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55章 纪纲讨官

第655章 纪纲讨官

  谨身殿里,朱高煦和朱高燧刚刚从里边出来,他们是来谢恩的,因为三位皇子都已年满十八,已经可以就藩,两位藩王克日就要启程赴藩国,今日见驾谢恩,同时朱高燧也有辞行的意思。全本小说网

  纪纲正在殿外站着,一见两位皇子出来,赶紧躬身施礼:“臣纪纲,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赵王殿下!”

  两位皇子见了他,都客气地址了颔首。今日之纪纲,已远非昔时可比,虽然他是倾向大皇子的人,这事已经被二皇子一派的人知道了,可是二皇子一派的一些事,纪纲也知道,只不过有些事一旦捅出去,双方都难看,有着这层忌讳,二皇子那边的人对他也不敢赶尽杀绝,只好授意陈瑛,利用两人的司法、监察之权黑暗掰腕子,以前双方勾心斗角的,都不宜放到桌面上的烂事,全都避而不谈。

  在太子朱高炽这边,拥戴太子的人也都知道他是自已人了,而在皇上眼里,他又是自己监察百官、控制朝野的一个得力助手,因此纪纲在朝中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威望权20日渐强大,除锦衣卫,在朝中他也网罗了一些官员为己所用,俨然一方诸侯,任谁也不敢小觑了的。

  这样一个可以随时见驾,专门奏报不成公开的机密情报的要员,就连皇子们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旁人向你捅刀子,你可以授意自已的人去针锋相对,纪纲若是进你的谗言,你都根本不会知道,谁不忌惮?再加上三皇子朱高娓刚刚成年,争明日之战中他的希望最小,和两边都没多大利害关系,所以见了纪纲便很客气。

  等两位皇子走开了,纪纲便举步向殿中走去。今日在“春风楼”,文武百官为辅国公杨旭接风洗尘,他固然也知道,可他没去。

  他和夏浔固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至少目前没有。眼下来说,两个人还有互助之势,原本就有交情,又是同出一系,在各自领域里都是有头有脸、具有极大影响力的人物,一旦合作,正是风助火势,火助风威,皆有益处。可是,恰也因此,纪纲不想去。

  和他人在一起时,朝中已经没有几多人敢跟他论资排辈,纵然职位比他高的,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礼敬三分。可他是夏浔的老手下,现在无论声望、地位还是不及人家,一见到复浔,自然而然就矮了三分。他平时见了内阁首辅解缙,也敢挺直了腰杆说话,在夏浔面前,他敢腼着着凑上去,硬要和内阁大学士、六部尚书们坐在一席么?如果他去赴宴,少不得要找个边边角角的处所,同那些三四品的官儿们挤在一块,回头再一块举着杯,到夏浔那桌,颔首哈腰的敬酒,这不比人矮了一头么?如今的他,就算在夏浔面前,也不肯露出低人一头的意思,何况还要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露丑?

  所以,纪纲没去,改日见了夏浔,找一句公务忙碌的理由绕过去也就结了。首发秘密存在的飞兔已经从夏浔手里移交给他人的事他人不知道,他可一清二楚,在他看来,如今的夏浔威望、地位固然极高,也甚受皇帝宠任,可是究竟结果不在朝中任有常职,以后彼其间也没啥交集,用不着去他面前低三下四。

  谨身殿里,朱高炽和朱高疑两兄弟一出去,朱棣就沉下了脸色,冷哼一声道:“高煦也太不像话了,竟然怨恨在心,托病不来见驾谢恩!”

  负责去汉王府传旨的小太监忙躬身道:“回皇上的话,汉王殿下确实病了。”

  “嗯?”

  朱棣哪里肯信,冷冷瞪他一眼道:“你收了汉王甚么好处,要替他如此遮掩?”

  那小太监吓了一跳,赶紧跪下喊冤,叩头道:“皇上,奴婢不敢撒谎,奴婢传皇上口谕,是被带到汉王殿下寝居之处传旨的,奴婢一进去,就闻到满屋的药味,汉王殿下盖着极厚的被子,被侍婢搀下床,跪听的圣旨。旨意听完,汉王殿下就虚得满头是汗,奴婢亲眼得见,不敢撒谎。”

  这小太监确实是收了汉王府的钱,不过要他凭空捏造,他可不敢,他到了汉王府,简直是看到朱高煦大病在床的样子,只不过听完圣旨就虚得一头大汗,这就是故意危言耸听了,拿人钱财,总要替人说话的,只要这个谎叫人戳破不了那就成了。

  朱棣听了果然有些动容,可转念一想,还是狐疑难去,这个儿子身体一向强壮,怎么这么巧就病了?难道失去储君的机会,对他的冲击竟然这么大?朱棣自已昔时又装病又装疯的事儿没少干,可没那么容易相当,立即叮咛道:“你去太医院传旨,叫太医院正亲自去汉王府,为汉王诊病!”

  “奴婢遵旨!”

