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体育行 > 188体育行 > 第981章 风雪赴辽东

第981章 风雪赴辽东

  第981章风雪赴辽东

  “报!大王,辽东开原侯丁宇到了。/wwW。qb5。com\\(《网》)”

  阿鲁台闻讯大喜,这丁宇来的真是时候,正好叫这瓦剌使者亲眼见证自己与明廷的密切,从争为自己争取更多的机会。阿鲁台傲慢地瞟了一眼那瓦剌使者,对众头领道:“诸位首领,请随本王去迎开原侯!”

  丁宇是侯爷,而阿鲁台受大明封赐为王,在大明爵位里边属于郡王一级,比亲王低,但是比公侯伯爵要高,平素丁宇到他这里来,阿鲁台是不会亲自出迎的,这一遭他有意向瓦剌示威,是以亲身出迎。那瓦剌使节倒不知他所言真假,有心窥个虚实,便也悄悄跟了出来。

  利益所在,现在的丁宇在阿鲁台眼中,就代表着大明,确实是叫他无比欢迎。阿鲁台接了丁宇,欢欢喜喜把他迎进来,丁宇一眼就看见那瓦剌使节逡巡着跟进,神色有些异样,不似阿鲁台的人,虽然从衣饰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那人的神情举止,与阿鲁台身边众将可是大不一样。

  丁宇坐定身子,便向阿鲁台问道:“王爷,这一位是……?”

  阿鲁台一脸沉痛,低声道:“侯爷有所不知,瓦剌来侵,阿鲁台叫小女图娅率一个部落先行退却,谁知却被瓦剌掳走了……”

  丁宇大惊,失声道:“乌兰图娅姑娘被掳走了?”

  丁宇可是清楚当年乌兰图娅在辽东试图刺杀辅国公,却被辅国公释放经过的。如今时过境迁,莫名其妙的,乌兰图娅竟然成了辅国公派到阿鲁台身边的奸细,丁宇又不蠢,安能不知其中别有隐情,是以大为震惊。

  阿鲁台却以为丁宇果然情系乌兰图娅,知道心上人被抓才如此失态,不禁沉痛地道:“不错!正是如此,老夫闻讯,也是痛澈心扉,如今他们遣人来意图换人,要以图娅交换被我俘获的瓦剌大将满都拉图……”

  丁宇松了口气,喜道:“如此甚好,那便交换就是了!”

  阿鲁台正色道:“乌兰图娅是老夫义女,若能换她回来,老夫如何不肯?可老夫千肯万肯,也不能这么做!”

  丁宇一愣,愕然道:“这却是为何?”

  阿鲁台道:“侯爷!那满都拉图烧我粮草,袭我营寨,烧杀抢掠,双手不知染满我多少族人的鲜血……”

  丁宇不悦,蹙眉道:“此非私仇,两军交战,哪能容得半点慈悲?如今战事已定,难道坐视被俘人等被对方杀掉?大不了交换过来,若是不服,堂堂正正再行打过便是!”

  阿鲁台道:“侯爷所言固然有理。圣堂,不过,我方尚有一员大将阿尔斯愣落在瓦剌手中,阿鲁台身为鞑靼之王,只能先公后私,如果要换,也要先换阿尔斯愣回来!如果他们肯将阿尔斯愣和乌兰图娅换回,叫我多换几员被俘的瓦剌头领回去原也不可,奈何他们却不答应。如此这般的话,老夫纵有万般不舍,也不能循私了!”

  说到这里,阿鲁台忍不住老泪纵横。人群中,阿尔斯愣的父亲,查巴干部的首领那日松激动的热泪盈眶,对阿鲁台,他原也谈不上十分的忠心,到了这一刻,却是死心踏地,唯阿鲁台之命是从了。

  丁宇还待再说,话都嘴边,突然又咽了回去。

  眼下瓦剌与鞑靼一战,已经打得不可收拾,辽东提前介入已成必然,原本想等到阿鲁台兵力耗尽,由不得他做丝毫反抗,便全面接收鞑靼的统治,并通过分发赈粮、衣服、毡帐等手段,对鞑靼百姓编户造册,以辽东改造部落的成功经验,打破鞑靼的原有编制,将鞑靼牧民纳入朝廷治下。圣堂,

  百姓们一旦直接受了朝廷控制,原来的那些头人首领、高官贵族便成了无根之萍、无源之水,徒然保留已有的财富,权力却荡然无存,只能依附于朝廷,受朝廷驱使,这是朝廷的千秋大事。到时候说不得要软硬兼施,拉一批打一批,对抗拒改造的牧民和贵族施以血腥手段。

  游牧彪悍,不可力取,草原浩瀚,无法施以中原治民之法,故而只能分其势以散其力,分其地而治其民,通过一个较长时间的融合和治理,叫他们依附于大明,再也摆脱不得。要达成这一目的,只能利用这个QB5难逢的机会,一旦错过机会,叫他们缓过劲儿来,便不管用了。

  如果再为小樱姑娘强力争取,这老狐狸恐怕就要化被动为主动,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了。他说的大义凛然的,自己如何能强迫于他?如果那么做,这老狐狸再假惺惺做作一番,反而叫他更得军心民意,如今阿鲁台还掌握着一定的实力,到时候就不宜对鞑靼的统治群体分化瓦解了。

