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765章 谍中谍
  于坚听邓镝说完了,点颔首,低声道:“我知道了,做你的事去,这儿雇工场上的人,给这些本地豪门都做过工,知道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多套套他们的话儿,查查哪些豪门与哈密、蒙古斯坦那边眉来眼去的黑暗勾搭,这个拓拔明德,你不消管了。//WwW.qb5、COm\手机小说站点”

  邓镝点颔首,爬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雪,向几个聊得正欢的搬货工人走过去,笑嘻嘻地打声招呼,不一会儿就融入其中,几个人唾沫横飞地谈论起来。

  对坚的反应,邓镝其实不觉意外,锦衣卫掌握了某些人的痛处,其实不都是雷厉风行、立即拿人的,很多资料城市封存起来,需要用到它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待敌国奸细也是一样,其实不是非得把他们都抓起来才是最好的措置手段,如果掌握了对方的真实身份,有时可以故意泄露些虚假不实或者不太重要的消息给对方,借以迷惑、误导敌对势力,这样对方的奸细就起到了反间的作用,远比把他们抓起来更有用。

  在邓镝想来,千户大人一定有更深的考虑,他只是个小小的校尉,发现了问题,向上司汇报就好了,接下来不是该他措置的问题。

  于坚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雪,慢悠悠地向拓拔明德走去。

  拓拔明德是个从别失八里和蒙古斯坦交界处来的人,从他的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羌人,说不定祖上还是昔时的西夏贵族。

  白云苍狗,中原转变太快,而这西域却恍如静止了,生命的进程很慢,很多时候他们说起几百年前的历史,就恍如是上一辈的事情一般自然、熟悉。

  只是,西夏军队昔时在蒙古铁骑下土崩瓦解,西夏国受到了远比其它灭亡国家更残暴百倍的看待,西夏国受到的这种特殊待遇使得广泛流传在蒙古人中间的成吉思汗是被西夏王妃一口咬中要害给咬死的传说更具可信性,西夏整个国家完全消失了,因此很难求证这位拓拨先生是否就是昔时西夏皇室后人了。

  拓拔明德是个大商人,那些管事工头比他的身份低了许多不过拓拔明德其实不自恃身份,和他们谈笑风生,很是随和:“哈哈哈,原来如此,我说呢,我原本备了厚礼,要去拜见昆季将军的,以后我要常来这边做生意该同昆季将军先打好交道才是。

  可惜啊我一连三次登门都没见着昆季将军原来将军正陪同大明国公视察敦煌防务,这却是不巧的很了。唔……”不知各位可知道这位国公爷什么时安回返甘凉去啊,如果就这几天的话,那我就在敦煌多等几天,等国公走了,再去拜见昆季将军!”

  旁边几个管事连连摇头,其中一人道:“这个就不晓得了听说西方的贴木儿大汗快打过来了,辅国公到沙洲来巡视防务,少不得要兴师动众一番咱们哪知详情啊,我呀,现在就盯着那些豪门大户呢,只要他们有所动作,或迁或走,我立马跟着走,准没错!他们的鼻子才是最灵的,我现在除一幢房子,全都换成浮财了,随时能走!”

  拓拔明德听了微露失望之色,夏浔巡抚西域,他的举止动态、具体行程路线和目的地,其实连昆季和唢南这两个沙洲的卫指挥现在都不知道,尽量予以保密,就能最大限度的减少风险,哪能人还没到,先把自己的行程路线公诸天下。

  拓拔明德和他们又聊了一会儿,没有探问到更有用的资料,便客气地告辞,转身向工具货物集散地的巷子外面走去。他向前走了一阵,快要出巷口的时候,一个穿戴臃肿破旧的皮袍子,五官倒还周正白净的汉子忽然堵住了他的去路,拓拔明德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这必是来自中原的汊人,因为他那白净的肌肤,很难在西域风沙之地看到。

  西域也不是没有肌肤白嫩的人,但那多时女人,她们注意保养,阳光炽烈的时候或者风沙太大的时候会细心呵护好自已的肌肤,可男人是不成能这么讲究的,因此能有这么白净肌肤的,一定是在沙洲待得时间还不长的,再结合他的面相,自然是中原汊人无疑了。

  拓拔明德有些警觉地道:“你是什么人,拦住我去路作甚?”

  于坚嘿嘿一笑,颔首哈腰地道:“老爷,您想知道辅国公爷什么时候走,这事儿问小人就再合适不过了,您要换个人,还真没人知道。”

  “哦?你知道?”

