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夜行 > 锦衣夜行 > 第979章 一杀了因果

第979章 一杀了因果

  纪纲听得夏浔突然过府,又听管家细述夏浔挟怒而来的模样,便知他为何而来了。WWW、QВ⑤、cOm/奇《网》qi

  事情本就是【锦衣夜行】纪纲干的烟帝文字锦衣夜行吧,他心中如何不明?

  纪纲本在后堂,正与清墨、吟荷两个爱妾吃着火锅,闻讯之后,也不更换衣服,只在燕居的便衣之上加了一件袍子,便迈步到了前厅。

  一进大厅,就见夏浔挺拔地立在堂上,脸上毫无表情,威严煞气,犹如一柄出鞘的宝剑。

  纪纲虽然早就有所打算,故意做出一副毫不知情的随意模样,见了夏浔难得一现的煞气,心中还是【锦衣夜行】暗暗一惊,稍稍生了些怯意。纪纲收慑心神,快步迎上,“讶然“道:“国公因何而来,怎不等下人通禀,纪纲也好去迎候国公大驾……”

  夏浔冷笑一声,直截了当地道:“纪纲,真人面前莫说假话,瓦刺未按计戈,行事,一俟烧了粮草,立即倾巢出动,这个鬼,是【锦衣夜行】你搞的吧?”

  纪纲立即叫起撞天屈来,大声道:“国公何出此言?纪纲一切事物莫不与国公商议而后执行,何曾自作主张过?国公说什么?瓦刺未按计划行事?”

  纪纲眨眨眼道:“下官还不曾收得消息呢,不知国公所言,到底是【锦衣夜行】什么意思?”

  夏浔见他还在装蒜,冷笑着把事情经过简要说了一遍,逼视着纪纲道:“若非是【锦衣夜行】你授意,瓦刺安会如此?”

  纪纲讪笑道:“国公,这却是【锦衣夜行】国公冤枉烟帝文字锦衣夜行吧下官了,下官对此却是【锦衣夜行】一无所知。

  下官传达于万松岭的指令,是【锦衣夜行】与国公商议、得国公首肯的,至于瓦刻为何不曾依计而行,下官一无所知。”

  纪纲眨眨眼,狡黠地道:“或许这走出自瓦刻诸部首领的意思吧,国公您也知道,万松岭现在还不能控制整个瓦刺,许多事情,他要商量着跟那些人去做瓦刺的行动又怎能尽如国公之意呢?国公若是【锦衣夜行】不信,不妨叫那万松岭与下官对质,若是【锦衣夜行】下官妄为,任由国公处置便走了!”

  “哈哈…“”

  夏浔怒极大笑,对纪纲道:“小小伎俩,岂能瞒我耳目!纪纲,若说瓦刺举动不能尽由万松岭掌握,我信!但是【锦衣夜行】烧了阿鲁台粮草,俟其粮尽再攻与瓦刺大大有利,瓦刺诸部首领不会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如今瓦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事出反常,你叫我如何信得?”

  夏浔怒声道:“这一战固然惨烈,固然打得热闹,却也提前叫他们分出了胜负,息兵罢战几成必然而他们的力量还没有耗光,图一时之快,却是【锦衣夜行】贻下无穷后患。至少,我们现在只能强行插手期间,而不能等阿鲁台穷途末路,主动求助以显出师有名!至少,一旦事态超出预料我们将不得不动用武力,而本该在他们之间内耗掉的那些力量,现在却得用我大明将士的性命去换!”

  纪纲若非心虚,未必能忍夏浔如此呵斥,听到这里,终于还是【锦衣夜行】忍不住撇嘴,懊恼道:“国公何出此言?当兵的就是【锦衣夜行】打仗的,欲开疆拓土安能没有流血牺牲?”

  夏浔厉声道:“本可死三千,却要死一万!流血牺牲,数倍于前,这不是【锦衣夜行】拜你纪纲所赐吗!”

