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900章 偷衣裳
  夏浔端坐马上一动不动,只压低了声音问:“这位壮士,你要干什么?”

  身后那人恶狠狠地道:“下去!把衣服脱了!”

  夏浔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古怪:“把衣服脱了?”

  身后那人道:“不错!把衣服脱了,再借你这匹马一用,我便不伤你性命!”

  夏浔感觉到勒住他的那条手臂衣衫湿漉漉的,隐隐猜到了什么,眸中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全//本//小//说//网他依旧没有回头,只是【锦衣夜行】动了动手腕,带着笑音儿挪揄道:“小樱姑娘,你到处找我,就是【锦衣夜行】为了扒光我的衣服,再借我的座骑一用么!”

  这一次,他用了本音,勒住他脖子的那人先是【锦衣夜行】觉得肋下被什么东西拍了三下,低头一看,明晃晃一口长剑也不知几时出的鞘,剑正平贴着她的细腰,然后便传来夏浔不加掩饰的本来声音,小樱不禁失声道:“怎么是【锦衣夜行】你!”

  原来,夏浔驰到近前时,已然隐隐听到一些声息,暗自提了小心,小樱纵身一跃的刹那,夏浔一按卡簧,剑已飒然出鞘,只是【锦衣夜行】欲待反手刺去时,他便瞧清了小樱的模样,手中剑立即凝而不发,这才容她将自己扣住。

  小樱却不知道马上人是【锦衣夜行】夏浔。原来她赶到河边时,那摆渡的人开始并不知道她没钱,为了诳她渡河,赚点摆渡钱,便把下游这道桥说的距离甚远。因小樱无钱买渡,只好循着河道往下游走,那梢公自然懒得再向她说明下游的桥到底还有多远了。

  小樱走了一阵,脚下渐感疲乏,又不知那桥还有多远,忽瞧见一段河水似乎不深,便试探着下水,竟被她自河水中走了过去,小樱是【锦衣夜行】半途过的河,便只能从庄稼地里横插过去。她原本觉得就算衣服湿了,这么热的天晒一晒也就干了,孰料这庄稼地里密不透风,哪那么容易就干。

  湿衣贴身,曲线毕露,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原本是【锦衣夜行】极窘迫的,幸好她是【锦衣夜行】走在庄稼地里,倒不虞被人看见。小樱一路拨着庄稼匆匆行来,将至路边时,恰看见前方一骑轻驰而来,小樱一见有人经过,想也不想便一跃而出,从侧边疾窜上去,跃到了骑士的身后,扼住他的咽喉,不想这人正是【锦衣夜行】夏浔。

  一片桑林下,夏浔下了马,二人面面相对,这一路在马上,两人已把各自的经过情形说了个明白。

  小樱见夏浔目光灼灼,低头一看自己身上,虽是【锦衣夜行】一身男装,可是【锦衣夜行】夏天穿的本来就少,那袍子紧贴在身上,胸口曲线十分明显,不由惊叫一声,连忙闪身避到了桑树后面。这时,她才觉得身上又是【锦衣夜行】水又是【锦衣夜行】汗的粘答答的难受,那枝茎草叶一类的碎屑粘在身上,又扎又痒,尤其难受。

  夏浔忍笑道:“你这副样子,可行不得路。眼看就要黄昏了,再过一会儿天就黑了,这衣服更加不易晾干。不如这样,你就着这树下溪水,好生沐浴一番,把衣服也洗净拧干,暂且穿着,这里既有庄稼和桑林,前面不远定有村镇,咱们晚上摸到镇上弄套衣服给你换。”

  小樱从树后探出头来,问道:“弄套衣服?你怎么弄?”

  她那脸蛋儿上,左一道右一道的泥痕,还沾着草叶,跟花脸猫似的,十分好笑,夏浔怕她着恼,却不便露出笑意,只道:“总不会学你一般用抢的就是【锦衣夜行】了。”

  小樱讪讪地道:“我这不是【锦衣夜行】身上没钱么,要不然……自会使钱去买。”

  夏浔道:“使钱买可不妥,如今这情形,若冒失登门求买衣衫,还不叫人以为我是【锦衣夜行】为非作歹的恶人?乡民怕招惹是【锦衣夜行】非,断不会卖与我的。”

  小樱张大眼睛,纳罕地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夏浔眼珠一转,道:“偷!”

  “偷?”

  小樱撇撇嘴道:“比我抢也高明不到哪儿去!”

  夏浔道:“还不是【锦衣夜行】受你连累?你不难受么,先沐浴清爽了再说。”

  小樱一双微带蓝色的眸子警惕地瞟着夏浔,夏浔失笑道:“你怕甚么,我虽从未自诩君子,也干不出偷窥的下作事来的。”

  小樱眼珠转了转,想想在辽东时几次三番对他的诱惑,倒相信他此言非虚,小樱把头一缩,又冒出来,担心地问道:“这儿不会再有人来吧?”

