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947章 定迁都
  那锦衣百户抬起官靴,用力踩在陈瑛嘴巴上,再使劲一辗,恶狠狠地吩咐,立即抢过两个校尉,七手八脚就把陈瑛捆了个结实,又麻利地往他嘴里塞了一团破布,也不晓得是【锦衣夜行】从哪儿搞来的,那破布又咸又臭,陈瑛怀疑是【锦衣夜行】这校尉脱了自己的袜子……,想到这里,他便一阵作呕。\\WWw。qΒ⑤、com

  纪纲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却不理会,只是【锦衣夜行】冷冷一笑。想那陈瑛毕竟是【锦衣夜行】朝廷大臣,这么干有失官仪,不过无所谓了,纪纲太清楚了,陈瑛这一遭是【锦衣夜行】真的完了,这是【锦衣夜行】皇帝亲手挖坑往里埋人,还能叫你跑了?陈瑛要是【锦衣夜行】这一回还能有活路,他纪字就倒着写!

  纪纲把手中那厚厚的名册一翻,沉声喝道:“江西道御使陈龙城,拿了!”

  立即有几个缇骑又闯进人群中去,如虎入羊群一般,片刻功夫就提了一个人出来。

  “翰林院五经博士尚林,拿了!”

  整个午门外鸡飞狗跳,一片混乱。

  城门楼中,永乐大帝神情一片肃然,成国公朱勇、东厂厂督木恩、五军都督府都督薛禄齐齐叉手而立。

  朱棣沉声道:“朱勇!”

  “臣在!”

  朱棣道:“朕给你五卫兵马,持朕的圣旨、兵符,往龙江驿接收汉王三护卫天策卫、虎贲卫、澜仓卫的兵权,将天策卫指挥使冷傲语、虎贲卫指挥使史猛、澜沧卫指挥使胡浪全部拿下,交五军都督府断事官审讯!”

  “臣遵旨!”

  朱勇接过圣旨,兵符,转身大踏步地离开了。

  朱棣又道:“木恩!”

  木恩连忙上前一步:“奴婢在!”

  朱棣道:“你带东厂番子,把汉王府给朕看住了-叫汉王安生在府,闭门思过,不得离开半步!”

  看来朱棣这回是【锦衣夜行】接受教训了,生怕那朱高煦又跑来哭宫,哭着哭着就哭得他的心一软,一番决心便化泡影。

  木恩躬身道:“遵圣谕!”

  一转身,木恩也匆匆去了。

  朱棣又道:“薛禄!”

  薛禄也是【锦衣夜行】靖难之初就跟在他身边的老人了,忙也上前领旨:“臣在!”

  朱棣一仲手-递出一道金箭:“朕赐你这道金批令箭,立即点起神机营兵马,由锦衣千户纪悠南带路,出神策门,往白土山下剿灭一伙乱贼!”

  朱棣话音刚落,一旁侍卫丛中已闪出了锦衣鱼服的纪悠南,朱棣把金批令箭递到薛禄手中,目光陡地一寒-沉声道:“记着,是【锦衣夜行】剿灭!不是【锦衣夜行】捉拿!朕一个活口不要!”

  薛禄心中一凛,急忙躬身领旨:“是【锦衣夜行】!微臣明白!”

  薛禄持着金批令箭倒退出了城门楼,一返身便急急离去,纪悠南脚步如飞地跟在他的后面。

  朱棣遣走了众人,慢悠悠地出了城门楼-往城下看了一眼,纪纲已把要擒拿的所有官员全部抓走,八大金刚的一个押着这些官员送往诏狱,其他几人则各率缇骑,纷纷扑向那些大臣的府邸去抄拿证据去了。

  午门前的文武百员因为突然少了许多,顿时变得稀落了许多。

  朱棣冷冷一笑,道:“传朕的旨意!”

  沐丝立即上前,躬身听着。

  朱棣说道:“朕为国家计,考虑迁都-诏命群臣计议。谁料众大臣不思报效国家-反而捻风搞雨,互相攻讦,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国器私用-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其心可诛,朕心甚怒!今传谕百官,务必于今日,对迁都与否拿出一个定议,否则,就叫他们在午门外一直跪下去吧,甚么时候拿出了准主意,再回家睡觉!”

  朱棣摆袖子一拂,转身就走,沐丝连忙躬身下去:“奴婢领旨,恭送皇上!”

  三山街,缇骑狠,骤飞来,似鹰隼。,

  锦衣卫拿了众官员之后,立即缇骑四处,抄搜他们的府邸,满街都是【锦衣夜行】锦衣鱼服,外套橘红色罩衫,肋下悬刀的缇骑武士,一队队往复来去,杀气腾腾,所经之处,莫不回避。

  片刻功夫,又有一些戴圆帽、穿褐衫、着皂靴的东厂掌班管事,领着大队的戴尖帽、穿白靴、系小绦的东厂番子,好象勾魂小鬼似的,呼啦啦地从街头掠过。

  对面锦衣缇骑索了无数的男女老少,号淘震天地走来,番子们铁索铐镣,叮叮当当地走去,当真如七月十五,鬼门关开。在东厂番子们中间,簇拥着三匹骏马,中间一人戴无翅乌纱、颌下系着丝绦,身穿天青色云纹曳撒,威风凛凛,正是【锦衣夜行】东厂厂督木恩,伴随左右的两个却是【锦衣夜行】东厂两大贴刑千户:陈东、叶安。

