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776章 十三骑
  那一直蹑隐于后的敌人终于在次日黎明时分发动了攻击

  不知敌人何时会来的明军已经严阵已待了一宿。全\本//小\说//网

  往复冲杀,鏖战激烈。

  与刘玉珏对战的,是【锦衣夜行】一个在中原绝不可能见到的骑士,夏浔对这种装扮倒是【锦衣夜行】并不陌生,那人的穿戴完全就是【锦衣夜行】他在有关中世纪欧州骑士电影里所见到的那种骑士,身穿着式样奇特、晶亮如银,却丝毫不影响他活动的全身式板甲,手执一柄双刃大剑,左臂上套一面圆形皮盾。

  这个欧洲骑士所使用的剑术大开大阖十分凶猛,刘玉珏一开始不太适应他的打法,尤其不适应他那种全身的板式护甲,接连几剑砍在他的身上,却只划出一道剑痕,激起一串火星,并未对对方造成大的伤害。同时,刘玉珏的武功虽得名师指点,实战经验却不足,一开始心慌意乱之下不免落了下风,但是【锦衣夜行】斗了一阵,他的状态渐渐恢复,便开始占了上风了。

  夏浔见此这才放心,闪目又向整个战场望去。

  战场所在地就是【锦衣夜行】夏浔的营地,敌人于黎明时分发动袭击,经过大半个时辰的鏖战,付出重大牺牲后突破了明军防线,双方展开了肉搏。现在就连夏浔的身边也开始出现敌踪,形势已岌岌可危。来犯之敌有六千之众,比明军多出近两倍。早已身心俱疲的明军,人数上又有如此大的差距,已经渐渐招架不住。

  夏浔发现,对方这支人种混杂的军队,在骑射上竟丝毫不比他这三千精骑逊色,显然也是【锦衣夜行】从精锐中选拔出来的精锐。整个西域,谁有能力从一支精锐之师中选拔出足足六千名第一流的骑士,而且中亚、欧非各色人种俱全?

  答案已呼之欲出:贴木儿!baidu锦衣夜行贴吧

  问题是【锦衣夜行】,贴木儿怎么可能如此准确的掌握他的行程、路线和时间?如果对方的情报工作做得如此缜密扎实,而且拥有如此有效率的传递速度,这场东西方最强武装的大碰撞,恐怕明军要付出重大牺牲。

  当然,这只是【锦衣夜行】夏浔心中的一闪念,当务之急是【锦衣夜行】突围出去。

  西琳、让娜和唐赛儿已经整理好装束,她们全换了普通军人的装束,骑在高大的骆驼上面,由陈东、叶安率人护持着,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夏浔游目四顾,找到了一个敌军的薄弱点:西南方。

  西南军是【锦衣夜行】辎重营的方向,那个方位一些辎重粮草正在起火,双方交战的士兵最少,夏浔目光一亮,拔刀出鞘,喝道:“玉珏,速战速决!”

  刘玉珏用一声叱喝回答了他,随着叱喝,陡地一连三刀,刀势连环,迫得那骑士舞刀急退,当他左手皮盾刚刚举起,正要护住面门要害,右首大剑高高扬起作势欲劈的刹那,刘玉珏双腿一振,猛地从马上跃了起来,手中刀化刀为剑,笔直地向前刺去。

  那欧洲骑士左手盾往面前掩,右手剑往前方劈,中间只露出一线破绽,而且是【锦衣夜行】马上就能用他的动作予以弥合的破绽,但是【锦衣夜行】刘玉珏的刀却像毒蛇吐信一般,偏偏就抓住这一线机会,紧贴着他的盾缘刺了过去,对面的骑士也正张着大口呼喝,这一刀直接从他的大嘴里刺了进去。

  “噗”地一声,抽刀,那个欧洲骑士带着一身板甲铿地一声砸到地上。

  “西南方,杀出去!”

  夏浔一声令下,塞哈智率数百死士齐声响应,连人带马如狂涌的巨浪,向他所指的方向杀将过去。

  夏浔因为突围的事,已经和风烈炎发生了一番冲突,依着夏浔的意思,是【锦衣夜行】叫塞哈智护着几个女人突围,伺机向哈密王搬兵,而他与大队人马一起,且战且退,吸引住敌军。

  但是【锦衣夜行】风烈炎反对这个计划,如果可能,他当然希望亲自护着夏浔离开,可问题是【锦衣夜行】,敌人这么狡猾,无声无息地斩杀五百精骑所展示的力量更是【锦衣夜行】惊人,整个大队转移简直就像黑夜中的一支火把,根本无从逃遁,别的不,光是【锦衣夜行】那千军万马践踏过的路面,只要留下哪怕一丝痕迹,就足以叫经验老道的沙漠中人始终像附骨之蛆般追上来。

  而股人马行走的痕迹,却很容易被风沙消弥掉,同时也更加的机动灵活,因此在这种特殊的战场条件下,股部队突围实际上最不引人注意。

  在史书中,中原军队以压倒性胜利对战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例中,经常会出现对方的大汗只带数骑仓惶逃至某处的记载,这倒不是【锦衣夜行】对方被杀得各奔东西,以致兵士们连君主都跟丢了。堂堂大汗,划拉三五百个残兵败将总还容易吧?原因就在于,数骑突围,在大漠草原地区,逃生的希望是【锦衣夜行】最大的。

  塞哈智也不同意夏浔留下,坚持要保护他趁战乱离开,风烈炎的更是【锦衣夜行】明白:“国公,对方的目标就在于,国公只要走掉,我们自可四散逃命,再到哈密集龘合,若国公不走,那咱们就不是【锦衣夜行】同生共死,而是【锦衣夜行】弃生共死了!国公过,此番作战,全权交由风某负责,言犹在耳,就要反悔么?”

