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596章 不相饶
  眼看着唐物竹被锁起,连着苦主一方一人两尸俱都带走,丁宇摸了摸鼻子,又退回了了特穆尔的身哦

  了了欣然道:“丁都司好功夫!”

  丁宇干笑两声没有说话。WWW、QВ⑤、cOm/com更新超快

  了了睨了他一眼,问道:“怎么,知道对方是什么都督佥事之子,有些后悔出头了?”

  丁宇尴尬地道:“他和……我认识……”

  了了小瑶鼻儿一翘,冷哼道:“你们汉人的官儿不是说什么明镜高悬、执法公平么,熟人的儿子当街杀人,就可以不管了?”

  丁宇道:“原本就不该归我管啊!晋说,如果刚刚就是在哈达城中,换了是你部落中一个长者的儿子,与一个蒙古人当街争执,脱手杀人,你看到了,会不会管?”

  “有……”

  了了眼珠一转,讪讪地不说话了,她不擅说谎,凭心而论,若是真如丁宇所讲,恐怕……她还要黑暗制造些机会,掩护自己的族人逃脱,出手擒人,想都不要想。维护自已的族人,对部落苍生来说,几乎是一种本能。

  丁宇见她不说话了,禁不住意洋洋,咧嘴笑道:“没话说了吧?还有,以后不要你们汉人你们汉人的,咱们现在都是大明的人,对吧?以后大家都生活在这个处所,对吧?你嫁了我,我娶了你,生个儿子,你说他是汉人还是女真人,对吧?”

  了了越听越不像话,不由羞红了脸,顿足娇斥道:“放屁!谁要嫁你?”

  丁宇道:“部堂大人说的!你瞪我干啥,这就是个比方,这个你不是你这个我也不是我,说的又不是你和我。你看看你,闺女不像闺女,跟个野小子似的说话也这么粗野,你想嫁我,我也得要你呀,我乐意要你吗?我丁宇可是从三品的都司大人,马上还要加官进爵,哇哈哈……”还不得娶个大家闺秀什么的,你瞪我干啥?你还瞪?”

  了了特穆尔气极废弛地抡起了鞭子,丁宇一见跳上马就跑,了了特穆尔在后狂追不时拿那鞭子去抽他。街上有些女真族的行人、商贾,其中有认识了了的,不由惊道:“了了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么?好象还是个汉人!”

  因为丁宇率百余骑追入科尔沁草原深处,救出了她的姐姐,今儿了了是受她爹爹叮咛,带了礼物来感谢丁宇的,丁宇送她回去,恰好就撞见了刚刚那一幕。

  了了平时也不是没听过族中自幼的男儿玩伴开她玩笑,丁宇的疯言疯话本不至于让她羞怒难当说要打他,也不过是女儿家的羞涩本能,做做姿态罢了,鞭子又怎可能打得狠了,结果这一逃一追又有路人胡言乱语,了了也突然醒觉。

  “糟糕!我这举动,与打情骂俏何异,这不是向男儿家表达爱意的举动么?”

  俏脸一热,这鞭子就挥不起来了,马速也慢下来,丁宇有所觉察,勒住马在回头一笑,嘿嘿地道:“咋样,本都司这骑术不赖吧?”百度188体育行吧黄门内品整理

  了了撇撇嘴道:“我懒得追你!”

  仔细打量这丁宇还真是颇有男子汊的阳刚之气那修剪得整齐的一部络腮胡子,更让他显得威风凛凛。了了的心怦然一跳,忽有所感,脸色马上微争竟有些不太自在起来。好奇怪的感觉,好教……在他面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似的。

  “真是中了邪了!”了了暗暗啐了自己一口,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个中滋味,实不知道因何而教……

  唐杰从大哥口中获得的消息大多是从他人那儿听来的,总有些不尽不实的感觉。不过基本领实还是清楚的,唐杰知道淇国公丘福与辅国公杨旭有过节,也有心帮他揪揪杨旭的小辫子,奈诃从已知的情况来看,人家显然并未冒功。

  另外都能作假,翰赤斤土哈万户可是被生榆活捉的,他从北京一路过来,已经看到大队的俘虏被陆续押往关内,数万人,清一色的精壮汉子,这可不是一个部落就能凑出来的青壮。

  唐杰一边走回自已房中,一边暗暗思忖:“明天去沈阳造访一下魏春兵,探探他的口风,如果能从他那儿再获得证实,就不消在这事儿上浪费功夭了。

  到了房间,唐杰没有看到自己的夫人可云,只道她是陪老娘说话了,也未往心里去,便竟了外袍,往炕上一横,想要歇歇腿脚儿。两眼刚合起来,外边脚步声响,自家夫人的声音急急响了起来:“相公,相公,大事欠好,物竹叫人抓了起来,你快去看看!”

  唐杰一听,腾地一下坐了起来,就见夫人胀红着脸从外边走进来,不由怒道:“何人抓了我儿?”

