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69章 行匆匆
  夏浔一行人的船队在接近吴县的处所便停下来,再往前去已经不得行船了,这片区域地势开始渐渐趋高,受灾情况不是特别严重,钦差船队派了人去吴县知会县太爷,不一会儿吴县县令谢新便组织了一批车子,并且亲自赶来迎接钦差。全\本\小\说\网

  谢县令三十多岁,身材瘦削、容颜清瘦,看那模样却是个机灵能干的样子,见了面夏浔也顾不得客套,与他交谈几句,便和谢县令及吴县的一班头头脑脑一边往城里走,一边问起受灾情况。

  那谢县令便道:“国公,吴县县城里还好些,不过部分城区一样浸泡在水里,倾圮了一部分衡宇,这些受灾人家的苍生,现在都被分离安设在道观僧舍里面,只是县仓存粮有限,而县城周围的村镇受灾却很严重,现在不单粮米涨价,一应必须之物,诸如油盐酱醋、蔬菜甚至柴薪都翻了几倍……”

  他们一边说一边走,深一脚浅一脚的,一会儿功夫,夏浔就快迈不动步了。地上十分泥泞,夏浔的官靴一沾了泥,似乎有几十斤重,地面的泥巴又有粘性,所以举步维艰。那谢县令似乎早有准备,一声招呼,一个班头儿就用刀鞘挑了一串儿芒鞋过来,那谢县令干笑道:“国公爷,您看……是不是换双鞋子?只是这芒鞋……”

  夏浔忍不住笑道:“好!你倒早有准备,芒鞋怎么啦?挺好,这样的情形,谁穿戴官靴才是神志不清醒呢,来来,给我一双!”

  夏浔这样一说,其他官员也就都换了,众人换了鞋子,又学着夏浔的样子把衣服下摆掖进腰带,袖子也挽起来,总算是利索多了,芒鞋不单轻便,还不打滑,锦吧小品整理,走在泥地里速度也快了许多。

  进了城不急着往县衙里去,夏浔等人先在城里转悠了一阵,这城依着地势,也有高低起伏,那低矮地区,确实还有大量积水,一些商贩划着竹筏子顺水而行,向住户兜售柴米油盐、酱醋食物,不时传出住户与商贩大着嗓门讨价还价的声音。

  夏浔道:“天灾不措置好,就能演酿成!有些商家趁机待价而沽、哄抬物价,朝廷不是已下旨禁止了么,物价必须平抑下来,商家的货物,有些是从外地购进的,本钱是比平时高了许多,叫他们一文不提,那不现实,那样一来,商家根本不去别处采购贩运,光靠朝廷赈济,有时不得那么全面,并且还有个急缓的问题,可是物价连翻几番,那就不正常了,吴县对此不曾加以控制么?”

  谢县令面有难色地道:“国公,朝廷的旨意已经张贴出去了,三班衙役巡走街头,对哄抬物价的行为一旦发现也是重罚的,可执行起来,确有极大难度。一则,县库里存粮有限,就算尽数拿出来平价销售,扔出去就像往洪水里扔颗石子儿,连个泡儿都溅不起来,难以据此平抑物价。

  商贩们各展所能,从外地购进的米粮就不消说了,就算本地有些富商大户,家中存粮几多旁人可不知道,你勒令他平价销售,人家就说无粮可卖。自家存粮几多,只有人家自己才知道,人家又没犯法,下官也不得听着点风声,就挨家挨户的搜查,盘点人家的粮仓,这事儿着实棘手,是以……为了免致饿死苍生,他们卖的粮食纵然贵一些,下官也只好睁一眼闭一眼……”

  这谢县令说得满脸苦色,不过一般为官者,很少会在上官面前自承自己迫于困难向下边妥协,所以他的坦诚,反而搏得了夏浔的好感。而夏原吉等人熟谙官场,对此更加理解,在处所上做县令,说是一县的父母官,其实在处所上绝对不成能嚣张嚣张,刚愎自用,除非你朝里有极硬的靠山,并且压根不筹算在这儿干多久,否则强项县令可谓凤毛麟角。

  究其原因,就在于古代人口流动性不强,世家大族几百年假寓一地,繁衍生息,在本地的各行各业中都有势力,因此一方县令要在处所上做出点政绩来,必须谋求这些处所大族的支持,不要说摆什么官员嘴脸了,逢年过节,有个什么喜庆事儿,这些官儿们得去给人家送礼凑趣才成。

  这样的世家大族由于久居该地,一般是对处所上是很有责任心的,修桥补路、建立义学,遇到灾荒赈济乡里,都被他们认为是自己的分内之事,因此对官府的统治是一个有益的弥补,可是一旦其中有人利欲熏心,想发龘国难财,处所官也有许多顾忌,不敢做得太绝。

  一方面,他们权力有限,跟处所大族匹敌,最好也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另一方面,他们还要在这儿做官的,一旦撕破脸,以后少了处所士绅的拥戴,政令的下达、粮赋的征收,就都成了大问题,所以很难做出过于坚决的决定。

  而这些对夏浔来说固然不是问题,他要的是赈灾的效率,效率越高,死的人就越少,温文尔雅的手段,现在是行不得的。夏浔冷笑一声道:“这其中的事儿,本国公也约摸知道一些,你还要在这儿做官,本国公不让你为难,这个恶人,我来做!”

