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467章 宴无好宴

第467章 宴无好宴

  憋了半天,实在憋不出精彩缨呈、洋洋洒洒的单章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无奈!还是把时间用来码正文吧!昨夜,金键盘作品榜被爆,今早,月票榜又被超了,看看更新,并不比俺多,比比单章……俺的字确实写的少,也不够激动、不够煽情,奈何确实不擅长这个,郑重地求一下月票,继续码字去了。/wwW。qb5。com\\女女女女女女

  “皇上美意,臣感激不尽。但是这种要求,臣不敢应允!”

  “不敢?”

  “是!”

  夏浔沉声道:“非是不能,实是不敢!臣起于微末,两位贤妻不离不弃。梓祺与臣恩爱,因受家中阻挠,竟尔不计身份,随臣南下,幸蒙太祖高皇帝陛下开恩,准我以寻访使身份回返山东,历尽坎坷,这才征得她高堂同意。

  雨霏本陈郡谢氏后人,虽然臣当初家道中落,亦不悔婚,后来,曾有一位位极人臣的贵人,欲聘她为妾,也被她拒绝,她对臣情比金坚,贞如冰雪!”

  “那人是谁?”

  朱棣的八卦之婚熊熊燃烧起来,别看他戎马一生,杀侥相伴,其实闲暇时候却是个戏迷,身体里不乏浪漫细胞,这一声差点问出口。

  只是……杨旭正在那慷慨激昂,这么问似乎太不着调了,所以只得强行捺下了好奇心。

  夏浔继续道:“自臣效忠陛下以来,孤身匿于金陵,害得她们颠沛流离,偏居孤岛,两女却对臣始终无怨无悔,臣若为了郡主忘却患难夫妻情份,不要说天下人耻笑,就是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古人说,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纵有陛下圣旨,臣瞒得过天地鬼神,也瞒不过自己的一颗良心!”

  “呃……”

  “见异思迁、喜新厌旧,这样的人,陛下也看他不起吧?”

  “呃……”

  “陛下,这是郡主提出的要求么?”

  朱棣吱吱唔唔起来,他能怎么说,总不能说是我的皇后横插一脚吧?唉!儿子不省心,老婆也不省心!

  夏浔断然道:“郡主身份高贵,以杨旭情形,确实高攀不上,臣有自知之明,所以从不敢有非份之想!此事,请陛下不要再提了!”

  朱棣受他一顿抢白,虽然他的话已经尽量说的委婉了,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可儿……这是人家家事,他是皇帝也不能强迫人家嫁娶啊。

  朱棣只得道:“此事,暂且揭过,嗯,不提了,不提了……”

  “谢皇上,如果皇上没有其他吩咐,那臣……就告退了!”

  朱棣摆摆手,夏浔就躬身退了出去。只一转身,一抹自嘲的苦笑就勾起了他的嘴角:“夏浔!你还真是混帐!贪心不足,还巴望着人家小郡主……”是!小郡主活泼可爱,姿容婉媚,可人来……是什么身份?人家会毫不计较地嫁到你家?痴心妄想、自取其辱!”

  朱棣瞄着他的背影,讪讪的,觉得自己挺没脸的。

  他一开始就觉得这么干不厚道,你看……人家翻脸了吧?这事儿压根就不该管!想当初汉光武帝刘秀这么干了,唐太宗李世民也这么干了,结果如何?咦!还别说,这两个人都是有为之君呐,想来只有有为之君才会闲着没事干,干涉臣下娶老婆……”聊可自慰,聊可自慰!

  这时,一个唇红齿白、两眼灵动的小家伙蹦蹦跳跳地跑了来,费力地翻过高高的门槛,一进门就奶声奶气地叫:“皇爷爷!皇爷爷抱!皇爷爷给点心吃!”

  朱棣一看,立即转嗔为喜,快步迎上去,张开双臂道:“哎哟,俺的小孙儿来啦,哈哈哈,快叫爷爷抱抱!”

  后边,朱高炽费力地挪动着肥胖的身躯,唤道:“瞻基,瞻基,你慢一些,别摔着,别吵了皇爷爷!”

  朱棣笑容可掬地抱起大孙子,在他幼滑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对木恩道:“快点,快点,给俺孙儿拿一匣点心来!”

  扭头看见儿子扶着门框迈进殿门,朱棣的一双浓眉登时锁了起来。

  “儿臣见过父皇!”

  朱高炽弯腰施了一礼,朱棣嗯了一声,板着脸问道:“最近,学业如何?”

  “承蒙父皇动问,儿臣近日正读《中庸》……每有疑惑,必与侍讲探讨,请教先生,不敢荒废学业。每日午后,还要习字一个时辰。”

  “嗯,为父给你找的师傅,都是学问渊博,品行端方,可以倚任之人。你当敬重遵从,执弟子礼,此正予重道崇儒,不可以皇子自重。”

  “父皇教市的是,儿臣明白!”

  这对父子,你问我答,有板有眼。

  自古以来,当爹的对长子似乎就格外的严格,这对父子更是如此,皇次子朱高煦从小就在父亲面前大大冽冽的惯了,朱棣习以为常,反而喜欢儿子这种不守规矩却天伦之情毕露的表现,可对长子,和那些规矩甚严的大户人家没甚么两样,讲的就是父严子孝。

  朱棣“嗯“了一声,见儿子追着孙子进来,就跑这么几步路,额头已经见了汗,这身子实在是虚了点,心中更加不喜,却也不忍再苛责他,便道:“看你这一身汗,去坐坐吧,俺陪孙子。”

  “是,儿臣遵命!”

