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909章 现丑
  第909章现丑

  会同馆府第连绵,宏丽深阔,殿宇楼阁,堂皇华丽,各处殿宇楼阁,掩映于假山池水之中,美伦美奂。全\本\小\说\网(《网》网com)

  这里是接待外国使节的地方,是朝廷的门面,在这些方面自然不能差了。

  汉五朱高煦端坐在一处花厅里,说是花厅,却独占了一重跨院,精舍庭院、凉亭花圃一应俱全,简直就像一座精舍。礼部尚书吕震坐在他的下首,说道:“殿下,礼部侍郎孟浮生已出城去迎接帖木儿帝国的两支使节队伍去了。依礼,应由鸿胪寺接待,送会同馆安置,再由礼部授其礼仪,择日升殿面君。

  如今皇上不在京里,如果要他们去亲王府觐见殿下,恐惹人闲话,亦于礼不合,所以才请殿下纡尊降贵,以此会同馆做为相见之地。等他们到了,殿下可迎至廊下,勿须降阶,俟其行礼已毕,再邀入厅中会话便是!”

  朱高煦点了点头,吕震又道:“由于皇上不在京里,这赐宴就不必了,只由会同馆招待即可。臣从四夷馆调来一名蒙古馆通译,为殿下翻译言语!”

  朱高煦又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他正在默记着此前看过的接待外国使节的种种礼仪过程,这些事儿对一位亲王来说,多少年也用不上一回,自然不会烂熟于心。

  吕震想了想,又道:“还有,异域他邦,各有礼仪不同,如果来使立而不贵,行该邦礼节,殿下不必于与此处过份坚持!”

  汉唐宋明,中国君主一向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外使见唐太宗立而不跪,唐太宗只是付之一笑,跛子帖木儿健在时,其使节朝觐永乐皇帝立而不跪,永乐皇帝也未勃然大怒,轰他出去。从骨子里说,这是一种自信,不会因为跪与不跪,就自我否定自己的权威,‘意淫’不能强国,外交方面比较务实。

  朱棣因此着夏浔演武阅兵,也并不是因为帖木儿使节立而不拜这件表象上的事,而是从他们对大明外交从倨后恭的态度和他们扣留大明使节的行为,判断出他们野心的滋长,炫耀武力是为了展示大明的实力,以期达到更长远的目的,否则何至于如此大动干弋。(《网》网com)

  朱高煦一心二用,一边听他介绍,一边默记礼程,听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事,忙问道:“哦!他们来时路上,在**打过一架,死了不少人?”

  吕震苦笑道:“可不是,就是前天的事情,他们双方在**歇宿时因为口角冲突,继而大打出手,双方都死了不少人。”

  朱高煦摸摸胡子,会心地一笑,心想:“看来,帖木儿帝国的这位皇子和皇孙,已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一个国家,分遣两支使节队伍赴我大明,国内必定政出多门,故而有求于我大明。妙极,既有求于我大明,这就可以大做文章了,我若迫其就范,长我大明威风,父皇必定龙颜大悦!”

  朱高煦正想着,会同馆外人喊马嘶,车驾辘辘,帖木儿帝国分别隶属皇四子沙哈鲁和皇孙哈里苏丹的两支使节队伍同时抵达了。

  “请,这边请!”

  礼部侍郎孟浮生下了马,向双方使节连打手势,两位帖木儿帝国的使节一齐下马,走到孟浮生身边,一个颊上有新伤,一个用绷带吊着胳膊,气势汹汹相互一瞪,重重地哼了一声。孟浮生一脸无奈,赶紧站到二人中间将他们分开,连打手势地把他们请进了会同馆。

  会同馆内富丽堂皇,鸟语花香,宛如一座园林。朱高煦未在正厅接见,避于花厅,这也是为了避嫌,监国终究不是皇帝,外使到了,监国不能不闻不问,却也不能做出一国之主的姿态。

  孟浮生引着他们穿过一个垂花耳门,沿细石小径来到花厅,厅前左右侍卫扶刀而立,十分肃然。孟浮生急忙回身,双手向下一压,做出噤声止步的示意,然后一撩袍襟,返身进去禀报。朱高炽和吕震就在堂上坐着呢,大门洞开,如何还看不到两位外使到了,一见他们止住脚步,朱高炽已然站起身来,缓缓迎上前来。

  “殿下,外使到了!”

  孟浮生赶紧向汉王施了一礼,朱高炽傲然点头,飘然而出,孟浮生急急伸手一拉尾随其后的吕震,忿忿不平地告状:“大人,下官今日可是丢了丑了。(《网》网7*”

  吕震怔道:“怎么?”

  孟浮生刚要说话,汉王已立于廊下,重重地咳嗽一声,孟浮生赶紧迈步出了门槛,向那两人介绍道:“这就是我们汉王殿下,陛下北巡,汉王如今是我大明监国,还不上前拜见!”

  两个高鼻深目、颌下一部卷曲大胡子的外国人瞪着一双深凹的眼睛看着孟浮生,一脸的问号。

  朱高煦本待他们若如蒙古人一般抚胸见礼若者单膝行礼,便立即大声呵斥,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这件事儿若干的漂亮,风头可直盖太子,再加上近来太子屡屡自作主张惹得父皇大怒,自己竞争皇位就大有希望,不料话到嘴边,却见二人一动不动,竟连腰也没弯,不禁又惊又怒,转头便问孟浮生:“他们这是甚么意思?”

  孟浮生也慌了,又大声道:“这是我大明监国汉王殿下,还不见礼?”

