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760章 他来了!我来了!

第760章 他来了!我来了!

  行行复行行,夏浔经过长途跋涉,已经将到敦煌了。//WwW、qb5.cOМ/net飞速更新

  从地理位置上来,嘉峪关的确十分险要,北靠嘉峪山,危岩怪石,险不可攀;南临讨来河,因数万年河流冲刷,河谷深几十丈,宽一二里,谷底水流湍急,两岸刀劈斧削,只有飞鸟才可通越。再往南,就是【锦衣夜行】冰封雪冻的祁连山。从嘉峪山脚到讨来河谷,不过十来里地,是【锦衣夜行】走廊西端最为狭窄处,只要扼住此地,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不仅酒泉稳固,整个走廊中西部地区可保无忧,这是【锦衣夜行】河西走廊西部锁钥,守住此关,关内基本便可得到保障。

  &nbbar全文字站

  明廷此番应对贴木儿的战略就是【锦衣夜行】以嘉峪关作为第一前锋堡垒,然而把经略重心放置于此,也就意味着对其外领土的控制力急剧削弱。从嘉峪关到哈密一千二百里的漫长防线上,只有赤金、罕东、沙州、哈密等七处军事防卫,每卫只有五千六百人,实行军事和民政的合一统治,统称关外七卫,而这关外七卫,均是【锦衣夜行】以归附的蒙古人为指挥使,其兵卒也大部分是【锦衣夜行】蒙古人。

  这七卫之中,哈密卫最重要,地处西部前线的突出位置,是【锦衣夜行】内地驻防边庭的哨兵,西域但有什么风吹草动,哈密必定先知。另外两个重要的卫所罕东卫和沙州卫,均设在敦煌境内,是【锦衣夜行】边庭与明朝内地联系的桥梁,同时直接担负西域防线兵马粮秣供应,是【锦衣夜行】一个军事后勤基地,敦煌不保,明朝的西部防线就无法存在。

  历史上,正是【锦衣夜行】由于对哈密、敦煌等地经营不善,关外七卫争权夺利、内斗不休,由回鹘贵族在天山南麓建立的吐鲁番王国又不断东侵,而世界航海业也在此时逐渐发达起来,东西方贸易交流和使节往来的通道,由陆地逐渐移向海洋,那往返穿梭于各大洋之间的巨舟大船,其行进速度、承载人货的数量,都远胜于骆驼百倍千倍,西域的陆上交通和边庭防务已渐渐失去原先举足轻重的意义。

  因此,正德十一年,敦煌被吐鲁番占领,嘉靖三年,明王朝闭锁嘉峪关,将关西百姓迁徙关内,废弃了瓜沙二州,此后二百年敦煌旷无建置,成为“风播楼柳空千里,月照流沙别一天”的荒漠之地。

  夏浔执意西巡,目的有三,第一当然是【锦衣夜行】为了当务之急,这趟宣抚西域,能多争取一个是【锦衣夜行】一个,大明能争取到一个,贴木儿一方就等于减少一个,争取一个,得到的就是【锦衣夜行】双倍的助力,这笔帐划得来。

  第二就是【锦衣夜行】想趁机了解一下西域。疾风知劲草,越是【锦衣夜行】在这种险恶关头,越能够明晰人心所向、了解各方势力的强弱,如果谋略得当,不利的事也能产生有利的结果,破旧立新最难处就在于新旧混杂,弃也难、立也难,战争这种残酷手段,却恰恰是【锦衣夜行】破而后立的最好手段,利用好了,可以借战争打烂一切坛坛罐罐,然后以明廷为主导,在此建立新的势力。百度锦衣夜行贴吧黄门内品提供文字

  第三,则是【锦衣夜行】夏浔对这个贴木儿到底能否安然抵达西域一直心中存疑。贴木儿是【锦衣夜行】一个强劲的对手,所以他未敢利用自己所谓的‘先知能力’,向皇帝进一言半语,以轻视西域防务,否则防务上若有疏忽,而贴木儿竟然真的来了,他就是【锦衣夜行】关外关内无数受战火荼毒的百姓们的罪魁祸首,一旦贴木儿的圣战成功,他更是【锦衣夜行】民族的罪人。

  可是【锦衣夜行】照理,即便中原多了一个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他,也完全不可能影响到贴木儿的生老病死,如果是【锦衣夜行】这样,贴木儿还是【锦衣夜行】应该会半道暴病而卒的才对。他尽力往西来,最后一站放在哈密,就是【锦衣夜行】希望在最前哨,能第一时间掌握贴木儿的动向。

  这的确有些冒险,却是【锦衣夜行】无奈之举,因为指望他的潜龙打遍天下是【锦衣夜行】不现实的,虽然已经经过了七八年的发展,潜龙已经日趋成熟,但是【锦衣夜行】叫他们深入西域执行任务,最大的阻碍就是【锦衣夜行】语言和人种的问题。

