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797章 跪起唱征服

第797章 跪起唱征服

  于坚正在自怨自艾,拓拔明德chōu空走了出来,见他正站在柱廊下发呆,便皱着眉走过去,问道:“胡七,嗯,你确实叫胡七?”

  于坚讪讪地道:“老爷,我……我其实是叫于坚……”

  “这么说,夏先生所说的……”

  于坚满嘴发苦,好象吃了黄莲,却只得硬着头皮道:“是,小人也是一时糊涂,当时……,唉!老爷不要问了,小人……实在羞愧的很!”

  他不知道夏浔对别人是如何解释的,唯恐自己所言与夏浔对不上号,所以只得以一句“羞愧”结束了对“不堪过去”的回忆。//WwW、qb5.cOМ/

  拓拔明德暗暗鄙视了一下,却打个哈哈道:“你们汉人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嗯,虽然这个贾姨貌似年纪不小了,不过……男人为了nv人犯错,都是可以原谅的。”

  “谢谢老爷!”

  拓拔明德故作大度地道:“无妨,你先回去休息吧,以后尽量避开他。嗯,你可以叫上一位姑娘,这儿的姑娘都很美丽。”

  于坚怏怏地道:“谢谢老爷的好意,不……不用了……”

  于坚说着,向拓拔明德作了一揖,没jīng打彩地离去。别的且不说,至少他不知道夏浔在这儿到底有多少人,如果夏浔在这里出了事,他可以预料到,自己的爹娘和那年仅两岁的宝贝儿子都得被杀头,而他那两个孝顺、可爱的闺nv就得被充进教坊司,代代为娼,永不翻身。

  本来是他极想杀的人,现在却得全力维护,这叫人情何以堪?

  夏浔和追过来的哈里谈了一阵,似乎已经忘记了这场不愉快,兴致渐渐高了起来。不过他并没喝太多酒,因为一直与哈里聊天的缘故,并没有多少昨日结jiāo下的商界朋友过来敬酒,而哈里浅酌慢饮,喝得也不多。倒是西琳、让娜和奥米、妙弋四个nv子坐在另一桌上,谈笑间兴致颇高,多喝了几杯。

  夏浔故作从容,好不容易捱到酒会散了,众人纷纷离去,他也和哈里互道了晚安,这才领着两个nv人不紧不慢地回到自己住处。一到住处,夏浔飞快地扫视了一眼左右,便对西琳和让娜道:“你们回房,不要胡『luàn』走动!”

  西琳和让娜陪着他走到mén口,正心头小鹿『luàn』撞,有些口干舌燥,听他这一说,不禁呆住了。

  夏浔却未多想,一闪身就拐向刘yù珏的住处。

  “干爹!你好猛喔!”

  一见夏浔,唐赛儿就雀跃而起,手舞足蹈地赞道。

  这一句赞语把夏浔nòng得一个愣怔:“莫名其妙的,我怎么就猛了?”

  原来唐赛儿闲的无聊,跑到刘yù珏房中缠着他给自己讲故事,可是刘yù珏本是一介读书人出身,只知道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在唐赛儿这个年纪对这些缠绵悱恻的故事毫无兴趣,把个刘yù珏缠得没办法,灵机一动,就讲起了夏浔当初潜伏金陵的传奇,这一来唐赛儿果然听的入神。

  夏浔进来的时候,刘yù珏正讲到罗大人布下天罗地网,夏浔却以一条绳索飞天而去,逃出中山王府,听得唐赛儿眉飞『sè』舞,血脉贲张,一见夏浔进来,情不自禁便赞了一句。

  刘yù珏仰躺在chuáng上,正给唐赛儿说书,忽见夏浔进来,忙也一跃而起,唤道:“大哥!”

  夏浔拉着唐赛儿的小手,快步走到他面前,沉声道:“方才,于坚看到我了!”

  刘yù珏“啊”了一声,恍然道:“莫非那拓拔明德也参加了酒会?”

  夏浔道:“不错!这个蠢才,见到我后,竟然大吃一惊,叫出声来,幸亏我急中生智,遮掩了过去……”

  夏浔把他和于坚联手做的那场戏对刘yù珏说了一遍,刘yù珏吁了口气,庆幸地道:“幸好大哥机警。早知如此,当初在商队时就和他取得联系,叫他心中有数,也就免了今日这般危险。”

  夏浔苦笑道:“谁晓得到了别失八里,我们还能够碰头?这且不要提了,经此一事,倒是提醒了我,咱们在这儿虽然不大可能有几个人认得咱们,终究还是小心为上,告诉咱们的人,平素不要出mén,西琳和让娜回头我也会叫她们戴上面纱。”

  说着他低头看看唐赛儿,嘱咐道:“赛儿,你也一样!”