  两个外国人迷迷瞪瞪地看着朱高煦,他们也在纳闷儿呢,他们也觉着这个高大威武的年轻人应该是个大人物,可他到底是谁,他们却不知道。据说大明皇帝没有这么年轻啊,事关国体,没弄清对方身份之前,他们岂能轻易行礼。

  孟浮生见二人还不说话,忍不住转向站在汉王朱高煦另一侧的四夷馆通译,说道:“翻呐!翻给他们听!”

  那通译翻了个白眼儿,心道:“你旁边不是站着一个通译么,我今日是给汉王做通译的,怎么你说话也要我来译给他听!”心里嘀咕着,还是咳嗽一声,对两个帖木儿帝国的使节把孟浮生说过的话翻译了一遍,结果两个外国使节依旧如鸭子听雷,傻不愣瞪地站在那儿。

  那通译也慌了,又大声说了一遍,对方侧着耳朵认真倾听,听完只是摊了摊双手,一脸无奈,这通译就慌了,结结巴巴地道:“他们……莫非是聋子不成?”

  这时节跟在孟浮生身边的那个倒霉翻译悄悄凑了过去,小声道:“陈兄,他们好象不懂蒙古语。”

  “啊?”

  站在朱高煦旁边的那个通译官吓了一跳,失声道:“不懂蒙古语?岂有此理,他们有意难为人么?”

  朱高煦这时脸色已经铁青,沉声道:“你们嘀咕什么呢?他们不何不言不动?”

  两个通译结结巴巴,答不上话来,这时两个大胡子中的一个好象听明白了点什么,叽哩咕噜地说了一串话,两个可怜的通译官瞪大眼睛,竖起耳朵,可是只听懂了几个词,两人嘀咕半天,也弄不明白全句的意思,只好往朱高煦面前卟嗵一跪,苦丧着脸道:“殿下,他们的语言……,微臣听不懂……”

  唐朝时候,西域一蕃国朝贡。当时大唐与西域的交往何等密切,却也无人能尽识西域各方语言,那蕃国递交国书,竟无人识其文字,幸好李白生于极西之地的碎叶城,识得这种文字,否则就要丢了大唐的脸。而今,汉王朱高煦兴致勃勃而来,终于碰上了这种难堪事。

  话都听不懂,这威风还向谁摆去,朱高煦甚至闹不清眼前这两个大胡子谁是沙哈鲁的人,谁是哈里苏丹的人。朱高煦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他脸红脖子粗地叫人把双方使节先安置下去,等两位外使一走,朱高煦便暴跳如雷,把吕震和孟浮生两位大臣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才拂袖而去。

  半天功夫,这个笑话就传遍了南京城。

  帖木儿帝国的官方语言是突厥语,突厥语与蒙古语同属阿尔泰语系,他们有些词汇是一样的,但是远远达不到听得懂蒙古话就听得懂突厥语的地步。帖木儿帝国的民间语言主要是波斯语和阿拉伯语,这些语种地区目前都不是与大明交往频繁的地区,所以大明在这方面的语言人才极少。

  大明从永乐五年才设立专门翻译外国语言和文字的四夷馆,迄今才不过五六年光景,因为很少有士子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四夷馆面向四夷诸国分设的八个翻译馆中,人数最多的一馆才四个通译官,有的常年不见往来的国家更是只有教师一两人,连学生都没有。

  大明现在自己培养的翻译人才极少,就算是面对鞑靼、女真、朝鲜、日本、吕宋、安南……,这些交往密切的地区,主要的翻译人才也靠地方上向朝廷输送。

  但是像今天这样的窘状其实是很难碰见的,因为出使国一方也备有通译,即便两国因为相距太远,不习彼此语言,他们的通译也懂得两国中间地区的第三方语言,可以以此作为交流平台,大明与帖木儿帝国的交流平台一直就是蒙古语。

  但是无巧不巧的,帖木儿帝国的两支使节队伍在**停歇的时候大打出手,死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他们的通译,而大明蒙古馆的两个通译只精通蒙古语,结果就造成了眼下这种难堪的局面。

  莫愁湖,湖心岛,细雨蒙蒙,如诗如画。

  夏浔披蓑衣、戴竹笠,坐于船头,拿着钓杆,对撑伞立于其后的徐姜道:“太子仁孝,一向关爱兄弟,咆孝大臣这种事,怎么可以向皇上告自家兄弟的状呢?咱们不用理会,自会有人来做这个恶人的。”

  他提起钓杆,麻利地换了鱼饵,悠然一甩,鱼漂在涟漪不断的湖面上沉浮两下,定住了,夏浔悠然又道:“准备车,我要去请一个人。再给汉王上一剂眼药,就该咱登场了。”

  诸位书友,今天七月二号,继续向您求保底月票,求今天的推荐票。推荐票每天投出来,系统在次日凌晨零点都会再送给你的,你不投,次日凌晨也会先清零,再送你当天的新推荐票。一直以为推荐票也是需要订阅、需要等一个月系统才给你的书友,跟大家一块儿投了吧^_^

  哈哈!俺很多年不作梦了,可是昨夜居然做了个梦。

  梦里边,一会儿是古代,一会儿是现代,飞天遁地啊,枪战谍战啊,斗智斗勇啊,折腾的好不热闹。梦到后来,咦?因为俺杰出的表现,竟然赢得了一位美人的心,就像007的常见结尾,她很含蓄地邀俺一块儿离开,好象是去一处很有古风的宾馆,的确很有古风,一串串的红灯笼啊。

  俺心动啊、俺鸡动啊,正在心猿意马,俺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今晚的更新怎么办?我要码字的啊,更新少了可怎生是好。好生纠结,俺正纠结着,突然一睁眼,醒了!

  你说这要不醒,梦继续做下去,应该很香艳吧。

  唉,纠结,继续纠结……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皇家计算器  减肥方法  好彩客  365魔天记  伟德包装网  伟德重生  诸天尽头  bet188人  澳门足球商  抓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