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895章 归去来
  樱怏怏地离开辅国公府,心中好不懊丧。\WwW.qΒ五、Com

  她所住的秣陵镇距慈姥山直线距离并不远,秣陵镇在金陵东南方,慈姥山在金陵西南方,两地本来就同在金陵南侧,快马往返,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

  可她决心求助于夏浔的时候,并不知道夏浔正在慈姥山下,结果跑个大远到了京城,这一下扑了个空,如果要求助于他,就得再赶去慈姥山,妣刻天色已晚,她的脚程虽快,也不可能连夜赶路,奔往慈姥山了。

  而这件事要解决,必须得借助官府中人,而且是知情的官府中人,她们自打到了大明,打过交道的官府中人只有两个:一个夏浔、一个纪纲。夏浔是她极熟的人,可她实在怯于见夏浔。而纪纲呢,她只接触过一次,纪纲那锐利如鹰的眼神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打看头一眼她就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人。

  到后来,经由她家的佃户之口,她对纪纲的为人又了解了一些,知道此人在百姓中间名声极其不佳,是个很残忍的酷吏,樱就更不想跟这个人打交道了。

  樱向人打听了锦衣卫衙门的所在,却犹豫着要不要去找他帮忙,她牵着马一路走,不知不觉就赶向了锦衣卫衙门,心里却仍在挣扎。正走着,身后蹄声急骤,有人高声喝道:“让开、让开、统统让开!”

  樱下意识地往路旁一闪,扭头一看,就见四五骑快马从她身边飞驰而过,中间一人,一身绯色文官袍服…脸色冷峻,十分威严。这一行人走得极快,片刻功夫就把她远远抛在了后头。樱漫无目的地行去,待再抬头,路边衙门口门楣上高悬一块牌匾,赫然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司”

  樱心想:“既已到这里,便去寻那纪纲帮忙吧,当初秘密引领皇后入宫是由他安排的…只消对他言明情况,还怕他不肯帮忙?”

  缨想着,四下一看,便yu找个人向内通报,可是打眼一瞧,那锦衣卫衙门口儿连个守门的shi卫都没有,樱是在草原上长大的人,本就不觉得衙门口儿该如何的门禁森严…因此不以为奇,既然没人管,她干脆把马往拴马柱上一拴,就举步走了进去。

  樱进了锦衣卫的大门,刚刚到了院中,就见院中人头攒动…好不热闹。难怪门口没人守着,原来里边两位大人正在掐架,连守门的shi卫都跑进去看热闹了。两个守门的shi卫挟着大枪踮着脚尖,抻着脖子看得正有趣。人群中央,陈瑛和纪纲斗鸡似的面对面站着,陈瑛脸色铁青,面沉似水,纪纲下巴微微扬起,一脸倨傲。

  陈瑛寒声道:“纪纲…我同朝为官…份属同僚,事情可不要做的太绝了!”

  纪纲“很惊讶”地道:“什么什么,什么,陈部堂…这可就是的不对了,本官给皇上选秀女,那是奉旨行事,做臣子的,尽心竭力给皇上做事,怎么就叫把事做绝了呢?难不成尽心给皇上做事就是把事做绝了,凡事看陈部堂眼色才叫有路可走,陈瑛陈大人,您好大的威风!”

  四下里锦衣校尉一阵起哄,陈瑛忍了忍怒气,道:“纪纲,是朝廷二品大员,要自重身份,不要在本部院面前摆这副兵痞模样。我不与多,只要放了我的甥女,陈某扭头就走。”

  纪纲皮笑肉不笑地道:“不好意思,令甥女慧黠秀丽,人品出众,已经被选中了!”

  陈瑛脸上攸地腾起一抹红色,嗔目大喝道:“纪纲,本院刚刚问过应天府尹,入选名册中,并无我那甥女名姓!”

  纪纲目光一寒,阴恻恻地道:“原来没有,现在有了!”

  陈瑛愕然道:“什么?”

  纪纲冷冷一笑,扬声道:“来人呐,取花名册、文房四宝!”

  立时有两个锦衣百户应声而来,一个捧着秀女名册,另一个捧着笔墨,站到了他的面前。纪纲提起笔来,润饱了汁墨,拉着长音儿问道:“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回大人,她叫范馨莲!”

  纪纲用挑衅的目光瞪着陈瑛,提笔在花名册上重重写下“范馨莲”三个大字,又把笔往陈瑛脚下狠狠一掼,哈哈大笑道:“瞧,这不是有了么?陈部院,恭喜、恭喜!来日,若成了皇亲国戚,可莫忘了纪某今日的功劳,哈、哈哈、哈哈哈…………”

  陈瑛气得浑身哆嗦,戟指点着纪纲,厉声道:“纪纲,好!好!”

  纪纲蔑然一笑,狠戾地道:“本官一向很好,以后还会更好!不过跟我纪纲过不去的人,想好………却很难!是不是,陈大人!”