  纪纲心头一跳,被夏浔威风所慑一时竟不敢分辩,反正夏浔再如何愤怒也不能把他如何,纪纲只以沉默对待便是【锦衣夜行】。夏浔冷冷地盯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地道:“皇上就要来了,你给皇上放了好大一场焰火,漂亮!很漂亮!可这焰火,是【锦衣夜行】用许多本不该也不必牺牲掉的性命堆出来的!纪纲,你会付出代价!”

  “国公……”

  烟帝文字锦衣夜行吧

  夏浔拂袖而去。

  纪纲站在堂上,怔立良久,讥消地一笑,道:“你来,就为摞一句狠话,向我纪纲摆你的威风么?呵……“呵呵!”

  夏浔出了纪府的大门,扳鞍上马,冒大烟帝文字锦衣夜行吧雪行过三条街道,眼看就要拐向所住馆驿,忽然一拉马缰,将那前来报信的胡汉成唤到身边,厉声吩咐道:“你往金陵去,到东辑事厂找木督主,告诉他说,‘一杀了因果””

  彤云密布,朔风萧萧,今年草原上的雪是【锦衣夜行】一茬接着一茬,也只有这连续不断的暴风雨,才能掩去草原上不断洒落的鲜血、吹去那浓浓的血腥,还天地一个清白干净。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积雪盈尺,深可没膝,这种恶劣得无以复加的鬼天气,并不利于行军作战,而纠缠在一起的鞑靶和瓦刺双方,又不可能在这样的气候下暂且休兵罢战,对峙着直到春暖花开,因为鞑鞑远道而来,所需皆取之于战,他们是【锦衣夜行】以战养兵,如何休战?一旦休战,这一冬过去,他们所有人就得活活饿死、冻死!

  如此一来,双方在大雪中俱都行动迟缓,无法摆脱对方,就只能不断交锋,用小刀削肉的方法,将彼此的实力一层一层地慢慢削去,这样的手段,不至于他们一下子就惊觉已是【锦衣夜行】损失殆尽,等到明年春天,他们将分别陷入一个无解的困境。

  对鞑鞑来说,经过这一冬的苦战,他们的牧场没了,营寨迁了,牲畜在迁徙和战乱中大量死亡,当草长莺飞需要放牧牛羊的时候,他们会发现已经没有牛羊可以放牧,手中残存的牲畜要么用来裹腹,要么就得吃草根啃树皮,即便如此,到了秋冬时节,牲畜的繁衍数目,恢复的也不够让他们安然度过寒冬。

  草原部落的政权本来就是【锦衣夜行】松散的,那时候阿鲁台的兵马又已损失殆尽,阿鲁台将对鞑靶彻底失去控制,大树将倒,糊猕尽散,明廷可以轻易地接手鞑靶的统治,如果不是【锦衣夜行】想师出有名,甚至可以撇开阿鲁台,连个傀儡的名份都不给他。

  而对瓦刺来说,等到来年开春,他们的力量也消耗的所剩无几了,大明会“突然得到”他们秘密拥立大汗的情报,于走出兵讨伐,只需少量军队,再以鞑靶的残余兵马为前驱,就可以把这支远征军全部消灭在这儿。而在他们的大后方,虽然部落元气未失,主要力量却尽数葬送在鞑鞋了。

  这时候,辽东都司依旧蚕食鞑靶,西凉宋琥、哈密王、别失八里王则奉命从西南、西北出兵,山西都司出雁门关,北京行部出山海关,奴儿干都司自东北俯压,齐头并进,对瓦刺形成合围,瓦刺主力大军已经被消灭,除了投降就只有向西北的帖良古惕逃窜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了。

