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78章 授之以渔

第678章 授之以渔

  大家多多支持正版,有条件能订阅投月票最好,没有条件的注册个账号

  去起点点击下,投下推荐票,也是对关关的一种支持

  传送门:

  188体育行连载链接贴

  188体育行起点正版阅读地址

  2回复1楼2012032115:02举报

  乌程县,南浔镇。WWW、QВ⑤、cOm/

  民间素来有“湖州一个城,不及南浔半个镇”的说法,优雅美丽的南浔风光,就像一位高雅而美丽的大家闺秀,总是叫人念念不忘。

  眼下的南浔,同样经受了大雨和洪水的蹂躏,可大家闺秀究竟是大家闺秀,虽然饱受蹂躏,花容暗澹,那诱人的魅力,其实不稍减几分。

  夏浔在乌程县令傅生的陪同下,先到了南浔,然后即是镇子下边的各个村落。

  夏浔还没来,乌程县令傅生傅老爷就知道知府老爷栽了,所以见了夏浔战战兢兢,唯恐出什么纰漏。那铺张的排场自然是不敢再有了,傅县令临出门的时候,还特意换了一件半新不旧、皱皱巴巴的官衣,又在自家水池边上,刻意地往官服下摆了蹭了些泥巴。

  乌程县是个富庶之地,为了能在这儿稳稳铛铛做个官儿,傅县令也没少凑趣常英林,送银子送女人那也是常有的,可谄媚凑趣上官的,不一定就是贪官,傅县令对处所上还是很珍惜的。他十年苦读,高中进士,做了这乌程县七品正常,他也想干出一番政绩来。

  然而身处官场这个复杂之极的所在,哪能一切但由本意天良?海瑞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只留下个人一个清名,于国于民,一事无成。戚继光行贿赂送美女,凑趣谄媚确有其事,可他却做出了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是实实在在的民族英雄。

  人性是很复杂的,只有在那些思维很简单的人眼里,才会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好官一定毫无短处,昏官一定一无是处。身处复杂的环境,有时为了做事、为了自保,就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

  傅生就是这样一个人,面对一个黑心的上官,他想保住自己的官位,就不得不做些迎合上意的事情,可是对处所苍生,他还是在自己的能力规模之力,尽可能地做到了为官者的本份。可是一些心机手段,他也是不吝运用的。

  夏浔倒也没有难为他,见乌程县收留了许多难民,傅县令还号召处所士绅出面,搭设了许多粥棚济民,并且这回存了小心,认真检查,确实不是面子工程,对他的表示还是很认可的。首发在傅县令的陪同下,夏浔在南浔只做了短暂停留,便开始巡视下面的村镇。

  有些村镇受灾情况很严重,有些村镇如今洪水已经退却,处所上正在清理淤泥,火化腐尸,也用了一些简陋的办法消毒防疫,这些都是千百年来苍生们摸索出来的经验。

  古人对灾后防疫并不是一无所知,很多时候灾后大疫,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这些知识,而是没有相应的条件。千里汪洋,一枝干柴都找不到,一口铁锅都没有,两手空空渴得嗓子冒烟的时候,他就算知道喝开水比凉水好,又有什么用?处处都是腐烂的人畜尸体,侥幸活下来的人走路都打晃了的时候,他就算知道应该火化或深埋尸体以防瘟疫,谁能深入灾区去做?

  幸好浙东一带在全国都是富庶之地,尽管受了大灾,家根柢还是在的,救灾工作比贫穷落后地区要强上许多,夏浔见了心安很多。

  夏浔找到了小叶儿村,准确地说,他找到了本是小叶儿村的那片处所。

  站在小舟上,怔怔地看着那原本是一片小村落的处所,夏浔的神情一片茫然。

  暴雨季节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这里依旧半淹在水面下,可以想见当初这里曾经受到了何等严重的灾害。

  这里是贫民区,安设的是昔时张士城的旧部,一批连务农都不允许,只能做些杂务谋生的贱民,他们的房舍之简陋可想而知,现在水退了一半多了,可夏浔放眼望去,愣是没看到一片屋顶,所有的衡宇全塌了,他能认出这里来,只因为这十年小叶儿村并没有太多的转变,尤其是村庄格局,所以从一些微微露出水面的残垣断壁、从几棵他梦中偶尔忆起的槐柳大树,他还能隐约记起整个村落的样子。

  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睁开眼看到的第一处处所就是这里,这里相当于他的降生之地。

  那时他正卧在河边,逮蛙打鱼谋生的胡大叔收留了他,这个庄子住的都是极贫穷的苍生,可这些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苍生,房子虽然粗陋、衣衫虽然破旧,甚至有些人家的女孩儿只能进城做最卑贱的流莺窑姐儿,身子龌龊不堪,可他们的心都是干净的。

  他们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生活在最阴暗的角落里,只要能获得一丝光亮,就是他们最大的欢乐。而就是这样一群与世无争的人,现在一个也看不到了,看着这儿这么大的水情,夏浔真不敢奢望其中还能有几个人活着。

  他阴着脸,看着脚下悠悠淌过的水面,沉声说道:“今年这几场豪雨,确实为数十年来所罕见,积雨成灾,不是你们处所上的责任。可这里的水患怎么会这般严重呢?这也仅仅是天灾么?”