  这话声色俱厉,的已是【锦衣夜行】极重了,夏浔也知道他的是【锦衣夜行】道理,无奈之下只得同意。

  风烈炎安排了五路人马突围,以求疑兵之效,这五路突围人马,尽可能地配带了食物和一些普通牧人的衣服,为了御寒,有些士兵是【锦衣夜行】在军服之外另携了民服的,所以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五路人马中的主要人物都配了正处于发情期的公骆驼。百度锦衣夜行贴吧黄门内品提供无错文字

  当日五百精骑遇伏的凹谷,细作斥候是【锦衣夜行】仔细勘验过的,虽然对方尽量打扫了战场,甚至携走了所有尸体和马匹,以防被明军从死者的情况和身上的创伤推断出他们大致的人数、所使用的兵器,从而对他们做出比较准确的预估,但是【锦衣夜行】,打扫的再干净,痕迹也是【锦衣夜行】不可能完全泯灭的。

  当时细心的探子就已发现现场有骆驼足印,只不过他们已精心打扫过战场,撤退时又把掳获的战马拖着尸体走在最后,将痕迹破坏的比较彻底,无法预估骆驼的数量,不过既然知道对方的目的所在,就可推断出对方军人的身方,军人使用的一定是【锦衣夜行】军驼,而军驼是【锦衣夜行】要骟掉骆驼蛋子的。

  睾丸是【锦衣夜行】男人的发动机,于公驼亦然。不过,虽然公驼在发情期奔跑速度会加快一倍到两倍,但是【锦衣夜行】作为军队,协调配合性最重要,是【锦衣夜行】不可能养未骟的公驼的,要不然打起仗来,这几头骆驼健步如飞,那几头骆驼落后老远,忽然看见母骆驼,又死活不挪地儿了,连蹦带蹿的要把主人掀下来,这仗不用打,自己就先乱了套。

  而风烈炎军中的骆驼不是【锦衣夜行】用来做军驼的,而是【锦衣夜行】牧人饲养的牲畜,征调来做载货之用的,如此一来,一旦能突出重围,它就是【锦衣夜行】摆脱追兵的关键,在这种地形下,马跑得没有骆驼快,纵然也有骆驼,我却比快一倍,逃生的希望就会大增。

  眼下,风烈炎率领甘凉精骑,竭命与敌死战,双方缠斗,阵形散乱,机会已在眼前,这是【锦衣夜行】将士们用命给他争取来的机会,夏浔岂敢贻误战机,一声令下,塞哈智一马当先,已率领铁骑护拥着西琳、让娜和唐赛儿几个女子向西南角冲去,夏浔则率领刘玉珏、陈东、叶安等一群人紧随其后。

  五组人马同时行动,分别向五个方向突围了。

  每一组人马都在大呼:“保护国公突围!”

  夏浔与西琳和让娜她们是【锦衣夜行】同一路,他冲在中后段,这本是【锦衣夜行】塞哈智刻意的安排,要把他放在最安全的位置,可是【锦衣夜行】当锐锥形队伍突出重围的时候,夏浔却忽哨一声,与刘玉珏、陈东、叶安等人不约而同勒住了马匹,拨马反向,扬刀在手,做出了反冲锋的姿势!

  人虽然冲过去了,可追兵就在身后,他们的骆驼或许比追兵的战驼跑得更快,但是【锦衣夜行】他们并不擅长骑骆驼,这速度必然大受影响,能否真的摆脱追兵,也许只需要有人多拖延追兵片刻,这件事谁来做?

  他当仁不让!

  只因为,他的队伍里有女人。有女人,他做为一个男人,就得有所担当!不管他是【锦衣夜行】什么身份,什么地位!

  曾经有些大英雄,把女人,而且是【锦衣夜行】他深爱的女人,在残酷的战场上当成了食物;曾经有些大英雄,把女人,而且是【锦衣夜行】他的妻子,在残酷的战场上随手便推下车子,只为加快他逃跑的速度。

  他们依旧是【锦衣夜行】英雄,因为在书写历史的人眼中,也不觉得女人可以等同于男人、可以等同于男人的功业前程!在他们眼中,女人只是【锦衣夜行】床上的一个玩物、传宗接代的一个工具,随时可以找到她的替代,当她陷身战场,成了累赘,那便随时可以丢弃。

  可夏浔与他们都不同,他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很久了,很多习惯、理念都随之而变了,但是【锦衣夜行】一些深入骨子里的价值观念,没有变!他可以不做英雄,不做一个四大皆空的大英雄,但他要做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夏浔知道如果事先出自己的安排,一定会招致塞哈智的强烈反对,所以,他只知会了刘玉珏、陈东、叶安、老喷等几个绝对会对他唯他之命是【锦衣夜行】从的人,一共十三个人。

  扬刀拨马十三骑!

  十三骑,悍然挡在蜂涌而来的无数追兵前面!

  本月的拼杀着实惨烈,上上下下,下下上上,斗更新的、斗质量的、斗单章的、斗~~~,各显其能。刚刚爬起,背僵了,臂像抻了似的使不得大力,我的速度不算快,同样的创作时间,我的更新量有限,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还请各位书友的推荐票、月票,能够多多支持一下,在双倍月票,人人都似打了鸡血似的情况下,咱已跌至第六了,本月前七天双倍,如果此时不进一步,剩下的这一个月可不好拼了,诚挚地求月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飞剑问道  娱乐大头条  三国高校传  逍遥游  如意小郎君  情话网  中国玉米网  牧神记  大王饶命  名人名言  笔下文学  广东高考网  谎话大王  说说大全  春野小神医  开天录  笔趣阁  个性说说  神级兵王都市行  超级兵王  励志名人名言  花百科  全职法师  工作总结  北宋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