  再者,丁宇与夏浔不同,他是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男子,江山与一女子孰重孰轻,他的观念与阿鲁台却也差不多。在他想来,国公纵然喜爱这位小樱姑娘,以国公的权势地位,什么样的绝色女子不能招之即来?断不致为了她而影响朝廷大计的进行,如果自己妄做主张,只怕要弄巧成拙。

  有此想法,丁宇便不敢擅作主张了,只想着把这消息报与国公,任由国公处治罢了。

  阿鲁台狡黠地瞟了丁宇一眼,见他低头不语,神情百变,心中不由暗暗得意。

  如此一举,他既争取了军心民意,又会让丁宇这位大明开原侯交恶于瓦剌,如果乌兰图娅一直好端端的,丁宇必然在他向明廷请求调停之后,软硬兼施迫瓦剌放人,那时自己就不用因为用一举族痛恨的敌将换回义女而失去人心。如果乌兰图娅受到凌辱虐待甚至处死,这位喜欢图娅的这位开原侯岂不就成了瓦剌的仇人?

  以草原诸部对待俘虏一向的习惯,乌兰图娅既然失去交换价值,豁阿哈屯为了向族人有个交待,对她大加凌辱乃至处死,都是非常有可能的,如此一来,自己在族人中就得了一个为了族人利益忍痛割却私情的好名声,而瓦剌不知这丁宇甚爱图娅,无端便为自己招来一名强敌了。

  阿鲁台越想越是得意,他这心态《网》来或者诧异:怎么这人连对他有大功的义女都无情舍弃,反而会受到族人拥戴了?其实这与当时该地该族的习俗有关,莫看塞外游牧剽悍好斗,但是他们可以为了一族的草地、水源而斗,可以为了男儿意气而斗,却绝不会为了女人去打仗。

  哪怕这女人是族长头人的母亲、妻子或者女儿,如果你以她被人掳走或凌辱为理由发动战争,会受到族人的唾弃,认为你胸无大志,没有出息,竟然为了一个繁衍工具而牺牲诸多族人的性命,不配为其领袖。想让他们如特洛伊战争一般为了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那是想都别想。

  虽然特洛伊战争,所谓是为了海伦王后,只是一个堂皇的借口,背后是为了深刻的经济利益,但是这个借口至少是被全体国民所接受的,更有无数勇士甘为这个理由而捐躯,而在这里,这样的理由是根本喊不出口的,喊出来也只能受到全民的唾弃和嘲笑,故而阿鲁台的算盘,打得并不离谱。

  朱棣尚未到北京,便接到了夏浔以八百里快马送来的急奏,朱棣阅后深感事态严重,一个不慎,努力创下的这大好局面就要全部丧失,只消几年功夫叫他们恢复了元气,塞北依旧是一个鞑靼、一个瓦剌,两头恶狼择机而噬,所以当机立断,立即批准了夏浔的建议。

  朱棣在行程之中,连下十余道圣旨,命辽都都司、奴儿干都司、山西都司、陕西都司、哈密卫、哈密王、别失八里王、北京行部分别出兵,同时下诏给南京,叫正在南京监国的太子立即筹措军饷、军粮,同时又发恩旨,对奴儿干都司、哈密王、别失八里王等各予封赏,以安其心。

  鉴于塞外形势瞬息万变,朱棣唯恐有失,又令夏浔立即赶赴辽东,亲自主持局势,来不及请旨的事情可以便宜从事,先斩后奏,因纪纲主要负责瓦剌那边的消息,去辽东的话中间反要隔着一个鞑靼,有诸多不便,所以仍令他坐镇北京。

  夏浔获悉皇帝已经做出果断的处置,不由暗暗地松了口气,局势最终如何发展,眼下尚不得而知,但是至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即便事情失败,也不必因为明明可以有所为却未为而感到遗憾。

  夏浔经略辽东三年,对那里很了解,在辽东三司和女真诸部、乃至朵颜三卫中拥有崇高的威望,尤其是他在辽东所制订的民族融合政策卓见成效,叫他去辽东,正是最佳人选。夏浔不敢怠慢,立即打点行装,直奔辽东。

  朔风如刀,雪沫子漫天飞舞,悬崖绝壁,林莽沉沉,一条雄浑如龙的大河被严寒冻住,冰厚三尺。

  百余骑身着御寒皮袍的战士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在眉下露出一线,在大雪中艰难的行进着。

  到了大河边,因为冰上有雪,道路太滑,他们必须下地步行,一名担任向导的边军战士这才凑到前边一人面前,拉下表巾,气喘吁吁地道:“国公爷,过了这条河,大约两里地,就有一个驿站,那儿的驿站就开始配有爬犁了,咱们的速度……就能快起来!”

  风太急,一张嘴就往嘴里灌,只说了这几句,那人便剧烈地咳嗽起来,夏浔点点头,眯着眼向对面望去,忽见河对面有三个骑士,正牵着马要过河来,三个骑士也都穿着臃肿的御寒皮袍,看不出是军是民,但是在他们肩后,都插着一面红色的三角小旗,这却分明是军驿的驿卒了。

  夏浔站住脚步,吩咐道:“对面有人来,且先不行,等他们过来,问一问辽东情形!”

  p:凌晨诚求推荐票!月票!

  最新全本:、、、、、、、、、、

看过《188体育行》的书友还喜欢

友情链接:竞猜网  伟德评书网  世界杯帝  巴黎人  六合门  小鱼儿2站  蜡笔小说  188小相公  188体育古诗  足球作文