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951章 与国无疆

第951章 与国无疆

  朱棣朗声笑道:“朕最开心的,是【锦衣夜行】迁都之议得以顺利通过。//Www。QВ五.Cǒm/立储么,朕只能决定一代之君,高炽xing情已定,朕无需担心。瞻基虽然聪慧,成年后如何殊未可料,现在还做不得准。”

  夏浔小心地道:“皇太孙聪明灵秀,天资……”

  朱棣摆手道:“想那李隆基能从则天nv皇手中抢回李家江山,也算是【锦衣夜行】一位少年英雄了。可是【锦衣夜行】等他晚年,朝中重用一班jiān臣,外边宠信一班久怀异志的节度使,就因他的昏庸,一场安史之luàn,使这李唐江山从此走上了下坡路,再也不曾崛起。

  朕非常喜欢这个长孙,这些长处朕都清楚。朕说的是【锦衣夜行】品xing为人,现在看,瞻基当然没有问题,可他还未长大,还未定下xing子,如今年岁较之当初的李三郎还小着许多,未来不可预料处还多着呢,是【锦衣夜行】故不可武断。

  朱棣悠悠地叹了口气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啊!一代贤未必代代贤,后世子孙肖与不肖、贤与不贤,朕是【锦衣夜行】无能为力了。而迁都则不然,这件事,只要朕想管,就一定能在朕手中完成。在朕看来,南京金粉之地,国运实难长久。

  帝王坐镇金陵而遥控北方,就算外luàn不起,必定也生内luàn。皇考封诸王与北疆以抗外敌,正是【锦衣夜行】这个缘故。可是【锦衣夜行】朕虽因为诸王受方黄之流jiān臣蛊hu天子,横加迫害,迫不得已起兵靖难,却终究是【锦衣夜行】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儿,诸王拥兵自重,难保不起异心。如今诸王不起异心,也难保他们的子孙也不生异心,长久下去也是【锦衣夜行】一个大患啊。

  朕将北疆诸王易往中原安置,北疆未免空虚,边关诸将又不能予之便宜从事、调动兵马之大权,一遇大小品文字事,军情消息就需往返于金陵与九边,徒然贻误了战机,故此,非迁都北平,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一旦定都北京,除非我大明昏君连出,又逢连年天灾,否则……料想三百年江山是【锦衣夜行】可保无虞的。”

  夏浔惊诧地道:“三百年?”

  做皇帝的莫不希望自家的江山千秋万代,永远延续下去,虽然他们也知道这是【锦衣夜行】不可能的事情,可大多数人不愿面对这个事实,甚至没有勇气提起,夏浔实未想到朱棣肯坦言此事,而且所做的设想居然并不离谱。

  朱棣微笑道:“天下,不会永远归于一家一姓。气数尽了的时候,江山自然要易主。自始皇帝嬴政一统天下,千余年来,国祚超过三百年的皇朝有没有?一个都没有啊!所以……朕的子孙,若能保大明三百年江山,足矣。

  国祚若能更长久些,那是【锦衣夜行】他们的福气,若是【锦衣夜行】连三百年江山都守不住,那是【锦衣夜行】子孙们不争气,当祖宗的能给他们挣一份家业,这份家业能不能守住,就是【锦衣夜行】他们自己的事了。朕今天就算给他们一座铁打的江山,他们偏要搞个千疮百孔,那时朕已化成一坯黄土,又能如何呢?”

  事实如此,可是【锦衣夜行】有几人能如此理xing?夏浔听了朱棣的话,不禁对他的xiong襟气魄暗生钦佩,只是【锦衣夜行】这江山长短的议论,朱棣自己可以讲,他却不能胡luànchā口的。

  朱棣松了马缰,任由那马自由而行,一双眼睛徐徐四顾,草场上,阳光明媚,秋高气爽,宇宙澄澈,寰宇清明。

  朱棣漫声又道:“朕为什么念念不忘迁都?你不要以为朕在深宫,便什么都不知道,哼!那些腌臜货恨朕迁都,什么难听的话儿都说出来,说什么朕得位不正,心中发虚,想回北京根基之地,说什么朕登基时杀戮过重,得罪了江南士族,心生忌惮……

  笑话!天大的笑话!

  朕这一辈子,什么时候遇敌而逃过?朕领五万兵,对抗朝廷五十万大军时,没有逃!朕领两万兵,追杀鞑靼十万铁骑时,没有逃!朕在江南,位至九五,掌握天下兵马,朕反倒心虚起来了?如果江南真有人暗中跟朕作对,朕不镇在江南,反要避向北方,坐视江南祸起,丢了这半壁江山不要了么?

  朕登大宝之时,所诛者不过方黄齐泰几个jiān佞及其近族,与江南士族有何相干?他们几人,与江南士族又有什么关系了?朕登基已逾十载,对江南士族的控制难道还不及那个为君四载一事无成的黄口小儿?朕开科取士,江南士子趋之若鹜,他们反朕反在哪里?”

  朱棣不屑一顾地道:“若是【锦衣夜行】朕怕那江南士族,怕的连皇宫御座都不敢设在这儿,朕敢东遣水师宣抚出海,南派大军讨伐jiāo趾,西陈重兵以抗帖木儿,又亲自率军北伐鞑靼,把京城兵马chou调一空?嘿!为了诋毁朕,这些无耻小人已无所不用其极了,偏偏有些不长脑子的白痴,信之无疑。”

  朱棣越说越怒,伸手一指夏浔道:“文轩,你记着,这世上最龌龊肮脏的小人,就是【锦衣夜行】那些读过书的伪君子!”