  丝绸之路不比其他地方,这里势力薄弱、没有经过多年发展的商贾是【锦衣夜行】无法生存的,一群不通西域语言的外来汉人,即便扮作客商也够显眼的了,再叫他们去打探重要的军事情报,其难度可想而知。要打探西域情报,还是【锦衣夜行】得依靠当地人才行。

  情报的准确与否关乎国运,及时与否,则关系着大量的财富,要知道数十万大军调动,驻扎塞上,每日的耗费都是【锦衣夜行】一笔惊人的数字,他的时间掌握的越精确,国家的负担就越一些。

  西行关外,他的第一站:敦煌,终于到了。

  罕东卫指挥使唢南、指挥同知搭力袭,沙州卫指挥使昆季、买佳已然在敦煌城外迎候了。

  罕东卫,卫址在南湖,负责阳关至肃北一线防务,卫指挥是【锦衣夜行】元军降将唢南,指挥同知搭力袭是【锦衣夜行】他的兄长;沙洲卫卫指挥是【锦衣夜行】昆季和买佳,这也是【锦衣夜行】一对元军降将,而且是【锦衣夜行】兄弟二人,实际上他们就是【锦衣夜行】两个部落的首领,一个是【锦衣夜行】罕东蒙古部落,一个是【锦衣夜行】沙洲蒙古部落。

  敦煌的豪门巨贾也都迎候在高搭的彩棚之下,其中就有沙洲巨商满都拉图,也就是【锦衣夜行】嬴战,和念青唐古拉山下的吐番贵族盛隆。

  大明辅国公的车驾仪仗越来越近了,唢南、昆季连忙整理冠戴,举步迎上前去,嬴战和盛隆等西域豪商巨贾也满面堆笑地紧随其后,打破他们的头,他们也不会想到,即将迎来的这位国公,和他们所爱的女人,能有什么关系。

  ※最※新※最※快※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一辆步辇行进在茫茫白雪之中,两列剽悍的战士腰佩锋利的弯马,手持锋利的长矛紧紧护拥着他,天寒地冻,朔风呼啸,可是【锦衣夜行】随在步辇旁边的一个大胖子却因举步维艰而不停地摘下帽子擦汗。

  他是【锦衣夜行】盖乌斯,本是【锦衣夜行】东罗马帝国宫廷中的一个宦官,贴木儿的大军横扫亚欧大陆时带回一批宦官,其中就有他,如今已是【锦衣夜行】贴木儿身边的近侍了。

  今天,已经是【锦衣夜行】他们在锡尔河边驻留的第五十天了,五十天,士兵们受了很多罪,有些不善保护自己的士兵都被冻伤了,但是【锦衣夜行】总得来,军队的战力保持还比较完整,冬季出征固然艰苦,可是【锦衣夜行】对他们来,远比忍受塔里木盆地的酷夏要舒服的多。

  贴木儿得知附近有一位远赴西域宣扬圣教的圣人墓地,今天特意去祭拜了一番,此刻刚刚回来。他刚回到营地,大将盖苏耶丁就兴冲冲地赶来报告:“大汗,锡尔河已经彻底结冰了,就算驱赶着无数的牛羊同时踏上去,也不虞破裂,咱们可以继续进军了!”

  贴木儿大喜,欣然道:“我刚刚祭拜圣人归来,就听了这样的好消息,呵呵,莫非是【锦衣夜行】圣人在天之灵在保佑我们么?”

  他在柔软的波斯地毯上走了两步,高兴地道:“把占星大师波那提请来,我要叫他占卜一下我们的前程。”

  “遵命,我的大汗!”

  盖苏耶丁恭敬地答应着退了出去。

  不久之后,一位容颜苍白枯槁的老者穿着一件玄色法袍,缓缓走进了贴木儿巨大的宫殿似的毡帐,站在地毯中央,向伟大的可汗恭敬地施了一礼,袍袖随着他的动作展开,袍袖边缘露出一圈用紫罗兰色的六芒星图案组成的纹饰,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弟子,捧着珍贵的水晶球和其它法器。

  贴木儿兴致勃勃地道:“哦,波那提大师,您总算到了,锡尔河已经结冻,我准备马上渡河,我希望您能为我占卜一下接下来的运程,我突然对此很有兴趣!”

  波那提干瘪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尊敬的陛下,行走在未知命运中的人,才是【锦衣夜行】无畏的,当看清未来的一切,也许会失去前行的兴趣!”

  贴木儿哈哈大笑:“不不不,亲爱的波那提大师,我这一生都是【锦衣夜行】无畏的,就像我腰间的宝刀,我的战士,同我一样无畏,不会因为前途是【锦衣夜行】黑暗或光明而改变。看清我的目标,不会改变我的路,我只是【锦衣夜行】……突然真的有了兴趣!”

  波那提微微一笑,躬身道:“那么……,如您所愿,陛下!”

