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937章 夜猫子进宅

第937章 夜猫子进宅

  第937章夜猫子进宅

  徐姜走后,夏浔在校武场徘徊良久,才去简单地冲洗了一下,换了衣袍,绕进花厅。//Www、qВ5、CoМ//圣堂,

  几房妻妾正在厅中聊天,说的左右不过是些儿女经,手上还顺道做些营生。

  两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正在午睡,其他几个孩子却已醒了。

  夏浔儿女满堂,十分高产,叫外人好生羡慕,对自己来说,也确是给家里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若只一班成年人的话,夫妻坐在那儿,有多少话这么些年也说光了,可是有孩子在那儿,就有无穷的话题。半大不大的孩子,襁褓之中的孩子……

  爱情的幸福,一双男女就能体会了,而家庭的幸福,总要有个孩子,才能显得圆满。

  眼看过了末时了,夏浔还在罗汉榻上逗弄着孩子。小荻生了个胖墩墩的男孩,西琳生了个白白嫩嫩的女儿,兄妹俩只差几天,全都放在罗汉床上午睡,女孩儿打小就老实,吃饱了打个哈欠就睡,很少折腾,男孩子就不然,精力充沛的不得了,这时候二少爷已经醒了。

  夏浔侧卧在罗汉床上,逗弄着小儿子。他手里握着一个用各色丝线缠成的球,把球一晃,小家伙就手脚并用,拼命地来勾这个球,抓呀抓呀,抓累了就躺在那儿,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稍稍恢复了气力,立即四肢朝天,继续奋力想从父亲手中把球夺过来。

  这个小子精力太充沛了,不把他的力气耗光,他就会跟混世魔王一般,咿咿吖吖的折腾得你谁也别想安生。思杨和思浔已带着怀远跑出去玩了,思雨和思祺却依偎在夏浔的身边。

  这两个小丫头毕竟比两个姐姐小着几岁,两个姐姐已经懂事了,杨怀远又太小,所以都不大在意小弟小妹的出生,这两个丫头可不成,平时不大缠着父亲的,可这时看见老子宠爱小弟小妹,心里就生了醋意,非要缠在他身边分一份父爱。圣堂,

  于是,夏浔只好一边哄着小儿子,一边给两个小丫头讲故事,扮足了慈父相。夏浔讲的是《屠夫与狼》的故事,这故事不长,架不住夏浔能讲,狼被勾在肉钩子上——翘了,他接着讲狼哥哥来复仇,狼哥哥挂了,狼弟弟又来,每匹狼的死活都不相同,现在他已讲到狼外婆……

  茗儿坐在一边看着帐本儿,时不时抬头插话,跟几个姐妹说笑几句,忽然,她看了一眼墙角的铜叶莲花状的漏壶,提醒夏浔道:“相公,已到末时三刻了,还不去‘读书’么?”

  夏浔“哦”了一声便坐起来,两个小丫头知道老爹要去“读书”了,便不再缠他,她们下了床,趿上鞋子,跟爹娘说一声,就跑出去找姐姐玩了,夏浔却盘膝坐起,咳嗽一声道:“夫人呐,各位娘子,且停一下手中的活计,为夫有话说!”

  夏浔这一说,不管是绣花的、看帐的,给孩子缝做衣裳的,全都停了手向他望来,茗儿好笑地道:“相公有什么事儿要吩咐,这么郑重其事的,莫吓坏了姐妹们!”其他几女听了也察觉大家一脸紧张,不觉笑起来。

  夏浔道:“这个……为夫近日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当有牢狱之灾。看朝廷上现在这情形,恐怕要往诏狱里走一遭了。”

  夏浔这句话一落地,房间里登时静到了极地,几个女子都非呼吸粗重之人,这时竟能听得清她们急促的呼吸声。梓祺惊声道:“老爷,你别吓我,出了什么大事了?”

  茗儿也急声道:“相公,你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夏浔摆摆手道:“莫急,莫急,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沉不住气。圣堂,”

  说是这么说,他这一家之主要出事,谁还不担心,一众妻妾俱都围上前来,满面惊慌之色,好象他这一去就回不来了似的。

  夏浔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作不得准。我只是了解了一些东西,揣摩了一下圣意,大致做此推断。其实,对这件事,我是有些期待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自从皇上这次回来,所作所为,天马行空,无迹可寻,我也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皇上到底想做什么,那才是最危险的。如果我的话应验了,就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样,我自然能够趋吉避凶,平安无事!”

  纵是以谢谢的机敏伶俐,听了夏浔这番没头没脑的话,也不禁大皱眉头:“相公到底在说什么?怎么入了狱,反而平安无事。难道不入狱,反而要有祸事临门?”

  夏浔微笑道:“非也,若是我不入狱,那就证明,我猜测的不对。我猜测的不对,倒也不致有祸事临门,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太子就真的要倒了,如果太子倒了,皇上千秋万岁之后,汉王登基大宝,我们这祸事还是不免要临头,正是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如果确如我所言,真的拿我下狱……嘿嘿,这祸患就能彻底了结,再也不用担心了。”

  茗儿急道:“哎呀,这里又没有外人,相公你还打得什么机锋,你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不就成了么?”

