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522章 命题作文

第522章 命题作文

  全\本/小\说/网  日本京都,樱花浴场

  一个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立即受到两个身穿艳丽和服、趿着木屐的女人欢迎,他左搂右抱,摇摇晃晃地走进去,喷着一口酒气,大声说着调笑的话

  一路过去,并没有人在意他,类似的场面在浴场里比比皆是【锦衣夜行】,甚至有人当众宣淫,比起那些行为举止,他还算是【锦衣夜行】斯文的了

  在现代日本,男女混浴浴场大多属于高档消费场所,并不屑于将色情活动与之挂钩,看得摸不得,不过在古代则不然每个浴场,那时都有数十个汤女,也有称为女将的,陪酒、唱歌、伴浴,客人兴致上来,再做些什么就可想而知了

  一个单独的浴池,里边静静的,只有一个男人,池边放着一个精致的漆盘,里边有一壶清酒,还有几样简单的吃食那个喝醉的浪人走进了这间小浴池,对那汤女说了几句日语,两个汤女便在他颊上狠狠地亲了两口,嘻嘻哈哈地出去了

  等那汤女一走,这个浪人立即把帘儿一拉,脱了衣服赤条条地走进水里,划到了那个闭目养神的男人旁边,挨着他舒服地倚着池壁,两颊上还带着几个大大的红色唇印

  那个男人张开了眼睛,问道:“怎么样,打听清楚了?”

  他说的是【锦衣夜行】汉话,那个满嘴酒气的浪人眼神也恢复了清明,轻轻点点头,说道:“是【锦衣夜行】的,打探清楚了,屠我象山县城的,就是【锦衣夜行】尾张小守护代织田常竹此人见劫掠获利丰厚,十分眼红,曾让他的从弟织田常梅聚集了一帮破落武士和浪人,前往我大明沿海劫掠,由于有织田家的支持,在几股倭寇组织中,他们的势力是【锦衣夜行】最大的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极小的代价,获得了许多好处不过,在象山的时候,他们中了易绍宗千户的埋伏,一场混战之后,织田常梅死了,织田常竹大为愤怒,为此一直策划报仇,他们把目标选定为象山,派小股人马引走附近的官兵,制造了这场血案,”

  “确定了就好夏老板吩咐过,一定要找出幕后元凶,将他绳之以法我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说话的这个人是【锦衣夜行】戴裕彬,当夏浔的目光投向日本的时候,一批干练的特务便被他派过来了戴裕彬并不懂日语,不过这并不要紧,其实尽管朝廷海禁,民间与日本的走私贸易一直在沿海官府睁一眼闭一眼的纵容下非常频繁

  饶州之磁器、湖州之丝绵、漳州之纱帽、松江之棉布,籍、铜钱、名画等等,都通过一些秘密渠道运抵日本,所以在日本的中国商人很多,他们并不见得个个精通日语,所以戴裕彬等一群人的出现并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而扮成日本浪人的这个人名叫崔永炟,是【锦衣夜行】潜龙秘谍发展吸收的最早一批秘谍之一,他原本是【锦衣夜行】双屿海盗,双屿卫很少劫掠,主要以走私为主,而日本因为近在咫尺,是【锦衣夜行】他们走私的重要目标,所以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扮成日本人时,就连日本人也难辨真伪,因此成了戴裕彬的得力助手

  他们以走私经商为掩护,很快就在日本扎下根来,江户、京都、大阪、长崎等地现在都有他们的耳目,除了刺探情报,他们的另一项重要职责就是【锦衣夜行】寻找象山县城血案的幕后真凶,现在终于找到了

  也不知他们策划了针对织田家的什么阴谋,两人窃窃私语了许久,崔永炟起身欲走,忽然又想起一事,重又坐下,说道:“啊对了,我刚刚还得到一条消息,北山殿正在寻找刚刚来到日本不久,熟悉大明情形的商人,我担心是【锦衣夜行】有人注意到了我们的行踪,特意打听了一下,据说是【锦衣夜行】他们的征夷大将军想要了解了解我们那边的情形”

  “哦?了解我们大明的情形?”