  他举步上前,在一张桌前坐了下来,一个弟子立即把捧着的巨大水晶球放到桌前,揭开上边天鹅绒的黑色丝巾,波那提把他枯瘦如树枝的双手轻轻靠上水晶球,空中念念有辞,苍白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眼睛饱含着沧桑,紧紧凝视着面前的水晶球,好象要把目光深深地刺进去。

  帐幕中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就连贴木儿大帝都坐在那儿,静静地等待着,远处传来攸尔响起的马嘶。

  过了许久,波那提的双手从水晶球上移开,脸上带着一抹奇怪的表情,看了一眼贴木儿,却没有话。

  贴木儿忍不住问道:“您看到了甚么?”

  波那提苍老的脸颊毫无表情,只用低低的梦幻般的声音道:“尊敬的陛下,我看到了莫测的未来!”

  贴木儿神色一紧,向前凑了凑,道:“当您看到它时,它就应该不再是【锦衣夜行】莫测的未来了,您可以把您看到的东西告诉我么?”

  波那提眨了眨眼睛,他正凝视着贴木儿,可是【锦衣夜行】那目光却仿佛穿过了贴木儿的身体,正投射在一个虚无的空间里,用一种茫然的腔调喃喃地道:“水火不相容,可是【锦衣夜行】火星和水星却惊奇地连成了一线,金牛、双子、双鱼的位置都发生了变动,冥王宫的大门轰然打开,冥神的使者扛着巨大的镰刀,正从虚无中走来……!”

  波那提的喉咙里沙沙地咕哝了两声,两只眼睛蓦然睁大,毫无焦距地瞪着前方,声调突然变得异常恐惧:“他来了!他来了!”

  贴木儿无法理解波那提的这番话,忍不住问道:“亲爱的波那提大师,您能对我的更明白一些么?”

  波那提依旧是【锦衣夜行】那副表情,用诗朗诵的声调,念念有词地道:“如今正是【锦衣夜行】令人瞩目的生死之秋,天空中出现了惊人的症候,云间染满血腥的红色,冥神的使者束起了战袍,扛着他巨大的镰刀,把死亡的阴影投射在天空……

  他本不该出现在这世上,可他却带着他的仆从们来了,一个不该是【锦衣夜行】他的他,双子在前为他驾着战车、双鱼在后殷勤地服侍、他的身左是【锦衣夜行】一个不是【锦衣夜行】女人的女人,他的身右是【锦衣夜行】一个不是【锦衣夜行】女儿的女儿,多么奇怪的组合,他们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却因为命运之神的失误,错误地出现在了正确的地方。

  一位伟大的君王,他睥睨天下而无人能敌,可是【锦衣夜行】在冥神的使者面前,却将心甘恰窘跻乱剐小块愿的俯首就戮!是【锦衣夜行】的,他是【锦衣夜行】冥神的使者,唯有冥神,才能将这位最伟大的君王在不该离开的时候请去他的神宫作客!这是【锦衣夜行】不可抗拒的命运,所以他在人间的敌人,本该恐惧他、仇视他的,却帮助他;本可弑杀他的敌人,却甘心为他所用……”

  贴木儿还是【锦衣夜行】听不明白他这番话,但是【锦衣夜行】却已感觉到似乎是【锦衣夜行】一个对他不利的预言,他的脸色非常难看,忍不住唤道:“波那提大师?波那提大师!”

  波那提听而不闻,声音却突然高亢尖锐起来,身子也在激烈地发抖:“他来了!他来了!回到撒马尔罕去,快回撒马尔罕去,只有那坚固的宫殿,那遍洒众神荣耀之光的地方,才可以得到神的庇护!”

  贴木儿霍地站了起来,占星术大师波那提身子猛地一震,也突然清醒过来,焦距重新落在贴木儿的身上。

  因为对那莫测的预言所产生的恐惧,帐中美丽的侍婢和众多的宦官们都匍匐在地,惊恐的簌簌发抖,贴木儿脸色铁青地道:“波那提大师,莫非所看到的,对我非常不利?”

  波那提枯瘦的老脸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模样:“尊敬的陛下,未来的路上充满了层层迷雾,如果真主要通过我告诉您甚么,那么我已经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如实地禀告于您了,现在我所知道的,并不比您更多!”

  贴木儿沉着脸,拖着那条残腿,在帐中缓缓走了两步,攸地站定,脸上露出一丝可怖的狰狞:“他来了,那么他是【锦衣夜行】谁?我来了,我是【锦衣夜行】贴木儿!我是【锦衣夜行】世界之王!我才是【锦衣夜行】冥神行走在人间的使者,永无畏惧、从无敌手!来吧!来吧!让我们一决高下!”@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步步生莲  谎话大王  从全球高武开始  回到地球当神棍  大明元辅  战神狂飙  太初  大族激光  最强逆袭  寸芒  中华康网  笔下文学  房贷计算器  娱乐大头条  伏天氏  经典语录  阅读封神系统  男性健康  工作总结  中世纪崛起  中药大全  完美世界  作文大全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