!!!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游戏网  188小相公  明升  188小说网  狗万天下  足球彩网  立博  007比分  uedbet  188体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