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860章 临行语
  夏浔游湖归来,当天下午便进宫见驾。\\WwW.qВ五、c0m\

  朱棣听了夏浔的打算之后颇为意动,一直以来,他最重视的就是来自北方的威胁,对于北方民族,向来深怀戒心。如果瓦剌人立的大汗能为自己所用,这对消除北方边患将起到多么大的作用可想而知。

  朱棣颔首道:“如果瓦剌真的偷立大汗,而那大汗又是万松岭的话,或者确有可资利用之处。好吧,有关瓦剌秘立大汗一事,朕正要派人出使瓦剌去一探究竟,那就委你为钦差,赴瓦剌一行吧!”

  夏浔忙道:“皇上,这可不行。调查瓦剌是否偷立大汗,派一位国公出使,显得过于隆重了些。而且,臣若以钦差使节的身份赶赴瓦剌,行动必不得〖自〗由,那时如何调查他们是否立了大汗?如果这大汗就是万松岭,确认其身份之后臣又如何接近他呢?”

  朱棣被他一语提醒,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夏浔道:“皇上可另派使节赴瓦剌公干,臣扮做使节队伍中一个武官足矣,有此身份,我的行动就不会太引人注意,一旦确定了那人是万松岭,我也方便与他见面。”

  朱棣沉吟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夏浔的安全问题是不用担心的,本雅失里杀了大明使节郭骥,结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朱棣亲自挂帅出兵,在大漠里穷追了本雅失里半年之久,到底摘了他的脑袋这才罢休。要是把朱棣这个护犊子的主儿给招来,瓦剌三王就得步本雅失里后尘了。

  夏浔以一个普通武官的身份行动,瓦剌人也不敢伤害他,如果知晓他是大明辅国公,那就更加的不敢伤害他。瓦剌若无所图,自然不敢害死大明国公,若有所图,更不会在这时招来大明皇帝的雷霆之怒。

  就算被夏浔找到他们偷立大汗的证据,瓦剌唯一能做的事也只有百般抵赖,死不承认,甚至干脆杀了“脱脱不huā”灭口。瓦剌首脑除非决意与大明决战,而且有胜的把握,否则绝不敢再捅马蜂窝,瓦剌三王一起得了失心疯的情况除外。

  因此这一番遣使赴瓦剌,真正的难处在于如何查出瓦剌人是否立了脱脱不huā为大汗?这个脱脱不huā是否就是万松岭?一俟得到确认,还要想办法在瓦剌人的层层监视下与他取得接触。

  瓦剌人立汗一事必定已经掩饰起来,要在敌人的地盘上向敌人的子民打听这件事并且拥有实据,难如登天。掌握了证据,还要在大草原上那一处处毡包、一伙伙méng古人里面找到这个被藏起来的脱脱不huā,以确认他的身份,难如登天上天。

  一旦确认他的身份,还要在不惊动瓦剌人的前提下,避过瓦剌看护他们的shi卫,与他秘密接触,这在朱棣更是不可想象了。除了足智多谋的夏浔,他还真想不出满朝文武谁还有这个本事,因此这个人非夏浔不可。

  夏浔与朱棣密议了一番,商定了出使人员和出使日期,以及一旦确认万松岭的身份,并且与之接触上的话,永乐皇帝能够开予他的条件……,两人细细地商量了足有一个半时辰,夏浔才告辞出来。

  夏浔出了谨身殿,并未马上出宫,而是绕向了文渊阁。

  解缙装了几天病,本指望得到一封宣慰召请的圣旨,谁知道曾经说过“天下不可一日无朕,朕不可一日无解缙”的永乐大帝根本没理他,地球离了谁都是要转的,盯着首辅宝座的能人多的是,几位大学士把解缙的活儿一分,干得热火朝天。

  解缙装了几天病,实在无趣的很,只好“病体痊愈”又来宫里当值了。只是经此一事,解缙一天到晚病恹恹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固然是因为心绪不佳,但是瞧在别人眼里倒真像是病体方愈,没有精神一般。

  夏浔拐到文渊阁时,解缙刚刚批转了一批公文,打个哈欠,正要躺下歇息一阵儿,一见夏浔到了,解缙又惊又喜,连忙趿靴下地,上前相迎,欣然道:“国公怎么来了?”

  夏浔笑吟吟地道:“哦,近日要出京公干,临行前特来看看首辅。”

  解缙讶然道:“国公要离京公干?去哪里?”

  夏浔摆了摆手,那刚刚端上茶水,正退到一旁眨巴着眼睛听话儿的小太监忙躬身一礼,退了出去。夏浔走过去,将门帘儿挑起来,这才折回〖房〗中坐了,说道:“是啊,奉旨离京查一桩案子。”

  夏浔呷了一口茶水,不再谈起此事,转而道:“刚从皇上那儿出来,想着这趟离京,怎么也得三两个月时间才能回转。这几天忙,没跟你交心,怎么……,大绅的气sè似乎不大好?”

