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957章 不厚道的夏浔

第957章 不厚道的夏浔

  第957章不厚道的夏浔

  小樱跟着夏浔走了。/WWw。Qb⑤.c0m\\

  陷入情网的小丫头总是好哄骗些,久不骗人的大骗子夏浔只说了一句:“除了你,其他人我信不过!”小樱就心花怒放地跟他走了,全然不知自夏浔回京以后,瓦剌那边的事情一直由锦衣卫负责,而夏浔的人为了避免暴露,只能退避到外围,如今充其量只算是对万松岭那边的情形略知一二,所以他需要一个熟悉当地风土人情的人。而夏浔说:“除了你,其他人我信不过!”也只是特指正在经办万松岭一事的那些锦衣卫,他们是纪纲的人。

  管它呢,小樱为此而快乐了,不是吗?

  夏浔北上,身边只带了巧云和弦雅两个丫头,不要小看了这侍候主人的丫头,一个合格的侍婢,要熟悉主人的生活节奏,要清楚主人穿衣戴帽的习惯、要了解主人的饮食爱好,主人需要什么的时候,就能适时的奉上什么,这才是贴心的丫头,总不能叫主人事事都亲自操心、亲口吩咐,却只有跑腿勤快这么一个优点。

  本来梓祺和小荻也想跟着同去的,梓祺想顺道回老家去看看,小荻则是自幼居于山东,早把那当成了自己家乡,不过两个人一个待产、一个刚刚生产,舟车劳顿着实不妥,再加上梓祺是妻子的身份,皇上允许他携侍妾同行,可没答应可以带着老婆孩子上任,此议只好作罢。

  随同夏浔北上的还有唐赛儿一家,唐赛儿之所以离开是为了送她的师傅裘婆婆回故乡。老辈人讲究个落叶归根,裘婆婆年纪太大了,近年来病情不断,身体每况愈下,因此已向朝廷辞了职务,希望能够死在家乡,葬在故里。当初朱棣把她留在京城,本来是羁縻之策,这几年,裘老婆子在京城也算名噪一时,还教出了几个得意的弟子,经朝廷核明她的情况属实,已经没有继续控制的必要,便允其辞呈,告老还乡了……

  这时代,远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弱妇人没有男人陪同更加不容易,正好夏浔要往北去,便随他同行了。

  夏浔没有公开自己的具体行程,因此他上路的时候静悄悄的,并无人相送。

  送行,不管是对送行者来说,还是被送者来说,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尤其是现在汉王倒了,太子之位更形稳固,做为太子派的中坚人物,此时太过铺张没有敌手可以炫耀,反而会在皇帝心中形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夏浔走得非常低调。

  纪纲平时很高调,很高调地嚣张,不过他的人缘太差,这种场合,他就算想高调也高调不起来,因此送他的只有锦衣卫八大金刚。

  夏浔忙着安排家里的时候,纪纲也很忙,忙着把他的亲信、心腹,尽数调整,安插到所有要害位置,此去北京,形同放逐,皇帝这是把这对冤家对头一起轰离中枢了。纪纲的这种小动作其实用处不大,只要塞哈智想动,随时可以对他调整的人员再做手脚,只是他既然做出安排,料想塞哈智也不会大刀阔斧地重新排布,聊胜与无。

  纪纲带了几个心腹的手下,还有那对选秀女时截留下来的姐妹花和那对娈生姊妹侍候,八大金刚尽皆留在金陵,这是他的根本之地,他不会就这么甘心让与塞哈智。

  金陵城外,长亭边,夏浔转身对送行的家里人道:“都留步吧,不必相送了。”

  夏浔握着茗儿的手道:“茗儿,嫁给我,着实叫你吃了许多苦,如今我去北京,不知又要多久,家里面,还是要交给你。”

  茗儿嫣然一笑,柔柔地道:“相公放心,男儿志在天下,家里面交给妾身就好,相公勿需担心!”

  夏浔点点头,又对谢谢道:“梓祺有孕在身,家里你最机灵,你多帮着些夫人!”

  谢谢点点头,眼圈不由红了。

  夏浔又看看梓祺和让娜,笑道:“你们临盆在即,不管生男生女,那都是我的亲生骨肉,一样的疼爱喜欢,别想太多,等孩子出生了,早早给我报个信去!”

  夏浔对几房妻妾一一叮嘱个遍,最后走到苏颖身边,轻轻握住她手,低声道:“双屿与浙东诸卫之间的矛盾总是不断,以前是,现在是,恐怕以后也少不了,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你看朝廷对关外归附的女真、蒙古诸部一向的优容,可以前辽东地方官府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始终视如奴婢,双屿卫本是海盗出身,自成建制,与浙东诸卫自然难以融合,受人岐视。

  辽东女真、蒙古诸部,我可以用共利共惠之策,使他们亲如一家,终至融合,可双屿卫却不行,咱们家的秘密商队全在那儿呢,岂能叫浙东诸卫分享这个秘密。而这,恰也是一个原因,海商贸易获利丰厚,双屿卫天然良港,得天独厚,从而一手把持了东海贸易的好处,浙东诸卫不能分享,就算双屿卫也是官兵出身,也要被视如眼中钉了。更何况……”

  夏浔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昔日双屿受人构陷一案,我虽替他们出了气,斩杀了几个直接关联的官员,却不可能把浙东水师官员一股脑儿地撤了,就算全撤了,递补上来的将领还是他们一脉,座师、兄弟、袍泽、战友,关系错综复杂,双屿卫算是彻底地得罪了浙东系的军队将领,但得机会,他们岂能不予为难?

