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736章 雪上加霜

第736章 雪上加霜

  贴木儿的使节赶到鞑靼之后,与去瓦剌的使节所受到的待遇并不一样。全/本\小/说\网因为鞑靼可汗雅失里也是【锦衣夜行】一个穆斯林。他的哥哥坤贴木儿当初被鬼力赤所杀,雅失里曾远赴中亚,投奔贴木儿帝国,就此撒依了伊斯兰教。鬼力赤汗去世以后,太师阿鲁台把他迎接回来,立为可汗,所以从骨子里,他对贴木儿帝国的抵触远不及瓦剌。

  同时,由于近两年来鞑靼的处境一直不,内外交困之下,阿鲁台被迫选择向大明靠拢,以对抗瓦剌的入侵,这种向大明示弱的行为,引起了鞑靼各部首领的强烈不满,现在这种不满的情绪在贴木儿帝国的使节到达以后达到了顶峰,各部首领纷纷向阿鲁台施压,建议对明采取强硬态度。

  阿鲁台太师虽然控制着整个鞑靼,但是【锦衣夜行】这么多部落首领表示不满,令他也深为不安,与心腹手下一番议论之后,他决定:处决明国使节,拒绝明国封赐,以此安抚诸部首领愈来愈不满的情绪。

  如果放在以前,他是【锦衣夜行】不敢的,但是【锦衣夜行】贴木儿已经东征,相信明廷皇帝很快就能收到消息,到那时候,对使节被杀的事情,明廷皇帝只要够明智,一定会选择息事宁人,那么处于内外交困中的鞑靼就能籍此重振声势,并趁大明与贴木儿帝国开战之机积蓄实力,重新崛起。

  主意即定,阿鲁台马上把这个意见告诉了他的傀儡可汗雅失里,召开鞑靼各部王公台吉大会,宣布这个决定。

  初冬,薄薄的雪覆盖着草原,经风一吹,浮雪移动,雳出黑一块黄一块的地面,与那积雪交相掩映,如同一张胡乱涂抹的画板。

  鞑靼可汗雅失里的驻牧之地,一拨拨的部落首领纷至沓来人喊马嘶,显得热闹非凡。

  雅失里的大帐里,各部首领齐聚一堂,毛毡铺地长案摆开,案上摆着大块的烤羊肉和盐巴碟子,此外还有奶酒、奶豆腐、奶皮子等食物,匆匆赶到的各部首领都盘膝而坐,用随身的刀切割着羊肉,蘸着盐巴大口地吃着。

  有那交情的首领,便端着碗,找到自己的朋友痛快地畅饮整个大帐中一片热闹气氛。很快地上就堆了一地的酒坛子,上首大汗雅失里和侧首太师阿鲁台的位子还空着,两位首领人物还没有出现。不拘节的首领们已经杯筹交错,喝得不亦乐乎了。

  “大汗冉!太师到!”

  接连两声大喊,帐中顿时一静,正开怀畅饮的各部首领们都放下了刀子、酒碗,将油渍麻花的手在毛中上胡乱擦一把,便起来帐帘儿来就是【锦衣夜行】挑着的,大汗雅失里昂首阔步,沿着中间的绣花毡子走进帐来距他一步之遥,亦步牟趋地跟着太师阿鲁台。

  “参见大汗!参见太师!”

  等两人到了案后定,鞑靼各部所有的头人、贵族便向他们抚胸施礼,齐声高呼。

  “刚刚下了雪,大家跑这么远的路,辛苦了,来,咱们先干上一碗!”

  旁边仆斟满了酒,雅失里端起酒碗一仰脖子,一碗烈酒便一饮而尽,举手亮碗,滴酒不劓。

  “矢汗酒垂!”

  有几个头人拍着马屁,然后大家也棒起酒碗,一一喝干了碗中烈酒。只有阿鲁台太师没有喝光,他很斯文地抿了。酒,笑吟吟地着大伙儿。

  雅失里喝完了酒,把酒碗一放,高声道:“大家伙儿坐吧!”

  他的双手往下一按,各部头人们便稀里哗啦地坐了下去。

  “各位,今儿召集大家来,是【锦衣夜行】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与大家伙儿商量!”

  雅失里一正事,大帐中顿时寂静一片,各部首领都竖起了耳朵,听着他话。

  雅失里道:“是【锦衣夜行】这么一回事儿,大明国派了使节来,招挠可汗,只要咱们承认是【锦衣夜行】大明藩属,受大明封诰,每年贡赋点东西,以彰君臣之道,就可以互市贸易,互不侵犯,如今这明国的使节,已经赶到咱们这儿了,召集各位来,就是【锦衣夜行】想问问大家伙儿的意见,咱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坚决不答应!大汗是【锦衣夜行】成吉思汗的子孙,怎么能向汉人低头?咱们草原上的汉子怕过谁来,它不跟咱互市贸易,难道咱们不能抢么?明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大汗与我哈斯乌拉一路兵马,我马上就一路杀到大都城去!”

  “就凭你?你要有这个事,想当初咱们就不会被赶回草集了!”

  “你敢长敌人志气。弱自己威风?我你跟辽东汉人眉来眼尖的,是【锦衣夜行】不是【锦衣夜行】也要投降明人?”

  “你放屁!”

  “敢骂老子!来来来,跟老子较量较量!”