  傅县令慌忙答道:“国公爷,这个村庄原本就挨着一条河,那水太大了,水势下来,最先受灾的就是沿河聚居的苍生……”

  夏浔扭头瞟了他一眼,眼神并不是十分的冷锐,傅县令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双膝一软,就在舟上跪了下去,哭丧着脸道:“回国公爷的话,下官实在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呀!”

  夏浔冷冷地道:“你说,怎么个没有办法?”

  傅县令顾不得那常英林了,把牙一咬,全招了:“国公爷,您有所不知,朝廷拨下的河工银子,到了知府大人那儿,压根就一文钱也没拨下来,不瞒您说啊国公爷,纵然下官无良,把这小叶儿村住的前朝罪民们不当回事,可整个乌程县,下官敢不当回事儿吗?

  就说这南浔镇里吧,这儿住着许多致仕的官员,随便拿出一个来,下官这芝麻绿豆大的官儿就没法比,就算下官苟且偷生,不想疏浚河道、修筑堤防,这些致仕官员们肯饶下官么?迫于无奈,下官也曾向湖州府提出,多几几何拨付些钱款下来。

  这乌程县里高官如云,小县哪怕收到一文钱,也是绝不敢贪墨的,势必全要用在维修水利上面。可是……,常大人背后是……,不要说是已经致仕的官员,就算是在朝的官员,人家也不放在眼里,愣是一毛不拔啊!

  眼看那河道年久失修,不要说一逢大灾就得失事,纵是平时灌溉农田都嫌不得用,下官迫于无奈,只好召请本县富绅商贾,厚颜肯请大家捐赠出来一些钱财,才得以雇佣民工,修缮水利。”

  傅县令咽了口唾沫道:“可那无济于事,哪里修缮得了全部河段?若是分离开来,处处缝补一番,那就根本无济无事,这场大水下来,我乌程县整个儿都要没了,全县苍生都要遭殃。再说那捐款者都住在城阜里,下官不先修筑人家那一段河堤,成么?所以这里……”

  夏浔冷凄凄地道:“所以这里……住的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贱民,也就只好由得他们自生自灭了!”

  傅县令骇得脸都青了,连连叩首道:“下官死罪!下官死罪!”

  他那头就磕在船舱甲板上,砰砰直响,片刻功夫额头就淤青一片。

  夏浔缓缓地道:“你起来吧,你在任上,至少是尽了自己的本份,你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本国公不会怪你!”

  傅生大喜若狂,继续叩头:“多谢国公开恩!多谢国公开恩!”

  夏浔一摆手,脸色随即一沉:“可有件事,你是有能力做的!以前,常英林只手遮天,你也只能仰其鼻息,现如今常英林已身陷囹圄,俞御使正在追查他的罪证,你怎还知而不报?”

  傅县令急忙道:“下官明白,下官明白!其中详情,下官回去后马上写得清清楚楚,报与御使大人知道!”

  夏浔略一沉吟又道:“乌程县里,多致仕高官隐居,常英林尚且敢如此胆大包大,对其他处所是如何的盘剥之残暴就可想而知了,这湖州诸县里,乌程算是首县,想必你在诸县官员傍边,也是有些名望的……”

  傅生闻弦音而知雅意,立即道:“是,下官一定联络诸县同僚,一起上书,检举常英林的罪行,还苍生一个公道!”

  夏浔点颔首,默然回首,再度望向小叶儿村所在之处的那一片汪洋,十年岁月,恍若一梦。

  粮绅们的家被抄了,就地缴获的粮食成了赃物,更是绝对没有退还的事理,俞士吉颇有一点‘破门令尹’的狠劲儿,直接把这些粮食全部充回府库,做了官粮,堵上了那六十万担粮的缺口。夏原吉也不客气,亲自暂领湖州知府一职,立即开仓对市民平价售粮,又核定各县受灾苍生,拨粮过去或赈或贷,以补朝廷赈粮之不足。

  在夏原吉的策动下,湖州城里有良心的士绅眼见大局已定,纷繁出面检举常英林及其翅膀们的罪状,这一来,湖州同知、通判等一大票与常英林沆瀣一气的赃官纷繁落网。紧接着,以乌程为首的各县县令们纷繁上书,检举湖州府的罪行。

  俞士吉抓人的瘾头上来了,有告必抓,一抓一家,那副模样,颇有点陈瑛、肖祖杰、纪纲灵魂附体的架势,要不是夏浔和夏原吉有意控制规模,俞青天一定是沾边就算,能把小半个湖州城的人全抓起来。

  俞士吉忙着抓人抄家、夏原吉忙着增进官民关系的时候,夏浔开始考虑灾民们今后的生活问题了,眼下可以赈灾,可是赈灾不成能延续到明年秋收,湖州府被常英林这条臭鱼祸害得太厉害了,难民无数。苏松等府也有一些苍生受灾严重,这些人该怎么办呢?

  夏浔苦思片刻,突地想起需要十多万人服役修建的京城大报恩寺,心中马上敞亮起来……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伟德作文网  资枓大全  7m比分  黄大仙屋  好彩客帝  澳门足球记  850游戏大全  六合拳华  贵宾会  伟德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