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638章 春光
  夏浔见状惊诧不已,抬头再看那姑娘,面带羞涩,夏浔心下这才明白几分,连忙扯起丁宇,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把人家姑哦……怎么着升……”

  丁宇道:“我把她睡了!”

  “哦……”

  “她现在怀囘孕了!”

  “哦……”

  “部堂大人,你别光嗷啊,你看这事该如何是【锦衣夜行】好?”

  “她不是【锦衣夜行】别人媳妇吧?”

  “看您说的,我丁宇堂堂七尺汉子,能干那事么。”

  “你那妻子,不是【锦衣夜行】早就病逝了吗?”

  “是【锦衣夜行】!”

  “那就成了,你娶了她不就宪了么?

  “可我那亡妻本是【锦衣夜行】我家一位世交的女儿。我那岳父本来和家父说好了,要把我那亡妻的小妹子嫁给我的。”

  “下骋了么?”

  “还及呢,太小,我那小囘姨子到今年才八岁!”

  夏浔心里一宽,拍胸脯道:“哈哈,这样就好办啦,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你爹那里,我给你说合说合,把你家世交那边的亲事退了不就是【锦衣夜行】了么。前些天,你爹不是【锦衣夜行】也来过开原吗?我还和他聊过,挺和善的一个人,成了,这事包在我身上!”

  丁宇大喜过犁,连忙招呼那位姑娘:“了了,快过来,部堂大人说了,咱们这事,部堂大人包了,还不多谢部堂大人成如……”

  “且慢、且慢!”

  夏浔面皮子一紧,说道:“了了,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呢?我好象听说过,她是【锦衣夜行】谁家姑娘?”

  夏浔已经打了包票,丁宇一脸的轻松,说道:“了了姑娘是【锦衣夜行】裴伊实特穆尔大人的女儿。”

  夏浔吃了一惊,失声道:“特穆尔都司的女儿?”

  夏浔真的有点吃惊,特穆尔是【锦衣夜行】一个女真部落的首领,同时是【锦衣夜行】三万卫的都司,他这女儿生得俊俏,年纪看着也不算小了,谁知道许没许人家。像这样的部族首领,女儿若许了人家,十有八囘九便是【锦衣夜行】其他部族领袖的公子,丁宇掺和在里边,这事儿若解决不好,就是【锦衣夜行】一场大争端。

  夏浔有点生气,正想问个清楚,老远便有一个声音响起:“我那不肖女儿,躲到哪里去了?”

  一听声音,了了便慌起来,忙道:“不好了,我爹来了!”

  夏浔赶紧道:“你俩去照壁后面躲躲,我去探探他的口气!”

  二人不敢多说,赶紧向照壁后面跑去,夏浔则整整衣衫,快步向前迎去,刚刚走出几步,裴伊实特穆尔提着马鞭就冲了进来,一见夏浔,忙侧身站在路旁,向他抱拳施礼:“卑职裴伊实,见过部堂!”

  夏浔“哦”了一声,站定脚步,问道:【‘裴伊实大人’何事如此匆忙?”

  裴伊实狠狠跺子跺脚道:“咳,丢人呐!”

  夏浔明知故问地道:“什么事?沉住了气,慢慢说。”

  裴伊实看看左右没有旁人,这才对夏浔含羞带愧地道:“不瞒部堂,我那不争气的女儿,竟然……与人有了私情!”

  夏浔佯做吃惊地道:“竟有此事?”

  裴伊实重重地嗯了一声,道:“这两天,那闺女总是【锦衣夜行】犯恶心,我怕是【锦衣夜行】生了什么病,请了郎中回来看病,结果人家号完了脉,便向我连声道喜,一问之下,才晓得这闺女竟然……竟然是【锦衣夜行】害喜!”

  裴伊实气得连连跺脚,说道:“不瞒国公啊,这闺女慢慢地大了,我正琢磨给她说门亲事。前几天,刚跟铁岭卫的庆格尔泰说过了,叫他把小儿子领来,叫我家里的相一相,若是【锦衣夜行】中意,便说定这门亲事,结果我那女儿……”丢人呐!”

  裴伊实恨恨地说着,又道:“我问她那小畜牲是【锦衣夜行】甚么人,这熊孩子居然不说,我逼得紧了!她就跑了,我叫了家中龘子侄四处寻找,其中有人眼看着她躲进了这总督衙门!我那侄子不敢乱闯,知会于我,我才赶来。嘿!她剧知道往哪儿躲,琢磨着藏在部堂您这儿,说……”

  裴伊实说到这儿,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夏浔。

  夏浔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愣了刹那,突然反应过来,夏浔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是【锦衣夜行】我,绝对不是【锦衣夜行】我,裴伊实大人,你可别误会!”