  唐赛儿点点头,乖巧地道:“嗯,赛儿听干爹的话!”

  夏浔『mō』『mō』她的头,又转向刘yù珏:“以我此刻所扮的身份,不宜和于坚接触,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和他联系一下,叫他专心做他的事,刺探情报就好,不要再和咱们有什么联系。另外……”

  夏浔负起手,在房中徐徐踱了几步,说道:“哪怕在异域他乡,也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呀,我还是大意了些。明日一早,叫塞哈智离开这儿,独自住在外面,他是méng古人,在外面容易安置,外面有个人遥相呼应,一旦有什么事,也不致于全军覆没。”

  “嗯!”

  刘yù珏郑重地点了点头,夏浔展颜道:“好啦,那我回房歇下了,喝了几杯酒,稍稍有些困乏。”

  夏浔又看了眼唐赛儿,说道:“天『sè』不晚了,你也回去睡觉,不要缠着刘叔叔了。”

  唐赛儿趁机提要求:“喔,那我要干爹送我回去!”

  夏浔应了一声,牵起唐赛儿的小手,将她送回房间,又好言哄了几句,把这调皮捣蛋的小丫头哄上chuáng,这才离开。夏浔回到自己住处,一推房mén,瞧见房中动静,不由得便是一呆。

  这是bō斯风格装饰的一件大屋,非常豪绰。

  一顶四柱méng帷的大chuáng,不远处还有壁炉,火光熊熊。柔软的bō斯地毯中央,是一张修饰的奇异镂饰huā纹的桌子,桌上有每日更换的水果、点心和美酒。西琳和让娜正坐在桌前,正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葡萄酒,脸上满是落寞和忧伤,西琳的脸颊上似乎隐隐还有泪痕。

  夏浔奇道:“你们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伤心事?”

  “啊!”

  两个人浑未注意夏浔进来,夏浔一说话,把两人吓了一跳,腾地一下跳起来,让娜不小心还碰倒了酒杯,一杯紫红『sè』的葡萄酒倾泻在桌上。

  “老爷!我……我们以为……以为老爷……”

  西琳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解释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喔……”

  夏浔脸上『lù』出似笑非笑的样子:“以为老爷我今晚要借住在yù珏房中,白天那番话,只是搪赛酒店管事的?”

  两个nv孩儿胀红了脸颊说不出话来,夏浔哼了一声,关好房mén走过去,大剌剌地道:“还不过来给老爷宽衣?”

  “是!”

  两个nv孩儿下意识地答应一声,一起抢上来,纤纤yù手触及他的腰带,忽地对视一眼,一张脸红得娇yànyù滴,竟然羞不可抑地垂下头,不敢动手了。

  ……

  大老爷的威风没法摆下去了,你不动手,我就自力更生!

  夏浔只好自己动手了,不过他脱的可不是自己的衣服。

  累赘、复杂的外衣宽去,便是一身绯『sè』的丝绸内衣,柔软的内衣包裹着两具优美动人的身体,若隐若现,妙相无穷。夏浔赞叹着,双手沿着那水一般柔滑的曲线爱抚了一阵,两个nv孩儿似乎在挣扎,身子却软得仿佛没有骨头,弹『xìng』十足的身体这轻柔的蠕动,反而给了他更加奇妙的感受。

  扯开丝带,轻轻一勾,丝绸的亵衣就像水一般滑开,『lù』出那丰隆的酥xiōng、平坦的小腹、圆润『xìng』感的肚脐……,轻柔的亵衣缓缓飘落,就象剪彩时从那高大的雕像上扯下遮盖的红绸,将她们的美丽一点点呈现:她们的腰身很细,身体的曲线却饱满而又柔美,一双笔直、修长、浑圆、并拢着不见一丝缝隙的美丽大tuǐ也跃入眼帘……

  大概是因为夏浔的动作温柔而耐心,所以对两个nv孩儿的开拓过程中,她们都没有流『lù』出过于痛苦或无奈的表情,只是令夏浔泄气的是,尽管他无比的温柔、体贴,竭力放轻了自己的动作,在欢好的过程中还不断地爱抚、亲wěn她们,试图给她们的初夜留下一个最美好的回忆,两个nv孩儿望着他的眼神依旧澄澈无暇。

  这样的眼神儿当然是很『mí』人的,但是这时候对男人来说,最希望的是让他的nv人目光『mí』离,神情恍惚,两颊酡红,娇喘呻『yín』,而绝不是这样清澈的目光,她们的目光中有敬畏、有欢喜,有惶恐,有满足……,但那是因为成了自己主人的nv人的满足,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不会吧,难道这样妖娆的两个尤物,居然是『xìng』冷淡?”