  那小太监一溜烟儿地出去了,一出门正碰上纪纲进来,连忙侧身让在一旁,等纪纲进了大殿,这才飞奔出去。旁的大臣要进宫,得皇上有旨传见才成,或者候旨请见,而纪纲则否则,他是锦衣卫指挥使,负责着最机密的捍卫任务,宫里的平安警卫,也是他的责任,收支就自由些力

  朱棣坐下来正要批阅奏章,一眼看到纪纲进来,便将手头的奏章又放下了。

  他继位之初,便遭到了建文旧臣的激烈否决,逼得他采取了一些酷烈的手段,原以为“杀百儆百”,群臣总算俯首贴耳了,可是徐辉祖、耿炳文、梅殷这些建文旧臣的阴谋败露后,难免使他重又戒备起来。对建文臣的诸多臣子,他不成能尽皆弃之不消,并且其中确有许多得力的干臣。

  可正因如此,如果他们心怀叵测,对江山社稷的破坏也就更严重。这样的人,在朝里还有几多?朱棣疑心病原本就比较重,越想越是不安,可是这事又是绝对不得说出去的所以便叫纪纲黑暗进行查询拜访,尤其是与徐辉祖、耿炳文、梅殷这些人交情厚、过从密的大臣,包含从三人府上搜栓出的书信,也等派了专人逐字逐字地检查籍以寻找线索。

  这一年多来,陆陆续续被纪纲揪出来很多人,大部分确实是他们一派的人,至少是同情建文帝的,至于其中有没有是与纪纲有私怨的,被他借题阐扬,那就不知道了。

  纪纲忙向朱棣行礼道:“微臣见过陛下,微臣派尹盛辉往各地洞查建文叛党事,依据从梅殷府上搜出的线索,一路追查到北京府查到了一个人,这人身上诸多疑点都相符合……”

  朱棣再言,立即一摆手,殿中的宫女内侍迅速退了出去。

  尹盛辉早就回来了,他被放出来了,那些普通的锦衣校尉还在大牢里关着呢,涿州通判赵子衿说的清楚:“尹大人,我这小庙,装不下您这尊大神您要下官放你出去,成!可这几个校尉,您得先让他们留在这儿,要否则肖御使那儿,下官同样没法交待啊!您安心一日三餐,用医换药,下官这儿都不会差了,您就当让他们留在这儿养伤还不成么?”

  人家都这么说了,尹盛辉哪能不承诺?所以他是匹马单枪,独自一人杀回金陵的。

  纪纲一听尹盛辉的哭诉,就已勃然大怒,心中马上出现杀意。但他乃是心机深沉之辈,不得泄愤的愤怒是毫无意义的,他对尹盛辉一事秘而不宣关在涿州大牢里的几个手下也不去救他在等最恰当的机会,当他的獠牙即将噬在敌手的脖子上时,他才会说出此事。

  “雒佥?”锦吧小品整理

  朱棣听了不由有些惊讶:“联对他如此器重,委之以行部尚书之职执掌北京政务,他……”

  纪纲面无脸色垂着双手,镇定地道:“陛下几时薄待过梅殷?对徐辉祖的恩遇宽待,吏是无人能风……”

  朱棣把牙一咬,耳中放晋凶光:“继续查,联要铁证如山!”

  “皇上安心,臣已经叫尹盛辉继续追查了。”

  朱棣点颔首,恨声道:“联对他们推心置腹,这些狼心狗肺的工具!一旦查证属实,联绝饶不了他们!”

  他恨恨说罢,又瞟了纪纲一眼,赞道:“你做的很好,唔……”今天下午解缙等人特意告了假,去与杨旭接风洗尘,你是杨旭旧部,怎么没去?”

  纪纲恭谨地道:“为臣者,自当以国事为重,再者……”

  朱棣听了他头一句话,神色一霁,听他还有下文,却吞吞吐吐的,不由睨了他一眼道:“不过甚么?”

  纪纲道:“皇上慧眼,洞烛天下,自然明白,今日名为替辅国公接风洗尘,实则是众大臣拥戴皇长子成功成为储君的庆功宴,臣是锦衣卫的人,只供皇上驱策,朝堂之事无缘介入,无功不受禄,怎么去喝这杯酒?再者……”

  他搓搓手,有些难为情地嘟囔道:“再说,因为皇上的缘故,朝中文武对纪纲倒也礼遇,可是辅国公是臣的老上司,在他面前,纪纲可不敢摆架子,到了那里,少不得要挤到边角旮旯,与一些微末小官一起人家举杯咱举杯,人家落座咱落座,仗着皇上的势,臣原还有些威风的,这一下可真是威风扫地,颜面无存了……”

  朱棣听了哈哈大笑,同样是邀功讨官,可是像纪纲这样直言不讳,在他面前有什么心里话都不藏着掖着,听着舒服,朱棣思索了一下,慨然道:“自从联即位以来,你为骡兢兢业业、屡立功勋,确还不曾受过什友封赏。

  奈何,非战功不得封爵,而指挥使最高只能是三品,这个位置又离不了啊……”

  朱棣踱了两步,眉头一扬,说道:“这样吧,联特旨简拔你为正二品,省得你连吃酒都欠好意思去,哈哈啊……”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188体育新闻  伟德之家  uedbet  明升  华宇娱乐  新英体育  赢咖2  六合门  188体育行  天下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