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959章 分道未扬镳

第959章 分道未扬镳

  第959章分道未扬镳

  夏浔和纪纲在清江浦逗留了两日便继续北行,渡河登岸,踏足地面,那厢下人们往下搬运着车马,纪纲便来到夏浔面前,抱拳道:“国公,再往前去,下官就得与国公分道而行了,下官北行,恰经故乡,且回家乡一趟。全//本//小//说//网国公是直接上路么?”

  夏浔道:“哦,我要往蒲台去,送裘婆婆回家,纪兄的老家是在临邑吧,我们既然同来,自然同去,这样吧,咱们约定半月之期,半月之后在沧州汇合,再共赴北京。”

  纪纲笑了笑道:“好,咱们就在沧州会合。”

  他瞟一眼夏浔,又道:“此去蒲台,距汉王就藩的乐安州极近,国公自家小心。”

  夏浔也是一笑,说道:“纪兄放心,汉王此时断然不会来寻我麻烦的。”

  纪纲点点头道:“如此最好,告辞!”

  夏浔也拱手道:“后会有期!”

  纪纲返身离去,弦雅陪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小樱缓缓走过来,小樱睨一眼纪纲的背影,对夏浔说道:“当真稀罕,你们两个,不是斗得你死我活的对头么,怎么好得像是结义兄弟似的。”

  夏浔笑道:“这你就不懂了,男人和男人说说笑笑,不一定就是亲如兄弟。”

  弦雅插嘴道:“老爷老爷,这个我知道,女人和女人亲亲热热,也不一定就是真的亲如姊妹。”

  恰巧跑来的唐赛儿听见这话,插嘴问道:“那男人和女人亲亲热热呢?”

  夏浔摆出老爹的派头教训道:“小孩子,不要什么都打听!”

  唐赛儿便嘟起嘴来,不高兴地嘟囔道:“人家可不是小孩子了。”

  巧云便接口笑道:“男人和女人亲热,那十有**就是真的了,就算男人和女人打打杀杀,也很难说就是真的视彼此如寇仇呢。”

  小樱听到这话,情不自禁地瞟了夏浔一眼。

  这时辛雷走来,对夏浔道:“老爷,车子拾掇好了。”

  夏浔便对小樱道:“你坐我的车子吧,我这辆车是名师打造,减震极好。”

  小樱迟疑道:“这个……还是算了吧,我那辆车子也很平稳……”

  夏浔笑道:“比起我那辆车,终究差了一下,弦雅,扶小樱姑娘上我的车,我坐小樱姑娘那辆就是了。”

  小樱听到这里才不推辞,夏浔又道:“上车以后,给小樱姑娘按一按‘鸠尾’。”

  弦雅睁大一双俏眼,茫然道:“老爷说啥?”

  夏浔笑道:“你这粗心的丫头,没看见小樱姑娘有些晕船么?你给她按按鸠尾,就可解除胸闷欲吐的感觉。”

  弦雅讪讪地道:“老爷,鸠尾……是哪儿呀?”

  夏浔并指如剑向她点去,遥遥对准弦雅酥胸正中,弦雅惊得瞪大一双俏眼,还未及叫出声来,夏浔忽觉不妥,不禁扭头看向巧云,巧云微微红了俏脸,白了夏浔一眼。这光天化日的,又有许多侍卫和下人,她虽是夏浔的女人,岂能容他当众摸索。

  夏浔也觉不妥,扭头一看,正瞧见费贺炜站在一边,便招呼他道:“小费,过来!”、

  费贺炜忙跑到他身边,唤道:“国公!”

  夏浔道:“宽去上衣!”

  “哦!”

  费贺炜不知他要干什么,茫茫然宽了上衣,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别看他肥如屠夫,宽去衣裳看,身上还真没多少赘肉,胸口两砣肌肉厚重结实,很有阳刚之气。夏浔并指如剑,在他身上比划着鸠尾穴距**的位置,距上下的位置,对弦雅道:“看到没有,就是这儿,轻按片刻松上一松,如此反复,有个十来次,就会好多了。”

  小樱见他如此心细,对自己可谓体贴备至,心中甜甜的像吃了蜜,不过想起心结已去,现实中的彼此,却仍似隔着一道无形的鸿沟,始终无法踏出那最后一步,心中又不免嗒然若失:“这个死人!非要人家抛弃了女孩儿家的矜持,主动向你示爱么?”

  仔细想想,以夏浔今时今日的地位,娇妻美妾一个不缺,还真用不着主动追求哪个女子,心中不免沮丧……

  ※※※※※※※※※※※※※※※※※※※※※※※※※

  纪纲是临邑县宿安人,他自任职京师,还从不曾回过故里,所以此番回乡十分的重视。在朝廷上来说,他现在近乎失势,被扔到天津卫重立门户去了,但是在地方上来说,却不知道这些放在桌子底下的斗争,纪纲依旧是权势熏天的锦衣卫都指挥,所以他提前打发了人回宿安准备。

  人说衣锦还乡,他自然要大肆铺张,回头他还要去临邑县里转转,叫那当初开革他学籍的腐朽老儒都瞧瞧,他纪纲今日的飞黄腾达。

  这里纪纲如何的精心准备,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派头风风光光还乡去且不提,单说夏浔这边,夏浔护着裘婆婆和唐赛儿一路到了蒲台县,也不张扬身份,省去了地方官员接送款待的繁琐,就在蒲台县寻了一家客栈暂且住下,须臾功夫,便有人寻上门来。