  拓拔明德欣然追问,随即便醒觉自己的态度过于热切,便打个哈哈:“我只是随口问问,大明国公的行程,我探问它做什么。”

  于坚心中窃笑,已经认定了眼前这人有七八成的可能,就是来自贴木儿一方的奸细,这些游牧部落培养的所谓间谍,比起用间之术早已炉火纯青的中原人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这样愚蠢的货色根本不是一个成熟的探子,于坚心中很是有些轻蔑。

  于坚笑嘻嘻地道:“这位老爷是头一回到沙洲做生意吧?嘿嘿,要在沙洲做生意,哪能不攀个权贵做靠山呢?要说这沙洲,还有比昆季老爷更大的靠山么?您要是不知道辅国公爷的行程,那就得在这儿无限期的等下去,想必老爷的生意也欠好计划这个损知……”嘿嘿,老爷只要赏赐小人一点酒钱,小人一定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老爷。”

  “哦?”

  拓拔明德上上下下打量于坚一番,他还真不是一个做惯了标兵探马的奸细,而是贴木儿军中一个将领,只因他是羌人,又会说汊话,就被派到这儿来探问消息了,有关用间的技巧完全是个门外汊,如今难得有人送上门来,要是不听他的消息,靠拓拔明德自己,恐怕还真找不到什么门径。

  他想了想,便伸手入怀,摸出两颗金豆子,放到于坚手上:“好,你说吧,若是说的明白,老爷还有赏!”

  于坚拈了拈手里的金豆子,又放到嘴里舔了舔、咬了咬,充分扮足了一个财迷心儿的形象,然后把那金豆子小心地揣好,这才谄媚地笑道:“老爷,您要想造访昆季老爷,再您可有得等了,至少也得再等二十天。”

  拓拨明德动容道:“哦?二十天后,那位大明国公就会返回关内?”

  于坚摇头:“不会,不会,马上就二月天了,国公爷要在这地儿再待个二十来天,放置放置沙洲防务,然后天就变暖了,国公爷就会继续西行,往哈密去。”

  拓拔明德目光一闪,道问道:“他还要往哈密去?”

  于坚笑嘻嘻地道“那是啊,欲固嘉峪关,则需沙洲,欲固沙洲,则需哈密,国公爷若是不去哈密,那当初何必顶风冒雪的来沙洲呢?所以,您时间要是宽裕,再等二十来天,就可以拜见昆季将军了,有了昆季将军做您的靠山,那还不财路滚滚?”

  “消息准确?”

  “那是,不瞒老爷,小人是个汊人,本是凉州府人氏,有个舅兄就是涛州府的百户官,要不咋知道这么详细么……”

  他说着,那手就又伸到了拓拔明德的面前,拓拔明德暗骂一声,又掏出两枚金豆子放到他手上,于坚眉开眼笑地收了金豆子,说道:“谢老爷赏。小人本是靠着舅兄混吃混喝的,可是赌输了钱,那赢家偏也是个百户官,舅兄的面子也不成了,好大一笔债,没办法,才跑到这儿来讨生活。”

  拓拔明德听得心中一动,这人竟是明军将领的亲戚,如果替他还了债,打发他回去充当线人……”这且不忙,得先把这人拉拢过来才成!”

  想到这里,拓拔明德脸上露出一副微笑的模样:“嗯,我看你,能说会道,挺机灵的,怎么样,愿不肯意为我做事,跟着我做个管事,可比在这儿扛力气活强上百倍!”

  于坚一听又惊又喜,连忙道:“愿意!愿意!这真是遇上贵人啦!老爷,小人胡七七,您叫我胡七、小七都行,从今以后,小人就为老爷您鞍前马后地效力了。”

  拓拔明德哈哈一笑,说道:“那成,跟我走吧!”

  于坚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面,口若悬河地说:“老爷,您安心,甭担忧那什么贴木儿铁木耳的,他就是银木耳金木耳,碰上我们国公爷都得完!我们国公爷那可是现今大明第一名将!东海偻寇横行,大将军丘福束手无策,我们国公爷到了东海,把他们扫得干干净净,沿海匪盗自始不成气候。”

  拓拔明德走在前边,一双眼中隐隐出现杀意:“哦?这位国公竟然如此厉害?”

  “那是,老爷,塞北的鞑子们厉不厉害?嘿!我们国公爷国公爷一到,杀了他们一个落花流水。人常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们国公爷就是徐达大将军再世,就是卫青、霍去病复生,只要我们国公爷在,贴木儿算个屁呀!老爷,您尽管在这儿做生意,那贴木儿不来则已,如果他真敢来,哼!竖着来了,就得横着回去!”

  “好,好啊,那我就安心了,哈哈,哈哈……”

  拓拔明德大步走在前面,嘴里发出笑声,脸上的脸色却变得异样的狰狞起来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恒达娱乐  澳门赌球  欧冠直播  明升  365狂后  2020欧洲杯  好彩客帝  天下足球  850游戏大全  澳门足球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