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39章 官斗官
  阳春三月,夏绮一封奏章上去,言明辽东诸务并举,已然踏上正途,言语间透出请求回转之意,朱棣一道圣旨下来,夏诗便欣然将辽东事务尽付于三司,打道回京了。全本小说网(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辽东军民官属自然相送隆重,主要官员一直送到沈阳中卫,这才依依告别。归心似箭的夏涛也因此松了口气。人情你不受着,就是不近人情,可人情太热络的时候,真是消受不起。为了避免这一路下去,各地卫所、府衙的官员与本地士绅继续大肆铺张地相迎,夏济叫护送的人马不得告知前路卫所自己的行程,这才少了许多麻烦。

  及至过了山海关,到了关内安靖之地,夏绮更是抛下大队人马,只率老喷等数十家将,换了大户人家公子、家仆的服饰,走到了头里。

  夏诗未在北京停留,甚至没进北京城。北京城里他未必就没有朋友,可淇国公丘福正坐镇北京,那老家伙如今恨他入骨,虽不敢把他怎么样,两个人若见了面,针锋相对、冷战明争那是难免的,一旦产生争执,难免叫与自己友好者为难。

  不帮腔,不敷朋友,帮了腔,回头夏绮拍屁股走人,那些人还要在北京混的,上头镇着丘福这么一尊大神,日子岂不难过?再说夏绮急于回金陵,也无心在北京勾留,与人吃吃喝喝、游山玩水。

  过了北集,经良乡,这一日便列了涿州。

  人常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夏语此去是不经过扬州的。不过,南有扬州,北有涿州在北方地界,这座历史名城也是很有名的。

  夏诗一路鞍上驰驱,自觉有些疲乏,又见那些随从侍卫也都有了疲倦之意,便想在涿州休息一天,人和马都歇歇,这一天也好让大家各自走走,缓缓体力精神。

  夏诗一声命令叮咛下去,侍卫们马上欢呼雀跃起来。有那好赌的筹算进了城先找一处赌坊,好好过过手瘾。有那好酒的,便琢磨着寻处馆子,与三五好友,切上十斤上好驴肉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好好过过嘴瘾。

  老喷身上没有四两肉,两个屁股蛋子波动久了觉得麻木此时正蹲在马鞍上,猿猴儿似的左顾右盼,琢磨着进了涿州城先找个粉头儿快活快活,好好过过……瘾。

  原本威风凛凛的一群汉子,这时各起心思,马上便换了懈怠模样。其实这些人原本就是如此,人活一世,终有所求,他们的快乐喜爱和追求也不过如此。酒色财气四堵墙几多贤人在中央,难道叫他们时时刻刻、人前人后,俱都是冷血铁卫?他们又不是阿诺饰演的终结者t而是有血有肉的人,自然也有自己的生活。

  夏诗把贴身侍卫们的模样看在眼里,只是摇头一笑,其实不甚在意。就在这时,一阵刀枪铿锵声忽地随风传来,声音虽然隐约,老喷一听却立生警觉,马上呼哨一声,那些侍卫们训练有素,立即将夏涛护在中央,个个按紧刀剑。

  这一刻,就看出他们的训练有素来了,这些人原本只是前前后后,以松散的队形随着夏涛前进,陡听警示,立即提马靠近,将夏涛团团护在中央,避免冷箭暗器的袭射,同时完成了跃马劈杀的全部准备,这等马术和敏捷的身手,不是一等一的侍卫决然做不到。

  夏绮其实不慌张,而是对侍卫们道:“不要慌张,这里不是关外,在这通关大道上想找一伙马匪山贼可不容易。老喷,去瞧瞧究竟!”

  “好嘞!”

  老喷双腿一分,稳稳地坐在马上,双腿一挟,嘴里吆喝一声,他胯下那老伙计便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奔了出去。夏诗其实不原地停下,叮咛道:“缓缓前行!”

  道路两旁,栽着许多柳树,柳絮随风飘起,恍如回风之雪,异常缥缈。

  可这景致,只是瞧着漂亮,那柳絮落在脸上、脖梗里,痒酥酥的,落在身上也不容易拂去,十分恼人。可这时那些侍卫们可没人分神去理会那柳絮,俱都警惕地扫视着树上、树后、草地和前方,提防有人突然行刺。

  行不多远,拐过一条土坡,夏绮看见老喷又习惯性地蹲到了马背上,蜷缩着身子,一副聚精汇神的样子,夏绮眉头一皱,刚要唤他,看见前边情形,夏绮也不由呆住了。

  路上正有人打斗,打得死去活来,鲜血四溅。

  打斗的双方……。

  也难怪老喷蹲在马上发怔,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夏绮见了眼前这一幕,都禁不住发怔。

  这激战的双方,人数居多的一方,都是些六扇门里的公人服装,青黑色圆领公服,无翅乌纱帽、白底黑缎的皂靴,携有铐链等戒具,舞着单刀铁尺,叱呵连声。而正跟他们交手的,则是两个答花帽、飞鱼袍、手舞绣春刀的锦衣卫!

