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695章 车下坡
  “纪兄,难得大驾光临我这南镇啊,呵呵,今天怎么想起来看看兄弟?”

  刘玉珏一听说纪纲到了,马上就亲自迎出去,一见到纪纲,他便笑若春风,颊上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儿,好不迷人这等俊俏的容颜,和这样两个迷人的笑涡儿,偏偏生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实在有些浪费。\WwW.qΒ五、Com

  “我是无事不登天宝殿呐!”

  纪纲冷静脸往里闯,他是刘玉珏本衙的上司,刘玉珏也不得说甚么,只是笑吟吟地跟在他的后面,问道:“哦,那纪兄有什么事情要叮咛小弟么?”

  纪纲霍地站住,回过身来,沉声道:“玉珏,你派了人去直沽?”

  刘玉珏眼都不眨,立即答道:“是啊,如今北京行在,已是我大明两京之一,朝廷迁去了大量人口,许多物资嫌漕运不足,都是通过海运的,再加上往于辽东海运的船只,也常有在直沽暂靠停泊的,直沽已成为我大明北方海运商船往来的要冲。”

  刘玉珏顿了一顿,又道:“皇上不是叮咛下来说,要在直沽立天津卫,并扩建直沽码头,扩建货储仓库么?这些建设,大多涉及军伍中事,可不是工部独自干得来的事儿。军匠,是由咱锦衣卫南镇管着的,我叫陈东去一趟直沽,瞧瞧工程量的大小,需要几多军匠,若是只靠处所报上来的数据嘛,呵呵,纪兄,你晓得……”

  纪刚听说南镇果然有人往直沽去,不由冷笑道:“哼!你带的好手下!他们欠好好去直沽斟察他们的港口、码头,却跑到浦台县坏了我的大事!”

  刘玉珏讶然道:“纪兄在说甚么?陈东坏了纪兄甚么大事?”

  纪刚一窒,呃了一声才道:“我……我的人正在蒲台查一桩案子,刚刚有了些眉目,谁知你的人经过那里,竟然多管闲事,以致……打草惊蛇,坏了我的大事!”

  “有这等事?”

  刘玉珏眉头一皱,随即展颜笑道:“我说纪兄这么大的火气,原来是为了这么档子事儿。陈东做事呢,一向还是沉稳老练的,这次坏了纪兄的大事,也是因为他不知道纪兄的人也在查案么。纪兄在蒲台县那小处所查什么案子啊?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只管说出来,若是兄弟帮获得的处所,一定竭尽全力,就算是……将功赎罪吧!”

  一句话儿噎得纪纲半天说不出话来,眼下他只是见到了山东府的奏章,还没有收到自己的人送来的详细情报,也就无从判断刘玉珏是纯心与他作对,还是真的无心之失。若是无心之失的话,虽然此事对他来说再重要不过,事已至此,非论是念着旧日同窗的交情,还是如今同衙同事的关系,也实在不宜和他大动干戈。

  纪纲怒气冲冲而来,可他要查的那要紧案子,是绝对无法说与刘玉珏知道的,且不说刘玉珏与辅国公杨旭的关系原本就比和他的关系更亲密,就算没有这层关系,他要对一位国公爷的事情,也不宜叫一个非他心腹的人知道。

  纪纲满肚子怒气,却是诉也诉不得,说也说不得,他怒气冲冲而来,最后却被刘玉珏笑吟吟地又是解释又是打躬,闹到没了脾气,只好悻悻离去……

  一辆蓬车,一位小娘子,膝边还睡着一个胖娃娃。

  小娘子花容暗澹,坐在车里,望着路边的风景,目光微微有些板滞。

  前边一个赶车的汉子,侧坐在车辕上,兴高采烈地挥着鞭子,嘴里还轻轻地哼着歌。

  “你究竟是什么人?”

  车里坐着的那个容颜暗澹,却仍不失俏丽的少妇幽幽地问道。

  赶车的汉子回眸瞧了她一眼,打个哈哈道:“归正不是坏人。小娘子,你该清楚你相公的身份,那么你就该明白,如果我不把你带出来,你现在已经落得你相公一般下场了。”

  话说到这里,大家自然知道这少妇就是苏欣晨了,那这赶车的汉子又是谁呢?却是潜龙秘探中的戴裕彬。

  苏欣晨急道:“我相公……他现在怎么样了?”

  戴裕彬摇了摇头,说道:“坦白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掳走他的人,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你相公么……,也许他现在还活着,可我不敢包管,他还能活着回到你的身边!”

  苏欣晨脸色更加惨白,呆呆怔怔了许久,才问道:“那你又是什么人?”

  戴裕彬道:“你不消担忧我,@美女孑。如果我对你怀有歹意,我又何必救你出来?再者说,刚才经过没甚么人的那片乱坟岗时,我若是个心存歹意的人,还不是想对你怎么样就对你怎么样,就算把你娘儿俩刨个坑埋了,又有谁知道?”

  苏欣晨瑟缩了一下,忍不住又问:“你不说自己身份,那也算了,你……这是要带我娘儿俩去哪里?”

