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932章 慎勿作桃李

第932章 慎勿作桃李

  第932章慎勿作桃李

  迁都之议尚未决,却因“东宫迎驾事件”,东宫属官除了一个金忠是【锦衣夜行】靖难老臣得以幸免,其他所有人等尽皆进了诏狱。//Www、qВ5、CoМ//圣堂最新章节com

  满朝文武还没醒过神儿来,都察院又有御使上书弹劾解缙,说他回京办差,私唔太子,无人臣之礼。永乐皇帝见了弹劾奏章勃然大怒,立即下诏,夺解缙官职,下诏狱,命纪纲严加审问。

  纪纲可美坏了,东宫属官全拿进来了,前当朝首辅也拿进来了,他很有存在感。当然,他本来也是【锦衣夜行】保太子的,太子倒了道理上对他并不利,问题是【锦衣夜行】太子太不待见他了,太子一派多是【锦衣夜行】文臣,那些文臣也大多不待见他,尽管他是【锦衣夜行】太子一派,却一直受到太子党的孤立和排济,他渐渐开始觉得,如果等到太子正了大位,他的地位未必保得住。

  纪纲不断地对夏浔下手,试图扳倒夏浔,固然是【锦衣夜行】因为他天性如此,容不得夏浔这个老上司骑在他脖子上作威作福,另一方面也是【锦衣夜行】希望取夏浔而代之。

  要知道太子身边不乏文臣,欠缺的就是【锦衣夜行】武将,武将一派在争储之议中,要么投向了汉王,要么保持了中立,太子最大的倚助就是【锦衣夜行】辅国公,如果他能取夏浔而代之,皇上百年之后太子登位,才不能不重用他。

  可惜,夏浔始终没有扳倒,太子对他反而越来越疏远,对自己的未来,他寄望于太子的希望越来越小。太子蓄养刺客,行刺辅国公的消息他已经秘密呈报皇帝了,皇帝居然只下一道口谕给他:严密封锁消息,但有一丝泄露,唯其是【锦衣夜行】问!

  这是【锦衣夜行】什么意思?

  结合皇帝拿下东宫属官、拿下解缙的举动,皇帝的意图渐渐明朗了,看来皇帝终究是【锦衣夜行】宠爱汉王多一些,为了避免争储愈来愈烈,最终演变成兄弟相残的人间惨剧,皇帝终于下了决心,而这决心,却不是【锦衣夜行】要赶汉王离京,而是【锦衣夜行】要易立汉王为储君。(《网》网com)

  皇上想废太子,他想保也保不了,莫不如趁此多搞几个人,先让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更巩固一些,尤其是【锦衣夜行】辅国公杨旭,如果能把他咬进来最好,不管谁做储君,这个人都注定了是【锦衣夜行】他的敌人。

  皇帝一旦易立汉王为皇储,势必就得为皇储扫清一切障碍,心向朱高炽的人,都将是【锦衣夜行】皇帝陛下的清理对象。辅国公站队太明显了,皇帝只要立了汉王,就算不整死辅国公,也得剪其羽翼,叫他不能再呼风唤雨,为废太子张目。

  纪纲认真揣摩了一番上意,决定从辅国公的好友解缙这儿下手,让他多攀咬几个人出来,尤其是【锦衣夜行】夏浔。君不见皇上为了太子迎驾稍迟,就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到时候就算子虚乌有的罪名,只要能为皇上所用,就足以治夏浔的罪了。

  有鉴于此,纪纲自然未雨绸缪。诏狱里面,纪悠南正率人审讯解缙,解缙是【锦衣夜行】前内阁首辅,皇上虽下令抓他入狱,纪纲一时倒不敢对他用重刑,但是【锦衣夜行】锦衣卫用刑,叫你痛苦难当,外表又看不出什么伤痕的法子有的是【锦衣夜行】,就不信撬不开解缙的大嘴巴。

  与此同时,他又悄悄向汉王做出了许多友善的举动。

  “太子不用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汉王如今还没争到东宫之位,需要借助于我的地方很多,你不用我,他却未必就不肯接纳我。再说,我手中握着汉王刺客的证据呢,哈哈哈……”

  想到得意处,纪纲放声大笑。

  ※※※※※※※※※※※※※※※※※※※※※※※※※※※※

  解缙入狱,再次引起了朝野的轰动。

  皇帝回京之后,一连串的动作电闪雷鸣,好象一套威力巨大、迅疾莫测的组合拳,打得满朝文武昏头转向。圣堂最新章节com这时候他们终于看明白了一点端倪。

  弹劾解缙的奏章里倒是【锦衣夜行】没有一言半语指斥太子的,可是【锦衣夜行】说解缙私唔太子,无人臣之礼,太子现在也只是【锦衣夜行】储君啊,他擅自接见大臣,难道就不是【锦衣夜行】无人臣之礼了么?这个讯号太明显了,皇帝若还想留储君,就不会治解缙,既然拿下解缙,分明是【锦衣夜行】要易储君。

  忠于汉王的官员和一些专打落水狗的骑墙派纷纷上书弹劾太子,忠于太子的官员则纷纷上书,陈辞恳切,力保太子。

  这时候,太子派最得力的两个人物,可谓太子左膀右臂的夏浔和解缙,其中解缙入了大狱,而夏浔呢?他却在闭门养伤,不问世事,似乎对太子岌岌可危的地位视而不见。

  内阁大学士杨荣亲自登门拜访,居然吃了闭门羹,杨家只出来一个二管事,很客气地告诉他:“老爷创处溃烂,遵医嘱养伤,不见外客!”