  夏浔道:“我在这左近走动,帮你看着不就行了?”

  小樱仔细想了想,道:“好!”

  小樱虽也有女孩子本能的羞涩,但是【锦衣夜行】比起中原女子来可是【锦衣夜行】落落大方的多了,她答应的爽快,便也丝毫没有做作,眼看夏浔系好了马,慢悠悠地走开了,便躲回桑树后面,一面警惕地四下张望着,一面小心翼翼地解开了衣裳……

  ※最※快※精※校※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洗……洗好了……”

  小樱从桑树后走出来,神情有些局促,两只手有些不知该放在哪里的感觉。

  夏浔就在左右晃悠,让她脱得赤条条沐浴身子,由不得她不去遐想,以前她把自己脱得小妖精儿一般主动诱惑夏浔,打的是【锦衣夜行】刺杀他的主意,倒不觉得甚么,如今沐浴身子叫人看见,便特别的不自在。

  这就像一个美丽的姑娘,她在海边浴场只穿一身比基尼,照样落落大方并不觉得有何不自在,可是【锦衣夜行】平常时候衬衫筒裙职业套装,领口开得稍大把乳龘沟露多了、裙子稍短把大腿露多了,就会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

  夏浔看着她,她那假胡子早在泅水过河时就掉了,此刻沐浴之后,更是【锦衣夜行】完全的女儿家模样,一蓬青丝坠落胸前,那身男装洗过后拧干了的,依旧是【锦衣夜行】湿的,却不再贴身,只是【锦衣夜行】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少年公子了,那唇红齿白柳嫩花娇的模样,分明就是【锦衣夜行】一个俏丽的女子。

  小樱飘忽着眼神,微微低着头,慌张局促间透着一股女儿家特有的妩媚,可是【锦衣夜行】不知是【锦衣夜行】因为男装的缘故,还是【锦衣夜行】她本来就有些英气勃勃的眉宇,瞧着又有一种孩子般的风情,既惹人又可人。她乜了夏浔一眼,夕阳金红色的余晖映入眼眸,眸波似醉:“我……我们走吧!”

  夏浔抬头看看天色,说道:“天色还早,再等等,你渴不渴?”

  小樱结结巴巴地道:“刚才……我喝过了……”

  “唔……”

  夏浔这种自来水还要烧开才肯喝的人,如非得已是【锦衣夜行】绝不会直接从江河里打水喝的,就算很清澈,心理上也觉得不卫生。可小樱这种草原上长大的孩子自然不同,夏浔听了没跟她讲什么大道理,瞟她一眼,忽然觉得这有些孩子气的小樱,其实挺可爱,也……挺可怜。

  他叹了口气,回身自马包中取出一袋水、一袋路上吃的干粮,往小樱手里一塞,转身走到一边,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

  小樱瞟了他一眼,默默地走到另一边,找了块小石头,静悄悄地坐下,小口地吃着干粮。

  夕阳投映在他们身上,如同镀上一层金的边……

  ※最※快※精※校※文※字※更※新※百※度※锦※衣※夜※行※吧※

  夜深了,两个人影鬼鬼祟祟地翻进了一个大户人家的院落。

  在自家院落里晾晒衣服,如果没有干透,天气又好,不虞夜间有雨的话,主人是【锦衣夜行】不会收起的。夏浔正是【锦衣夜行】想趁此弄套衣服。他们潜入的是【锦衣夜行】一个大户人家,前后三进,还有左右跨院儿,夏浔往院中寻摸了一圈儿,不见有晾晒的衣服,便向小樱打个手势,悄悄潜向中院。

  中院庭中果然晾着些衣服,夏浔正要冲上去拿衣服,刚刚闪出一步,突又缩了回来,伸手一拉小樱,迅速蹲入窗台下面的一丛花草中,小樱刚要问话,就听吱呀一声,一道门开了,一个少妇模样的人提着一盏灯笼出来,沿着长廊袅袅婷婷地走到他们前面这扇门,伸手一推就走了进去,然后那门就闩上了。

  小樱刚要说话,只说了一个字,就被夏浔按住了嘴唇,紧接着房中的灯就亮了,灯光流泻出来,照在两人身前两尺远处的花草上,因为天热,这处卧房竟未掩窗。

  “格格格格……”

  房中传出一个乐不可支的女人笑声,随即一个男人声音道:“什么事儿这么可笑啊?”

  小樱被夏浔按住唇瓣,登时浑身不自在,她拉开夏浔的大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夏浔竖指于唇,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樱便嘟了嘟嘴儿不说话了。

  里边那女人似乎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坐到了榻上,从映到窗外的灯光上能偶尔看到一些动作。那少妇格格笑道:“相公,方才跟小姑聊天,你知道这傻丫头跟我说啥?”

  男人打个呵欠道:“小妹说啥了?”

