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743章 胳膊肘儿往里拐

第743章 胳膊肘儿往里拐

  兵至清流关,眼天色将晚,夏浔发下将令:“就地扎营!”

  三军立即行动起来,依据地势,布阵扎营,立帐蓬的、挖战壕的、布警卫的、埋灶烧饭的,井然有序。\\WWw。qΒ⑤、com

  这一路上就是这么过来的,大军自然不入府县,夏浔也不接受沿途府县官吏的接待,与三军一样,都在营中。这里还属于大明腹心之地,不要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就算是几个巡检野外扎营,也没有山贼流寇敢来打劫的,但是夏浔煞有介事,严格命令三军按照战时标准选择营地,挖掘战壕、安排营防,可谓一丝不苟。

  士兵们被命令携带着大量的物资,已人困马乏,还要做这许多无用功,一开始颇有微辞,不过夏浔坚持己见,那塞哈智又是对夏浔钦仰得很的,对他言听计从,执行起他的命令来丝毫不打折扣,士卒和低级将校们抗议无效,只得打起精神按照夏浔的将令去做。

  夏浔还会全副披挂,与塞哈智、荆峰等将领巡视营防,有一处敷衍了事的,必定处罚负责的将校,勒令重新整治,天天如此,日下来,大家习以为常,也只遵令行事,再不敢怠乎大意。

  紧接着夏浔又出了新花样,士兵们负重行军、安营扎寨,累得精疲力竭,不容易布署停当,吃了晚饭进入营帐美美地睡上一觉,这边鼾声如雷,睡的正香,忽地杀声四起,唬得他们慌忙跳起,穿衣披挂,拿起刀枪,却原来是夏浔派了一员将领,率其嫡系,佯作袭营。

  从那以后,这样的敌袭也是每天发,应变最迟的军队会罚饷、禁止吃饭,于是乎,士兵们就渐渐养成了穿衣束甲、枕弋而睡的习惯。京营的训练虽然苦些,但是士兵们的待遇也,这三万精兵虽然都是参加过靖难之役的老兵,可那毕竟是几年前的事了,由俭入奢易,已经很没试过穿着一身甲胄睡觉的滋味了,一开始竟有人很难以入眠,可到后来,一个个也就习惯了,哪怕一身硬盔厚甲,也能躺到地上就呼呼大睡。

  每天上路之后,夏浔还会聚集诸将,一同探讨昨日扎营地点是否最佳,哪一路兵马应变最,采用的是些什么战术,袭营的兵马战术是否高明,袭营或防守战术高明的将领会为他们功一次,而表现特殊恶劣的,自然会过一次。

  只不过是演习而已,居然会在功劳簿上有所载,这一下还有哪个将领敢疏乎大意,所有的将领都像打了鸡血,把每日的行军、扎营、布防、袭营、反袭营,当成了一次战斗。而负责袭营的兵马也是每日更换,夏浔只下一道令:“今天,你负责袭营!”

  至于这位将军采用什么战术,袭击哪段营防,完全由这员将领自己负责,夏浔不闻不问。就连夏浔都不知道的事,其他将领自然更不知道,大家只得各显其能,不断完善、补缺漏洞、调整战术。由于每位负责袭营的将领作战风格不同,采取的战术不同,他们遇到的各种袭营战术可谓五花八门,这些士兵一辈子都不曾遇见过这么多袭守战法,这一路上可是都见识到了。

  夏浔一声令下,三军立即有条不紊地开始安营扎寨,挖战壕、设警哨,经过这段时间的刻苦训练,做这些事已是熟练无比,也无比。他们不能不快,晚上一定有袭营的,早点布营防,早点吃饱晚饭,早点进帐休息,就能多睡一会儿啊!

  将校们也不敢大意,全程陪同、监督战士们立帐挖壕、设陷阱布警哨,并且把自己一些完善防守的新的设想加进去,务求自己的营寨布署的尽善尽美。袭营的成败,可是要直接入功劳簿的,那关系到他们的前程,谁敢不用心?

  夏浔满意地着三军将士各司其职,热火朝天地干着活,对荆峰道:“荆将军,今夜你负责袭营!”