  可云道:“听说是个劳什子的司法署,幕府自设的衙门!”

  唐杰一听便放下心来,他还以贼咱吧儿子困为什么口角之争被哪个部落的横人抓走了呢,在这里诸族杂居,龙蛇混杂,各部落中也难免有些蛮横不惧官家王法的人,以他权势自然能救得出儿子,可是救出来之前,恐怕儿子几多要吃些苦头,既然是自家的官府那就不怕了,凭他面子,多大的事儿摆不服?自去把儿子带回来就是了,既然是官衙,一俟得知儿子身分,就不会过于难为了他。

  唐杰一边穿起袍子,一边问道:“物竹做了甚么事,叫人捉去?”

  他的夫人可云眼泪汪汪地道:“我也不甚晓得,听说是纵马踢死了人……”

  唐杰骂道:“这个小畜牲,真是不叫我省心!我这便去那什么司法署看看,喔,给我拿几卷钞来。”

  唐杰揣了钱,向自家的下人一问路途,这开原城的人最熟悉的还就是司法署和司商署,忙给他说明了道路,就在总督衙门不远,唐杰便骑了马,赶去司法署,到了那儿说明身份,进去一问,儿子已被送到长史府去了。

  原来那司法署也知道自已只是幕府下设的一个机构,不是朝廷的官设机构,有些底气不足,得知那凶手是北京行在五军都督府的高官,知道自己压不住排场,马上就把人送到了万世域那儿。

  万世域的官署也在不远处,这一片儿各司的衙门都是挨着的,唐杰冷静脸便又奔了长史府。

  听说儿子踢死了人,纵然那死者是个平头苍生,终究是一条人命,唐杰就知道比较麻烦了,这才揣了钱来。纵马踢死路人是无心之过,以他的权势地位,交通了官府,向苦主施施压,再赔点钱,这事也就了了,可是等他到了长史府,万世域把他迎进去落座一谈,他才晓得那个混帐儿子居然还打死了人。

  唐杰暗暗叫苦,强打精神,向万世域问起措置体例,万世域肃然道:“唐大人,非是下官不给您面子。人命关天呐,尤其是这辽东之地,诸族杂居,情形复杂,部堂大人再三叮咛过,断案执法,不分地位、不分种族,务须做到不偏不侍、一碗水端平!

  唯有如此,才能让仗势者不敢气焰愈炽,弱势者不会更遭迫害,行商坐贾不会视辽东为没有规矩的野蛮之地而畏怯前来。令公子纵马踢死了人,此乃无心之过,纵然大人您不出面,本官也当从中翰旋,务求落得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可他愤而杀风……

  不瞒您说啊大人,那苦主族中闻讯,刚刚已有百十人聚到府衙外生事了,是本官作出许诺,一定秉公执法,这才勉强镇压下去,打发他们回去等待消息,如今若因大人您一番话,下官便把令公子交你带走,你让下官如诃向各个方面做个交代呢?”

  唐杰暗暗冷笑,这些官场上的弯弯绕儿谁不明白?旁人求到自已头上,谁会把事情说得轻而易举的,不捞好处也得捞个人情嘛。耐着性子听万世域诉完了苦,唐去陪笑道:“是是,若非如此,也就不消麻烦万大人您了。大人以幕府长史的身份,统辖辽东政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事儿对他人很为难,对大人您来说,呵呵,只要大人您肯辅佐,还有什么难处?”

  他向前移了移身子,放低声音道:“那些番胡部落的人,命贱如狗,本没甚了得。只是大人您身居其位,唐某也不克不及令您做难,您看……上下打点,需要几多花销,这件事千万要奉求唐大人您了,等我那不懂事的儿子回来,我一定对他严加管教,约束着他不再生事。”

  万世域摇头道:“唐大人,你误会了!下官不想索取什么好处,这件事也没有通融的余地,下官是一定要秉公执法的。”

  唐杰受他忤逆,脸色也不由沉下来,冷声道:“那大人准备如诃秉公执法呢?”

  万世域肃然道:“杀人偿命!”锦吧小品整理

  唐杰“啪”地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万世域不甘示弱,也蹭地一下站起,把脖子一梗。

  笑话!他姓万的要是怕事,当初也不会弹劾辅国公了,辅国公他都敢弹劾,还怕一个北京行在的都督佥事?

  唐杰栗声道:“姓万的,你好大的胆量!”

  一见唐杰发怒,他带来的四个侍卫立即按刀迫近两步,万世域身后四个衙役,马上也把风火棒一横,这长史衙门就要上演一出全武行了。

  门口站着一个小厮剧忒机灵,一见情形不妙,眼珠一转,失落头就跑,出了长史府,直接奔着咫尺之遥的总督府去了……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bet  伟德重生  澳门音响之家  bet188激光  沧元图  万古最强部落  澳门百家乐  365杯  资枓大全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