  少妇忍不住笑地道:“我问她啊,嫁去林家,林南对她好不好,公婆对她好不好,在那儿习不习惯。她说,公婆对她都挺好,相公也挺疼她,可就一个习俗与咱这儿不太一样,有些不甚习惯。”

  男人懒洋洋地道:“尽扯淡,林家不就在香泉镇嘛,距咱家才几十里路,有啥不同习俗?”

  那女人吃吃笑道:“是【锦衣夜行】啊,我也这么问,谁知小姑说,咱们家枕头是【锦衣夜行】枕在脑袋下边的,可她相公家里的枕头居然是【锦衣夜行】垫在腰下面的,哎哟,弄得她连着两天都睡不好觉。”

  男人愕然片刻,“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两口子在屋里吃吃笑了半晌,那男人才道:“嗳,选孽啊!还不是【锦衣夜行】朝廷急着选秀女给逼的,小妹才十三岁,懂得什么事儿,因为嫁得仓促,娘也来不及嘱咐……”

  夏浔在窗下听得清楚,因为忍笑,一张脸胀得通红,肩膀不住地耸动,小樱蹲在他旁边,很奇怪地看着他。

  这时那女人已经宽了衣,她把灯一吹,翻身躺到丈夫身边,叹息道:“可不,今儿王婶在门下做针线活,买了个顶针,顺口就跟货郎聊了几句,听那货郎说了三姚镇上的一件荒唐事儿,也是【锦衣夜行】这几日因为逃避选秀急着成亲造成的。

  说是【锦衣夜行】三姚镇上,有一户人家是【锦衣夜行】个十四岁的小小子儿,叫陈晓峰。另一家是【锦衣夜行】个十三岁的女娃儿,两家结了亲就拜天地、入洞房。那新郎倌儿的爹娘成亲前跟儿子说的不太明白,含含糊糊的,那孩子也就听了个糊里糊涂,待到洞房之夜,他与娘子敦伦,却不明究竟,只是【锦衣夜行】胡乱比划,到后来无师自通,一下就进去了,疼的那媳妇儿一声叫……”

  夏浔本来要走了,听她说的诡异,好奇之下,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堂堂国公竟然蹲在那儿听起了墙根。

  只听妇人道:“那新郎倌急忙抽出身来,伸手一摸竟有血迹,这可把他吓坏了,急忙穿上衣裳出门而去。那新媳妇也是【锦衣夜行】年轻不懂事,再加上初为人妇心中羞涩,不晓得丈夫干什么去了,便只忍着不说。等到天明,那夫妇俩不见了儿子,登时惊慌起来,媳妇娘家人闻讯赶来,两家夹缠不清,把官司打到县衙,县大老爷升堂问案,也问得不着头绪,找人也找不着,新郎倌新婚之夜莫名失踪,就此成了一桩悬案。后来你猜怎么样?”

  那男人听得纳罕,忙问道:“怎么着?”

  那妇人道:“又过了两日,两亲家还在打这无头官司,那新郎倌儿却被人找着了。他呀,扮成一个叫花子,鬼鬼祟祟回了镇子,向镇中人打听,问人家:‘听说你们镇上有一户姓陈的,家中新妇被搠穿了肚皮,可还活着么?’你说这……哈哈哈……”

  两口子在屋里笑个不停,夏浔在外边也跟上了发条的溜达鸡似的,身子一颤一颤哆嗦个不停。这回屋里说的话小樱可是【锦衣夜行】听懂了,只臊得她满面通红,一见夏浔还在那里偷笑,她就气不大一处来,忍不住伸出手去,在夏浔腰间狠狠一掐,夏浔吃疼,果然不敢再笑。

  夏浔蹑手蹑脚地潜出去,顺着绳了抄了一手的衣裙,悄悄回到窗下,向小樱打个手势,两人便原路退了回去。翻墙,出村,回到桑林旁,夏浔把衣服递到小樱手中,说道:“看看哪件大小合适,去林中换了吧。”

  小樱答应一声,刚刚走出两步,忽又扭头问道:“嗳,你们中原怎么有些地方,睡觉是【锦衣夜行】把枕头垫到腰下的么?”

  夏浔本已不笑了,被小樱这一问,却忍不住大笑起来,小樱一看他那怪样子,就知自己问的不对,一时却未想通哪里不对,忍不住红着脸嗔道:“笑!笑你个大头鬼呀笑!人家到中原时日还短,不知道此地风俗有啥希奇的?哼!不问你了,早晚我能知道!”

  小樱气鼓鼓往林中便走,夏浔拍树捶胸,前仰后合,更是【锦衣夜行】暴笑不止!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超级兵王  漂亮女人  逆天邪神  圣龙图腾  寒门崛起  完美世界  大王饶命  飞剑问道  九重武神  五行天  全民领主  铸天之景  五代梦  九重武神  绝世邪神  星峰传说  极品全能学生  寒门崛起  开天录  盛唐之帝国崛起  全职武神  牧神记  诡秘之主  完美世界  开天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