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59章 红绣鞋
  纪大人。全/本\小/说\网

  夏浔略微有些意外,不过见到故人,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雳解缆自内心的笑容。

  人与人的交往就是这样,把稳里产生了隔阂,哪怕一句话不说,彼此就能感觉出来,相应的,态度上便会自然而然地反应出来。百官洗尘,最该到的纪纲没到,连个理由都没有,夏浔就觉察彼其间呈现问题了,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去由他来修复这个裂痕,一个人站在什么位置上,就得做出符合这个位置的行为。

  “是!正是下官,一别经年,国公英朗如故,可喜可贺。”

  纪纲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明知故问地道:“这人是个疯子么?怎么竟敢矛盾触犯国公?”

  这时肖御使已被打醒了,也听明白是谁来了,他大声咆哮道:“纪纲!好贼子!你们……你们锦衣卫……咳咳……竟敢如此欺辱本官……咳……”

  因为他的喉头被纪纲切了一掌,这时嘶声喊出话来,声音沙哑之极,并且还一个劲儿的咳,听起来很是气极废弛。

  夏浔淡淡地道:“如果本国公没有看错的话,这位就是都察院的肖御使!”

  纪纲做恍然大悟状道:“哦……”我想起来了,曾经听陈部院说过,好象这肖御使是他手下得力的干将。肖御使这是怎么了?”

  除刚一呈现时,对夏浔又手施礼,而后纪纲的态度越来越漫不在乎了,以前他也有这样的时候,但那是因为他以夏浔门下自居是自已人,才显得随便些,可是现在彼此嫌隙悄然滋生的情况下,态度上漫不在乎这就令夏浔更加不悦了。

  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这肖御使是陈瑛的手下干将,而陈瑛是二皇子的坚定拥护者,是咱们这一派的仇家,因此呢,你国公爷该干嘛干嘛去,可不要胳膊肘儿往外拐。夏浔因为心中已然有些不悦,对这句话便故作懵懂,反而沉声道:“他是陈瑛手下干将,更是朝廷命官!他怎么了纪大人应该问问你手下的干将尹千户才是!”

  “哦?”

  纪纲扭头看了夏浔一眼,见夏浔已经微微沉下了脸色,心头不由有些发怵。他虽然刻意地想跟夏浔别崭头,不肯被夏浔压下了自己的气焰,可积威之下,一见夏浔起火,还是不由生怯,忙转向尹盛粹,怒喝道:“小尹子!怎么回事儿?”

  尹盛辉赶紧屁颠屁颠地挪到纪纲面前委屈地道:“大人,是这么回事儿,卑职奉旨到北京府公干,在涿州遇上了这个肖祖杰。在浙江的时候,他就不竭我卑职的麻烦卑职琢磨着国事要紧,也没理会,谁想他不依不饶,在涿州府遇上卑职之后,又要下令锁拿。

  大人呐,他是五品,卑职也是五品,五品以上官员,纵有罪过,也得请旨圣上才能科罪啊他一个御使可管不着我。卑职身负大人所差的机密要务哪能担搁,他竟使人强行捉弄,卑职身边带的人也是少了点儿,被他杀的杀、伤的伤连卑职也被抓了,关进涿州府大牢。

  好在那涿州通判也知道这不合朝廷制度肆后便把下官放出来了,可卑职身上有伤,一时行不得快路,这一路辗转,刚刚回到京城,见到一班兄弟,卑职向他们诉说了委屈,正要去找大人您鸣冤呢,偏就看见肖御使也回来了,兄弟们一时激忿,为了替咱锦衣卫的人找回公道,这就动起手和……”

  夏浔听得心中一动,那时他亲眼看见这尹盛辉快马而去,他才刚刚回到京城?

  不过这事儿没法去查,他一个国公爷,也用不着跟一个小小的千户计较这些,跌份儿。

  没等纪纲说话,复浔便冷冷地道:“肖御使是都察院的人,尹千户是锦衣卫的人,你们都是纠察百官、执行司法的人,你之所言纵然属实,明知肖御使脱手拿手,为此还折损了你的手下,这是违法之事,你就该将事情原委禀明上官,由纪大人去皇止面前为你讨回公道,何以有样学样,滥用私刑?这里是南京城头,天子脚下,你们两个衙门口儿的人如此泼皮无赖般斗殴打斗,成何体统!”

  都察院就相当于监察部,锦衣卫就相当于国安局,虽然彼此执法的偏重点不尽相同,却都是朝廷中最重要的执法部分,夏浔作为锦衣卫的老上司,这样训斥一番,本也是符合他身份的话。可纪纲听不得,现在的纪纲已把锦衣卫当作了他的禁脔,这个老虎屁股除皇帝,谁也别想摸。

  夏浔训着尹盛辉,纪纲听着就像打他的脸,一张面孔马上沉得像水,夏浔刚刚说罢,他便抬起手来,“啪”地一记大耳光,扇得尹盛辉踉跄退了几步。纪纲的手劲也大,这一巴掌下去,尹盛辉半边脸就肿了。

  尹盛辉捂着脸,愕然道:“大人?”

