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707章 节节败退

第707章 节节败退

  文上方提醒了啊,今天是【锦衣夜行】本月最后一天,月票再不投就过期作废了,再敢有书友明天凌晨在群里大呼:“我忘了时间!月票浪费啦!”我就呼吁大家用“乱棒”把你殴打至屎。/wWw.qb五、c0М//一。一一吕震听了一会儿,身子往陈瑛一藏,朝对面一倾,坐在陈瑛另一侧的薛品会意,马上凑过来,吕震小声问道:“啊……薛大人,你大理寺审过这样的案子么?”

  “没有,刑部呢?”

  “也没有!”

  两个人坐正了身子,齐声一咳,又一齐倾向陈瑛:“部院大人呐,双方对质各执一辞,没有佐证的情况下,这嘴仗就算打到明年也没个完,咱们是【锦衣夜行】不如……请辅国公上堂算了,这案子今天可是【锦衣夜行】要结的!”

  陈瑛笑了笑,说道:“两位大人言之有理,来人啊,带杨旭上堂!”

  杨旭上堂了,虽然他现在只是【锦衣夜行】被限制了自由,可毕竟是【锦衣夜行】嫌犯的身份,上了堂是【锦衣夜行】没有坐位的,不过却也没人敢让他跪着回话,这条规矩被三位主审以及站班衙役们故意忽略了。

  夏浔上堂受审,自然不能穿官服,因此穿了一袭月白sè的道服,头挽起,只插一根簪子,大概是【锦衣夜行】在庙里待了一段时间,修身养xìng的缘故,飘飘然的,还真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陈瑛把他取自朱图、陈郁南、徐泽亨等各人的口供向夏浔陈述了一遍,夏浔一直云淡风轻地站在那儿,等陈瑛说罢,却勃然爆了。

  他睨着朱图,晒然冷笑道:“白莲教?你们既然把陈芝麻烂谷子都翻出来了,应当知道杨某早与唐陈氏相识,唐陈氏是【锦衣夜行】被蒲台恶霸仇秋掳回家去,被杨某路见不平救她出来的,若林羽七这拜弟唐姚举一家也是【锦衣夜行】白莲教,有那等妖术邪法,唐家娘子还会被见sè起意的恶霸掳走吗?”

  得益于朝廷对白莲教妖魔化的宣传渲染下,在良民姓心目中,那白莲教俱是【锦衣夜行】一些妖人,精通一些妖功术法,专害良民姓。可唐家娘子却是【锦衣夜行】被一乡绅恶霸掳回府去的,还亏得夏浔救她回来,若说她家是【锦衣夜行】妖人,与朝廷一向的宣传可是【锦衣夜行】大大不符。

  朱图一窒,尚未及辩解,夏浔又转向陈郁南,喝问道:“你说你拿一份礼,随便报个名姓,就混入了吊唁人群,由此可见,彭家虽然交游广阔,大多也只是【锦衣夜行】寻常生意往来,彼此并不熟捻,若非如此,你岂能轻易混入?林羽七去吊唁,怎见得就比你关系密切十分?再者,彭家若真有这般隐秘身份,敢大剌剌地广纳四方宾客?”

  陈郁南一见夏浔当面,先就矮了半截,那敢与他辩解,吱吱唔唔半晌,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刚想申辩两声,夏浔又转向陈瑛:“部院大人,彭家给林羽七通风报信,还会特意告诉他们是【锦衣夜行】京里一个大人物通知他们的?白莲教乃朝廷反叛,一旦查获,定不轻饶,这种消息是【锦衣夜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纵然误信人言,不过烧毁些经卷佛像,而这些东西,回头仍可置办,可若掉的是【锦衣夜行】人头,那就再也长不出来了,还需要特意告诉他们,是【锦衣夜行】甚么京里的大人物告诉他们的么?彭家若真是【锦衣夜行】白莲教,做事又这般愚蠢,早不知被朝廷破获多久,还容他们逍遥至今?这分明就是【锦衣夜行】锦衣卫屈打成招,授意他诬攀杨某!”