  这人得兴起,把酒碗一甩,跳到毡毯中央,扎撒着双手,晃着膀子,就要跟那位摔跤,类似的争辩声此起彼伏,但是【锦衣夜行】仇视大明的声音明显占了上风,很快,那些呼吁与大明友相处,向大明称臣纳贡的部落首领便落了下风。

  阿鲁台太师一直面带微笑,着他们吵来骂去,始终不发一言,雅失里冷眼旁观许,突然一拍桌子,大声喝道:“统统口!”

  帐中顿时一静,雅失里傲然起,沉声道:“哈斯乌拉的对!我们是【锦衣夜行】成吉思汗的子孙,怎么能向敌人低头俯首!不管是【锦衣夜行】瓦剌那群叛徒,还是【锦衣夜行】大明这个敌人,不管我们的处境是【锦衣夜行】如何的艰难,我们,远不向任何人低头!”

  “!大汗的对!”

  “大汗英明!”

  众多顽固的仇明份子疯狂地叫嚣起来,雅失里双目一眯,寒声道:“来啊!把大明使者郭骥,给我带上来,乱20分尸!”

  “且慢!”阿鲁台笑眯眯地道:“大汗,这明国使节胆大包天,妄图招拢大年,固然该死,念在他在明廷也是【锦衣夜行】一个大官,大汗就给他一个慈悲的死法吧!”

  “嗯,也!就依太师所言,来人啊,对大明使者郭骥,施以马跨之刑!”

  蒙古人认为,不施刀剑的死,灵魂就能保留在身体里,这是【锦衣夜行】最慈悲的死法,但是【锦衣夜行】缢死也是【锦衣夜行】不用刀剑,雅失里偏要施以马踏之刑,分明就是【锦衣夜行】要在各部头领面前立威,同时也是【锦衣夜行】给那些对他一直以来对大明示弱政策不满的部落首领渲泻怒气。

  可怜那郭骥以及一众使节随从立即被绑了上来,身上裹一层毛毡,一个个横着置于帐恰窘跻乱剐小堪,兴奋的蒙古勇士呼喝着,很快,就是【锦衣夜行】一个千人队,从可汗大帐恰窘跻乱剐小堪狂飚而过,数千只马蹄践踏在几个大明使者身上,毡毯中立即传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帐中观的众蒙古部落首领放声大笑,纷纷举起酒碗互相请酒,他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帐恰窘跻乱剐小堪一个千人队的蒙古铁骑,驰过去的人立即绕回来,形成一个持续不断的圈子,那践踏的马蹄便也无休无止。

  马蹄下,毡毯渐渐从圆柱形变成扁平,一滩滩血水从毡毯中渗出,马队依旧没有止歇。

  兴高采烈的蒙中铁骑依旧不断地践踏而过,毡毯下已经没有一点声息,但是【锦衣夜行】他们依旧没有停止。这项刑罚,要孙骨零散、肉成泥,才算结束……

  x浓潆淤淤xxxx涡淡潢xx滋xxxxxxxxxx淤

  谨身殿上一片压抑。

  内阁,六部、五军都督府的官员们齐聚一堂,人员之齐,几乎相当于一场朝会了。

  解缙愁眉紧锁,向朱棣建议道:“皇上,遣使出海一事,是【锦衣夜行】不是【锦衣夜行】先放一放?还有,安南战事,待有斩获,达到惩罚之目的,是【锦衣夜行】否也该收兵,以便集中全力,应对贴木儿帝国来犯之敌?”

  朱棣冷笑道:“不就来了一个瘸子么,怕了?”

  解缙苦笑,心道:“这又不是【锦衣夜行】较量个人武艺,那贴木儿的确是【锦衣夜行】个瘸子,可是【锦衣夜行】这样的瘸子,普天之下、古往今来,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呀,或许能与之媲美的,只有成吉思汗,这样一个人物,焉能轻视。”

  朱棣眉尖一挑,跃跃欲试地道:“贴木儿,哼!朕仰他的大名了,听他称霜西方,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朕正想与他一较长短,他肯来,再不过!出海的大船继续准备!安南战事继续进行!无需为了一个贴木儿而停止,他要战,俺便战,大不了,朕御驾亲征,与他一决高下!”

  刚刚晋升户部尚书的夏原吉一听差点儿哭了:“皇上,打仗要花钱的啊!造木船远航南洋要花钱;修书、修大报恩寺要花钱;经略辽东要花钱;扩建北京城要花钱;修大运河要花钱;征讨安南更费钱,偏偏太祖高皇帝订的税率特别低,又砚定了不加赋。现在皇上又要在西线开战,你让臣上哪儿给你弄那么多钱呐!”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鞑靼那边也出事了,否则夏尚书就得直接背过气去……汗,书友们太热情了,俺的单章一发,书评区齐刷刷出现一堆“汽车推销商”,俺确实不懂车,我的意思是【锦衣夜行】,买辆二十万以下的,自动档的,主要是【锦衣夜行】在市内开的,为啥要两厢车呢?因为俺是【锦衣夜行】新手,两厢车车屁股比较,倒车呀啥的容易有方位感,要不然……”请推荐车子的书友在蔫范围里帮俺选吧。

  最后,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99养生网  全本小说网  好名字  哲夫当立  超级兵王  大魏宫廷  太初  明朝败家子  工作总结  汉乡  牧神记  电脑爱好者之家  玄界之门  斗战狂潮  情话网  穿越小说  99养生网  民国谍影  战神狂飙  铸天之景  全本小说网  大学生必备网  广东高考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广东高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