  夏浔不辩还好,这一申辩,裴伊实更是【锦衣夜行】认定了是【锦衣夜行】他,不禁恍然道:“我说那丫头咋打死都不说,哪儿不好逃,便就逃来总督衙门!部堂大人,这可就是【锦衣夜行】你的不对了,虽说我裴伊实特穆尔是【锦衣夜行】你的手下,官儿比你小,可我那闺女却是【锦衣夜行】清清白白的好人家女子啊,部堂大人你可不能吃干抹净不认帐啊!”

  夏浔欲哭无泪,摊开双手无奈地道:“不是【锦衣夜行】我,真的不是【锦衣夜行】我!这把我冤得,瓢泼大雪啊!”

  裴伊实特穆尔道:“哪年雪不大呀?跟这事有啥关系,部堂,我家了了可是【锦衣夜行】个好孩子,她少不更事的,叫你唬弄了这清白身子去,你可不能不认帐!虽然我裴伊实在你手底下做事,可也不能叫人家说我为了升官发财,拿自己家闺女去陪上官睡觉,这事儿你可得给我个交待!”

  “爹!你胡说甚么呀!”

  夏浔正哭笑不得,了了特穆尔听她爹说的实在不像话,忍不住从照壁后面闪了出来。

  裴伊实一见女儿,不由喜道:“你果然在这儿!部堂大人,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咦?丁都司,你做甚么?”

  丁宇哪能让自已的女人去独自承担,一看她跑出去了,忙也闪身出来,站到她旁边,拉起了她的小手,裴伊实特穆尔见此情景,不禁惊疑起来。

  夏浔松了口气,说道:“裴伊实大人,你消消气,这个事儿嘛……”

  裴伊实直勾勾地看着丁宇,突然道:“是【锦衣夜行】你?”

  丁宇虽然生了一颗吞天的胆子,可是【锦衣夜行】睡了人家闺女,现在人家老囘子找上门来,也心虚得不得了,他臊眉搭眼地站在那儿,讪讪地道:“裴伊实大人,这个……我……我和了了……其实……”

  裴伊实看他吞吞吐吐的,已然明白过来,他大步走到丁宇和了了面前,绕着两人转了一圈,了了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地缩向丁宇,丁宇忙用手臂护住她。

  裴伊实绕着两个转了一圈,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得娶她!”

  “啊?”

  对于裴伊实如此反应,丁宇的反应有些呆滞,以为双方要大打出手,匆忙赶上来劝架的夏寻也听得呆在那里

  裴伊实把牛眼一瞪,喝道:“咋?你不愿意!别看你比我官大,你还是【锦衣夜行】侯爷,你占了我家闺女便宜,你敢不娶她,我就跟你没完!”

  “愿意!愿意!”

  丁宇和了了担心了老半天,万没想到这个老丈人竟是【锦衣夜行】这般反应,一俟明白过来,丁宇立即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开心无极限。

  夏浔啼笑皆非地看着这对活宝,心中不无艳羡:“瞧瞧人这老囘子,何等开通!唉,想当年,为了梓棋,我可是【锦衣夜行】结结实实,挨了一顿好打!”

  ※最※新※最※快※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萌芽资暖律,养育本仁心。

  顾彼苍生意,安知命力深。

  气侯三阳始,勾萌万物新。

  雷声初发号,天下已知春。

  春风春暖、奏华春色,春盘、春饼、春酒、春幡、春燕、春蝶,簪春花、戴春娃,普天皆春色,辽东尽样辉。

  辽东风俗,立春之后,无分贵贱,竞食萝卜,名曰“咬春”,脆生生、甜丝丝、白润润的一片萝卜,琼瑶一片,嚼如冰雪,品之的确大有春的味道。

  一郫之计在于春,辽东以全新的面貌迎来了新的一年。

  了了特穆尔和丁宇的婚事就定在这个春天,丁家和特穆尔家正在热烈地筹备着婚礼的事情。而整个辽东,也正像操办喜事一样,紧张地忙碌着,这是【锦衣夜行】一个不同往年的春天。

  张熙童正在紧张的筹备着童试,这可是【锦衣夜行】辽东自归跗大明以来,破天荒头一回有了自己的府试,自然要格外予以重视。童试包括县试、府试、院试三个阶段。

  县试在各县进行,由知县主持,连考五场,通过后再参加由知府、知州主持的府试,连考三场。顺利通过县试、府试的人便可以称为童生,参加由辽东学政、学道主持的院试。院试合格后才可以取得秀才资格。

  对此夏浔也异常重视,此刻正对张熙童谆谆教诲着:“秀才以下乃至童生的录取,可以酌情放宽条件,不要学那些食古不化的腐儒。辽东的底子薄,文教本来就不甚发达,如果今年的童试结束,考囘中者寥寥无几,必然重挫辽东学子进学求教的信心,不利于辽东文教的普及。

  不要削弱了他们求学的积极性,去年就学的,多是【锦衣夜行】辽东大户人家和归附诸部首领的子弟,今年还要扩张的,不能因小失大。再者说,学识毕竟只是【锦衣夜行】一方面,苦学一辈子,毫无办事能力的书呆囘子有的是【锦衣夜行】,真比起这批学子来,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张熙童恭恭敬敬地应道:“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下官明白!”