  “呃……”

  陈瑛抬起手来刚要说话,夏浔又转向地上跪着的徐泽亨,沉声道:“看你每面青,形容枯槁,想必落到锦衣卫手里后,没少受罪?你放心,这儿不是【锦衣夜行】锦衣卫,而是【锦衣夜行】都察院,上坐的这位不是【锦衣夜行】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而是【锦衣夜行】都察院的陈瑛大人,在这儿,你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无需什么忌讳,没有人敢再对你动刑!”

  “什么?”

  徐泽亨听了攸然心动,可他下意识地瞟了眼旁边的朱图,碰到他那毒蛇般的眼神,顿时触电般一缩。那地狱般惨酷的刑罚在他心底烙下了深深恐惧的yīn影,他现在是【锦衣夜行】闻锦衣卫而sè变,在他心中,已经没有比锦衣卫更可怕的人了。

  这种痛苦造成的恐惧,通过**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的本能,他不敢,他已经不敢生起反抗的念头。

  如果通过长期的虐待和欺压,叫一个人对他形成不敢反抗的畏惧并不难,可是【锦衣夜行】在这么短短一段时间里,就能让一个本来有勇气与朝廷对抗的男人变得闻声变sè,见影丧胆,彻底丧失与之对抗的勇气,这得是【锦衣夜行】多么酷厉的刑罚?

  众人都注意着夏浔的厉声叱责时,一旁的人犯中,那半死不死的裘老婆子低低对唐赛儿说了两句什么,夏浔这边话音刚落,唐赛儿便越众而出,她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晶莹的泪珠还挂在稚美的颊上,便用童稚而响亮的声音道:“大老爷,我刚才看见苏婶婶抱着孩子在外面呢,为啥不叫苏婶婶来问问呢,林叔叔如果是【锦衣夜行】妖匪,苏婶婶还能不知道吗?”

  “欣晨也在这儿?”

  被朱图yīn冷的目光瞪得瑟缩了身子,恐惧地低下头去的徐泽亨突然抬起头来,目中放出惊喜的光芒。

  这一刻,他眼里再无他物!

  徐泽亨当初受刑不过坚不吐实,本是【锦衣夜行】为了避免难以禁受的痛苦折磨,他以为自己是【锦衣夜行】不怕死的,仅仅是【锦衣夜行】承受不了那种痛苦。可是【锦衣夜行】当他招供以后不再承受折磨,求生的yù望不免又占了上风。

  固然,他想死很难,这么重要的人证,看守的很严,如果他不肯进食、不肯用药,他怕招致锦衣卫更残酷的折磨。

  可是【锦衣夜行】潜意识里,未尝不是【锦衣夜行】因为他还想活着,哪怕能多活一刻也是【锦衣夜行】好的。只有生无可恋的人,才会一心求死,而徐泽亨心里放不下的人和事太多了,他牵挂着年迈的老父亲、牵挂着他可爱的妻子,牵挂着他年幼的儿子,他舍不得死。

  “带徐苏氏!”

  陈瑛一声令下,苏欣晨抱着儿子缓缓地走上堂来,徐泽亨一直被两个衙役用水木棍柱住身子,压得动弹不得,可他仍旧竭力扭转了头颅,向后面看去。

  “相公!”

  一见徐泽亨,苏欣晨便大哭起来,抱着儿子向他冲去,徐泽亨也拼命挣扎起来,身子一动,身上的患处绷裂,血水迅渗透了白麻布的囚衣,可他浑然不觉,只是【锦衣夜行】叫道妻子和儿子:“娘子!晨帆!娘子……”

  苏欣晨一见丈夫,泪水顿时mí离了双眼,她忘形地冲向丈夫,却被两个衙役紧紧拦住,情急之下,苏欣晨终于想起了戴裕彬的叮嘱,忙嘶声大呼道:“相公,公公被官兵给杀了,奴家一路乞讨逃到京师,给你鸣冤告状!相公,你怎么这般糊涂,受刑不过,屈打成招,咱一家人还有活路么?”