  杨荣在杨府门前默立良久,随手找了一块石子,在杨府的朱漆大门上刻下两行大字:“愿君子长松,慎勿作桃李!”

  杨家大门紧闭,并未察觉,这字迹被人发现后引得许多路人观看,直到第二天早上,杨家下人自角门出来上街采买,这才发现大门上的字迹,急忙拿了油漆涂掉,事情却已传遍九城。

  不知多少人唏嘘感叹,有人鄙薄辅国公临危变节,有人羡慕他只要没有削爵的大罪,尽可逍遥自在,不像那些官职在手的人,平素大权在握,风光无限,一旦被迫去职,立即就成了拔光了毛的凤凰,还不如一只土鸡。

  内阁大学士胡广的书房,气氛幽静素雅。博古架上摆着几个瓷器漆器、奇石古玩,虽无价值连城的宝物,却自有一股脱俗之气。胡广站在墙边,背负双手,默默地看着墙上一副字画。

  那字傲让相缀,潇洒奔放,笔意纵横,悬挂在墙上,一股豪迈不羁之气便扑面而来,这正是【锦衣夜行】当朝第一才子解缙的手笔。

  解缙的书法师承危素、周伯琦两位书法大家,又自成一格,既精于小楷,又擅长行草,一手书法用笔精妙,出人意料,谁能得他一副墨宝,都视如瑰宝般珍藏。

  墙上这副字是【锦衣夜行】解缙专门写给胡广的,胡广表字光大,这首诗的题名就叫《答胡光大》:“去年雪中寄我辞,一读一回心转悲。结交谁似金兰契,举世纷纷桃李姿。我观百岁须臾尔,人在乾坤犹酿器……”

  胡广一句一吟哦,将解缙的这首诗细细地念了两遍,终是【锦衣夜行】长长叹了口气,伸手将它摘了下来。胡广把诗作拿在手中,又不舍地看了看,俯首在卷上吹了吹,似乎那儿落了灰尘似的。胡广将诗拿在手中又看半晌,终于毅然卷起,递与夫人,黯然道:“拿去,烧了!”

  胡夫人吃惊地道:“老爷,这……这可是【锦衣夜行】解大学士赠与你的呀。”

  胡广沉声道:“原先它是【锦衣夜行】为夫珍爱的一幅墨宝,如今却是【锦衣夜行】惹祸的祸根!烧了他!”

  胡夫人见丈夫声色俱厉,不敢再言,只得默默接过卷轴。

  胡广道:“大绅狂放不羁,贻人把柄,如今已入了诏狱。诏狱,那是【锦衣夜行】好相与么,进去的人,九死一生!如今执掌锦衣卫的是【锦衣夜行】纪纲,这两个人一向不和,大绅落到纪纲手上,严刑之下,还不知禁不禁得住。如果他胡言乱语拖人下水,那就祸事登门了。”

  胡夫人这才知道情形如此严重,不禁忧心忡忡地道:“解学士的事竟这般严重么?这……咱们家跟解家可是【锦衣夜行】亲家呀,老爷会不会受了牵连?”

  胡广叹道:“世事难以预料,我们只能尽量防患于未然。夫人,你去女儿闺房,把解家的聘书取来,我要往解家走一趟!”

  胡夫人惊讶地道:“这……,老爷要悔婚么?”

  胡广把眼一瞪,喝道:“休得多言,快去!”

  胡夫人一向怕他,不敢再说,持了书轴,便走出书房。胡广在书案后坐了,捧一杯温茶,闭着双眼默默思想,也不知在核计些什么,过了一阵儿,门扉“咣当”一声左右分开,一个双髻少女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开口便道:“爹爹,你要悔婚么?”

  这位少女年方十五,广额洁净,秀目慧黠,虽只中人之姿,却有一股书卷之气,叫人不敢等闲视之,正是【锦衣夜行】胡广的爱女胡叶璃。此刻只见她两颊绯红,似乎气的不轻。

  胡广慢慢睁开眼睛,看看眼前这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叱道:“叶璃,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如此不懂规矩,瞧你这风风火火的样子,礼仪嬷嬷都是【锦衣夜行】怎么教你的?”

  胡小姐大声道:“嬷嬷教我,女子贞洁,从一而终!女贞男忠,女儿贞于丈夫,正如父亲忠于皇上,忠臣不事二主,烈女不配二夫,如今解家落难,爹爹便想悔婚了么?父亲有命,女儿本该遵从,可这失节事大,女儿不敢答应!”

  胡广喝道:“胡闹!失什么节,你还没没嫁到解家去呢。女儿,你可知道,那解缙如今已经被抓进诏狱了,他的儿子解祯亮业已被流放辽东。难道你要跟着他去那塞北辽东苦寒之地受苦不成?”

  胡小姐义正辞严地道:“婚约既定,女儿就是【锦衣夜行】解家的人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里由得女儿选择?爹爹你与解伯父生同里、长同学、仕同官,彼此最是【锦衣夜行】要好,如今见解家败落便思悔婚,就不怕天下人耻笑你为趋炎附势之徒么?”

  p:凌晨时分,请投推荐票!。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玄界之门  圣龙图腾  大明元辅  阅读封神系统  穿越小说  金庸网  超级无上神帝  重活一次  创世中文网  寒门崛起  战国赵为帝  娱乐大头条  最强狂兵  五代梦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超级神基因  五行天  银行信息港  逆天邪神  步步生莲  铸天之景  大争之世  花都最强医圣  最强特种兵王  超级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