  或许是【锦衣夜行】因为朱棣一连串的布局,将整个天下成功地摆布在手中,目的一举达成,他很兴奋,所以此时也像他每次身着戎装亲上战场时一般,意气风发,豪气干云:“文轩,百官反对迁都,挟si利于公义,朕也不是【锦衣夜行】吃素的,天子守国mén!哈哈,这句话就是【锦衣夜行】朕用来骗他们的!”

  夏浔大吃一惊,失声道:“骗人的?”

  朱棣得意洋洋地道:“不错!朕想迁都北京,是【锦衣夜行】因为今日之疆域已非昔日中原之情形。我皇考刚刚立国不足两年,便心生迁都之念,因为皇考也看出,金陵不是【锦衣夜行】建都佳地。但那时候北元刚刚外窜,他们经营大都数百年,皇考的根基又在江南,当时建都根本不可能考虑北京,否则一旦北元反扑成功,就会闹出刚刚建国便陷落都城的笑话了,而今却不同。

  守国mén,怎么守?只有千日作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眼下,北狄西戎南蛮东倭,皆无与我大明抗衡之实力。但是【锦衣夜行】méng古诸部虽已趋弱,在东西南北四方番邦之中,依旧是【锦衣夜行】我大明最大的威胁。

  京城若立于金陵,与北方九边重镇沟通起来多有不便,这是【锦衣夜行】一个原因。再者,自唐宋以来,西番北狄渐超强大,昔日‘得中原者得天下’的说法已经行不通了,如果不能确保西番和黄河以北的养马之地,我们就只能以血ru之躯对抗游牧民族,要付出百倍的牺牲。

  北京地处塞外和辽东进入中原的咽喉之处,朕定都北京,就可以将我大明的军事主力布署在长城一线,把我大明的防御推进到了北方边防一线,变防御xing国都为进攻xing国都,对关外之敌有着极大的震慑作用。

  定都于此,外敌入关首先要面对的不是【锦衣夜行】柔弱的百姓,而是【锦衣夜行】君临万方的天子,他们岂敢深入!定都于此,那么朕就算有些不贤不肖的子孙做了皇帝,他们也不能像在金陵一样耽于安逸,不得不重视北方边防!”

  朱棣两眼闪闪发光地道:“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不错,定都北京最大的弊端是【锦衣夜行】距敌人太近,可是【锦衣夜行】要想让国都距敌人远,难道只有退却一途么?退却真足以自保?为什么是【锦衣夜行】退却,而不是【锦衣夜行】扩大北方疆域?

  北方疆域扩大了,北京还是【锦衣夜行】国mén么,还会距敌太近么?百舸争游,不进则退,一个国家,你不思进取,就只会被别人取代的更快!退?笑话!朕迁都北京,并不是【锦衣夜行】要守国mén,而是【锦衣夜行】想定都北京,把我大明的国mén推向更北方!”

  夏浔定定地看着朱棣,心中只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永乐大帝五征漠北,后三次如果只是【锦衣夜行】为了打压遏制鞑靼瓦剌的目的,完全不需要再出兵,只道他也步了汉武帝后尘,开始穷兵黩武,原来他打的主意竟是【锦衣夜行】彻底吞并méng古草原!

  可惜,人无完人,永乐的儿孙两代皇帝都擅长文治,轻于武功,他们又过于重视文官们的意见,在他们的治理期间,受文官集团所左右,安南的兵撤回来了,下西洋的船收回来了,北方对鞑靼和瓦剌谁强就打压谁、努力保持他们之间互相制衡的一贯政策也取消了。

  结果,瓦赖重新崛起,终于在大jiān宦王振手里,葬送掉了大明所有的jing兵良将,大明军力从此一蹶不振……,不过……如今的瓦剌和辽东,与本来的历史都有了极大变数,说不定真能如皇上设想一般……”

  夏浔刚想到这里,朱棣的声音陡然提高了:“鞑靼势弱,瓦赖内争,辽东在手,朕为什么不抓住这个机会善加利用?北京是【锦衣夜行】长城内外、大漠南北的联系枢纽。南方一向安定,定都北京,不仅可以统治中原和南方广大地区,朕还能就近威慑黑龙江、贝加尔湖、阿尔泰山以北的广大地区,让那些在辽、金、元三代数百年异族统治下的北方汉人对朝廷产生归属之心,对nv真、鞑靼、瓦剌、兀良哈加强控制。

  朱棣目光灼灼地盯着夏浔道:“朕在极北之地,设立奴儿干都司,在西北建立哈密卫,向南控制jiāo趾,往东……朕派了庞大的舰队出海,不是【锦衣夜行】为了学秦始皇去求什么长生不老yào,而是【锦衣夜行】为了恩威并施,掌控南洋诸国。

  朕以武定天下,北穷沙漠,南极溟海,东西抵日出没之处,凡舟车可至者,无所不至、无所不屈,必yu使远方万国来朝臣服,朕要做的不只是【锦衣夜行】中原之主,而是【锦衣夜行】华夷之主!朕的志向,岂是【锦衣夜行】那些无知匹夫可以揣测的!”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说说大全  银行信息港  牧神记  大争之世  花都最强医圣  最强狂兵  都市之神帝驾到  调教大宋  IT百科  棉花糖小说网  小学生作文  免费算命网  全职法师  漂亮女人  娱乐大头条  房贷计算器  极品家丁  龙组兵王  超级兵王  寸芒  绝世邪神  我闺女是天师  诡秘之主  铸天之景  第一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