  当初,裘婆婆和唐赛儿母女被押解赴京之后,两家的房子便被贴了封条。等她们得以释放,这旧居自然不用再封着,只是他们留在京城不再回来,所以这房子始终没人去动,门上的封条风吹雨淋之下早已不在,可房子久不住人,再加上原本就有了些年头,外头风霜雨雪,侵蚀了墙泥茅顶,里边虫蚊泛滥,蛀坏了床榻桌椅,回去也住不得人了。

  更何况,当时裘婆婆是由林羽七负责照料的,而林家早已不复存在,“太白居”大酒楼也成了昨日黄花,这个孤老婆子如今连行动都困难,虽然做了几年教坊司的女官,有了些积蓄,孤身一人也不好生活。对此,夏浔自然早就有了准备。

  夏浔入住之后,头一个登门的就是他的大舅哥彭子期。彭家这些年来转回了正道,只做正当生意,通过几年的时间,渐渐摆脱了同白莲教的联系,当然,要让彭家彻底摒弃江湖习气比较为难,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者说,彭家又是海运又是陆运,没有点霸道之气,也镇不住那些各个码头上的好汉。

  夏浔早就通知彭子期到蒲台汇合了,自从林羽七倒台之后,彭家迅速接手了林羽七倒台后在蒲台县空出来的黑白两道的位置,在这里也建了车马行、武馆、当铺等各行生意馆社,只不过平时都由彭家的支系力量控制着,彭子期做为大少爷用不着驻扎于此,而今是夏浔相召,他自然要亲自赶来了。

  两人相见,夏浔立即清出了房中所有人,包括他的侍妾巧云,两个人在房中也不知谈了些什么,足足一个时辰,门户都没有打开过。过了一个时辰,两人并肩从里边出来,夏浔低声道:“以我身份,轻易不便回去,以上种种,你回去后,速速禀与泰山大人决断!”

  彭子期面色凝重地点点头,道:“你放心,事关重大,我就不在这里停留了,这就赶回青州去!”

  夏浔道:“好,你去吧。梓祺即将临产,此番没有与我同来,特意叫我带了些京中特产,孝敬家中各位长辈的,你一并带回去!”

  彭子期道:“嗯,那我走了!”

  彭子斯迈开大步扬长而去,夏浔负手站在廊下,静静地看着彭子期下楼,步出客栈。客栈二楼的另一角,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向夏浔身后走来。这家客栈已被夏浔先期派到蒲台的人包了,整家客栈并无其他客人,夏浔也不回头,一直看着彭子期消失在院门口,才道:“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唐赛儿吐吐舌头,站住身子,不服气地道:“人家压根儿就没想躲你,要不然,一定不会叫你发现的。”

  夏浔回首笑道:“小丫头,你的隐身术对我没有用的,我熟悉你的心跳,还有你的气味,你不管藏得多么严实,也不可能把这两样完全隔绝。空山寂寂处,或者会松风习习,掩了你的气味,但是你的心跳却避不过我的耳朵。人多的地方,可以混淆你的心跳,但是你的气味我嗅得出来,”

  唐赛儿嗅了嗅自己身上,疑惑地嘟囔道:“怎么会,我天天洗澡呀,身上哪有味儿。”

  夏浔笑而不语。

  其实人体都有气味的,这种体味的分泌来自于一种身体激素,也就是荷尔蒙,所以它对异性的作用更加明显。由于男女体质的差异,女孩子的体味更香一些,这种体香并非用了皂角的清香、也非胭脂的甜香、香水的幽香,而是发作人体内部,自己从小就相伴于这种体味,当然感觉不出。

  这体香,有些人身上浓些,有些人淡不可闻,那体香浓的,若又容颜妩媚,身姿妖娆,便被视为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了。自古这种体质的美女被载之史册的,中外都不乏其人。唐赛儿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以前她还小,这方面还不明显,等她年岁渐长,来了天葵之后,这种女性特有的处子幽香才愈形浓烈,夏浔也是与她经常接触,渐渐才确定了她身上这种特有的味道。不过内中原因,他自然不便说与唐赛儿知道。

  唐赛儿嗅嗅自己身上,明明没有味道,只当是干爹不肯认输,故意说大话,便很大方地不与他计较,只是走近了道:“我还以为,要让他帮忙照顾婆婆呢,怎么这就走了?”

  夏浔笑道:“呵呵,像他这样的人,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哪是个能照顾人的,我另外找了一个人来,叫这人来照顾婆婆那是最好不过,这人对女人最有耐心、也最有爱心,堪称妇女之友!”

  唐赛儿眼珠溜溜儿地一转,道:“什么妇女之友,怎么听着不像好人呢?”

  话音刚落,就听院中有人带着哭音儿喊:“兄弟!好久不见了哇!”

  p:月票被爆,求票求票!

  !#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澳门网投  彩神  择天记  澳门足球  天下足球  澳门龙虎斗  澳门音响之家  365娱乐帝军  六合开奖  减肥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