  朱高炽在老子面前特别拘谨,连忙身走向一旁的拚子,朱棣瞥了他一眼,愁勉想起方才与夏浔议立储君的说的“搁一搁、看一看”,不由心中一动,吩咐道:“为父累了,那奏章还没批完,你帮为父看看,把重要的先选出来,单独搁在一边,一会儿为父先行批阅。”

  “是,儿臣……”

  朱高炽正想问问父皇想先看哪方面的奏章,朱棣已对他的宝贝剔子眉开眼笑地道:“走,爷爷带你玩去。”

  “爷爷,我要吃点心!”

  “小馋鬼,不吃点心就不想爷爷啦?”

  “想爷爷!”

  “哈哈,那就好,内侍取点心去了,走,咱们先去逛逛御池里新投了不少名贵鱼种,特别漂亮,喜欢钓鱼吗?咱们钓鱼玩去……”

  一老一少,兴高采烈地走了朱高炽无奈,只好走到御座旁,依照自己的标准,逐一进行拣选起来。

  过了一个多时辰,朱棣怀抱着朱瞻基回来了,朱高炽连忙起身相迎:“父皇……”

  朱棣忙道:“小声些,瞻基困了,在为父怀里就睡着了呵呵你快抱他回去休息一下拿袖子遮着点头,别受了风。”

  朱棣把别子小心地交给儿子,朱高炽怀抱着儿子,无向安亲再行大礼,只得欠了欠身,便抱着甜甜睡去的儿子向后宫走去。

  朱棣回到御案边坐下,木恩忙端了杯茶上来,朱棣喝了。茶看见尚水批阅的奏章已经分成两摞,一摞搁在御案右侧,用玉镇纸压着面前又有一小摞,想是儿子特意挑出的需要先行处理的奏章了。

  朱棣翻开奏章,并不细看,只是匆匆测览几眼便放在一边再翻一份,不一会儿便把儿子特意挑选出来的奏章都简要地看了一遍,朱高炽所选出的奏章,都是关乎农桑、工商、赋税、徭役和赈灾、水利、边塞屯田等方面的,朱棣轻轻叩着桌面,脸上渐渐露出微笑,沉思有顷,却又轻轻叹了口气……

  ※※※百※※※度※※※锦※※※衣※※※夜※※※行※※※吧※※※

  晚上,夏浔依约来到了定国公府。

  徐景昌闻听夏浔赶到,亲自出迎,将他高高兴兴接进府去。

  夏浔笑道:“定国公太客气了,这些日子大家吃吃请请,太频繁了,有些吃不消啊,要不是你定国公相邀,今儿杨某是绝不出门了。”

  徐景昌笑道:“新帝登基,朝纲甫立,迎来送往的事情自然就多些,今日在下设宴,款待的都是谈得来的朋友,大家都是斯文人,不会穷形恶形,逼辅国公吃酒的。”

  “哦?定国公还请了哪些人呐?”

  徐景昌徽微一笑:“呵呵,国公一见便知!”

  跨进花厅,迎面一个小矮子便率先迎上来,满面春风,兜头一揖:“辅国公,大伸望穿秋水,终于把你盼来啦!”

  这句话弓得满堂大笑,于是众人纷纷上前相迎,夏浔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竟是内阁首辅解缙,随之而来的是大部分也都认识,翰林院侍讲、内阁学士杨士奇,翰林院侍读、内阁学士黄淮,此外还有杨荣。内阁学士,来了四个。

  这几人中,称得上好友的,解缙是一个,在燕王朱棣欲登基时,提醒他应先谒孝陵的杨荣也算一个,其他只是泛泛之交。杨荣本名杨子荣,其实这杨荣,还是朱棣去其“子”字,赐的名字,在内阁中,也是极受重视的大臣。此外,还有张玉之子张辅,户部右侍郎夏原吉。

  夏浔满腹困惑,一一拱手还着礼,忽然察觉还有人并未近前,酒席间无须迎他的……”夏浔定晴一看,不由暗吃一惊。

  站在席前,向他微笑看来的那人,身宽体胖,神态安详,正是皇长子朱高炽,夏浔赶紧上前参见,此时心中已经全都明白了,别看朱高炽不显山不露水的,他是不动则已,骤一发动,便摆出这样的排场,看来对于争嫡,他也不是无知无觉啊。

  “臣杨旭,见过大殿下!”

  “呵呵,辅国公免礼,免礼,快快起来。”朱高炽笑吟吟地举手相扶,不让夏浔施礼:“今儿,是景昌请客,我也不称王爷,只以景昌表兄身份赴宴,国公,千万不要客气了,否则,高炽可是喧宾夺主喽!”

  “是啊,辅国公,今日定国公邀请的客人,都是性情相投的朋友,就不必讲什么尊卑贵贱了。”这人静悄悄地站在朱高炽落后半步的地方,夏浔一开始只道是朱高炽的侍卫,没有注意他,他这一说话,夏浔才认出来人:“郑和!”

  在场这些人中,郑和这个内宦算是职位最低的了,但是郑和出现,意味着哪一方面的势力?夏浔忽然觉得,今天这顿饭,恐怕不简单了。

  憋了半天,实在憋不出精彩纷呈、洋洋洒洒的单章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无奈!还是把时间用来码正文吧!昨夜,金键盘作品榜被爆,今早,月票榜又被超了,看看更新,并不比俺多,比比单章……俺的字确实写的少,也不够激动、不够煽情,奈何确实不擅长这个,郑重地求一下月票,继续码字去了。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神墓  246天天好彩舰  六合助手  bet188激光  好彩客后  锦衣夜行  轮回乐园  188  足球封天  好彩客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