  戴裕彬思索片刻,说道:“你想办法跟他们接触一下,把东方亮推荐给他们,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是【锦衣夜行】”

  崔永炟答应一声,站起身,赤条条地就走了出去,他当然不能马上就走,否则难免会引人怀疑,虽然这浴场里的人纵然生疑,也想不到为什么可疑,不过小心谨慎是【锦衣夜行】他们做事的重要原则,大可不必露出这个破绽给别人

  帘子重拉上了,然后便传来一个汤女的惊叫,紧接着就是【锦衣夜行】恢得了浪人模样的崔永炟色淫淫的大笑声,戴裕彬摇头一笑,将一块湿毛巾盖到了脸上……

  ※※※※※※※※※※※※※※※※※※※※※※※※※※※※※※※

  “他的胆子可真大”

  朱棣把御案一拍,冷笑道:“倭人近来屡屡上岸而不得所获,每次离开总要抛下数十至数百具尸体不等,倭寇已稍稍敛迹,可见杨旭剿匪颇见成效而这个福州知府万世域居然弹劾杨旭用酷刑厉法,良莠并除,致使沿海一片萧条,百姓困顿哼朕原先听说,沿海士绅、官员,多有为海市之利诱惑,行不法事者,如今看他这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奏章,便可窥其一斑了妖言惑众、乱我军心,该杀”

  “皇上英明,沿海萧条与否,怎么能是【锦衣夜行】因为剿倭的原因呢?难道叫倭寇来咱大明沿海劫掠一番,百姓们反而受益了?奴婢刚收到黄真御使的一封奏章,也提到了沿海百姓穷困萧条的事情,说法可与这位万知府大不相同,同样人,这见识可真是【锦衣夜行】高下立判了”

  一听朱棣发怒,早有准备的木恩马上插了句嘴,他现在管着内房,有机会比皇帝早一步接触奏章,因为要负责拣选整理、分类递呈,所以大略知道点内容也是【锦衣夜行】理所当然的

  “哦?沿海地区真的这般贫困?还有人提出不同见解么,取来给朕看看”

  木恩马上把那厚厚一摞奏章翻了翻,抽出一封来双手呈与朱棣

  黄真这封奏疏很对朱棣的脾味,很有说服力说它对朱棣的脾味,是【锦衣夜行】因为奏章内容少有虚文,不像有些人写的花团锦簇洋洋万言,落实下来真正有用的话没有几句说它很有说服力,同样是【锦衣夜行】这个原因,别人的奏疏为了说服皇帝,大多是【锦衣夜行】讲道理,引经据典、圣人言论,其实这些东西皇帝看了也是【锦衣夜行】一扫而过,很难真正具有说服力

  而黄真这篇奏章的文风却十分清,他只讲事实,判断对错的权力没有丢给几千年前的圣人,而是【锦衣夜行】交给了皇帝黄真这封奏章,着实费了番功夫,他查阅了大量古籍,找到史有明确记载的中原与其它国家进行海道贸易的最早年代汉代,一直历数下来,列举各朝各代通海经商的利弊

  然后便讲海禁最早出现始于元代,并列举事实,分析了元朝四次禁海的原因以及废止禁海的原因,并且列举了这几次禁海前后,对元朝税赋收入的影响尤其是【锦衣夜行】,在他的奏疏中还出现了一副朱棣每天阅览千余份奏章,就从来没见过的画面:一副统计分析对比图

  对比的东西是【锦衣夜行】南宋和大明的南宋和大明市舶收入占朝廷税赋的比例是【锦衣夜行】多少,金额是【锦衣夜行】多高,南宋一年的税赋总收入和大明相比差距是【锦衣夜行】多大,宋朝与明朝的耕地面积、粮食亩产量对比,市井间一般百姓每日可以食用的米面、肉类等食物多寡的对比……

  谁见过这种奇的数据对比式的奏疏?黄真没从“圣人说”里找理由,就只列举了这些,就足以让皇帝好好深思一番了

  当然,黄真也不能因此指摘太祖之错,后边紧跟着就讲本朝太祖禁海的原因:是【锦衣夜行】因为当时朝廷需要安顿内部、打击北元,对逃到海上的张士诚、方国珍等反军余孽以及海盗一时腾不出手来清剿,故而下令实施海禁而今则不然了,朝廷已经有能力肃清海疆

  滨海细民,本籍采捕为生,海禁过严,生理日促,这时候对海禁政策就应该有所改变了此事不仅关乎沿海百姓之生计,而且是【锦衣夜行】军国之所资,因此伏请陛下深思,在沿海倭寇受到致命打击后,应该放宽海禁政策,予百姓以生计

  这种风格的奏疏,黄真当然不可能会写,他也从没见过

  这奏章的题目、大纲、风格,甚至那副表格的样式,都是【锦衣夜行】夏浔给他写好的,黄真只是【锦衣夜行】负责从前朝积存下来的故纸堆里查阅到这些详实的数据,然后组织成文字,形成一份正式的奏章饶是【锦衣夜行】如此,那工作量也够巨大的了,那时候没有电脑,也没有这方面的专门籍,其实这任务早在夏浔出京前就交给他了,黄大人在山海里整整爬了几个月,差点累得再次“偷羊”,这才完工大吉