  荆峰一听心领神会,向夏浔抱拳领命,嘿嘿奸笑两声,便兴冲冲地离去了。

  上一回,他负责袭营,因为只当这是演练,没太往心里去,可是吃了大亏,被过一次,今晚难得又轮到他袭营,不得,要使尽浑身解数,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夏浔又回望了一眼营中心公主车驾所在地,那里已经圈了起来,高大精美的营帐已经扎,营帐外冒起了缕缕炊烟。来依着夏浔的意思,每到一处,公主可去附近府县下,来日再随大军启程,可是安成公主却婉拒了他的意,坚持留在军中。

  公主的营帐设在营中心,并不参与攻防,可是外边的厮杀声哪能对她没有一点影响,难免要影响睡眠的,可是这位身娇肉贵的公主居然甘之若饴。夏浔每思于此,心中都十分钦佩,徐娘娘教有方啊,当然,这与当初燕王靖难期间,这几位王子、公主都没少吃苦也有关系,可她现在毕竟是公主之尊,完全不需要受此待遇,这就殊为难得了。

  公主营帐里,奔波一天一身风尘的公主殿下刚刚沐浴完毕,侍们就近打了河水烧开,侍候公主沐浴更衣,换了一袭轻衫,拭干的头发还带着湿意,显得乌油油的,公主就漫步出了营帐。

  夏浔这大营外紧内松,而内中的公主寝帐自有皇家侍卫,再形成第二道警戒圈,外臣、将领未得公主允许,也不得踏进一步的,更不要普通士兵了,防范十分严密。

  安成公主就在一处高坡上,眺望着四下景致。大营基已经扎,一处处帐蓬象平地而起的一朵朵蘑菇,沐浴在夕阳之下,远远近近的,有一道道炊烟飘上半空,显得极富诗意。最外围,布防在继续,防袭战壕挖得又宽又深,还有布置拒马、鹿角、荆棘等物,自然不会那么快的。

  安成公主的容颜不是极美的,顶多算是中上之姿,比较秀丽。不过她的身材很,十七岁的少,身材颀长,一袭银白色的蜀锦长衫,柔顺地勾勒出了她曼妙优雅的体态,外罩的鹤鹿鸣春图的披风,随着风微微拂动,将这种优美若隐若现,更具风情。

  内侍海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身边,恭声道:“公主殿下,帐外寒冷,奴婢还是侍候您回帐中歇下吧!”

  “宫没那么娇贵!”

  安成公主着,深深地吸了口清新凉爽的口气,惬意地眯起了眼睛。

  海不高兴地撅撅嘴儿,道:“殿下金枝玉叶,何等尊贵的身份,这辅国公也太不像话了,竟然整天让公主宿在荒郊野外。这地儿连蟊贼也不可能有一个,整天介这么扎营、布防、袭营、操练,演给谁啊,摆明了也是个哗众取宠之辈。依奴婢啊……”

  海的话还没有完,被安成公主严厉的目光一扫,不由自主打了个突儿,不敢再接下去了。

  “辅国公不辞辛苦,是为了我朱家的江山!是为了帮我公公、帮我丈夫分忧!你懂什么!”

  海惶然道:“是是,奴婢多嘴,奴婢知罪!”

  安成公主淡淡地道:“内宦忘议朝臣,又是一桩大罪!我你们已经不懂得什么叫规矩了!跪下!掌嘴!”

  “是是,奴婢知罪!”

  海赶紧跪倒,噼呖啪啦地扇起了自己耳光,安成公主就在面前,他也不敢留力,不一会儿就把两颊扇得赤肿一片。

  安成公主这才冷哼一声,喝道:“滚了吧!再来宫面前聒噪,严惩不贷!”

  “是是是,谢公主恩典!”海连忙叩头谢恩,连滚带爬地跑开了。

  “公主,今天的晚餐有炙鹿肉呢,公主闻到了么,香呀!”

  安成公主的贴身侍婢,年方十三,豆蔻韶龄的姝恋喜孜孜地迎上来,安成公主微微露出了笑意:“馋猫儿,平日短了你的吃喝么?”

  她往前走了两步,又停脚步,吩咐姝恋道:“军中不能饮酒,酒就算了,切一大盘炙鹿腿肉,给辅国公送去!”

  “是!”姝恋蹲身福礼,答应下来。

  夏浔的中军大帐里,夏浔与塞哈智巡视三军刚刚回来,各营兵马大部分已经开始用餐了,他们还没顾上吃喝。脱去一身重甲,夏浔与塞哈智洗手净面,在帐中坐了,商量道:“袭营的训练,我琢磨着不用再这么频繁了,隔个三五七天来上这么一次,叫大家始终保持警惕就行了。接下来,应该对路上遇袭,中伏,以及仓促接敌等方面进行训练。将军有什么法?”

