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417章 知进退
  夏浔到了宫门口,迎面正有几位官员出来,两下里正打个照面。\WwW.QВ五。coМ\\

  一眼看见夏浔,解缙又惊又喜,连忙迎上来拜见:“下官翰林待诏解缙,见过辅国公。””解缙?”夏浔看见是【锦衣夜行】他,也不禁笑了。

  解缙已经知道夏浔就是【锦衣夜行】在燕王面前为他说话,替他求下写父登极诏》这等名垂青史机会的大贵人,登极大典上,也见过他了,还抽暇过去拜见了一下,只是【锦衣夜行】当时大家都在忙,也没顾上说几句话。接下来夏浔受封辅国公,却还没有自己的国公府,这几天一直在到处打游击,他也没机会拜望,此时看见。急忙趋前拜见。

  夏浔站住脚步,唤着他的表字,亲热地遒:“哈哈,大绅呐,当日我说你必有苦尽隼来之日,如何?”

  解缙感激地道:“昔日多亏国公指点激励,否则学生心灰意冷,早做了秦淮河底之鬼了,国公于学生有救命之恩,学生一直铭记在心。”

  李贯几人在后边看着,又惊又羡,他们还不知道,解缙居然认识这么一位大人物,国公爷啊!居然唤着解缙的表字,和他这般亲热。

  夏浔笑吟吟的,刚想拿当初说的那句:“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骨骼清奇,灵根甚佳,来日前程必不可限囘量,未尝不能位极人臣”的话再来调侃几句,可话到嘴边儿。他突然咽了回去。

  说不得!正因为他清楚地知遒解缙确实前途不可限囘量,所以这话绝对说不得。如果这话说出来,解缙来日果然位极人臣,绝不会想到自己未上先知,唯一的想法只能是【锦衣夜行】自己从中说和在皇上面前为他说了话。他夏浔在皇上面前说句话,就能棒起一个当朝首辅,这是【锦衣夜行】好事吗?

  永乐大帝可是【锦衣夜行】个很强势的老板一旦这种消息在朝堂上传扬开来,绝不是【锦衣夜行】一件好事,而是【锦衣夜行】招灾惹祸。常言道祸从口出夏浔如今爵高位显,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说话可是【锦衣夜行】不能不谨慎了。

  他打个哈哈道:“好了,皇上传召我呢,就不与你多说了,改日咱们再亲近亲近。”装神弄鬼的话是【锦衣夜行】不能说的,可这未来的当朝首辅,该亲近还是【锦衣夜行】要亲近的,解缙一听国公爷这么客气,受宠若惊地遒:“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国公爷先忙着。”

  那句改日再亲近亲近的话,自动被他忽略了,国公爷这么说是【锦衣夜行】跟他客气,他一个小小的九品待诏,凭什么跟人家一等公爵亲近亲近?人贵自知,人家棒是【锦衣夜行】人家给面子自己可不能不知进退。

  夏浔笑笑,一抬头看见胡靖、李贯、高庸三个人,三人正眼巴巴地瞅着,一见辅国公向他们望来,赶紧拱揖遒:“下官见过国公爷!”

  夏浔笑了笑,摆手道:“三位勿须客气!”便向宫中走去。

  待他一进宫门,李贯三人立即围住了解缙,艳羡惊叹道:“大绅兄,你竟认得辅国公夫人?好夫的面子这是【锦衣夜行】几时结下的交情?”

  解缙得意洋洋,边走边吹嘘道:“这个么,可说来话长。话说当年,建父人…喔,洪武三十二年的时候……。”

  夏浔进宫的时候,纪纲和刘玉珏已经走了,永乐大帝正在用餐。

  朱棣跟他爹一样,比较抠,吃饭穿衣比较节俭。建文的时候,依照周礼吃饭的时候要摆多少个盘子多少个碗都有规定,食用六谷饮用六清,膳用六牲珍味菜肴一百二十款,酱品一百二十瓮……。

  还要有八佾之舞,也就是【锦衣夜行】八行八列六十四个美人载歌载舞,要有礼乐,奏优雅的皇庭宫乐等等,朱棣头一天吃饭的时候不知道,御膳房还是【锦衣夜行】按老规矩上膳食,朱棣一看那满殿的杯盘,把他心疼的不得了,第二天就削得只剩一桌几道菜了,至于什么美人儿载歌载舞还要奏乐,也被他免了,永乐帝嫌吵。

  夏浔直接到了膳宫,木思传报进去,朱棣听说他到了,便道:“宣他进来!”

  夏浔进去见驾,朱棣摆手道:“行了行了,俺吃饭的时候,无须什么礼节了。”

  他说归说,夏浔还是【锦衣夜行】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朱棣手里拿着馒头,往旁边一指:“坐,一块儿吃吧!”

  皇上用膳,照例要摆一张空桌子,这是【锦衣夜行】规矩,因为皇上可以赐膳,受赐的人可以是【锦衣夜行】皇后、妃嫔、皇子女或宠臣,皇帝赐膳的时候不是【锦衣夜行】另做一份,而是【锦衣夜行】从皇上这桌儿拿几道菜过去,让那人食用,与天子共食,以示恩宠,这种恩宠是【锦衣夜行】不许辞谢的。

  夏浔连忙谢恩,在那张桌子后边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木恩亲自带着几个小太监,从朱棣桌上拿了几道菜,外加两个白面馒头给他端过去,夏浔再次谢恩,然后很秀气地吃起来。陪皇上吃饭,还能真当饭吃么?