  戴裕彬不笑了,脸色却有些阴沉下来。

  虽然他们脱手及时,抢先除去了林羽七这个祸害,可是无巧不巧,偏偏锦衣卫同一天脱手,掳走了徐泽亨。这徐泽亨是林羽七麾下得用的干将,知道很多教中机密,虽然一干人等已经被他们抢先除失落,一把火烧了林家,没留下任何破绽,可是留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证在锦衣卫手里,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就以这个人做文章,闹出什么事来?

  无奈之中,戴裕彬只好采纳解救办法,把苏欣晨一家趁着林家那边正在大战的混乱当口掳了出来。这一家子有什么大用,现在他也不知道,可是对方控制了徐泽亨,徐泽亨的老婆孩子都被他控制住,便有反制的机会,因此,戴裕彬带了苏欣晨母子俩赶回金陵城。

  苏欣晨一个弱女子,虽是被人掳走,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戴裕彬对她有歹意,她隐约还是能感觉获得的。她也清楚,回去蒲台县,那些掳走她丈夫的人定然不会放过她和孩子,离了眼前这个男人,她身无分文,无亲可投,无友可靠,还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也就只得听他左右,假扮一家三口,一路向南去了。

  戴裕彬缄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叹道:“我带你们去的处所,到了你们就知道了。至于带你们去干什么,我现在也拿禁绝。也许……你们能派上大用场,也许……什么用处也没有……”

  他回头看了眼苏欣晨,脸上的神色有些同情:“徐家娘子,你那相公被抓走了,公公也被杀了,你娘家……可还有什么亲人么?”

  苏欣晨想起德州那个姐姐,还有那个一直想把她做了小妾的姐夫老贾,她是偷偷离开的,再也没跟那边有过什么联络,或许在姐姐、姐夫心里,她已经死在昔时的德州战乱中了吧。

  苏欣晨黯然摇了摇头,幽幽地道:“我……已经没有亲人了……”

  戴裕彬叹了口气,缄默一会儿,把鞭子一扬,哼着高腔又唱起来:“

  竞功名有如车下坡,惊险谁参破!

  昨日玉堂臣,今日遭残祸!

  怎如我避风波,走在安乐窝……”

  薛家老老少少全都呈现在村口,正在送夏浔一行人离开。

  夏浔对薛禄笑道:“薛兄不与我一同乘船返京么?”

  薛禄笑道:“实不瞒国公,山东都指挥使宁大人与末将原是极要好的朋友。末将回乡为家父作寿,行色慌忙,来时不曾去他那里坐坐。这位好友也遣人送了礼来的,末将想回程的时候,先去济南府一趟,见见老友,所以就不与国公同途了。”

  他说着,又看了眼整理好车辆,也正要离开的蒲台戏班子,对夏浔道:“唐家娘子既与国公、国公夫人是故人,末将往济南去,正好顺道儿送他们回去。”

  夏浔呵呵笑道:“如此,就有劳薛兄了。”

  唐家娘子牵着唐赛儿的手,也站在相送的人群里,这几天相处下来,小思祺很喜欢唐赛儿这个小姐姐,不演出的时候也追在她屁股后面,随便叫她变出一点什么工具,就当得了宝贝似的开心得不得了,此时将要分隔,小丫头颇为不舍,她趴在娘亲怀里,咬着小手指,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唐赛儿。

  唐赛儿很喜欢和夏浔一家人在一起,或许得益于她母亲从小对她讲过的故事吧,她对杀入仇府除失落大恶霸仇秋,救出她娘亲的这对江湖侠客似的人物,先天上就有亲近感。见面之后,虽然那对大侠突然酿成了国公和国公夫人,与她印象中的形象不太相符,可这对夫妻都是没甚么架子的人,几天相处下来,也就有了感情。

  此时眼见这家人要离去,唐赛儿一手挽着娘亲的手,一手捻着彭梓祺送给她的银绫小袄的缎边儿,原本还有些忸怩的,这时却突然鼓足了勇气,大声问道:“老爷,夫人,你们还会回山东么?”

  夏浔看了看她红通通的小脸蛋,弯腰笑道:“怎么,不舍得叔叔走吗?”

  唐赛儿红着脸,很爽快地址颔首。

  夏浔在她鼻头上刮了一下,若有深意地道:“小丫头,山水有相逢!如果你我有缘,就一定会再相见的!”

  p:真累惨了,我现在是码两三百字,就躺一下,再否则就起身望望远,脑浆要熬干了。刚刚还有兄弟叫俺封推加更,这个月是天天上万字,到月底铁底三十一万字还冒头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尤其是昨晚,我熬夜到很晚,追码今天的章节,因为我今天下午要去练车,不想减少更新。今晚我还得熬夜,因为明天就考试,最少又得迟误半天时间,我得先码出来,同时今晚还有家长会……

  兄弟,再加更,哥就死了……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音响之家  伟德励志故事  现金网  850游戏大全  六合拳彩  择天记  赢咖2  必赢相师  澳门龙炎网  新英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