  难怪夏绮瞧了发怔,大家都是吃公家饭的,居然在这里亡命相搏,如此情景,闻所未闻,见到他们打斗,真比看到一个光屁股的大闺女突然跑到这儿来裸奔还要叫人惊讶。那地上还躺着个人,夏绮仓促扫了一眼,其中有三个也是穿飞鱼袍的,另外的人都是巡检捕快,其中有的人正呻吟挣扎着,另外一些人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刚刚老喷一个人呈现,那缠斗的双方还无人理会,现在夏涛领着数十个佩着武器的壮汉呈现,公人们便有些不安了,立即有一个公人抽身离开战场,快步跑到他们面前,把巡捕的腰牌向他们一亮,高声道:“官府拿人,闲人回避!”

  夏绮的脸颊抽了抽,拱手道:“请教这位公爷,你们拿的……,这是甚么人?”

  “哎哟!”

  后边有人惨呼一声,肩膀被刺了一刀,血淋淋地退下来,那亮出腰牌的捕快扭头一看立即大叫一声:“大人莫慌,我来也!”

  手中单刀一晃,又复冲入战团。夏涛这才注意到,围捕锦衣卫的公人之中,有一个竟然穿的是官袍,只因他的官袍颜色是青色的,官帽也被打飞了,所以刚刚夏绮没有注意到,这时看他袍服颜色与其他人果然不尽相同。

  只是他现在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胸前补子的图案,袖子挽着、袍裾掖在腰里,也看不清袖口袍裾处的花纹颜色,只凭官服颜色推测应该是五至七品的官儿。在这涿州城附近亲自率人拿贼,应该是一位七品的推官大人才是。

  想到“拿贼”二字,夏诗心中好不怪异什么时候锦衣卫竟然成了贼了?

  老喷回头问道:“大人,咱们要不要出手相助?”

  夏诗道:“你帮哪个?”

  老喷一呆,回头瞅瞅也不知谈如何是好了。

  夏绮叹口气道:“亮明身份,制止双方蠢动,问明经过缘由再说!”

  夏诗刚叮咛下去,前方又是一声惨叫,锦衣卫原本只剩两人,在众人围攻之下便有些力拙,其中一人刚刚一刀伤了个公人自己也被另一个捕快抡铁链打中了头部,鲜血直流,模糊了眼睛视线不清,这时又被一个捕快劈了一刀,倒在地上,剩下的捕快忽啦啦一下围上去,铁尺单刀、铐链戒具,将那剩下的一个锦衣卫团团围在中央。

  “且慢!”

  夏涛一见胜负已分,心中一动,立即喝止了老喷。

  这时那锦衣卫已被众公人制住,站在中间四处看看,便很光棍地把手中绣春刀往地上一掷,“嚓”地一声入土半尺,怨怼地道:“肖祖杰!你好样的!要么你现在就宰了我,否则,只消我尹盛辉还有一口气在,这个仇,我就一定会报!”

  被他唤做肖祖杰的那个官儿朗声一笑,说道:“尹盛辉,你不消激我!若非你悍然拒捕,本官又岂会兵器相见,如今你既就捕,自有国法治你,本官岂会妄用私刑?来人呐,把他捆了,押到涿州府,且下了大牢再说!”

  众公人一拥而上,将那尹盛辉捆了个结实,这些公人恼他伤了自己许多兄弟,捆绑之际自然趁机施以拳脚,那尹盛辉硬挺挺地受了,面噙冷笑,一言不发,只用一脸怨毒地盯着肖祖杰。

  夏诗对锦衣卫的官服最熟悉不过,看这尹盛辉,身着一件香色马麻交领右衽的单袍,阔袖束腰,下摆宽大,腰部纳着衬褶,白绸的锦缎,胸后背彩织海浪江崖过肩飞鱼,两肩通袖及膝澜处彩织流云和行走的飞鱼。

  那义领、暗纹、腰带、玉勾、斓裙以及头上的无翅乌帽,从那细微处识别,不由暗吃一惊:“这尹盛辉竟是一个正五品的千户!那这肖祖杰又是什么人?”

  肖祖杰放下掖在腰里的袍袂,这才回头瞟了夏绮众人一眼。这人刚刚挥刀力战凶如悍虎,这时看来却文静的很,身材偏瘦、皮肤略黑,额头比较高,隐约露出峥嵘头角,颧骨也比较高,以致整个人的面部线条比较刚毅,虽然他的五官略平,可那眼神却极犀利,只是淡淡扫人一眼,便叫人有种被看进心里去的感觉。

  北地豪族踏春出游亦或狩猎,鲜衣怒马,仆从如云,是常有的事,随身带着刀剑也属寻常,只要不带弓箭蛇矛这等违禁之物,便不算违法,所以肖祖杰只瞟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看下去,只敌手下叮咛道:“这些锦衣卫贪赃枉法、作恶多端,尽皆押入涿州大牢,本官要向朝廷弹劾他们,治他们的死罪!”

  肖祖杰说着,从地上捡回自己的官帽,掸掸灰尘,端规矩正地戴在头上,夏绮勒马站在那儿,眼看着肖祖杰一伙人捆了人、抬了尸首向涿州城走去,心中疑窦顿生:“这是玉珏的人,还是纪纲的人?到底犯了什么罪过?”

  老喷请示道:“国公,咱们怎么办?”

  夏诗淡淡地道:“远远随在后面,到了涿州城,再探个清楚明白!”

  p:求月票!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金沙  精准六肖  赌球官网  365杯  bv伟德系统  365魔天记  六合网  伟德养生网  欧冠直播  资枓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