  言犹未了,二愣子急急跑来,方到厅口,便大声叫道:“老爷,咱们府门外,来了好多锦衣卫!”

  “当真?哈哈,果然来了!”

  夏浔拍手大笑,欣欣然好不欢喜。

  茗儿和谢谢虽然依旧不明白夏浔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见他如此神情,便暗暗地放下心来。茗儿心想:“相公既说入狱比不入狱好,想来应有缘故。相公胸中自有定计,我们只管照顾好家里,莫叫相公操心便是。”

  梓祺和苏颖、小荻可想不到这一层,一听锦衣卫围了国公府,再加上夏浔刚刚说过他要入狱,顿时焦急起来,急忙围上来,七嘴八舌,乱乱纷纷,梓祺道:“纪纲怎么来了?老爷一向与他不和,进了诏狱还能有好么?”

  小荻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乱转道:“怎么办?怎么办?夫人,要不然你进宫向皇上求个情吧,皇上甚爱娘娘,夫人是娘娘最疼爱的幼妹,不看僧面看佛面……”

  苏颖杀气腾腾地道:“岂有此理!老爷为朝廷、为皇上,上刀山下火海,几番出生入死,功劳苦劳哪样没有,这皇帝老倌儿三番五次、五次三番拿老爷入狱!咱们反了吧!任他做皇帝的如何了得,咱们逃到东海,往海上一躲,他奈我何!”

  西琳和让娜俏目含泪,巧云已经捂着嘴巴,眼泪噼呖啪啦地落下来。

  夏浔瞪了苏颖一眼道:“胡闹!还嫌乱子不够多是不是?你们都安份些,家中一切,尽由夫人作主,不许给我惹事,老爷方才说的话你们都忘了么?”

  夏浔举步就往外走,一脚跨出门槛,扭头又嘱咐了一句:“方才我对你们说的这些话,你们心中有数就行,万万不可泄露一句,否则,老爷我可就真的有麻烦了!”

  夏浔说罢,抬腿就往前院走,众女子忽啦啦便把茗儿围了起来,急急问道:“夫人,怎么办?”

  茗儿也是心乱如麻,十分牵挂,但她一来相信相公既发此番言语,必有所恃,二来相公已经走了,这府里就得由她撑起来,谁都能哭、谁都能乱,唯有她不能乱,便故作镇定地道:“方才老爷说的那番话,你们不是都听见了么?不要慌,该干嘛干嘛去,安生过日子,老爷心中有数,不会有事的。”

  见众女依旧犹疑,谢谢也道:“姐妹们不要愣着了,夫人说没事,自然就没事。何况方才老爷有言在先,你们好好想一想,咱们老爷除非叫人打个措手不及,但凡他事先有了提防的,从来只有他叫人吃亏,谁能叫他吃了亏的?”

  见这位智多星也这么说,众女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惊恐之意这才稍减。

  夏浔由二愣子管事陪着,一路到了前厅,就见喜鹊登枝的八扇屏下,一人锦袍鱼服,头戴无翅乌纱,肋下悬一口长刀,双手负在背后,正在观望屏上图画。

  夏浔轻轻咳嗽一声,那人攸地转过头来,接着转过身来,鹰视狼顾之象,跃然入目。这人虬须如猬,目光锐利如同冷电,正是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不过这位在金陵城凶名可止小儿夜啼的狠人,见了夏浔却没有狠像,他的脸上立即堆起笑来,便疾迎上来。

  纪纲笑容可掬地迎上前来,左腿迈前一步,左手扶着膝,右手下垂,右腿朝下屈膝半跪,整个动作潇潇洒洒,透着一股俐落劲儿,尽显心中的轻松和愉快,笑吟吟便道:“纪纲给国公爷请安!”

  请安是大明军礼,俗称“屈一膝”,到后来满州人一甩马蹄袖,踏前一步,请安行礼,就是沿袭的这种明朝军礼。

  不过在明朝这时候,这“屈一膝”可用的场合还不多,除了军营之外,只在私人场合才能行这个礼,在衙门和公众场合,就必须依照级别高低行作揖礼或者叩拜礼了了,如今纪纲在夏浔家里见了夏浔,如此行礼,便比作揖亲近了几分。

  夏浔看他惺惺作态的样子,心中不禁好笑,这个装爷爷不像、装孙子不会的瘪三,平时见了自己,恨不得早早就避开去,似乎向自己行个礼都是莫大屈辱,如今他要抓自己回去,反而格外地恭敬起来。

  说到底,这是他的自卑心作祟,可怜这纪阎王,满京城几乎没有不怕他的,谁知道他骨子里竟是一个如此自卑的人呢?纪纲既然想猫戏老鼠,夏浔也就不跟他客气,只大模大样点一点头,开口问道:“纪大人一向公务繁忙,今日登门,所为何来?”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蜡笔小说  足球封天  850游戏大全  葡京  足球吧  飞艇  365娱乐帝军  188网  美高梅  新金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