  樱站在人堆后面,眼看着纪纲乖戾张暴戾的一副面孔,心中顿时升起厌恶之意,她咬了呀牙,一返身便走了出去。

  樱匆匆赶到城门口,却暗叫一声苦也。原来天色将暮,出入门的人稀稀落落极少了,如此一来守城官兵盘检出入行人也就仔细了些,樱那粗陋的伪装禁不起人细看的,万一被人看破是女儿身……,樱略一犹豫,拨马便走,眼下只好先寻家客栈住下,明日趁着出入人多,检查松懈时再走了。

  ※※※※※※※※※※※※※※※※※※※※※※※※※※※※

  慈姥山下杨家别院,次日一早,就来了不速之客。来的是辛雷和费贺炜,这两人一向是焦不离孟的。昨日徐姜刚来,如果走的慢些,现在应该还没到京城呢,夏浔不禁大为诧异,不知京里出了什么紧急大事,不想辛雷喜气洋洋的,送来的却是一个好消息。

  这消息是东厂贴刑官陈东送到辅国公府,留守辅国公府的人传递到潜龙总部,潜龙总部觉得有必要让国公马上知道,这才派他们送来的。其实他们要的就一件事:陈瑛跟纪纲斗上了。

  陈瑛和纪纲斗起来,起因就是陈瑛那个姓范的外甥女儿。

  锦衣卫横行于京城…东厂初立,现在无论是势力、威望、权柄都还远不及锦衣卫,但是这并不代表东厂毫无作为,东厂一直在盯着锦衣卫的一举一动,尽最大可能的了解他们的一切行动。这倒不全然是因为夏浔与纪纲交恶的缘故,也符合东厂自身的利益。

  两个秘谍组织,近乎相同的权力、近乎相同的职能,注定了它们竞争的关系。一山不容二虎…他们不分出个高低上下,这明争暗斗就不可能停止。由于这次选秀是由锦衣卫、应天府和内监衙门联手操办,而东厂厂公木恩是司礼监的三把手,所以东厂很容易就在其中安插了大量耳目。

  一个的里长都能利用特权,帮助亲戚朋友逃避选秀,何况是官宦人家呢。官宦们利用特权,帮助自己至亲逃避选秀的事情是很多的,陈瑛大舅子家不过是其中之一…原也算不得甚么。可是恰恰是因为他倚仗的关系是陈瑛,而陈瑛与纪纲不合,主持选秀的又是纪纲,所以这看似无用的情报落到东厂贴刑官陈东手里时,就发挥了大作用。

  陈东立即想到这其中大有文章可做,所以马上禀明厂公木恩…木恩从善如流,立即通过宫里的渠道通知那太监给陈瑛挖坑,成功地挑起了陈瑛和纪纲之间更剧烈的冲突。不过东厂现在远不及锦衣卫强大,木恩也缺少狠辣阴险的手段,挑起双方冲突之后,如何善加利用,他就不在行了,所以他们把这个情报给夏浔送了来。

  夏浔因为解缙被贬黜的事,正在抓紧时间搜集陈瑛的把柄…一听这事…顿觉大有可为,不过如何加以利用,一时他也想不到。他轻轻叩着书案,细细思过起来。辛雷见他在想事情…便端起茶杯心地喝水,喝了两口水,他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不由“”了一声,道:“哦,对了……”

  辛雷一声惊呼,马上醒觉打扰了国公思考,忙又噤声,但是夏浔已经听见了,他轻轻抬起头,双眉一扬,疑惑地“嗯?”了一声。辛雷迟疑道:“呃………………,是这样。卑职从府上来时,门子起一件事……”

  “嗯?”

  “他,昨天有个黑衣少年到府上求见国公,问他身份来历却不肯,只他叫英,还只须通禀名姓国公便会知其身份。看他满脸焦急,似有要事,结果听闻国公不在府上,他很是沮丧地离开了。”

  夏浔蹙眉道:“不通姓而报名,那该是我极熟稔的人了,奇怪,我怎么不记得谁家的子侄名字是带英字的?英………………,樱?!”

  夏浔霍地站了起来,急问道:“英?是个少年?”

  辛雷茫然道:“门子是这么的,是个很俊俏的少年,还留着漂亮的八字胡……”

  到这里,辛雷的声音戛然而止,毕竟是做了多年的潜龙秘谍,他立即省出哪里不对了。

  夏浔冷哼道:“既是少年人,有几个会蓄须的?这人不大精通伪装之术,却连这行家也门g了过去!”

  辛雷讪讪地道:“这个………卑职当时并不在现场,事后听,也就随口一听,没往心里去……”

  夏浔瞪了他一眼,道:“如果我没猜错,此英必是彼樱。

  若不是十分为难的事,骣怕她是绝不会找我的,走,咱们到秣陵镇走一遭。”

  不及多,夏浔就出了书房,唤了两个贴身的shi卫,又带上辛雷和费贺炜,一行五人,各乘骏马,打马扬鞭,离开慈姥山直奔秣陵镇而此时,在金陵城里住了一宿的樱,刚刚混出金陵城,正打马如飞地往慈姥山赶来……

  又是三更一万一,求月票、推荐票!!。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赌球  188体育新闻  超越故事网  无极小说网  六合网  一语中特  伟德女婿  飞艇聊天群  抓码王  恒达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