  夏浔有些气恼,他还从来没有在nv人面前这么失败过,因为心中的不服气,夏浔爱抚西琳酥xiōng的手掌用力大了些,握紧时,酥美的脂ròu都从指间溢出,西琳竟尔发出一声娇『yín』,可那不是因为痛苦,听起来反而是因为愉悦,她似乎才刚刚体会到男欢nv爱的快感。

  夏浔心中一动,忽然有些明白了什么,他慢慢退到chuáng边,赤着双脚站在柔软的地毯上,两个nv孩儿脸上马上又流『lù』出了惶恐的表情,似乎生怕不能取悦自己的主人,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夏浔又退了几步,大声命令道:“过来!爬过来,跪在我的面前!”

  两个nv孩儿赶紧翻到地上,按照夏浔的命令,像两只小母犬似的一步步爬向他,在她们温驯、顺从的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渴望和兴奋。

  夏浔这时已全然明白了,西琳和让娜红颜薄命,空负一身美貌,却始终被人当成玩物和货物,买来买去、赠来赠去,她们不知自己最终将身归何处,畏惧甚至痛恨可以左右、摆布她们的权贵,可是与此同时,天长日久熏染下来,她们的心理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她们渴望强大的力量,渴望可以支配她们、左右她们、决定她们命运的力量和权势,而这一切本应祈祷于冥冥之中的命运之神,可是现在,能庇护她们、爱惜她们,一生与之相伴的那个男人,已经取代了这个神,成为她们的神。

  自己一开始所用的法子就用错了。她们喜欢自己的主人对她们温柔、呵护、怜爱,可是在chuáng第之间,这样的态度却不能令她们动情,此时的她们喜欢自己的男人支配她们、驭驾她们,以主人的身份!

  “转过身去,伏下!”

  夏浔故意用粗暴些的语气发出命令。

  “是,我的主人!”

  西琳和让娜听了更兴奋了,鼻息也变得粗重起来,她们温顺地转过身去,虔诚地伏下去,将自己毫不保留地呈现在她们的主人面前。

  赤『luǒ』的粉背光滑如yù,曲线动人,到了腰部却攸然收紧,纤细得可以用两只手握住,再往下,却如流水遇到了一方礁石,跌宕而起,分向左右,化成了一团丰满、一团féi沃,此时以**的姿态恭驯地伏在夏浔胯下的,俨然就是两只细腰féi『tún』的美yàn蜂后。

  她们恭驯地跪伏着,那两只浑圆雪球般的圆润隆起,颤巍巍地撅着,便成了她们身体的最高点。它们远比夏浔想象的还要美丽,细致紧绷的肌肤又滑又亮,在灯光下仿佛半透明的水晶,随着她们身体兴奋的颤抖,微微漾起的晕霞,让华丽的灯光也黯然失『sè』。

  “主人,请怜惜奴婢……”

  她们不约而同地说着求饶的话,却下意识地将『tún』部抬得更高。当两只巴掌用力拍在上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时,她们一起发出了惊叫声,当夏浔用粗暴的动作开始占有她们时,那微痛和粗暴的动作将她们彻底征服了,她们陶醉了,终于发出甜美**的呻『yín』……

  ……

  一夜好睡,当夏浔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西琳和让娜已经醒了,她们一左一右,托着下巴,那yòu人犯罪的蓝眸正含情脉脉的凝睇着他,夏浔突然张开眼睛,让她们来不及躺下装睡,羞窘之下,两个nv孩儿的粉颊便泛起了娇羞的红晕。

  “还不伺候老爷更衣?”

  夏浔赤『luǒ』着身子,大剌剌地张开双臂,在柔软的大chuáng上,把自己摆成了一个太字型。

  一夜风流,没有在夏浔身上什么疲惫的感觉,反而神采奕奕。他很愉快,他觉得,似乎不必因为自己的宠幸而改变她们的**身份了,至少在chuáng上的时候不用如此,很明显,她们很享受这种被征服被“奴役”的感觉,嘿嘿!

  夏浔微笑着打开房mén,然后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乐极生悲啊,mén外竟然有人,而且是他根本不想见到的人!请记住的网址,如果您喜欢月关写的《188体育行》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易胜博  伟德包装网  ysb体育  恒达娱乐  易胜博  澳门龙炎网  188小相公  减肥方法  365游戏网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