  汉王府里,朱高煦突然接到消息,说是【锦衣夜行】东厂番子把王府围了,汉王朱高煦又惊又怒又怕,立即亲自赶出府门,东厂番子只说奉了圣旨,不许汉王府任何人出入,朱高煦一向跋扈,怎肯受掉于东厂,而且正因为他心中有鬼,所以他更迫切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旦紧急关头,也可倚仗父皇对他的宠爱,哭宫求恕。

  因此,朱高煦坚决要求出府,并**了府中侍卫,想要动武强行闯出,正僵持不下的时候,东厂厂督木恩带左右贴刑官亲自赶到了。朱高煦虽然嚣张,对东厂厂督却不敢过于无礼,交涉无果,只得愤愤回府。

  木恩深知这位小爷的脾气,而且这毕竟是【锦衣夜行】皇上的亲生儿子,除非他弑君杀驾,否则绝不致叫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因此劝回汉王之后,木恩立即回宫,把汉王想要强行闯出王府的事情禀报了皇帝。

  朱棣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勇武过人,如果他想动强,率领王府侍卫们杀出来的话,东厂那班番子不见得是【锦衣夜行】他对手,忙又派府军前卫的兵马指挥徐野驴率一卫兵马,将一个汉王府围得水泄不通。

  整个金陵城里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此刻最安静的地方就是【锦衣夜行】皇宫前,午门外了。

  午门外静悄悄的,跪在那儿的官员不吵了,也不闹了,一个个泥雕木塑一般,都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眼下反对迁都的主力是【锦衣夜行】都察院,都察院的菁英被抓走了一大半,陈瑛、黄真、俞士吉三大头目全进了诏狱,他们如何还能折腾得起来?所有的人到了这一刻,都已明白了皇上心意之坚决:这个皇都,迁定了!

  还想反对?能做官的个个都是【锦衣夜行】人精,就眼前这形势他们还看不明白么?反对,就把你弄作汉王党,抓起来再说,再拼可就是【锦衣夜行】鱼死网破的结果了。

  问题是【锦衣夜行】,就算鱼死光了,这网能破吗?这网可就是【锦衣夜行】皇帝本人呐!

  如果这是【锦衣夜行】涉及全天下读书人的事,百官或许还有勇气争上一争,就算是【锦衣夜行】皇帝,也不敢与全天下的读书人为敌的。可是【锦衣夜行】,眼前这事只是【锦衣夜行】江南的官员强烈反对,其他地方的读书人可是【锦衣夜行】拍手称快的,尤其是【锦衣夜行】北方各省的官员和读书人,正在那儿翘首企盼,巴不得皇上早点迁都呢,你拿什么跟皇帝叫板?

  不迁都,对他们固然有好处,可这好处难道比丢了前程还大?比掉了脑袋还大?不知过了多久,赞成迁都派的官员突然活跃起来,反对迁都派的官员集体失语,于是【锦衣夜行】,午朝时间刚过,大家都在饥肠辘辘的时候,一份联名奏章写好了。

  一个小太监捧着奏章,另一个小太监捧着笔砚,逐个儿的走到官员们面前,没人反对了,赞成迁都派的官员自然欣然签字,反对迁都派的官员也都提起笔,垂头丧气地在这份联名奏章上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尚食局这时正在侍候皇帝吃午餐,朱棣的午餐跟他老爹的食谱差不多,都是【锦衣夜行】荤菜比较多、侧重北方口味的菜肴:胡椒醋鲜虾、烧鹅、羊头蹄、鹅肉巴子、咸豉芥末羊肚盘、蒜醋白血汤、五味蒸鸡、原汁羊骨头、糊辣醋腰子、蒸鲜鱼、五味蒸面筋、羊肉水晶角儿、丝鹅粉汤、三鲜汤……

  十二道菜,两个汤,两种主食:一个是【锦衣夜行】香米饭,一个是【锦衣夜行】面条。

  朱棣年纪虽然大了,但是【锦衣夜行】因为身体强壮,所以胃口一直很好,今天的胃口尤其好,他正吃得津津有味,沐丝拈着那本奏章,探头探脑地出现在殿口。朱棣睨了他一眼,唤道:“进来!”

  皇上用膳一向的规矩,除了军机大事和重大灾情,其他事情统统不能打扰,要等皇帝午餐后散散步,小睡醒来之后再呈报上去,不过今天皇帝特意嘱咐了一声,如果那午门外百官商量出了眉目,可以即时禀报。

  一得允许,沐丝立即踮着脚尖跑到朱棣身边,朱棣端着香米饭,挟了一口咸豉芥末羊肚,一边往嘴里扒拉饭,一边含糊不清地问:“什么事?”

  沐丝赶紧道:“皇上,百官对迁都一事,已然有了公议!”

  朱棣舀了一勺三鲜汤,吩咐道:“念!”

  “是【锦衣夜行】!”

  沐丝徐徐展开奏章,沉声念道:“…——伏惟北京,圣上龙兴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东连山海,南俯中原,沃壤千里,山川形胜,足以控四夷、制天下,诚天府之国、帝王万世之都也。昔太祖高皇帝削平海宇,以其地分封陛下,诚有待于今日——,矧河道疏通,漕运日广,商货辐辏,射货充盈,……望早敕所司,兴工营建,迁都北京!”

  p:即将进入下旬,旅游中天天累如死狗,依旧笔耕不轰,好辛苦啊,求票票支持!(未完待续)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神级兵王都市行  棉花糖小说网  诡秘之主  明朝败家子  电视指南  绝世邪神  名人名言  逆剑狂神  笔下文学  IT百科  中华康网  字幕库  情话网  创世中文网  五行天  全职高手  调教大宋  哲夫当立  杀神白起  笔趣阁小说  男性健康  全球高武  民国谍影  健康报网  大族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