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333章 生计
  在朱高煦、邱福以四千骑卒击溃李景隆十余万大军之后,朱棣率领大队人马赶来,在济南城外扎下了十里连营。\\WWw。qΒ⑤、com北平郑坝村一战、河北白沟河一战,李景隆共计八十万大军,如今还能成编制地投入战斗的,估计不会超过三十万人,而且主帅逃走,领军将领们各自为战,可以说,朱棣的战略目的已经完美达成了。

  他在济南城下扎下营盘,召集众将,商议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要不要打济南。

  打济南的困难每个人都清楚,一是燕军攻城战打得不多,缺少攻城器械;二是兵力相对于朝廷仍旧有限,打下来也很难分兵守住;三是李景隆虽然逃了,但是平保儿、吴杰等统兵大将还在,他们的本部兵马损失不大,很可能会对包围济南的燕军形成反包围,或者断了他们的后路。

  但是也有一部分将领认为,李景隆先以五十万大军战败,再以六十万大军战败,殿下已经拥有了和朝廷分庭抗礼的资格,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攻城掠地、打了就走,而应该一步步扩大地盘、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没有足够的地盘,就没有足够的钱粮来招兵买马,势力始终无法扩张,何谈打到南京城下,诛奸佞,清君侧呢?

  这个意见最终打动了朱棣,他决定,继两次野战大捷之后,再打一次攻坚战,拿下济南城。于是,济南城外的燕军立即动员起来,紧锣密鼓地开始建造攻城器械,准备攻打济南城。

  济南城中,夏浔寻找了两天,还是没有找到那个酷肖谢雨霏的女孩,弄得夏浔又是犹疑又是担心。他怀疑自己可能是看走了眼,又担心确实是彭梓祺和谢雨霏牵挂于他,所以双双从双屿岛赶来找他,虽说她们两个一个会武、另一个也算是老江湖,可是现在兵荒马乱的,实在叫人担心。

  以他这个燕王密谍首领来说,原本只是他的一个手下,就把曹国公爷乃至曹国公麾下的数十万大军玩弄于股掌之上,可是现在他和一个普通的难民没什么两样,一样的睡大街、一样的吃路边摊,毫无用武之地,彭梓祺和谢雨霏两个女孩儿家该如何是好。

  日上三竿,忧心忡忡的夏浔在城中找得筋疲力尽,忽然看见前边有一个包子铺,这家店铺生意特别的红火,买包子的人群排成了长龙,夏浔这才惊觉快到晌午了,隐隐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他摸摸藏在腰中的银钱,便也举步走了过去。

  一个买包子的大汉愤怒地叫嚷起来:“他娘的,我说莫掌柜的,你也太黑了点吧,昨天还一个包子一文钱,今天就涨到两文了,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你怎么不去抢啊?”

  那留着两撇鼠须的包子铺老板嘿嘿地笑了起来:“许老三,这可怪不得俺,你也不瞧瞧,俺这一屉一屉的包子蒸出来,赶得上趟卖吗?买包子的人多呀,没办法,你是城里头的人嘛,自己家里有锅有蒸笼的,你想吃又嫌贵,那就自己做呀。”

  “他娘的,燕军围城,倒把你个卖包子的抖起来了,本想图省事的,算啦,老子不买了,咱回家自己蒸去!”那食客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夏浔站在那儿,正把这番话听在耳中,他愣了一下,突然机灵一颤,立即转身急急走去。

  这两天为了找谢雨霏,他心不在焉的也没多想,听到这两人的对话,他才忽然想起来,燕王困济南,似乎围了数月之久啊,这才几天的功夫,包子的价格就翻了一倍,时日久了,城中的粮食该是什么价格?

  夏浔身上带的钱并不算多,如今阴差阳错的进了济南城,他得先为自己的生存打算了,如果燕军围困济南数月,最后把他这位燕军密谍最高首脑活活饿死在城里……,这结果也太搞笑了吧?

  夏浔匆匆赶到一家米粮店,。还好,这时候还没有人抢购粮食,或许是普通小民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又或者他们很乐观地认为,用不了几天朝廷大军就能解了济南之围,所以身上有钱也舍不得全都拿出来,买那已经开始涨价的粮食。

  夏浔倾其所有,想要全部换成粮食,没想到那米粮铺的老板居然惜售,巴望着燕军之围不解,粮食可以继续涨价,夏浔只买了一袋粮食,扛着粮食走到大街上,却又为自己如何储放这些粮食开始发愁。他在城中没有住处,这几天也是露宿街头的。

  仔细想了良久,夏浔突然想起了长春观的丘子洞,那处据说曾是邱处机的修真秘窟,上一次他奉朝廷使命来济南剿白莲教匪时,牛不野等人曾藏身在那里,夏浔施计,诱使王金刚奴把他带到了这里,这是夏浔想到的唯一一个可以藏身的所在了。

  夏浔扛着粮食赶到长春观,只见大门紧闭,上边还交叉贴着两道官府的封条。

  因为长春观的香火道人也是白莲教徒,当时一并被官府抓走,这座道观就被封了。夏浔没动那门户,而是径直绕到后院,将粮食逾墙运入,小心藏好,然后再去第二家粮米铺子,继续购买粮食,当然,他也没忘了买几坛咸菜。

  等这一切忙完,夏浔在长春观后院满是灰尘的台阶上坐下来,想想自己现在的举动,简直如同一只灰溜溜的老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实在不是他能控制的,谢雨霏倒底在不在济南城、如今情形如何,他不知道;头两天没有他的消息,燕王那边或许还不着急,兵荒马乱的一时失去联系是可能的,但是这么久了还没有他的消息,燕王那边必然以为他出了意外,也不知会不会对他原来所做的部署安排予以改动。

  原本,他是燕王的“军情六处”处长,呼风唤雨,神通广大,而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难民而已,他所能做的,只是利用一个先知先觉的穿越者的优势,给自己储藏一些保命的粮食,叫人情何以堪呐。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看到了她。

  谢谢,你……你这个臭丫头,到底在不在这里?