  他转向俞士吉,叮咛道:“夏侍郎,立即着手赈灾事宜,晓谕处所,朝廷赈粮马上就到,并分部分带来的粮食以平价售卖,对家园全部受淹的苍生设粥棚赈济;俞御使,严查待价而沽、哄抬物价者,因为灾荒,有劫掠哄抢、诈骗偷窃者,严惩不贷!”

  俞士吉可不傻,夏浔的这言外之音他听得明明白白,立即躬身道:“下官遵命!”

  有了这句话,哪个大户待价而沽,且又一时抓不到他痛处的,随便找个证人,指认有歹人逃窜入府,就可堂而皇之地入府搜查了,官府中人做事,由曲入直也是经常使用的手段。

  吴县受灾情况其实不是十分的严重,起码救出来的灾民能够获得一定的安设,物价抬高虽然可恶,也不过是让家中无粮的人家把多年积蓄都换了粮食,叫一些奸商赚个盆满钵满,至少逃过了洪水一劫的苍生不至于再生生饿死,这让夏浔宽慰许多。

  他亲自行走街头,叫阖城苍生都知道钦差已经到了,赈粮马上到位,人心得以平和平静下来,这才在知县衙门安设下来,准备在这里停留一天,听听救灾的办法汇报,留下一部分人员催促赈灾事宜,然后再赶去苏州府,那里是大城阜,或许受灾比吴县更轻一些,可是由于大量受灾人口的涌入,恐怕赈灾事宜更形复杂。同时疏浚河道的事,也要叫苏州府着手,一个小小的吴县,是没有那个力量的。

  当夏浔在吴县做短暂停留,又迅速赶到苏州府,积极摆设救灾事宜,候得赈粮运到,展开一系列赈灾行动时,山东府青州城也正热闹着。

  几天来,青州府陆续涌进许多外乡人,并且还有越来越多之势。这些人都是赴彭家葬礼的,彭家庄不成能住下那么多朋友,并且除至亲和最要好的朋友,也不宜住在彭家庄,所以也们都住进了青州城大大小小的各处客栈,客栈住不下,连彭家的武馆、车行等处所也都住满了人。

  彭家三教九流的朋友太多了,他们在青州经营数十年,不要说外地,就是本地各行各业都遍地朋友,彭家老太爷办丧事,自然都得来意思一下。外地的朋友同样众多,开车马行、开武馆、搞运输结交下的生意伙伴和江湖朋友;在淮西隶属彭字号山门的香堂、分坛重要门生;这些年来受过彭家接济、掩护的江湖朋友;还有彭家开始涉足海运和内陆贩动之后生意场上的伙伴……

  这么些客人,不单是三教九流,并且是不计其数,阳谷县的西门庆来了,就连北京的谢传忠都派了人携厚礼加入,可见彭家交游之广阔。彭家老太爷要停灵七七四十九天才出殡,这么丰裕的时间给客人们的到来留够了充沛的时间,也正因如此,彭梓祺带着女儿一路北来,虽因河水泛滥行路未便,却也不致于行色慌忙的赶不上。

  锦衣百户陈郁南扮作行商模样,领着李仁虎、刘林涛、单听、李乐明几个心腹,悄悄地尾随着彭梓祺也到了青州,彭梓祺到了青州片刻不断便去了彭家庄,陈郁南一行人自然不得莽莽撞撞地一直追去彭家庄,就得在青州城里先找个住处。

  却不想青州城里大部分客栈都已经满了,几个人转悠了半天,居然没有找到一处可以落脚的处所,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栈,似乎还有两间空房,陈郁南正觉欣喜,旁边突有人道:“还有两间房?我们要了!”陈郁南闻言不由大怒!

  说话的正是蒲台县的林羽七,陪他一起来的除两名心腹兄弟,还有昔时德州浑堂的小丫头苏欣晨和如今的小丫头唐赛儿,她们昔年曾受过彭家的帮忙,如今彭老太爷过世,怎么也该上门来磕个头、上柱香才对。

  苏欣晨如今早已成年,出落得愈加美丽,做少妇服装,而那唐赛儿,业已从昔时襁褓中的一个婴儿,长成了一个唇白齿红、眉目如画,粉颊笑靥,人见人爱的小姑娘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新英小说网  万古最强部落  好彩客后  伟德包装网  足球外围  10bet荒纪  好彩客后  申博体育  7m比分  芒果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