  而被讨伐的蒙古大汗脱脱不花实际上却是【锦衣夜行】个西贝货,这个西贝货那时却已控制了一部分瓦刺贵族,他们可以在瓦刺内部发生作用,在大明的武力和政治双重攻势作用下,迫使瓦刺臣服,在许诺保证瓦刺贵族的世袭地位的基础上,仿照贵州、云南、甘肃的土司管理制度,把瓦刻纳入大明的直接管辖之下,是【锦衣夜行】完全可行的。

  这就是【锦衣夜行】夏浔的计划,可纪纲眼见皇帝即将北巡,眼下这种不愠不火的打法很难在皇帝面前展现他的功绩,情急之下竟然改变了计划提前打破了瓦刺和鞑靶的平衡局面,大明就只能提前插手了,这一来,将要付出成倍的努力和牺牲,万一哪个环节出了砒漏,这如意算盘就打不得了,夏浔如何不恼?

  烟帝文字锦衣夜行吧

  在纪纲府上发了一顿脾气之后,夏浔也清楚眼下不是【锦衣夜行】跟纪纲呕气的时候,而是【锦衣夜行】替纪纲擦屁股,赶紧亡羊补牢,把失去控制的北方战局再度绸整回可控范围之内。这是【锦衣夜行】关乎万千黎民、大明气运的一件大事,在这样的大事面前,一个纪纲又算得了甚么?对于纪纲,他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杀心既动,只需一声令下,木恩是【锦衣夜行】很乐意扮演这个会子手的。

  夏浔回到府上,立即把北疆发生的变故详细写下,并提出了自己的处置意见:辽东都司立即出兵,以调停为名接管鞑靶,安抚瓦刻。眼下时节大雪寒冬,并非出兵佳季,却也无可奈何,必须马上下旨,令各部兵马趁瓦刺本部重兵在外,内部空虚予以讨伐。

  西凉、山西兵马都好办,那是【锦衣夜行】大明的兵,吃的是【锦衣夜行】大明的俸禄,可哈密王、别失八里王和奴儿干都司诸部将领都是【锦衣夜行】世袭土司,其将士也大多是【锦衣夜行】他们自己的土兵,寒冬出兵,非战斗减员严重,他们必定不甚情愿,虽然不敢抗旨,如果消极作战敷衍了事,也是【锦衣夜行】个大麻烦,说不得要施以一些加官进爵的恩惠,许以一些攻入瓦剩境内后允许他们大掠三天一类的好处,这些事却须皇帝斟酌确定了。

  夏浔急急拟定计划,反复思量之后,又补充了几条,然后抄成奏章,命人以八百里快马急报天子。

  此时朱林北巡,已然过了黄河,军驿快马迎头赶去,也费不了几天功夫,皇帝在行营中见了奏章,立即就可以下旨应变。

  派人送走了奏章,夏浔才长长地舒了。气,心中好不疲惫。

  北京城的格局是【锦衣夜行】降龙镇海的八臂哪吒,可这位三坛海会大神也降不住所有的水患。夏浔身在八臂哪吒腹心之地,犹如一只八脚蜘蛛,满天下的布着网,却也未必就能捕尽天下蚊蝇。

  眼下,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只能是【锦衣夜行】尽人力、听天命了!揉一揉隐隐作痛的额头,夏浔仰靠在太师椅上,情不自禁地便想到了小樱:“瓦刺大军齐进,鞑靶被迫决战,小樱身在乱军之中,十分凶险,也不知她如今怎样了?”

  此时,夏浔只接到了瓦刻突进,打乱部署的消息,却还不知小樱已身陷敌手!

  最新全本:、、、、、、、、、、

看过《锦衣夜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逆剑狂神  蜡笔小说  中华康网  秦吏  战国赵为帝  花都最强医圣  全职武神  修真聊天群  tplink  银行信息港  最强特种兵王  修真聊天群  天天美食  九御神王  中华康网  飞剑问道  励志故事  春野小神医  笔趣阁  中学生阅读网  大学生必备网  蜡笔小说  首富杨飞  经典古诗词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