  朱图再也忍不住了,跳起来咆哮道:“封她的嘴!封她的嘴!这不合规矩!”

  苏欣晨不理,只是【锦衣夜行】嘶声大叫:“相公,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和孩子怎么办!相公,堂上坐的是【锦衣夜行】陈青天,你有冤要说、有冤要诉啊,相公,为了咱们一家人能堂堂正正地活着,为了我和孩子……”说到这里,那衙役才抓住她的手臂,封住了她的口。

  陈瑛脸sè一沉,那和善的假面已然撕下,他冷冷瞟了一眼脸sè青紫、神sè惊恐的朱图,沉声道:“朱大人,你今日只是【锦衣夜行】旁证,若依着杨旭的反告,你还是【锦衣夜行】诬告的嫌犯,本官堂上,岂能容你大声咆哮,你眼里还有本舁么!”

  朱图目眦yù裂,疯狂地吼道:“放屁!陈瑛!我知道你跟我锦衣卫一向不对付,你这是【锦衣夜行】挟怨报复,你想替舁祖杰报仇,你故意整我,陈瑛!我要告你,我……”

  他知道锦衣卫要输了,他们输就输在要对付的人如此难缠,偏偏没有拿到有力的证据。如果他们手中拿到几样物证的话,这案子就不是【锦衣夜行】今天这副局面。可他们动手的时候,实未想到从他们还没去山东时起,夏浔就已叫人盯着他们,当夏浔还在湖州赈灾的时候,就已着手销毁证据了。

  徒果他们一俟得了。供,立即去蒲台抓人,本以为十拿九稳必获铁证的事,赶去看到的却只是【锦衣夜行】一片白地。没有拿到得力的证据,却又不肯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误判了皇帝和陈瑛对此案的态,犯了第二个错误,以致搞得如此被动。

  陈瑛大怒,抓起惊堂木“啪”地一拍,咆哮道:“来人呐,把这咆哮公堂的朱图拿下,剥去官服待审!”

  都察院与锦衣卫早就打出仇来了,只因这案子从一开始陈瑛就态暧昧,手下才不敢有所表现,现在陈瑛表明了态,那些都察院的差人哪还客气?冲上去就要锁拿朱图,朱图上堂自然是【锦衣夜行】赤手空拳,可他此时已如得了失心疯一般,那莫名的恐惧迫得他只想泄,哪肯束手就缚。

  亏得堂上衙役众多,手中又持大棍、锁链,一连被踹倒了三个衙役,他们再把朱图扑倒在地上,强行脱了他的官服,将他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

  徐泽亨眼睁睁地看着,看着他心目中最可怖的恶魔被人剥去官服,押在当场,竟然也有束手待毙的一天,耳边又响起娘子刚刚撕心裂肺的呼喊,心中忽地涌生无穷的勇气,他突然像疯了一样,猛地跳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牢牢抵在他膝弯间的那根水火棍竟然被他这一tǐng身给折断了,这得多大的力气?骇得那衙役持着半截断棍连退了三步。

  徐泽亨嘶声大吼起来:“青天大老爷!萆民冤枉!草民冤枉啊!草民是【锦衣夜行】被锦衣卫屈打成招的,证词都是【锦衣夜行】他们写好逼我背下来的,草民本是【锦衣夜行】本份姓,草民冤枉啊……”

  徐泽亨xiong中jīdang,竭尽全力地一句话吼出去,“噗”地喷出一口血雾,仰面便倒!

  人人都爱十三娘人人都喝木木奶——锦更新组为您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全职武神  重活一次  牧神记  就爱读小说  开天录  努努书坊  房贷计算器  诡秘之主  战国赵为帝  九重武神  大明元辅  小学生作文  战国赵为帝  赘婿  超级兵王  极限保卫  飞剑问道  步步生莲  大学生必备网  理财知识  扶蜀  战神狂飙  经典古诗词  民国谍影  银行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