  朱棣乜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使劲咬了一口馒头,然后就拿那馒头点着夏浔道:“你呀,在俺面前就会装模做样,既然叫你吃,该吃就吃,像个受气小媳妇儿似的做甚么!”

  夏浔笑道:“皇上,这里比不得军中,规矩大,臣不知不觉就惶恐起来了。”

  朱棣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夏浔以前虽未与皇帝共宴,可是【锦衣夜行】久在宫中行走,朱元璋、朱允蚊、朱棣,三代帝王他都见识过了,尤其是【锦衣夜行】朱元璋,那老头儿气场非常厉害,虽是【锦衣夜行】老迈之人,一举手一投足,甚至一个眼神,都令人有莫大的威压,夏浔能在他面前混那么久,哪能禁不起这样的场面。

  可是【锦衣夜行】,该装的场合就得装,得知进退。别看皇上说他忸怩,可是【锦衣夜行】见他这么规矩,其实心里还是【锦衣夜行】高兴的。古人说,伴君如伴虎,倒不见得皇帝个个如囘狼囘似囘虎般凶残,可这句话是【锦衣夜行】没错的。和谁相处久了,没有发生矛盾的时候?只不过寻常的朋友,你两个就算动了手,也没什么大碍,过些日子气消了,说不定就重归于好了。

  可是【锦衣夜行】皇帝手中掌握的权力实在是【锦衣夜行】太大了,你让他不痛快的时候,他一句话就足以决定你的生死,而皇帝身边又围绕着太多的势力集团,如果有人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你连和皇上重归于好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地位越高,为人处事越得谨慎,夏浔自打受封国公那一刻起,他就开始不断告诫自己,今后要注意为官之道了。

  皇帝是【锦衣夜行】高高在上的,高处不胜寒呐,所谓孤家寡人就是【锦衣夜行】如此了,纵然满桌子珍馐美味,只有你一个人在那儿吃,也够冷清的,朱允坟是【锦衣夜行】皇太孙,从小就这么过,他习惯了,朱棣却不同,这两天吃饭他一直很别扭,现在总算有人陪他吃饭聊天了,他的兴致也高起来,两个人有说有笑,惹得朱棣胃口大开,一顿吃了三个呛面大馒头,又喝了一大碗汤,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筷子,叫夏浔陪着他散着步往御书房走。

  待二人进了御书房,内侍上了茶退下,殿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朱棣的神色便凝重起来:“文轩,你还年轻,正是【锦衣夜行】年富力强的时候,得多替朕分担些事情,现在还不是【锦衣夜行】你享清福的时候啊。”

  夏浔刚把茶端起来,又赶紧放回去,起身道:“皇上请吩咐。”

  朱棣瞪了他一眼,摆摆手叫他坐下,沉吟着说道:“那件事,有着落了么?”

  夏浔道:“皇上,臣表面上优哉游哉,不过是【锦衣夜行】给人看的,这几天臣没忙别的,一直在操持此事。从臣现在掌握的情况看,那个人恐怕是【锦衣夜行】确实逃走了……。”

  朱棣有点出神,半晌才悠悠地道:“都说俺杀伐决断,可俺……,比不上他!对敌人,俺朱棣不吝举起屠刀,可是【锦衣夜行】对自己的妻人…,哼!要俺朱棣抛妻弃子,独自逃生,俺做不来!”

  皇帝家事,外人还是【锦衣夜行】不要置喙的话,夏浔没接这话碴儿,只是【锦衣夜行】接着说道:“臣已派出几路人马,暗中楫索,为他安排脱逃的,应该是【锦衣夜行】锦衣卫原指挥使罗克敌罗佥事,臣曾与此人共事过,罗克敌足智多谋,这件事他安排的滴水不漏,眼下,臣手下的人还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朱棣点了点头,说道:“纵他遁逃在外,终究是【锦衣夜行】个麻烦,这件事不能松懈,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多久,你要给朕一直查下去,务必查个清清楚楚!”

  “是【锦衣夜行】!”

  朱棣思索了一下,放下茶杯,轻轻捶了捶胸口,说道:“人心,人心呐!朕之所以如此慎重,不是【锦衣夜行】怕他,他昔日高高在上,拥有整个天下,都不是【锦衣夜行】朕的对手,就算他现在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还能掀起甚么风浪呢?还能推囘翻朕的天下不成?”

  朱棣轻蔑地一笑:“以前,他不行!现在,他更不行!将来,他算个甚么东西?那么……,朕为什么怕,朕怕什么,你知道么?”

  夏浔先是【锦衣夜行】一怔,可是【锦衣夜行】脑海间灵光一闪,他突然明白过来。他的腰杆儿不知不觉地挺了起来,神情肃穆,带着诚敬,沉声道:“臣,明白了!”!~!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都市医圣妙厨  小学生作文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秦吏  杀神白起  据说娱乐网  大王饶命  龙组兵王  第一课件网  全职高手  说说大全  中国玉米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星座网  太初  最强逆袭  最强终极兵王  斗战狂潮  都市之神级宗师  努努书坊  开天录  最强特种兵王  极限保卫  开天录  圣龙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