  我走之后,你可以常往双屿走走,把这些难处说与许浒他们知道。浙东水师一系,或会有些为难他们的地方,但是绝不敢有太过分的举动,尤其是现在,汉王已倒,太子地位稳固,东海诸卫之间,不存在为了配合争储而斗个你死我活的事情,彼此关系不好,有机会刁难你一下就为难为难你,这种事在所难免,双屿卫官兵一向桀骜不驯,这个我也知道,不可倚仗我的关系,小事化大,弄得彼此势同水火!”

  苏颖温驯地点了点头,道:“妾身知道,不日,妾身便往双屿一行,老爷的意思,妾身会说与许大哥知道。”

  夏浔点点头,瞟了眼不远处理刚刚登上车驾的纪纲,说道:“好啦,都回去吧,我也上路了。”

  ※※※※※※※※※※※※※※※※※※※※※※※※※

  两支车队一前一后地上路了。

  行行复行行,竹帘高卷,夏浔高卧车中,弦雅小丫头跪坐在前头,一双白生生的小拳头轻轻给他捶着腿,巧云就偎在他身边,剥了紫晶晶、水灵灵的葡萄,往他嘴里递。

  对巧云来说,能伴他出行是非常开心的,她原本只是茗夫人的贴身丫头,在府上时不免僧多粥少,得蒙老爷宠幸的机会不多,此番老爷出行,只带了她一个侍妾,这侍奉枕席的机会还怕少了?眼见得众夫人生儿育女,她也眼热的很呢,巴不得能为国公爷诞下一子半女,这终身也就有了依靠,所以对夏浔侍候的无微不至。

  弦雅原是朝廷二品大员家的小小姐,她父亲出事之前,夏浔在朝廷上还只是个六品小官,这是忠臣之后,夏浔对她非常呵护,可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总不能把她当大小姐养起来,所以对她的侍奉,夏浔也早顺其自然了。

  弦雅朝车外睨了一眼,不高兴地撅起小嘴儿道:“这个纪纲好没规矩,道路狭窄时,他有时还知规矩,走在老爷后面,有时就故意赶上一步,抢在老爷前面,道路宽敞时,也是时快时慢的,要么你就一直走在后面,要么你就远远走在前面,这算怎么回事儿?”

  夏浔笑道:“你这丫头,纠结些什么,纪纲这一路比你还纠结呢,走在我前头,他担心有替我开道之嫌;走在我后面,又恐被人笑话是做了我的随从;与我并驾齐躬呢,身份相差太远,逾越的又太明显;如果先行赶路,走得太快,又像是怕了我似的……,你可不知,他这一路,纠结得有多烦恼。”

  巧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老爷真会损人,世上哪有人这样自寻烦恼的?”

  夏浔悠悠地道:“嘿嘿,你还别不信!这人呐,一旦有了心魔,就会自寻烦恼的。”

  夏浔轻轻叹了口气,道:“当初的纪纲,可不是这样,那时的他虽然有些愤世嫉俗,不过……活得还算洒脱。”

  他顺着窗子向外瞄了一眼,左右一路无事,也觉闲得无聊,忽然起了促狭之心,想要捉弄捉弄纪纲,便对巧云和弦雅笑道:“你们不相信老爷的话,是吧?不信咱们就打个睹。”

  两个女孩儿顿时来了精神:“老爷,打什么赌?”

  夏浔道:“老爷我现在就邀请纪纲过来下棋,过来呢,他会觉得是在讨我欢喜、陪我消磨时光,不过来呢,他又担心被人误会是怕了我,所以他一定扭捏着不会很爽快地答应或拒绝,要考虑半晌才能拿定主意。”

  两女拍手雀跃道:“好啊好啊,如果老爷输了怎么办?”

  夏浔道:“如果我输了,前边不远就到清江浦了,咱们先不忙赶路,就在那儿歇两天,叫你们逛逛附近风景。”

  巧云喜道:“那人家如果输了又如何?”

  夏浔笑道:“还能如何?唔……,把你那小撅嘴儿给老爷亲一口好了。”

  弦雅登时红了脸,扭怩地道:“人家……人家才不要!”

  夏浔一愣,哈哈大笑道:“老爷又没说你,多大的茶盖儿配多大的壶,嘿嘿,你那张樱桃小口儿呀,老爷还嫌小了呢。”

  弦雅一张脸跟大红布似的,不辩解,似乎真显得自己嘴小,辩解的话,又似乎是想要老爷亲上一口,真是左右为难。夏浔笑着敲敲车窗,吩咐道:“追上纪纲!”

  车夫听了便扬起马鞭,车子疾行,片刻功夫就追上了纪纲的车子,夏浔探出窗外,向旁边那力辆车子笑道:“纪大人,纪大人?”

  纪纲从车里探出头来,抱拳道:“国公?”

  夏浔道:“旅途闲闷,可有兴致杀上一盘啊?”

  !#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高德娱乐  7m比分  mg游戏  六合拳彩  足球吧  澳门足球商  天富平台  365在线  澳门百家乐  一语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