  “嗨!”

  解缙摆摆手,掩饰地笑道:“偶染风寒,如今已经见好,不妨事的。”

  夏浔“嗯”了一声,说道:“皇上擢大学士为二品,唯独置大绅兄不动……”

  解缙心中一直以此为辱,他自己可以发牢sāo,别人提起来就视如羞辱,因此一听这话脸sè腾地一下就红了。

  夏浔视如不见,说道:“显然,皇上对大绅兄那番冒失的进言有所不满了,不过……在我看来,这事儿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君臣也好、父子也好、夫妻也罢,常在一处,哪有舌头不碰牙的。

  皇上既然这么做,说明还是要用你的,因此才以此为惩戒。大绅兄学识渊博,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本无需杨某唠叼,我这只是朋友的一番劝解。大绅兄实在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解缙连声称是,夏浔沉吟着又道:“汉王因擅自接见鞑靼使者受到皇上责斥,争南征帅印失利,近来收敛许多,短时间内,他是不敢再有什么作为的……”

  下一句,夏浔没有说与解缙听,因为双屿的事,解缙也是不知其详的。对汉王派,唯一让夏浔有所警惕的只有陈瑛,陈瑛派人去浙东,明显是搞他的黑材料去了,但是夏浔不可能追去浙东捣乱。

  而且陈瑛打着奉旨稽查的幌子,他也不好动用自己的势力做手脚,他能做的就是及时通知许浒,叫他小心做事,不要给人抓着什么把柄。但是陈瑛既然把突破口放在浙东,京里这边暂时就没有大动作,解缙就不太容易受人攻讦。

  夏浔道:“大绅兄只管安心做好份内之事,皇上对《永乐大典》的编撰十分在意,你是总编撰,在这事儿上多用些心思,其他事莫插手,言语谨慎些,把xing子稳下来,些许挫折又算得了甚么呢?皇上个xing坚强,如果你以硬碰硬,那就得不偿失了。”

  解缙连连点头,夏浔笑道:“大绅兄少年得志,méng太祖高皇帝宠信,居庙堂之高,指斥挥遒,扬名中外。其后因得罪建文,贬谪兰州,做了三年卫尉。继而东山再起,到如今成为大明首辅,已历事三朝,几起几落,这些事自然勘得破!”

  解缙堂堂宰相,自然不想让夏浔觉得他因为一个“评职称”的事儿,心xiong狭隘若斯,便朗笑一声道:“解缙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虽未到名利两忘的境界,可是这宠辱不惊四个字还是做得到的。一开始,解某心中确有些不舒坦,如今已然想开了、放下了!”

  夏浔欣然道:“那就好!还有件事,我要嘱咐大绅兄,是关于纪纲的……”

  解缙道:“纪纲怎么了?”

  夏浔语气一顿,徐徐地道:“上回,纪纲撺掇皇上去看汉王演武……”

  解缙道:“不错,想来他是要以此引起皇上的忌惮吧,只是……弄巧成拙,反让皇上对汉王的统兵能力大为青睐,险些坏了太子的大事,为此,太子也曾si下责备过他,叫他以后有事不可擅作主张。”

  夏浔沉沉地道:“似有心,或无意。纪纲是好心办坏事,还是本就包藏祸心,很难说!”

  解缙自然知道夏浔与纪纲不和,不禁蹙眉道:“不会吧……,他跟咱们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纪纲虽是一个利yu熏心的小人,却不是一个愚钝无知的蠢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夏浔呵呵一笑,说道:“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这世上有些人,是喜欢玩火的,纪纲是这种人,我也是这种人,我们是同一类人,所以对他的做为,我的看法与众不同!”

  夏浔语气一缓,道:“不过,没有关系,太子谨守本份,一向叫人挑不出什么岔迟来,我放心的很。汉王吃了个哑巴亏,眼下唯恐再惹皇上生厌,也不会多事。纪纲么,是个搅混水、借东风的大行家,眼下无水可搅、无风可借,他也会消停一阵,问题不大,你心里记着这事儿,稍稍提高警惕,凡事莫与他商量便是!”

  解缙连声称是,夏浔便起身道:“那么,杨某就告辞了,大绅兄谨守本心,认真做好份内的书,督促《大典》编撰莫出差迟,其他的不闻不问,便不会予人以可乘之机,最迟书成之日,大绅兄必可重获圣眷!”

  解缙笑呵呵地应了,一脸的风轻云淡,好似真的已然解开了心事,及至送走夏浔,他独自怅立门下良久,却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突然受此打击,那种失落和惆怅,那有那么容易放下。

  求之不得,放之不下,如何大自在?!。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足球作文  365游戏网  uedbet  365杯  无极4  188体育古诗  六合网  雅星娱乐  246天天好彩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