  ※※※※※※※※※※※※※※※※※※※※※※※※※

  芙蓉街董府,门前竖着杆子,那是进士及第的标志。

  董家老爷,可是一位举人老爷。

  此刻,就在门口不远拴马桩旁,围了一群人。

  董翰文董公子从府里出来,见门前不远拥挤着许多路人和难民,便不悦地皱了皱眉头:“怎么搞的,这些逃难的百姓,都挤到我家门口儿干嘛?去去去,把他们都赶远点儿!”

  董翰文一声令下,几个恶奴立即冲过去,带推带搡地赶人:“走开,走开,都围在我们家门口干什么,快点滚蛋,再不走老子拿棍子轰人啦。”

  “咦?慢着,慢着!”

  人群一被轰开,忽然看见一个女孩儿正跪在地上嘤嘤啼苦,虽然女孩儿跪在地上,看不清模样,可那纤腰翘臀曲线玲珑,一头青丝乌油油光可鉴人,便已让人眼前发亮了,董公子赶紧唤住家奴,快步走上前去。

  地上横躺一具尸体,是一个老人,腰肋间缠着几团破布,隐泛血痕,也不知道他是病死的还是伤重而死,那女子就跪在老人面前,嘤嘤啼哭着。

  董翰文看见死人,先是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这才对那女孩儿和颜悦色地道:“小娘子,因何在此啼哭呀?”

  那女孩儿头也不抬,见人动问,便垂首抽泣道:“小女子德州人氏,随父逃亡城中,因老父伤病而死,无钱安葬,故此啼哭悲伤。过路的好心大爷,谁能出钱为小女子料理亡父丧事,小女子愿自卖自身,为奴为婢、为妾为侍,听由遵便。”

  “哦?倒是一个孝女,抬起头来,叫本公子看看。”

  那女孩儿抽噎着缓缓抬头,董翰文倒吸一口冷气,双眼圆睁,整个人就像着了定身法儿似的,再也动弹不得了。常言说,精不精,一身青;俏不俏,一身孝。女儿家若穿一身白衣,本来就特别显得俊俏,这个女孩儿的姿色更是美丽之极,那弯弯的眉、俊俏的眼,妩媚的小嘴,一身缟素,梨花带雨……

  “多少钱?”

  董翰文看呆了,定定地看了半晌,脱口问道。

  那女孩儿似乎被他看得害羞了,轻轻垂下头去,幽幽地道:“奴家自卖自身,还要钱做甚么,只要公子替奴家拿出料理丧事所需,奴家……便是公子的了。”

  董翰文一听,骨头一轻,差点儿被那顺着街口吹来的轻风给飘到天上去,他盯着那女孩儿因为垂首而微露的半截粉颈,只觉那颈子晶莹剔透,依稀可见青络,线条柔润,美得恨不得叫人咬上一口,登时咽口唾沫,强自保持一分神志的清明,嘿嘿笑道:“那……,总也要说个价钱出来才好吧?”

  女孩儿道:“奴家也知道,燕军围城,无处可以葬人,官府又有规定,死者必须焚化。家父亡身,总要火化了才是,可这棺椁总要买的,不能赤身焚化,再者,还要请僧人超度,约摸算下来,一百贯……也就够了。”

  “使得,使得!”

  董翰文恨不得马上付了钱,把这娇俏柔媚的小娘子搂在怀里,揉进身里温存一番,眼下战乱不休,大明宝钞可是贬了值的,如今一百贯宝钞,大抵只能买到战前七十五贯的东西,这么点钱,买这么一个美人儿,做梦都得笑醒喽。瞧这小娘子眉锁腰直、颈细背挺,显然还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处子,捡到宝啦!

  董翰文立即道:“小娘子,不要急,你等等,你等等,本公子马上回府拿钱。嗳,你们几个狗奴才,看着点儿,看着点儿,这可是本公子定下了的人!”

  董翰文说着,便手舞足蹈地冲回府去,那女孩儿仍然垂着头,以袖拭泪,谁也没看到她唇边轻轻掠过的一丝奸笑,虽是奸笑,笑得可爱……

  P:书友们,榜单上单章飞舞,前后左右投票踊跃,咱们也别打怵呀,手中有票的,快投下来吧,急求月票!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小说更新了哪些章节吧!

  ┊┊┊┊┊┊┊┊┊┊┊┊┊┊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六合拳彩  九亿观帝师  易胜博  超越故事网  澳门百家乐  伟德作文网  无极4  澳门龙炎网  大小球  澳门足球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