  “好啦,知道你在忙,忙你的事去吧,亦失哈马上就要起程了,本督要去送他一送。”

  “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是【锦衣夜行】,下官告退!”

  张熙童一走,夏浔便立即出府,打马奔了北城,亦失哈的丰队马上就要启程,赴奴儿干地区招抚了。

  奴儿干地区包括黑龙江、精奇哩讧(今俄罗斯结雅河)、乌苏里江、松花江流域及库页岛(今俄罗斯萨哈林岛)等地。随着大明在辽东的地方官囘府影响力越来越大,辅射囘到周边地区,许多部落纷纷归附,奴儿干地区的一些部落首领也向夏浔频频递出了橄榄枝。

  朝廷对奴儿干很有兴趣,朱棣在下发辽东的旨意中多次表现出对奴儿干的关注,这一决,亦失哈奉旨组建了一个由商贾、儒生、僧侣组成的庞大队伍,开赴奴儿干,就是【锦衣夜行】要去宣抚奴儿干地区诸部;登库页岛,亲抵海外苦夷;接见奴儿干地区心向大明的部落首领们,并在那里建一处寺庙,弘扬佛法。

  亦失吟这一趟去,带的不是【锦衣夜行】刀枪弓囘弩,而是【锦衣夜行】粮食、丝绸、瓷器、茶叶和博大精深的中原文化,通过这次巡抚,建立通商和文化关系,并且游说当地部落,重循元朝时候的海西东水陆城站,在江边的森林和草原上,趟出一条更加漫长的丝绸之路。

  这,只是【锦衣夜行】一个开始。

  送了亦失哈离开,夏浔又奔向都指挥使司衙门,那里征募士兵的工作,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在这一点上,辽东大族和少数民囘族部落的首领们比一般百姓更加拥戴,他们比一般百姓更具远见卓识,他们送了一些子侄去读书,再送一些子侄去入伍,家族里还要经商、种地、开办各种匠作作坊。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浅显的道理,这些大家族比任何人都明白的更彻底。

  夏浔以经商为突破口,由商贸而立署,由立署而集囘权,继而大力发展农耕,通过吸引招募、降囘俘转变等方式,提供大量优惠政策,促进农业发展,农兴则囘民生,民生则建衙,衙门复建,便改革屯田、改革军户,间之以文教普及,横跨三个年度,终于给辽东趟开了一条新路。稳扎稳打的,在此基础上,以辽东为基地,向东北更远的地区悄悄探出了第一只手……

  都指挥使司府前,诸将领、诸官员、诸部首领,参囘军的子弟以及送亲人参囘军的百姓,将正、左、右三条大道拥挤得满满当当,汇聚成一条人的河流。

  府门前面宽广的空地中央,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披着一匹巨幅的红绸,石碑基座周围,有雕刻精致的石栏围着,前面置一书案,案上摆着一只酒杯,杯中斟满美酒,对面所有的人,每人都或捧杯、或棒碗,肃然而立。

  夏浔站在案后,对着所有在场将士、部属、子民们慷慨陈词:“百姓之休戚,官吏之贪廉,粮储之丰耗,兵旅之强弱,地方之安危,皆赖于我辽东军民、吏民、汉胡亲同一家,合心戮力!诸君若同我心,请满饮杯中美酒!”

  “干!干!干!”

  应者如山,声涛如海,一杯酒喝罢,夏浔回首,扯住那红绸奋力一挣,红绸火焰般涌落,缓缓闪出碑上两行硕大的金字:“日明月明大明一统,君乐臣乐永乐万年!”

  本卷结束!晚上筹划下一卷的内容,所以今天只有两更七千佘字,即便如此,俺七天平均更新依旧是【锦衣夜行】超出万字的,关关自信,这等章节、这等文字,是【锦衣夜行】用了心了!诸友,月票、推荐票,请多多支持!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诡秘之主  锦衣夜行  穿越小说  理财知识  超级神基因  极品全能学生  盛唐之帝国崛起  哲夫当立  明朝败家子  太初  扶蜀  超强吸妖器  修真聊天群  史上最强重生者  全球灵潮  努努书坊  逆剑狂神  寒门崛起  玄界之门  民国谍影  莽荒纪  棉花糖小说网  北宋大表哥  逆天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