  如此数据详实的一篇奏章,给朱棣造成了很大的触动实际上,这其中许多事,他也不知道皇子读的都是【锦衣夜行】道德文章、圣人之言,他只知道宋朝积弱,却还不知道就是【锦衣夜行】那积弱之宋,区区江南一隅每年的税赋收入数倍于疆域广阔的大明,而百姓的日子竟然比大明的子民过得还好

  朱棣没有怀疑,奏章上列出的数据非常详细,引自于哪里都标注得一清二楚,这个东西借那黄真一个熊胆他也不敢造假,倭患起于市舶还是【锦衣夜行】源于海禁?这个问题朱棣已经不去考虑了,只是【锦衣夜行】那税赋收入天壤之别的巨大悬殊,就已把他彻底惊呆了

  好象是【锦衣夜行】一扇从未打开过的窗子,忽然启开了一条缝,从那缝隙里,叫人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一天,朱棣的奏章没有批完,整整一个下午,他都在反复地看黄真的那封奏疏

  ※※※※※※※※※※※※※※※※※※※※※※※※※

  金陵城里,辅国公府已经建好了

  可是【锦衣夜行】辅国公却不在京里,依着谢谢和梓祺的意思,是【锦衣夜行】想等他回来再搬家,一家之主么,家主不在家,怎么成?

  可是【锦衣夜行】夏浔也不知道浙东之事什么时候可以了结,国公府那边已经有许多家仆下人,主人久不入住也不是【锦衣夜行】个办法再者,驸马王宁现在和二皇子朱高煦走得特别近,而他已经倒向了大皇子朱高炽,再住在人家的别院里不太合适,虽然王宁不至于开口赶人,还是【锦衣夜行】自觉点好,而且总住在这儿,难免给人一种预留后路,和二皇子纠缠不清的意思,便派人送信回去,叫她们先搬过去

  辅国公府,大门洞开,家里的人都行动起来,一件件东西都搬进去,因为原来借住在王宁驸上,并没有太多的家什,而府邸上的一切大多是【锦衣夜行】陆续置办了送过来的,本来这家搬的很轻松,也没多少东西带的,不过常常过府走动,与她们相处越来越融洽的茗儿郡主得知她们要搬家,赠送了大量的礼物,这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

  花梨、瘿木、乌木、红木、相思木与黄杨木的炕桌、酒桌、方桌、条几、桌、画案、月牙桌、扇面桌、棋桌、琴桌、供桌……

  海南黄花梨、黑檀木、紫檀木、小叶檀木的卧榻、罗汉床、月洞床、架子床、八步床、雕花大床……

  还有各种档次的杌凳、坐墩、长凳、官帽椅、玫瑰椅、圈椅、靠背椅、交椅……,以及架、物架、多宝格、画扇、屏风……

  光是【锦衣夜行】家具方面就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

  “谢谢”

  看得直发呆的梓祺趁茗儿没注意,悄悄把谢谢唤到了一边,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谢谢,不对劲儿呀”

  谢谢眨眨眼,问道:“什么事不对劲儿?”

  梓祺咬咬嘴唇,看着正指挥着八个家仆合力抬着一只足有一人半高的青花瓷瓶正小心翼翼迈过门槛的茗儿和小荻,小声地道:“你见过这么送礼的吗?太夸张了我怎么觉着……像是【锦衣夜行】陪送嫁妆呢?”

  谢谢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梓祺奇道:“你看我干什么?”

  谢谢向他她个鬼脸道:“嘻嘻,我们家梓祺其实也不傻么”

  梓祺恼了:“你说谁傻?你……,啊”

  梓祺一声惊呼,掩住了嘴巴,失声道:“不会是【锦衣夜行】我说对了?”

  谢谢看着扛着一张黄花梨雕龙纹石面马蹄足方桌兴冲冲地从面前走过去的二愣子,道:“我看……你十有蒙对了”

  梓祺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惊了半晌,才呻吟似地说出一句话:“他的胆子……可真大”

  P:又是【锦衣夜行】八千,累得迷糊,俺要过年,俺要过大年,上帝啊,谁给俺一天假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回到地球当神棍  都市之神帝驾到  极品家丁  超级神基因  莽荒纪  都市之归去修仙  都市之归去修仙  星座网  全职法师  神道丹尊  步步生莲  首富杨飞  说说大全  明朝败家子  杀神白起  开天录  寸芒  大争之世  小学生作文  电视指南  南方财富网  全球灵潮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全职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