  夏浔军中严格按照战时规矩,帅帐外围有明暗五层警戒,姝恋端着鹿肉到了第一层警戒处就被拦下了:“!帅帐重地,不得妄入!”

  姝恋瑶鼻儿一翘,哼道:“公主殿下国公爷辛苦,叫婢子送炙鹿肉来加餐。”

  那守卫的校尉听了客气地道:“有劳姑娘了,国公正在商议军机,姑娘请把鹿肉交给在下转呈吧。”

  姝恋把漆盘往他手中重重一搁,转身就走,嘟起嘴道:“大的威风,公主赐肉,也不知亲自谢恩……”

  那校尉笑笑,端着漆盘就往回走,那漆盘加了扣盖的,一落到手中,便沉甸甸的,那校尉不禁啧啧地道:“大一块鹿肉!”再嗅嗅,隐隐有股诱人的肉香逸出来,不禁馋涎欲滴:“可惜了,国公和将军两人吃倒多些,若分与我们只怕一人一口都不够了,公主殿下也不多赏赐些。”

  就算是他,要到帅帐前,一路下来也要验腰牌,虽然这些侍卫都是彼此熟悉的,在这一点上也是一丝不苟,不过到到了帅帐周围,方圆一亩多地的几座营帐处,已经属于内围,就没有警戒了。那校尉端着食盘到了帅帐前,一问国公果然正在帐中议事,又恐天寒那炙鹿肉凉了,便把食盘放在旁边的陪帐里,到厨下与正在忙碌的西琳和让娜知道。

  西琳和让娜自幼受培训,学的就是侍候贵人的事,这取媚贵人的事自然不仅限于床第间的功夫,琴棋书画、歌舞乐器,乃至烹调手艺,都是极精湛的。

  自一上路,夏浔就拒绝了安成公主的美意,不用她的厨子,欲与将士同甘共苦。可他毕竟是三军统帅,位至国公,哪能真让他的饮食与普通士卒一样?就是手下那些将领,依着级别,也有不同程度的灶加餐呢,因此他的饮食比起士卒还是很丰盛的,只是再的材料,若是厨子一般,也就堪堪下咽而已,哪能烹出色香味俱佳的美味佳肴来。

  西琳和让娜只陪着夏浔吃了一顿军中厨子烧的饭,就马上取而代之,从此由她们两个侍候国公饮食了。同样是那些简陋的食材,经过她们一双妙手烹调,味道便大大不同。塞哈智现在也吃上了瘾头,每天陪着夏浔巡阅三军已毕,根不回自己的寝帐,一定会跟屁虫儿似的追到夏浔的帅帐来。

  这塞哈智是个大肚汉,他头一回来时,西琳和让娜眼着两人为自家主人精心烹制的饭菜被这吃货风卷残云一般吃个精光,象自家主人还没吃饱,真是又气又急。没奈何这塞哈智是个厚脸皮,根不在乎她们两个的白眼儿,人家美不滋儿的全当媚眼儿接收了。

  两位姑娘又气又笑,无奈之下每日烹制的饭食只加量,原准备的一人份,现在足足要准备五人份,才能心满意足地听到自家主人打饱嗝。

  两人正在厨下忙活着,那校尉赶来向她们明了一声,两位姑娘虽然手艺,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中的材料少,听公主殿下赐了鹿肉给国公加餐,两位姑娘很高兴。等她们做饭菜,装点食盒,送去帅帐中时,便去旁边的陪帐里将那盘鹿肉也端出来。

  西琳弯腰一端那盘鹿肉,便把嘴一撇:“怎么这么轻啊,这位公主气!”

  揭开扣盖一,里边色呈金黄的炙鹿肉,切了片,码得整整齐齐的,只是实在少了些,让娜担心地道:“公主就赐了这么点鹿肉啊,这要是让塞哈智那个吃货见,咱们老爷还能吃到吗?别往上端了,留着给老爷宵夜吧!”

  西琳妖娆的柳眉轻轻一挑,妩媚地笑道:“主意!先搁这儿,等那吃货走了再!”

  p:诸位书友,向您求推荐票、求月票!请多多支持!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天富平台  雅星娱乐  皇家中文网  贵宾会  彩神  am  伟德评书网  赌盘  易胜博  皇家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