  “你个***混帐工具,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纪纲冲上去连打带踢!”老子提拔你做千户,你环真是威风的很,敢在外面给我招灾惹祸了!朝廷命官,你敢在城门口儿拦下来,打成这般模样,你是故意叫人揪老子的小辫子是不是?今天老子不打死你,国公爷还以为我锦衣卫飞扬嚣张没了喜法!”

  纪纲脱手,尹盛辉哪敢抵挡,抱着头蹲在那儿,被纪纲好一通踹。

  “成了成了!”

  夏浔看不下去了,沉声喝道:“你这是在教训自家小孩子呢?把人送到御前,由陛下发落!”

  纪纲拳打脚踢一阵,怒气一泄,浑身酣畅,闻言忙满面堆笑地迎上来道:“国公教训的是,下官也是一时气愤,恨铁不成钢呐。这个混帐行子不争气,惹出这么大的事端来,我也维护不了他了,下官谨遵国公叮咛,这就把他们两个都送到御前去,请陛下发落!”

  夏浔冷冷地瞟了他一眼,转身便走,纪纲笑容可掬地追上一步,一个长揖到地,高声道:“下官恭送国公爷!”

  这时候杨府的车马已经到了近前,茗儿将窗帘微微掀开一角,外边的一切举动,包含夏浔和纪纲的脸色、动作都历历在目,看着丈夫返身走来,纪纲长揖相送,茗儿才轻轻放下窗帘。

  夏浔上了车,叮咛道:“走!”

  帘子一放,夏浔长长地吁了口气,茗儿偎进来,柔声道:“怎么了?”

  夏浔面色不愉,轻轻摇头叹道:“不知怎地,我觉察,纪纲已与我渐行渐远,已有了嫌隙,并且……”

  他皱了皱再道:“我觉得他现在不单骄横嚣张,并且喜怒无常,跟以前比,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茗儿轻轻地笑,挽住他的手臂道:“相公,既然这样,他与你疏远,又有何欠好呢?那等招灾惹祸的朋友,爽来何益?”

  夏浔想想,也不由笑了,轻轻捏捏她的粉颊,宠溺地道:“小妮子,就你会哄人儿!”

  茗儿把头枕在他的肩上,用细细的嗓音轻轻唱起了一段元曲儿红绣鞋:

  才上马。

  齐声儿喝道。

  只这的。

  即是送了人的根苗。

  直引到深坑里恰心焦。

  裕来也。

  何处躲?

  天怒也。

  怎安饶?

  把旧来时威风不见了……

  “……”

  夏浔的车驾一走远,纪纲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这两年人人见了他都要带上几分讨好的笑容,不管比他官儿大的官儿小的全都对他客客气气,几时被人这样训斥过?如今更是不合了,他是现今皇上的必腹,未来皇上的功臣,放眼朝野,谁敢跟他这么说话?就连太子对他都是礼遇万分呐!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夏浔训斥尹盛辉,可不就是训斥他?尤其是,还是为了一个站在政争阵营里的仇家!

  尹盛辉葜名其妙地站起来,鼻青脸肿地靠近,怯怯地道:“大人……”

  纪纲睨了他一眼,冷哼道:“把那姓肖的拎起来,进宫面圣!”

  皇宫里头,朱棣正听太医院院正文缔向他禀报为汉王诊病的经过:“皇上,汉丰发热嫣寒,有汗不解,口渴不欲饮,苔薄白,脉浮小数,此为起居失慎,心虑焦慎,致使正气虚弱,肺卫不固,风邪乘虚侵袭而致病……”

  朱棣懒得听他说些病症病理,打断他的话道:“这么说,汉王真的病了?”

  文院正是个鹤发白须的老头儿,慈眉善目、鹤发童颜,乃是太医院里真正的大国手,闻言忙道:“是,臣仔细切过汉王的脉搏,又看过汉王的舌苔,确实是发了热寒之疾!”

  朱棣听了疑心顿去,转而想起“心虑焦慎”四字,又不由勾起了他的慈父之情,可储君一事,宗法上难以绕开长子,皇后所虑的骨肉相残更令他心生警戒,这个最疼爱的儿子,他不得不忍疼从储君的考虑中除去,如今眼看儿子为此大病一场,朱棣心中一阵浮躁,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木恩仓促走了进来,急急禀报导:“皇上,坤宁宫传来消息,皇后娘娘头疾复发,急召文院正诊治!”

  “啊!”朱棣大惊失色,慌忙对文缔道:“快,快去给皇后诊病!”

  “老臣遵旨”文缔连忙承诺一声,急急退出谨身殿,随着坤宁宫的小内侍去了。

  朱棣心神不宁,无心再批阅奏章,起身也要往后宫探望,就在这时,纪纲带着尹盛辉,押着肖祖杰,奔着谨身殿来了……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365魔天记  世界书院  威廉希尔app  246天天好彩舰  365龙王传说  一语中特  华宇娱乐  足球吧  锦衣夜行  永利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